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九十八章鑒定(下)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9-09 03:37  |  字數:5776字

「哎,這位先生,你這是幹什麼?」

青銅器廳里是有工作人員在的,而且他也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事情,看到秦風隨手拿著支碳素筆在擺放的物品上面亂畫,自然不會答應了。

「小劉,不要管。」

韋華眯縫起了眼睛,作為老闆,他當然知道自己這裡面那件東西是真,那件東西是假的,秦風剛才打叉的那個虎尊酒器,就是一件現代仿品。

說實話,秦風那毫不猶豫的動作,讓韋華也是吃了一驚。

因為這裡面的仿品,從燒制到做舊,都是韋華請人專門做的,每件器皿的造價都高達上萬,縱然是贗品,那也能稱之為高仿的藝術品。

韋華收起了心中那一絲對秦風的輕視,開口問道:「小秦,打叉的意思就是假的,你是如何辨別的呢?」

「青銅酒器一般是在商周時期盛行,秦漢時基本上就極少用了。」

秦風繼續向下一件器皿走去,口中卻是解釋道:「這件虎尊從工藝和做舊的手藝上而言是很高明的……

不過商周時期的虎形大多比較抽象誇張,這隻老虎鐫刻的卻是惟妙惟肖,和明清時期的有些相像,商周的年代明清的老虎,那就只有一個結論了,這虎尊酒器是假的!」

秦風的話擲地有聲,將這器皿的時代背景和特色都給闡述了出來,聽得場內不管懂不懂青銅器的人,都忍不住連連點頭。

「小秦說的沒錯,這虎尊酒器的器形的確不對。」

作為國內首屈一指的青銅器鑒定專家,甘亞夫開口說道:「現在的制假工藝的確非常高明,但那些人還欠缺了一些歷史知識和底蘊,造成來的物件未免有些四不像了……」

甘亞夫也是一個比較純粹的學者。否則也不會在學術上有那麼大的成就了,這說話,未免是有點過於直接了,他沒看到,這番話說出後,韋老闆的臉色頓時拉了下來。

東西是韋華讓人仿製並且做舊的,甘亞夫如此評價,豈不是說他沒文化嘛,韋老闆這心裡能舒服才怪了。

「甘老師,話也不能這麼說。韋老闆應該是故意做出這點破綻的,否則那就不是高仿,直接就是作假了騙人了……」

秦風知道自己今兒是有些喧賓奪主了,他也不想被韋華這種人給記恨上,當下開口給了韋老闆一個台階。

「你倒是挺會說話的。接著看別的物件吧……」

韋華苦笑著搖了搖頭,剛剛打了一巴掌。這反手又往自個兒嘴裡塞了顆紅棗。偏偏韋華還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這個青銅觶的器形就對,還有這個青銅角,都是真品無疑。」

走過另外一處放置兩個酒器的地方,秦風停下了腳,將其拿起後,說道:「古代人很講究輩分尊卑。尤其是在宗廟祭祀的時候,一定是尊者舉觶,卑者舉角的……」

一件件的青銅器上手鑒定後,秦風隨口就給出了真假鑒別。不過他這會沒剛才那般託大了,即使是假的,秦風也會拿在手上端倪一會。

和別人鑒定物件不同,秦風放大鏡用的極少,反倒是經常將青銅器拿在鼻端去嗅聞,有時候還會用舌頭去舔一些物品,看得場內眾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不過鑒別的方法雖然很獨特,但秦風先後看了二十多件青銅器,居然沒一件看錯真假的,這從韋華的臉色上就能看出來了。

而且秦風沒看完一個物件,甘亞夫都會拿在手裡進行一番鑒定,他沒說話,這也說明秦風的判定沒有錯。

「嗯?這青銅劍有點意思。」

秦風走到一個架子邊上,從架子上取下那把閃爍著寒光的青銅劍,仔細打量了好一會,口中喃喃道:「這工藝簡直逼秦漢了,如果制劍的人放在古代,肯定是和歐冶子那些人一個等級的大師……」

秦風拿在手中的這把青銅劍,長約90公分,劍首、劍格、銅、銅彘等附件一樣不缺,只是劍柄上的木頭早已腐朽掉了,劍刃鋒利,寒光熠熠。

「秦風,你的意思是,這把劍是假的?」一直跟在秦風身後的韋華,聞言眼睛不由一亮,心話可抓住你小子的把柄了。

秦風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說道:「是假的,雖然器形對,出土也有相似的青銅劍,但這把還是假的。」

「哈哈,小秦,你這可看走眼了。」

韋華大聲笑了起來,聲音暢快之極,笑聲過後才說道:「這把青銅劍是我在英國一個小鎮的拍賣會上得來的,那位賣主的爺爺,當年曾經來過咱們國家……」

韋華曾經在國外生活過幾年,在國內古玩熱興起的時候,他馬上就意識到這是一個商機,不過韋華並沒有在國內和那些古玩商人們競爭,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國外市場。

因為韋華知道,在近代的這一百多年裡,由於各種戰亂,流失在國外的珍貴古董,其實已經遠遠超過了國內現有的文物。

當韋華不動聲色的在歐洲各國收購文物的時候,他發現,和自己有相同想法的人還真不少,在好幾次的拍賣會上,他都曾經遇到過國人競拍。

這把青銅劍就是如此,本來韋華用三萬英鎊就能將其買下的,就是因為一個同胞的參與,韋華最後花了整整八萬英鎊,換算成人民幣,足足有一百多萬。

現在秦風竟然敢說是假的,韋華自覺抓住了秦風的小辮子,他想看看這小子還能不能再囂張?

看著滿臉得意的韋華,秦風悠悠說道:「韋老闆,國外的月亮,未必就比國內的圓啊……」

「嗯?小秦,你話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