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零五章報案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派出所走去,馮永康鬱悶的跺了跺腳也跟了上去。 「怎麼樣。筆錄做完了嗎?」。 來到派出所的值班室,秦風發現,韋涵菲正回答一位民警的問話,而莘南和朱凱則是霜打的茄子一般,耷拉個臉坐在了旁邊...

由於最近在談戀愛,平時馮永康很注意自己的儀錶,身上穿的是套這幾年國內比較流行的品牌西裝,頭上抹著髮膠,光滑的估計連蒼蠅都站不祝

只不過原本左胸放錢包那塊稍微有些外凸的地方,現在已經癟下去了。

這是因為就在剛才韋涵菲站在一個攤位前想買東西時,發現自己錢包丟了的時候,馮永康和朱凱都同時發現自己身上的錢包,也不翼而飛了。

「你小子還笑,有沒有同情心啊?」

看到秦風的笑臉,馮永康忍不住說道:「哥們我帶那麼多錢出來,不就是想賄賂下你小子,讓你在齊老面前美言幾句的嗎?我不管,錢丟了哥們的心意也到了,那事冒鏤液屠現歟

「他們人呢?」秦風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錢包丟了就趕緊找啊,說不定還能抓到那些小偷呢。」

「年輕人,第一次來這兒吧?」

秦風話聲未落,身後傳來那個老人的聲音,「小夥子,在這種地方丟了錢包,就甭惦記了,自認倒霉吧。」

「哦?老先生,這是怎麼個說法?」

秦風回過身去,說道:「這麼大個市場,如果經常發生失竊的事情,對市場的聲譽也不好吧?難道警察都不管的?」

「不是不管,而是管不了。」

老人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這裡的攤戶有百分之六七十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同樣,那些小偷們也是如此,打了一批又來一批,屢禁不絕礙…」

來潘家園閑逛的人,不是遊客就是古玩愛好者。這兩者有個共通的地方,那就是身上一般都會攜帶不少的現金。

相比在火車站醫院等地方行竊,潘家園的地理位置以及周圍環境無疑要更好,所以這天南地北的小偷們是一波接一波,根本就沒有將其杜絕的可能性。

「警察是管不了,秦風。莘南帶著韋涵菲和老朱,現在就在市場派出所了。」

聽到老人的話后,馮永康的臉色也有些難看,在剛剛他們報案的時候,那些警察雖然說的沒老人那麼直白,但話中的意思,也是找回錢包的希望不大。

「老先生,多謝了……」

秦風沖著老人拱了拱手,對馮永康說道:「走吧。去派出所看看,實在找不到那也沒辦法,馬上中午了,咱們先找個地方吃飯。」

「你還有心情吃飯?」馮永康聞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都什麼人啊,他們三個丟了那麼多錢,這哥們倒是好,還惦記著吃呢。

「那好。回頭我們吃,你看著好了。」

秦風哈哈大笑了起來。按照馮永康的說法,他們丟錢包的時間距離現在,已經過去了差不多二十分鐘的時間。

現在是法制社會,抓賊也要講個拿贓,別說二十分鐘,就是兩分鐘的時間。們轉移贓物了,即使抓住作案的小偷,也甭想在他們身上找到錢包的。

「真他娘的晦氣……」看到秦風問了身後那老頭派出所的地方,和謝軒兩人徑直往派出所走去,馮永康鬱悶的跺了跺腳也跟了上去。

「怎麼樣。筆錄做完了嗎?」。

來到派出所的值班室,秦風發現,韋涵菲正回答一位民警的問話,而莘南和朱凱則是霜打的茄子一般,耷拉個臉坐在了旁邊。

「我們倆問完了,就剩她了。」

莘南的臉色有些晦暗,走之前秦風還專門提醒他主意小偷,沒成想不光是被偷了,而且連著被偷了三個人。

「南哥,你又不是那賊,你哭喪著個臉幹嘛?」

秦風笑著拍了拍莘南的肩膀,說道:「人多的地方賊就多,很正常的,別人乾的活兒專業,防不住的。」

「嗨,小子,挺了解的嗎?」。

秦風話聲剛落,正在給韋涵菲做筆錄的年輕警察不由笑了起來,說道:「也不是防不住,關鍵是你們的防範意識太差了,人多再一擠,就什麼都忘了。」

在這種算得上是旅遊景點的地方,失竊的案子是最常見的,少了每天也有七八個人來報案,警察早已是司空見慣了。

「你錢包里有多少錢啊?」秦風進來的時候,年輕警察剛剛開始給韋涵菲做筆錄,連失竊的金額都還沒來得及問。

「一萬塊錢……」

「多少?一萬?」

韋涵菲的話讓那警察愣了下,剛才朱凱的六千和馮永康的兩千就已經讓他嚇一跳了,沒想到這女兒丟的更多。

按照相關刑事案件的條文規定,涉案2000元的盜竊案,就屬於數額較大了,一萬以上就能判處三到七年的有期徒刑。

馮永康等人加起來丟失的錢,都快兩萬了,按照規定,派出所是要將其當成重大案件立案偵查的。

「你們等等,這個情況我要向所長彙報一下。」

年輕警察坐不住了,他在這裡幹了差不多三年的時間,接觸過最大的被竊金額不過才八千多元,當時還通報了市局刑警隊。

要知道,在九八年這會,老職工買一套工齡折算的房子,也不過就是一兩萬而已,那些蟊賊們平時也都是小打小鬧,但真出了大金額的案子,派出所還是要重視起來的。

「指望他們破案,黃花菜都涼了。」看到小警察出了值班室,馮永康忍不住哼了一聲。

馮永康是京城人,知道在京城的人流量有多大,人多了治安肯定不好,平時那些兇殺之類的刑事案件尚且忙不過來,誰有功夫管這種小偷小摸的案子?

「老馮,那……你的意思是,咱們這錢就沒了?」

朱凱有些心疼他那6000塊錢,要知道,剛入學的幾萬塊都被秦風給敲詐乾淨了,這6000是剛從自家老子那裡要來的。還沒捂熱就便宜了蟊賊。

「我看十有八九沒了。」

馮永康轉臉看向秦風,說道:「秦老大,我們哥兒倆現在是一窮二白,從現在到過年可一直都跟你混了埃」

「瞧你那點出息?」秦風撇了撇嘴,他心裡早就做好的打算,只是沒必要和這幾人說而已。

看到桌子上韋涵菲的那個坤包。被人用刀片拉開一條長長的口子,秦風不由問道:「韋涵菲,你沒事帶那麼多錢幹嘛?」

「國內買東西刷卡不方便,我……我平時都帶這麼多錢埃」

在國外生活的人,基本上帶著一張信用卡就能走遍好多國家,不過回到國內之後,韋涵菲有好幾次買東西都刷不了卡,後來就乾脆出門帶現金了。

聽到韋涵菲的話后,秦風等人齊齊翻了個白眼。敢情一萬多塊錢在這位大小姐眼裡,只不過是些零花錢而已。

「其實那些錢都無所謂。」

韋涵菲皺起了眉頭,說道:「錢包裡面有一張我和媽咪的合影,那張照片沒有底板,再也洗不出來了,我就想找回那張照片。」

韋涵菲從小是跟著母親長大的,雖然韋華對她也極為疼愛,但終歸沒有和母親的感情深。

在三年前的時候。韋涵菲的母親因病去世,這才按照父親的安排去上學讀書。所以那張絕版的照片,是她最牽挂的事情。

「照片?回頭想想辦法,看看還能找到不。」幼時雙親,也導致秦風對於親情格外看重,聽到韋涵菲這麼一說,他倒是有些坐不住了。

「能找到才怪呢。那些賊把錢拿走,錢包隨手往河裡一扔,去哪兒找啊?」馮永康對秦風的話很是不以為然。

「風哥說找,肯定就能找到的,這位小姐你不用著急。」小胖子在旁邊笑眯眯的說了一句。事關江湖上的事情,他還沒見到有秦風辦不到的。

「希望能找到吧。」

韋涵菲的臉色有些黯然,國外也不是沒小偷,像這種事情,除非當成捉賊拿贓,否則還真的很少有能尋回自己物品的。

「各位,你們的情況我已經向所長報告了,而且也已經立案,請你們留下聯繫方式,案子一有進展,我馬上就會通知你們的。」

大概過了十來分鐘,剛才那個年輕警察回到了房間里,口中說的那些話,讓人根本就看不到破案的希望。

眾人也早就有了心理準備,除了秦風之外,幾人中就莘南有手機,當下留下了手機號碼,一行人出了派出所。

「呸,整天就知道穿身衣服耍威風,遇到事屁用沒有。」

走出派出所大門后,馮永康回頭啐了一口,他雖然丟的錢最少,但身份證卻是在錢包里,補辦起來也麻煩的很。

秦風拍了拍馮永康的肩膀,說道:「行了,老馮,有這功夫還不如去找錢包呢。」

「去哪兒找啊,讓賊還給你?」

馮永康擺了擺手,說道:「得了吧,秦風,算哥幾個倒霉,我是認了,回頭讓我爸再給我補張身份證去。」

「還沒找,你怎麼知道就一定找不到?」秦風拉著馮永康,說道:「走吧,把你們丟錢的位置給我說一下,看看是在什麼地方?」

「真的假的啊?」見到秦風一臉信心滿滿的樣子,馮永康一行人才很勉強的又跟著秦風回到了潘家園市常

指著一處擺在拐角位置的地攤,馮永康說道:「我們就是想在這買東西掏錢包的時候,才知道錢被偷了的。」未完待續……

PS:PS:感謝老朋友人生所為成為寶鑒的新盟主,感謝sjnzh12盟主的再次飄紅,謝謝朋友們的支持。

今兒應該最少萬字更新,朋友們有新出來的月票,還請投給寶鑒,謝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