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零一章找上門來【求推薦票】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營養的嘟囔了兩句,回頭看向莘南,沒好氣的說道:「你不是說去潘家園的嗎?還去不去啊?」 「你還要去?」莘南此刻恨不得摸起門衛室老頭的煙灰缸砸在秦風頭上。 有美女上門找,而且還明言要找他玩...

「別人找你的,我哪知道是什麼事兒啊?不過那妞個子停高的,長得也很漂亮……」

莘南露出一副色眯眯的樣子,湊到秦風身邊,說出來的話卻很正經,「秦風,聽說你接了齊老修復故宮博物院館藏文物的項目?」

「沒那麼快,八字還沒一撇呢……」秦風搖了搖頭,說道「最近天氣變化有點反常,等到進入十二月之後可能才會進行。」

故宮裡的館藏文物,無一不是國寶級的珍貴文物,有很多物件對外部環境要求都很高,太冷和太熱的溫度,都會對文物造成損害。

現在已經進入到了十一月,由於沒有相應的恆溫控制室,所以只能等到京城開始統一供暖之後,再進行相關的修復工作。

「秦風,回頭你得給齊老說聲,讓我也加入修復工作組吧。」

莘南一臉諂笑的給秦風敲起了肩膀,說道:「哥們我是考古專業的,平時乾的就是從墓葬里往外起文物,對這活絕對是得心應手。」

莘南這話倒不是吹的,考古的目地,就是為了搶救墓葬或者古中的珍貴文物以及史料文獻,文物修復也是其必修課,否則遇到出土文物后束手無策,那就不是考古而是破壞了。

為了更好的保護墓葬中的文物,考古發掘工作一般都是在春天進行,所以這會入冬之後,莘南的工作基本上都停了下來,每天除了談戀愛之外就沒別的事了。

「行,我會給齊老說,但能不能進,我可不敢保證。」

秦風點頭答應了下來,以他在文物修復上的造詣。恐怕只需要一段很短時間的練手,就能進行單獨的修復工作,到時候他可以讓莘南來給自己打下手。

畢竟比起馮永康朱凱那些傢伙,有過實際發掘保護文物精yn的莘南要強得多了,像是那些化學製劑的配置等工作,都能讓莘南來做。

「嘿。哥們,有你這句話就行了……」

聽到秦風答應了下來,莘南不由喜出望外,他早就打聽清楚了,這次故宮館藏文物的修復資金,高達上千萬,只要幹上幾個月,小十萬塊錢的收入是不成問題的。

原本莘南以為自己挺有錢的,但是在讀了研究生並且談了戀愛之後他才發現。就爺爺留給自己包括賣《文寶齋》的那幾十萬,在京城裡還真是不顯眼。

尤其是新談的女朋友家境不錯,這也讓莘南感到很大的壓力,這段時間一直在琢磨著開家古玩店,沒事就往潘家園跑。

「秦風,看書也別看傻了……」

看到秦風目不轉睛的看著手上的書,莘南一把搶了過來,說道:「今兒周末。哥哥帶你去潘家園轉轉?我可聽姓馮的那小子吹了,說你鑒定古玩很有一手……」

「潘家園?我還真沒去過。行,咱們去看看……」

聽莘南這麼一說,秦風忽然想到,來京城快兩個月了,除了那次去韋華的會所,他還真的一直就在學校附近轉悠著。

還有一點就是。最近小胖子謝軒有些不安分了,遊戲室對他來說技術含量太低,他已經找秦風抱怨了幾次,想在京城也搞個古玩店。

「那還愣著幹嘛,趕緊走著……」

莘南聞言大喜。拉著秦風就往外走,其實早在前幾天聽到秦風懂得文物鑒定后,他就動了拉秦風合夥開店的念頭。

要知道,學考古並不代表就懂得鑒賞古玩,這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俗話說淹死的都是會水的,尤其是像莘南這種半吊子水平的人。

就算有些考古系的退休老教授,在古玩行里栽跟頭都是常有的事,他們以為自己見多識廣,但真是入了行,立馬就能被忽悠的找不到東南西北。

而開古玩店,尤其需要火眼金睛的鑒定師,否則就憑莘南那幾十萬的家底,進到一次假貨就能賠的他連內褲都不剩。

「你先下樓等等我,我這還沒刷牙洗臉呢。」

秦風推開了莘南,走到洗刷間去了,昨兒他一道化學題沒解開,整整琢磨了半宿,莘南來的時候他才剛起床。

「秦風,快點下樓,有人找1剛剛洗了把臉,秦風就聽到莘南在樓下的喊聲。

「誰啊?」匆匆拿毛巾擦了臉,秦風裝了錢包關上宿舍門後下了樓。

「「喏,就那位。」

莘南站在門衛房邊上,對著樓外努了努嘴,說道:這幾天來找你幾次了,你小子是不是幹了什麼始亂終棄的事兒啦?」

從秦風過來住以來,前來找秦風的女孩,無一不是校花級的大美女,這讓莘南羨慕之餘也是妒忌有加,怎麼他在上大一那會,連長著三角眼齙牙的女同學都不願意和自己說話呢?

「韋涵菲?」

秦風伸頭往外一看,眉頭頓時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他並不是討厭韋涵菲這個女孩,只是對她的家庭,有些避而遠之的心態。

俗話說人貴自知,從秦風拒絕了胡保國要自己改名的那刻起,秦風就意識到,自己進監獄以及之前的那些經歷,日後肯定會被人翻出來的。

在半個月前會所的那次經歷中,秦風就已經有了這種覺悟,他從孟林對自己的態度中,就察覺到了對方那絲防備的心理。

後來找李然一打聽孟林的工作,秦風馬上就斷定,那哥們一定看過自己的檔案,否則絕對不會在自己妹妹面前,擺出那副防火防盜防秦風的姿態來。

秦風從小就生就了一副傲骨,乞人憐憫的事情他從來就沒做過,更何況秦風現在也沒想著在感情上有過多糾結。

感情遲鈍不代表傻,秦風依稀能感覺到孟瑤對自己似乎有些不同,所以他這段時間一天到晚的往圖書室跑,倒是有一大半的原因在躲孟瑤。

只是秦風沒想到,孟瑤沒上門,那位韋老闆的掌上明珠居然找來了。這位性格直爽的女孩,只會讓秦風感到更加頭疼。

「哎,最近很忙,韋小姐,我可沒時間教你彈琴埃」

沒等韋涵菲開口,秦風先堵住了對方的嘴。鋼琴演奏對他而言只是一項技能,秦風從來沒想過要在那上面有什麼建樹。

自己都當彈鋼琴是可有可無的,秦風當然更不願意花費時間去教別人彈琴。

而且以秦風的眼光來看,韋涵菲的這個鋼琴十級,充其量也就是個表演的水平,再提升的空間也不是很大,想在國際大賽上拿獎,除非那鋼琴大賽是她老子韋華舉辦的。

「秦風,我不是來找你學琴的。」

韋涵菲的第一句話就讓秦風愣了一下。不由問道:「那你來找我幹嘛?我還有事,急著出去呢。」

「奶奶的,有這麼泡妞的嗎?」

站在一邊的莘南看著秦風是干著急,這哥們面對美女,第一句話就是拒絕,第二句竟然直接就下了逐客令,看的莘南在心裡直罵秦風不懂得情趣。

「沒事,我覺得和你挺合得來的。想過來找你玩,誰知道兩次都沒碰到你1

國外生活的女孩子果然夠直接。如果不是老爸一直強調女孩子說話做事要自愛,韋涵菲就差沒說出喜歡秦風的話來了。

當然,說喜歡有些誇張了,韋涵菲現在還只是停留在欣賞的階段,實在是秦風那次的表演太驚艷了,讓韋涵菲對他生出了強烈的好奇心。

「你很閑嗎?我這段時間可沒時間玩。年底有七八門課都要考的……」秦風又說出一句差點讓身後莘南噴血的話來,他已經開始在心裡詛咒秦風打一輩子光棍了。

「那天你說我不懂得中文,我現在是京大中文系的學生1韋涵菲挺了挺胸脯,在她那高聳的位置上方,赫然是個京大的學生徽章。

「我還想說讓你離我遠點呢……」

實在是不想沾染對方的秦風。心裡那叫一個無奈,全國的考生擠破頭都想進的京大,在這些世家子弟的眼裡,不過是個想來就來的地方。

其實秦風這一點倒是誤會韋涵菲了,韋涵菲原本是瑞典皇家音樂學院的學生,這所學校在音樂專業上的名聲,怕是要比華清北大在國內的名氣還要大。

所以韋涵菲只是正常辦理的轉學手續,並非是完全靠關係進來的,當然,從音樂系轉到中文系,韋華還是從中使了勁的。

「中文系好,嗯,中文系好。」

秦風很沒營養的嘟囔了兩句,回頭看向莘南,沒好氣的說道:「你不是說去潘家園的嗎?還去不去啊?」

「你還要去?」莘南此刻恨不得摸起門衛室老頭的煙灰缸砸在秦風頭上。

有美女上門找,而且還明言要找他玩,秦風居然還牽挂著去潘家園的事情,話說兩個老爺們逛街,難不成要比和美女約會還強?

「當然要去了。」秦風瞪了一眼莘南,回頭說道:「韋小姐,我們要去潘家園,你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潘家園不就在我爸爸那會所對面嗎?我還沒去過呢……」

讓秦風鬱悶的差點吐血的是,自己只不過是出於客套的一句話,韋涵菲連愣都不打一個就答應了下來。

「好吧,那一起去。」

秦風沒精打採的應了一句,摸出手機給謝軒打了個電話,讓他開著黑子哥「無償贈送」的那個麵包車等在了學校的門口。

和韋涵菲走在一起,秦風才發現,這姐們的身高比孟瑤還要高出好幾公分,應該有一米七三……要不是韋涵菲此時腳上穿的是平底鞋,恐怕秦風與她走在一起,都會感到自慚形穢的……第三章,更得晚了,就不開單章了,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順手把推薦票投給胖子。

唉,咱也快四十的人了,這天天求推薦票求月票的,真傷自尊啊,大家支持一二吧!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