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九十七章鑒定(中)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壁直徑足有一米的青銅鼎,秦風笑道:「韋總你這物件打造的金光燦爛,這不是擺明了告訴我們是個仿製品嗎?」 秦風這一席話有理有據,聽得場內眾人都是暗暗點頭,能說出這番話,看來這年輕人還是懂得一些青銅...

「小韋,你這裡的好東西不少啊,並不只是局限於咱們國家的青銅器吧?」進入那間青銅器館后,甘亞夫眼睛不由亮了起來。

雖然這個青銅器廳大小不過三十來平方米,擺放的東西只有四五十件,但是裡面青銅器的規格卻是很高,甚至有兩件不屬於中國的物件。

青銅器是由青銅,也就是紅銅與錫的合金製成的器具,誕生於人類文明的青銅時代,因為青銅器在世界各地均有出現,所以是一種世界性文明的象徵。

這個世界上最早的青銅器,是出現於5000年至6000年前的兩河流域。

我國的青銅器發展的時代,則是在商周時期,因為其製作工藝精美,在世界青銅器中享有極高的聲譽和藝術價值,代表著我國在先秦期高超的技術與文化。

青銅器以其獨特的器形、精美的紋飾、典雅的銘文向人們揭示了中華民族精美的鑄造工藝、文化水平和歷史源流,因此被史學家們稱為「一部活生生的史書」。

不過在國內,青銅器卻是禁止買賣的,市場一直都沒有放開,就算是收藏,也只能收藏傳世的青銅器,至於買賣出土青銅器,那是違法行為。

擺在房間正中的那個青銅鼎,就讓跟在秦風身邊剛走進門的李然倒吸了一口涼氣,轉臉看向韋華,說道:「華哥,這東西可是國家重器,你也敢搞來?」

作為古代禮治社會政治、經濟權力的象徵,王、侯所製造的鼎。青銅鼎無疑是青銅器中價值最高的器皿了,這個也是我們國家所獨有的。

早在解放前的時候,青銅鼎的價值就極高,甚至有一鼎萬金的說法。如果鼎上要是鐫刻有銘文,那更是一字千金。

不過由於器形比較大,青銅鼎流失在國外的並不多,像擺在房間里的這個三足鼎如果是真的話。那肯定就是韋華私自買賣得來的,是以李然才會說出那樣的話來。

韋華雖然背景深厚,但家族中也不是沒有政敵,得勢時固然不怕別人用這個攻擊他,只是萬一失勢,這個或許就是一個被人拿捏的把柄了。

所以像李然這些京城中的世家子弟,暗地裡誰都做過一些齷蹉事,不過在明面上,卻是很少授人與把柄的。

「你對青銅器懂的不多。別亂攙和。」

韋華擺了擺手打斷了李然的話。看向甘亞夫說道:「甘老師。您看這鼎怎麼樣?內壁可是有不少銘文的,算是國之重器吧?」

「韋總?考我不是?」

甘亞夫還沒有齊老的那種地位,對韋華比較客氣。當下笑道:「今兒我可不是主角,老師說了。讓小秦來鑒定……」

「秦風?真讓他來?」

韋華微不可察的皺了下眉頭,他之所以請了齊老等人來,是想把他這個會所做成古玩行的一個高端品牌,是以並不怎麼想讓秦風這無名小卒出言點評。

「當然,老師的話我可不敢不聽。」甘亞夫打的一手好太極,將事情推到了齊老的身上。

「好吧,小秦,你來看看。」

韋華有些無奈,他在政壇商界固然都是有頭有臉,但是在古玩行這圈子裡,和齊老的地位實在是差的太遠。

「韋總,不用看,這鼎是假的。」

秦風走到鼎邊,說道:「青銅鼎是由紅銅和錫等金屬鑄造而成的,硬度很高,一般就算埋在地下幾千年也不會損毀的,不過那種綠,即使出土再早,都是無法消除的。」

敲了敲那個內壁直徑足有一米的青銅鼎,秦風笑道:「韋總你這物件打造的金光燦爛,這不是擺明了告訴我們是個仿製品嗎?」

秦風這一席話有理有據,聽得場內眾人都是暗暗點頭,能說出這番話,看來這年輕人還是懂得一些青銅器的知識。

唯有李然被秦風說的漲紅了臉,他本科讀的是博物館系,這才擺在齊老門下的,但現在都讀到研究生了,見識居然還不如秦風這個入學剛一個月的新生。

看到李然的臉色有些難看,秦風不由笑著說道:「然哥,物業有專攻,搞不明白也是正常的,您要是拿出來個「大明乾隆年制」款識的瓷器給我看,說不定我也會當真的。」

「臭小子,埋汰我不是?」聽到秦風的話后,李然也是笑了起來,秦風所說的這事兒,還有個典故,在圈子很多人都知道。

從進入到九十年代中期的時候,京城興起了一股收藏熱,這玩收藏固然需要眼力和常年積累下來的經驗,但財力也是十分重要的。

九十年代中期的有錢人,大多都是些早年下海經商的暴發戶,那些人甚至連王羲之齊白石是誰,就一頭投入到了收藏大軍之中。

要說古玩商最喜歡的,還就是這種人,換到十年後的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人傻錢多」,遇到這樣的凱子要是不宰,那忒對不起自己的智商了。

於是各種贗品仿製品層出不窮的出現了,有些人投入了幾百上千萬,卻是收了一屋子的假古玩,馮永康的家族,正是把握了這個機會,狠狠的賺了一大筆。

這些附庸風雅的暴發戶們買了東西之後,自然還是要顯擺的,於是笑話就出來了。

有一位早年批發服裝發家的董老闆,跑到當時還不是很興旺的潘家園,花了三萬塊錢買了一個梅瓶。

這個瓷器形態非常優美,看了幾本陶瓷鑒定書籍的董老闆,自以為撿了大漏,於是在一次古玩圈子裡人的聚會中,珍而重之的將那梅瓶拿了出來。

說來也可笑,最開始的時候,那一幫子暴發戶居然誰都沒看出款識的不對。沒口子的都在誇獎董老闆撿漏了,羨慕者大有人在。

既然是古玩圈的人聚會,總是也要有那麼一兩位專家的吧?當最後梅瓶落到一位專家手上時,那哥們一看落款。差點沒失手將瓶子給打落到地上。

如果是個小瑕疵,那位專家或許也就裝個傻,滿足這些爆發們的炫耀心理。

不過這梅瓶錯的也忒離譜了,大明年間什麼時候出現的乾隆朝?專家要是不指出來。那以後他自個兒也甭在這圈子裡混了。

當那位專家說出款識不對的時候,董老闆還曾經大發雷霆,說專家沒文化,不過打電話讓秘書一查,頓時不做聲了,連帶著剛才誇獎董老闆的人,也是面色悻悻,一場聚會是不歡而散。

這事兒一傳出去之後,頓時被真正的古玩行引為笑談。深感傷了自尊的那些暴發戶們。都去找了專家到自己家裡做了鑒定。

鑒定的結果如何。專家們並沒有多說,但自那次事情之後,京城的「文化人」數量驟減。董老闆更是對古玩諱之莫深,基本上是誰提和誰急。

「行了。小秦,來看看這些東西吧……」

聽到秦風提起的這個典故,韋老闆的臉色頓時有點不好看,因為那幾年他雖然沒有秦風說的那麼不堪,但也著實買了不少贗品,花了很多冤枉錢。

還有就是,韋家那位打江山的老爺子,也曾經干出過一件笑人的事情來,那是當年打土豪的時候,老爺子從地主鄉紳家裡搜出來一幅唐伯虎的真跡。

那會鬧革-命的人,基本上文化程度都不高,老爺子對這些寫寫畫畫的東西更是不感興趣,居然拿去了擦屁股,用完后還直嚷嚷紙太硬不舒服。

後來這事兒被太祖知道,還把韋老闆爺爺喊過去教訓了一頓,並且在全軍發文要求保護文物,從那之後這樣的事情才沒再發生。

「小秦,我這裡的東西,有一大半是從國外拍賣會上拍來的,還有十多件是現代仿舊的青銅器,你看看能不能給分辨出來?」

韋華的話,卻是有些難為秦風了,因為古玩鑒定是需要一定時間的,而這裡一共有四五十件青銅器,想要全部鑒別出來,那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原本對秦風印象還不錯的韋華,現在只想讓這小子出醜后趕緊滾蛋,因為在晚宴的時候他還安排了記者採訪,到時候總不能讓秦風當主角吧?

「好,那小子就出次丑吧,要是搞錯了,各位可別見笑。」

秦風聞言挑了挑眉毛,他自然感覺到了韋老闆心中的不耐煩,但是向讓他秦某人當眾出醜,秦風也是不願意的。

「對了,你們這裡有碳素筆嗎?」秦風轉過頭看向門邊的禮儀小姐。

「你要筆幹嘛?」韋華皺了皺眉頭,對著那位穿旗袍的利益小姐說道:「抓緊點時間,給他找一支碳素筆。」

「呵呵,一會韋老闆就知道了。」秦風也沒多言,徑直往房間的第一個展台走了過去。

「青銅器種類豐富,但最有收藏價值的,不外乎就是青銅禮器和兵器銅鏡雜器……」

秦風一邊走向那些擺在檯子上的青銅器,口中一邊說道:「青銅禮器又分為食器、酒器、水器、樂器四種,韋老闆眼界高,收藏的這些東西可是價值不菲埃」

說話的功夫,那位禮儀小姐已經是一路小跑的進了房間,將一支碳素筆交到了秦風的手中。

「好的古玩,作假的自然就多,越是品相好的,贗品的幾率也就越大。」

接過那支碳素筆,秦風隨手就在一個敞口、高頸、圈足製作精美的虎尊青銅酒器上,毫無顧忌的打了個叉!

ps:ps:第二更送上,還有第三更,兄弟們,和第一的距離還在拉大,喜歡月底投月票的朋友都砸出來吧,月初趕不上,月底更沒戲了啊!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