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九十六章鑒定(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怕是還要在齊功之上。 不過以秦風現在的年齡,即使齊老爺子力推他,恐怕進入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的可能性也不大,齊功演了這一出的意思,卻是要場內的那幾個人,聯合提名。 齊老爺子在行業內德高望...

要說在社會上的各種行業里,古玩行無疑是最考究眼力和經驗的一個行當。

因為千百年中,幾乎每個朝代都有大量的贗品出現,文物的鑒賞,已經脫離鑒定的本身,而是需要結合考古、歷史等各種知識和因素在內。

尤其是在近代,很多造假分子為了牟取暴利,製造出的贗品古玩足可以以假亂真,就是最有經驗的鑒定師,看走眼都是常事。

齊功讓秦風去給韋華掌眼也就罷了,但最後一句話卻是說的有些大了,眾人相信齊老有那份經驗眼力,不過放在秦風身上,就讓場內一些人不太舒服了。

「老師,這……這是不是有點兒戲啊?」

一個五十齣頭的老人站了出來,這人叫甘亞夫,是故宮博物院的一位研究員,專職青銅器鑒定的,在國內古玩界也是一位非常知名的鑒定師。

齊功搖了搖頭,說道:「小甘啊?你說老師我可會在這種事情上開玩笑?」

「老師,但……但是他行嗎?他可是今年才入學的?」眾人都知道齊功在文物鑒定上的態度很嚴謹,在這上面,齊功是不會開玩笑的。

「小甘,秦風是我一位長輩的弟子,他在古玩鑒定上的造詣恐怕不比我來得差,剛才那塊玉不就是他看出來的嗎?」

齊功擺了擺手,說道:「咱們也要給年輕人創造一些機會,要不然古玩界都是咱們這些老頭子,暮氣未免太重了些吧?」

與其說齊功相信秦風。不如說他更相信載,以他對那位宗親前輩的了解,秦風只要能學得他的五成本領,應付今兒的這場鑒定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這……這……」

幾位古玩行的鑒定名家聽到齊功的話后。不由面面相覷起來,如果不是年齡差的太多,他們都甚至懷疑秦風是齊老的私生子了,這種推薦也太不遺餘力了吧?

「這老頭莫不是在捧殺我啊?」

就連秦風自個兒。此時心中都有些忐忑,他也沒想到老爺子一出門就將自己給擺了出來,雖然有句話叫做不遭人妒是庸才,但秦風也不想得罪場內這些文物界的大佬們。

「小甘,這樣吧,今兒我也不走了,等會你們一起鑒定。」

齊功想了一下,說道:「如果秦風真有本事,就讓他加入到咱們委員會裡來吧。另外這次故宮文物修復的項目。也算他一份。」

聽到齊功的話后。甘亞夫和另外幾人對視了一眼,他們似乎有點明白這位老爺子的意思了,臉上不由露出了苦笑。

在文化界。論資排輩的現在比較嚴重,而在文物界。這種現象比文化界還要嚴重的多,也就是前文說的越老越吃香。

像是齊老擔任顧問的那個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裡面的平均年齡基本上都是在六十歲以上,其中年齡最大的已經九十開外,年齡最小的也有五十多歲了。

要知道,文物鑒定委員會可不是閑置部門,

像是文物相關法律的制訂包括文物鑒定證書的出具還有等等一些事宜,都是由他們來掌握的,這其中牽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

能進入委員會擔任個委員,代表著他在文物界就有了一定的話語權,以秦風現在的年齡,只是不是像周逸宸那種四六不通的人,他日後的成就,怕是還要在齊功之上。

不過以秦風現在的年齡,即使齊老爺子力推他,恐怕進入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的可能性也不大,齊功演了這一出的意思,卻是要場內的那幾個人,聯合提名。

齊老爺子在行業內德高望重,再加上這幾位擔任實職領導的委員,尤其是是甘亞夫那位常任理事一起使勁的話,秦風進入到鑒定委員會的事情,還真有可能辦成。

「老師,您要是想讓他進項目組和委員會,私下裡打個招呼不就行了?」

甘亞夫扶住了齊功,低聲在他耳邊說道:「今兒是韋先生會所開張的日子,萬一小秦要是搞砸了,這提名的機會都不會有了。」

和李然一樣,甘亞夫也是齊功弟子,老師交代的事情,他自然不敢推辭。

不過甘亞夫對齊功推秦風上台的這種方式卻不怎麼贊同,畢竟文物鑒定這行當,還是需要長時間的經驗積累的。

「小甘啊,沒本事的人,你認為我會向你們推薦?」

齊功聞言笑了起來,說道:「大膽放心的讓他去看,要是出了錯,這事兒就當我沒提,他還回學校做他的學生去1

「好,有您老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聽到齊功的話后,甘亞夫心中頓時輕鬆了不少。

像文物鑒定委員會裡多是眼裡容不得沙子的老前輩,秦風如果無德無能沒本事的話,將他強推進去,那他們幾個得罪的人就海了去了。

當然,秦風要是有那等本事,將他推薦進鑒定委員會也未嘗不可,一來能落個推薦後進的名聲,二來也能完成老師交辦的事情。

「這老爺子,竟然也……也不問問我的意見?」

原本就是秦風攙扶著齊功出來的,他和二人之間的距離並不遠,兩人的對話都被他聽在了耳朵里,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只是秦風卻是不了解齊功的性子,這位老人,一向喜歡提攜晚輩,只要是有本事的人,他都會不遺餘力的去幫助。

像現在的甘亞夫,之所以能當上鑒定委員會的常任理事,就是因為齊功的幫助,而甘亞夫本身在古玩鑒定上的造詣和成就,也讓那些老人們無話可說。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見到甘亞夫同意了自己的建議,老人很高興,看向秦風說道:「秦風,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從哪個館開始?」

秦風點了點頭,老爺子如此力捧他,如果不能給其長臉,那未免有些太不識抬舉了,而且只是鑒定古玩而已,又不是制假,秦風完全沒有什麼心理負擔。

「你所專的是哪項?」沒等齊老回話,甘亞夫就出言問道。

古玩文物類別眾多,僅是大項都分為青銅器、陶瓷、字畫和玉器這四項,其中雜項包含的範圍的最廣的。

假如把古玩再分成「大古玩」與「小古玩」的話,那麼「大古玩」的概念是包括陶瓷器在內的所有非紙質收藏品。

「小古玩」的概念,就是指除陶瓷器之外的玉器、金銀器、銅器、竹木器、牙角器、琉璃器、料器、琺琅器、紫砂壺、鼻煙壺、硯台、古墨、印章、錢幣、翡翠、琥珀、珊瑚、水晶、珍珠、瑪瑙、果核雕等等。

俗話說人力終有窮盡時,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古玩這麼多的類別,想要全懂的話,那就是全不精,所以很多鑒定師,一生往往只專精一樣。

像是甘亞夫,他專精的項目是青銅器和雜項中的金銀器,在國內是首屈一指的專家,文物分級的時候,他的意見往往就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就算是齊功,他也只是在字畫和玉石這兩項上造詣很深。

另外齊功還涉獵一些雜項中的錢幣、古墨、印章等幾個小類別,至於別的物件,他也不敢冒然去幫人鑒定,實在是因為懂得不多。

「我對雜項還有青銅器和字畫,基本上都懂一些……」

齊老爺子給搭好了檯子,怎麼唱戲就是秦風的事兒了,秦風知道沒點真才實學甭想被別人認可,當下也不謙虛,居然將古玩四大項說了三項。

其實秦風這還是藏拙了那麼一點,因為對陶瓷類的古玩,他也是很精通的,尤其是燒制贗品瓷器,從宋時的四大名窯到明清的青花官窯,那些配方几乎全都在秦風的腦子裡。

「你精通青銅器和玉石字畫這三項?」

不過旁人可不是那麼想的,秦風此話一出,場內幾位年齡都在五十開外的老鑒定師,臉上不禁有些難看,甘亞夫更是開口說道:「年輕人,大話可不是那麼好說的?」

要說懂得字畫的精通印章硯台和古墨,這倒是能說得通,因為都是相關的東西,古代許多大畫家的印章,往往都是自己篆刻的。

但秦風所說的青銅器字畫和玉石這三項,相互之間並沒有多少關聯,很多人究其一生都無法完成一項的研究,秦風竟然敢誇言懂得三項?

「不敢說精通,只是略懂罷了。」秦風的話雖然說的很謙虛,但臉上的表情,分明是在告訴眾人,這三項都都能拿得起來。

其實話說到這份上,秦風再謙虛也沒用了,不在這些老頭子面前顯露一手,怕是根本就得不到他們的認可。

「那好,我對青銅器有些研究,咱們就從青銅器這個展館開始吧。」

甘亞夫也想看看秦風是在吹牛還是有真才實學,當下帶頭往會所展廳方向走去,原本站在茶室門口的眾人,也只能跟了上去。

「我這好好的會所開業,怎麼就成了考驗那小子的考場了?」跟在人群後面的韋華,此刻心裡卻是有些鬱悶。

原本他請這幾位專家來,只不過是想讓會所的影響力在行業里能更大一些。

但自從秦風出現之後,會所開業的主題和焦點,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轉移到了秦風這個莫名其妙的小子身上去了。

ps:ps:第一更,朋友們放心,今兒還會有爆發,至於是三更還是四更,就看大家月票的火力了,和第一的差距還是200票啊,讓咱們追上去點吧!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