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九十五章淵源(下)【第四更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造翡翠,今年又做了些假玉,這些事情在古玩行里可都是忌諱。 「也是,你怎麼可能缺錢花呢?」 齊功的眼睛眯縫了起來,有意無意的笑著說道:「那塊古玉的把玩件,應該是出自你的手筆吧?我可是記得...

「這個……咱們各論各的吧。」

聽到齊功的話后,秦風撓了撓頭,面前這位都八十多歲了,要是喊他一聲老爺子,秦風怕折壽埃

齊功點了點頭,說道:「行,那你就叫我名字吧,我也叫你名字。」

齊功是越老越單純,不過他也不想想,秦風要說在外面敢直呼其名,恐怕李然就要第一個和他翻臉。

「那恐怕也不行。」

秦風卻是知道這肯定不妥,聞言苦笑了起來,想了一下之後說道:「要不這樣吧,咱們按照年齡來論,您年長我,我還是叫聲老爺子吧……」

「那好吧。」

齊功並不拘於這些小節,當下答應了下來,說道:「其實你跟著他老人家,哪裡還用我教什麼呀,我能有如今所學,還都是拜他老人家所賜埃」

齊功也是八旬老人了,想到六七十年前的往事,不由唏噓不已。

齊功這一生也是經歷過許多大的變故,載的名字原本已經埋藏到了記憶深處,一旦被翻了出來,往事如同畫面一樣在腦海中閃過。

看到老人陷入到沉思之中,秦風心中雖然好奇,但並沒有出言打擾,過了大概十多分鐘后,等老人睜開眼睛,這才問道:「老爺子,我師父在張勳復辟之後就去了津天,按道理說他和您應該沒什麼交集啊?」

張勳復辟是在一九一七年發生的事情,那時的載已經十五歲了,而齊功不過是五歲還在穿著開襠褲的毛孩子。他們倆發生交集的可能性並不是很大。

要知道,當年清朝覆滅之後,留下的遺老遺少何止上萬人?王孫貝勒更是數不勝數,那會都是各顧各的。誰也沒閑心去操別人家的事。

「要說我認識你師父,那還真是件巧事……」

齊功回憶道:「那應該是在一九二七年的事情了,我那年十五歲,認識他老人家的時候。我也不知道他和我都是宗室一脈的……」

隨著齊功的講訴,六十年前發生的事情,展現在了秦風的面前。

原來,齊功有位長輩是開棺材鋪子的,當然,那位長輩也是前清的黃帶子,可見當時那些遺老遺少們都混成什麼樣子了。

齊功幼時家境十分不好,但為人很勤快也很有眼色,經常在那棺材鋪子里幫忙。在二七年夏日的一天。他遇到了載。

載和齊功的長輩相熟。這次卻是要訂一口上好的棺材,他見到齊功為人很是聰穎,當時曾經起了收徒之心。

不過載似乎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在聽聞齊功的那個長輩認識齊白石之後,就寫了封推薦信。讓載拿著去找齊白石拜師。

在二三十年代,白石老人在京城可謂是大名鼎鼎,尤其是在六十三歲大病和六十四歲父親亡故之後,他的字畫創作就變得很少了,許多名人都是一字難求。

齊功開棺材鋪的長輩,當年只不過是幫齊白石家裡打了個棺材,和齊白石並沒有多少交情,所以齊功能拜入白石老人門下學畫,全是靠了載的那封推薦信。

從那一年開始,齊功才算是時來運轉,通過白石老人先後又認識了京城諸多的書畫名家,可以說,從那時起,他才算是正式進入到了藝術的殿堂之中。

在後來日軍侵華之後,載曾經有過一次京城之行,不過他來去匆匆,當時留給了齊功一大筆錢,並且教了載一些文物識別和鑒定的知識后,又離開了。

載或者是無心之舉,但一向日子過的很清貧的齊功,卻用這些錢度過了當時的難關,加上薦師之恩,齊功一直將載記在了心中。

但是從那次相見之後,齊功再來沒有聽聞過載的名字,建國后他也多方打探,不過載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沒有任何的消息。

給秦風講訴了這段壓在心裡五六十年的往事後,齊功笑道:「秦風,其實算起來,你我都能稱得上是師兄弟了,可是我跟他老人家只學了一個月,時間真是太短了埃

對了,你把結識他老人家的前因後果給我說說,這麼多年了,我一直都以為他早就過世了呢……」

雖然只比載少了十歲,但齊功提到他時都冠以了老人家的稱謂,可見對其的尊敬絕對是發自內心的。

「師父一身所學,的確是博大精深……」

秦風點了點頭,當下將他自己的一些遭遇以及如何與載相識的經過,都告訴了面前的這個老人,秦風相信,齊功不會到處宣揚自己那些往事的。

「秦風,你……你的命運原來如此坎坷啊?」

聽完秦風的講訴,齊功有些驚奇的看向了他,秦風命運之顛簸,比他尚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齊功都有些無法想象,當年八歲的秦風,是怎麼帶著妹妹生存下去的?

「習慣了就好了,師父以前的經歷,怕是更加的驚心動魄,只是他不說罷了。」

講起自己的那些苦難,秦風臉上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彷彿就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般,看得齊功心頭都有些凜然。

在心中想了一下,齊功猶豫著說道:「秦風,我……我知道他老人家還有些本事,不會都傳給你了吧?」

「哦?老爺子,我只是從師父那裡學到了文物鑒賞還有鋼琴演奏,別的他沒教我埃」秦風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齊功,有些事情心裡清楚可以,但沒要說出來的。

「沒教最好……」齊功顯然不信秦風的話,嘆了口氣說道:「秦風,現在是法制社會了,做什麼事情都要三思而後行埃」

當年齊功初見載的時候,他帶著去長輩棺材鋪的那個五十多歲的老人,就是渾身刀傷死壤狀很是凄慘。

而齊功第二次見到載時,載自己卻是一身傷痕,甚至胳膊處還有一個槍眼,就算載精通藥理。也足足在齊功家裡調養了一個多月,治療好傷勢才離開的。

加上載平時流露出來的一些話語,齊功心裡明白,這位宗親長輩。應該是一位江湖奇人,後來交給他的那些金銀器,怕也不是什麼正經來路。

此刻看著秦風,齊功就像是面對當年壯年時的載。

在秦風和載所表露出來的氣質中,似乎都有一種和這個社會格格不入的草莽氣息,只不過隱藏的很好,一般人看不出來而已。

秦風知道老人在擔心什麼,當下笑道:「老爺子,我知道的。現在不是安安穩穩的在上大學嗎?」

齊功想了一下。說道:「對了。你缺錢用嗎?我那裡還有十萬,回頭拿給你1

老人對錢從來都沒有什麼概念,幫人寫字也從來不收什麼潤筆費。還是前段時間整理自己的書籍時發現了一張十萬的存摺,於是就想著要送給秦風了。

「哎。老爺子,這錢您自己留著,我可不缺錢花。」

秦風連連搖頭,他沒將出獄之後的事情告訴齊功,就是怕這老爺子生氣,要知道,前幾年在石市假造翡翠,今年又做了些假玉,這些事情在古玩行里可都是忌諱。

「也是,你怎麼可能缺錢花呢?」

齊功的眼睛眯縫了起來,有意無意的笑著說道:「那塊古玉的把玩件,應該是出自你的手筆吧?我可是記得,他老人家一手北派雕刻的技藝,天下無人能出其右的1

「哪塊古玉?我不知道您老在說什麼?」秦風臉上同樣露出了笑容,但嘴上卻是咬死不承認。

「不得了啊,怕是他老人家當年,也沒有你現在的造詣。」看到秦風的樣子,齊功哪裡還會猜不出來?

不過想想秦風那凄慘的身世,老爺子也不忍心指責於他,而且古玩作假從千百年前就有之了,做的拙劣的叫贗品,以假亂真的,那也是能稱之為是藝術品的。

「老爺子過獎了……」

秦風嘿嘿笑道:「在古代文物修復上,我還欠缺一些實物的鍛煉,咱們能不能走走後門,讓我參與到這次故宮文物的修復工作中去啊?」

秦風腦袋裡裝滿了各種理論,但是在實踐上就差了許多。

他上大學的目地,一來是將腦海里的那些知識給分類整理,第二就是想接觸到更多的古玩文物,從而充實下自己的動手操作能力。

「你就是不說,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齊功聞言也笑了起來,用手指了指秦風,說道:「我學習文物修復的基礎,還是你師父給打下來的,有你在,故宮裡的物件能多搶救出來一些了。」

「成,老爺子,那咱們可就說好了。」秦風看了下手錶,說道:「咱們爺倆這一聊就是一個小時了,也該招呼他們一聲了。」

秦風能想象的出來,被關在門外的那些傢伙,怕是早就好奇心爆棚了,不過這些事情關係到自己的很多**,還是不能讓他們知曉的。

「哎,我說秦風,你和老師說什麼呢,這麼長時間?」

果然,門一打開,守在外面的李然就嚷嚷了起來,因為他怎麼都看不出來,秦風這剛剛大一的學生,能和齊功有什麼淵源?

「問那麼多幹嘛?你在學術上的造詣,能有秦風一半強就不錯了……」

齊功瞪了眼李然,給秦風解圍道:「小秦和我的一位長輩有些淵源,他過幾天來我的項目組工作,李然你給安排下1

「是,老師。」

聽到老爺子說起工作的事,李然頓時正經了起來,而馮永康和朱凱,則是一臉羨慕的看向了秦風,能跟在大師身邊學習,那是何等難得的機會?

見到齊功的臉色有些疲倦,韋華走過來說道:「齊老,今兒耽誤的時間太長了,我看還是送您回去休息吧,等有空了再幫我看那些物件……」

「嗯,有秦風在,我看不看都無所謂了。」

齊功點了點頭,指著秦風說道:「小韋啊,你的那些東西,就讓秦風給你看吧,他說是真的,那就是真的1

「什麼?」

齊功此話一出,場內眾人頓時都石化了,就算齊老要抬舉秦風,但是這話說的未免有些太過驚世駭俗了吧?

ps:ps:四更送上了,很厚道的多送了三百多字,咱們更新不比別人少,月票也不能落後啊,兄弟姐妹,雄起吧!!!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