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章餘波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酒,回到自己的桌子上后,陶軍卻被幾個呼朋喚友拉著審問。不得已說出了秦風和周逸宸離京有著莫大關係的事情。 這個消息,足以讓那些原本眼高於頂的世家子弟們感到震驚了,於是秦風也成了這場酒宴最惹眼的人...

韋華請客的地方,是在京城飯店的譚家菜,和潘家園這邊還有段路,一番安排之後,那些前來彭城的世家子弟和收藏界的人士,都被安排了車輛送到了飯店。

而秦風、甘亞夫和齊老還有幾個文物鑒定專家,則是被韋華多留了一會,因為他安排的記者,還需要對其進行一番採訪。

採訪的重點一開始自然是齊老爺子,不過被老爺子幾句話引出了今兒的「重大發現」后,焦點一下就聚集在了秦風的身上。

傳承古鏡的發現讓記者看到了亮點,尤其秦風大一學生的身份,更是將這亮點無限放大,再加上甘亞夫和齊老對秦風的誇獎,記者相信,在文物鑒定界,又升起了一顆冉冉新星。

齊老的可以栽培,秦風也沒理由推託。

而且這個身份,對秦風也是有很大好處的,至少以後在從事古董買賣交易時,行內人不會因為自己的年輕而看清於他。

半個小時的簡短採訪后,幾家報紙和電視台的記者拿著厚厚的紅包心滿意足的離開了,秦風等人則是坐上韋華的車子,去往京城飯店。

看到秦風與韋華和齊老那些人一起到來,開始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世家子弟們,都感覺有些詫異,他們自問身份要比秦風高貴的多,也沒受到這般待遇?

不過秦風展露出來的才華,也讓場內許多人心折,再沒有不開眼的想著去挑釁秦風了,而且當秦風鑒定文物的事情一傳出。他在眾人心裡的分量又被加深了不少。

之前和秦風發生了衝突的陶軍,也刻意上前敬了秦風幾杯酒,回到自己的桌子上后,陶軍卻被幾個呼朋喚友拉著審問。不得已說出了秦風和周逸宸離京有著莫大關係的事情。

這個消息,足以讓那些原本眼高於頂的世家子弟們感到震驚了,於是秦風也成了這場酒宴最惹眼的人,幾乎一刻不停的都在應付著眾人的寒暄。

或許是因為年紀差不多的原因。秦風和馮永康朱凱兩個同學,還有韋涵菲孟瑤幾個女孩安排在了一桌,在秦風的左邊坐著的是華曉彤,右邊則是韋涵菲。

華曉彤不喝酒,好像也聞不得酒味,她和朱凱換了位置,坐到了孟瑤的身邊,而韋涵菲則是不在乎,還喝了好幾杯紅酒。

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韋涵菲的雙頰都現出一絲紅暈。看著敬酒的人少了許多。韋涵菲碰了下秦風,說道:「秦風,能請教個問題嗎?」

「嗯?韋小姐。什麼問題?」剛才喝了一肚子的酒,秦風正往肚子里填著食。聽到韋涵菲的話后,不得已停了下來。

「剛才你說的破鏡重圓,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呢?我看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一樣?」韋涵菲這話憋在心裡半天了,此刻終於有機會問了出來。

「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秦風聞言愣了一下,不過隨即意識到韋涵菲是在國外長大的,看了眼坐在身邊的朱凱,秦風說道:「老朱,給韋小姐講解下破鏡重圓的故事,我先吃點東西……」

「嘿,哥們夠意思,知道老朱還單著呢。」

朱凱低聲在秦風耳邊道了聲謝,可憐他和馮永康來了大半天,連個襯托秦風這朵鮮花的綠葉都算不上,直到此刻才有了那麼一點點的存在感。

朱凱聲情並茂的講解了一番破鏡重圓的故事,不過韋涵菲似乎並不怎麼領情,聽得有些心不在焉,眼睛時不時的掃在了狼吞虎咽的秦風身上。

「我長得有那麼討人嫌嗎?」

聽著朱凱的解說,韋涵菲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龐,似乎桌子上的龍蝦鮑魚比自個兒吸引人多了,韋涵菲心中對秦風的興趣是不減反增。

秦風開始吃飯的時候,別人已經吃的差不多了,等秦風吃個半飽,酒席也就結束了,這讓秦風大呼可惜,差點沒讓人動手打包。

不過在出酒店的時候,有個會所的服務人員,將一個寫有秦風名字的信封交給了他,捏著裡面厚厚的一疊,倒是讓秦風心中寬慰了許多。

「秦風,你小子真是深藏不露啊?」來到李然的商務車上,幾人均是用一種很異樣的眼光打量著他。

雖然他們都能看出來平時行事低調的秦風很不一般,但是今天秦風的表現,還是讓幾人大為震驚。

先是展露了一手鋼琴演奏的技藝,成為了全場的焦點,其後在青銅器的鑒定中,秦風的表現更稱得上是驚艷,居然連齊老都對他推崇不已。

這讓秦風身上似乎籠罩了一層神秘的光澤,使得平時和秦風處的最好的馮永康和朱凱,都不敢和他冒然開玩笑了。

「得,然哥,罵我是吧?」

看到馮永康和朱凱的臉色,秦風一手摟住了一個,說道:「今兒敬酒的人太多,哥們沒吃飽,咱們再去吃掉宵夜,不過要朱凱你請客,剛才哥們可是給你介紹了個美女啊1

「我說瘋子,你真無恥,美女和我有屁的關係啊,人家眼睛只看著你,應該你請客才對埃」

聽到秦風的話后,那種熟悉感又回到了幾人心裡,還是那個無恥喜歡算計人的秦風,話說他們幾個可都看到秦風領紅包的舉動了。

打打鬧鬧的回到學校附近找了個燒烤攤,幾人又喝著啤酒吃起了燒烤,相比在譚家菜吃,這種地方反倒讓人更加放得開。

不過放開的結果,是馮永康和朱凱又喝多了,好在是周六,秦風和李然直接在學校門口找了個小旅館,給二人開了個房間。

秦風更是使了個壞,把兩人的衣服都脫光后,扔到了一張床上。至於這哥倆會不會從此改變性取向,那就和他秦某人沒什麼關係了。

第二天是周日,秦風沒回學校,而是泡在了遊戲室里。學校休息的日子自然是遊戲室生意最好的時候,有李天遠那彪悍的個頭兇惡的臉龐鎮著,倒是也沒人敢來找事。

沒有了周逸宸那顆老鼠屎,秦風的大學生活。終於恢復了正常。

後面幾天里,秦風大多數時間都是泡在圖書館里,只有幾個老教授的課他才會去聽,就連馮永康和朱凱與他見面的機會都不多。

不過在三天之後的一個晚上,秦風買了些禮品去看望了齊功,對這位真心愛護自己的老人,秦風還是非常尊敬的,更不要說他與師父還有那麼一番淵源了。

齊功告知秦風,那面破碎了的兩面銅鏡。在被故宮博物院還有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聯合鑒定之後。被確認為是「破鏡重圓」那個故事中的傳承古鏡。

這件事也在古玩界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由此韋華的會所也連帶著水漲船高。

韋華順勢推出了vip會員制度,正式組建了京城第一家集古董交易鑒賞的私人會所,並且聘請多位國內知名的專家為會所的古玩鑒定師。

除了那些平均年齡都在五六十歲以上的老專家之外。年不過二十歲的秦風,居然也拿到了這麼一份聘書。而且還是由韋華親自去京大交到他手上的,這件事也在京城裡傳遍了。

只是除了那天在場的幾個人之外,極少有人真正見過秦風,他也是那會所最年輕和最神秘的一位鑒定師。

至於讓秦風進國家鑒定委員會的事情,雖然有齊功和甘亞夫等人的推動,還是受到了一些阻礙,實在是秦風過於年輕了,除了會所的一次出手外,他沒有任何資歷可言。

齊功在和秦風商議之後,決定先在京大特招秦風為自己碩博連讀的學生,如此一來,秦風住在那碩士研究生的宿舍倒是變得順理成章起來。

有了發現傳承古鏡的這麼一檔子事,再加上齊功弟子的身份,齊功有理由相信,在未來五年之內,他就能讓秦風進入到國家鑒定委員會之中。

對於老爺子的好意,秦風自然不會去推諉,而且日後有了這層身份,對他的事業肯定也有很大的幫助。

齊功本身就是博士導師,加上他在學術界的地位,破格招收一位學生,京大那邊還是很給面子的。

於是在一個星期後,剛剛入學不過一月有餘的秦風,居然就連跳了兩級,從本科直接升入到了碩博的行列之中,和莘南李然算是成了同學。

當然,這並不是說秦風的本科就不需要讀了,但學校網開一面,只要他能夠通過各學科的考試,隨時都可以發給他本科的畢業證。

--

「秦風,你小子最近在忙什麼呢?」

好不容易在宿舍里抓住了秦風,莘南自然不肯輕易放過他,對於自己那次有事沒去參加會所的活動,莘南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這段時間莘南談了女朋友,平時很少回宿舍,但關於秦風的那些事情他都聽李然說了,一直嚷嚷著讓秦風請客呢。

秦風老老實實的說道:「南哥,我這段時間都在圖書館看書呢,打算年底把本科的考試都考下,看看能過幾門。」

相比本科學業,碩博無疑更加自由一些。

秦風這是想在最短的時間內通過考試,然後跟著齊功去做修復的項目,自由慣了的秦風,還真不習慣在學校這種像是在鳥籠中的生活。

「最近幾天孟瑤來找過你,還有個我不認識的女孩……」

莘南在桌子上翻了下,找出了個本子,說道:「對了,還留了電話號碼,你看下,也給人女孩回個電話埃」

「韋涵菲?她來找我幹什麼?」看到本子上留的手機號碼和名字,秦風不由愣了一下。

ps:ps:第三更會很晚,朋友們明兒上午看吧,嗯,求一下推薦票,好不容易上次周推榜,咱們不能還是墊榜尾的吧,拜託諸位了。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