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九十四章淵源(上)【第三更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俗話說人老成精,在秦風剛一開口的時候,他就感覺到,秦風似乎知道這塊玉是假的。 不過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秘密,老爺子也不願意當眾說破,當下開口說道:「小秦,我看你玩玉的手法很老道,對玉石的見解也很...

「小秦,快點拿給我看看。」

聽到秦風的話后,齊功眼睛一亮,他也曾想到過老玉新工這一塊上,只是驗看的時間太短,並沒有發現秦風所說的瑕疵。

「不行,看不出來,這人老了眼睛就不好使了。」

接過秦風遞來的放大鏡和那個把玩件后,齊功搖了搖頭,說道:「小韋,再拿個倍數大點的放大鏡來。」

齊老先生一直都有眼疾,到了八十以後,眼疾變得越發嚴重了,這也是他現在很少出席一些活動的原因,甚至連字寫的都比較少了。

韋華的這個古玩會所,其實就是個變相的古玩店,只不過定位的檔次比較高,不像潘家園似地全國各地的遊客都能去閑逛,他是針對性的接待客人。

既然是古玩店,自然就不缺鑒定古玩的各種工具,韋華吩咐了一聲后,馬上有人拿來了一個盒子,裡面放著大小六個倍數不同的放大鏡。

「沒錯,小秦說的沒錯,怪不得我心裡一直不得勁呢1

拿著倍數最高的那個放大鏡看了半晌后,老人臉上露出了釋然的神色,說道:「長江後浪推前浪啊,沒想到小秦的觀察力那麼細緻?」

「齊老,真的是塊假玉?」

一旁的韋華臉色有些難看,花了八十萬人民幣是小事,關鍵這打眼的事情要是傳出去,未免掃了他韋老闆的面子。

「怎麼能說是假玉呢?」

齊老爺子看了一眼韋華,搖了搖頭說道:「玉是真玉,上好的羊脂白玉。而且有四種沁色,算得上是古玉中的極品……」

「那……那不是新工嗎?」

韋華還是無法釋然,像他這種人往往喜歡追求完美,稍微有一點瑕疵。心中就像是堵了一根刺那般難受。

「新工?我看這新工做出來,要比原件更加值錢。」

齊老爺子仔細打量著這塊佛掛件,說道:「老玉新工,那也要看雕琢手藝的。這個掛件鏤空雕刻的水準之高,在現今的雕刻界,怕是無人能及……

而且他所用的手法非常巧妙,將沁色加入到發梢以及衣擺處,看上去非常的自然,小韋,這東西要是讓我定價的話,沒兩百萬是拿不下來的1

齊老爺子並不是妄言,在古玩行里。仿製做舊就像是家常便飯一般的普遍。但並不是說仿的東西。價值就一定不高。

就像是近代有位叫做張大千的大畫家,他在早年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臨摹唐宋明清幾朝著名畫家的著名畫作。

張大千作假的功夫可謂是爐火純青。他所臨摹出來的畫作,幾乎都被人當成真品給收藏了。直到很久之後張大千自己說出來,那些人才知道他們收藏的,不過是張大千臨摹的作品。

但是由於張大千畫工精湛,本身的藝術造詣極高,就算是臨摹的作品,也被眾人追捧起來,以至於後來出現了臨摹作品價值高過原作的情況,也是書畫界的一個趣聞。

而這塊老玉新工的物件,就和張大千作假有些相似,因為它本身也具備了很高的收藏價值。

像李然送給齊功鑒定的那塊玉,是新料新工,雖然雕琢手法也很不錯,但先天的條件,決定了它有限的價值。

但這塊古玉不同,它有著良好的玉質,大師級的雕工,天然的沁色和足能以假亂真的包漿,將這些因素結合起來,它的實際價值,或許已經超出了原先的那塊古玉。

「齊老,這麼說,我……我還撿了個漏?」

這會韋華的心情就像是在坐過山車一般忽上忽下的,原本以為失了面子,沒成想被老人這麼一說,他好像還佔了便宜一般。

齊老爺子點了點頭,說道:「說撿漏也不為過,就憑這鏤空的手法,都值個幾十萬了。」

「姜還是老的辣啊,這份眼力真毒。」

齊功的話讓秦風暗自心折,這塊玉把件是他耗費時間最長製成的,僅是雕琢就花費了秦風三個通宵的時間,其後的包漿更是費勁了心思。

其實秦風本來是想將這塊玉留著自己把玩的,再有了一兩年的盤磨,他估摸著那點不自然的沁色也會給消磨掉,日後一準能賣出個好價格。

只是那段時間秦風沒日沒夜的在趕製古玉,做好這塊之後隨手就放在了一邊,誰知道小胖子謝謝不知道這塊玉的特殊性,連著和那些玉一起給廉價賣掉了。

知道這事兒之後的秦風也是無可奈何,反正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他就被給謝軒說,沒想到事情過了幾個月,居然在這裡又見到了。

「小秦,你是怎麼知道這塊玉有問題的?」

拿回了屬於自己的那塊玉欣喜的把玩了一會,韋華才想起了這個問題,剛才秦風離著玉還有三四米距離的,要是隔那麼遠他都能分辨出真假,那簡直就是神仙了。

「我開始也不知道是真還是假,只是隨口說說的。」

秦風看了一眼韋涵菲,說道:「拿到手上之後我才看出來的,那瑕疵很不顯眼,算是我運氣好,一眼就看到了。」

韋涵菲也是非常聰明的女孩,知道剛才是她給秦風帶來了困擾,現在聽到秦風的話后,吐了吐舌頭,連忙說道:「秦風,我……我不知道你是隨口說的。」

「沒事,也是碰巧了。」秦風無所謂的擺了擺手,韋涵菲的性格,讓人很難對她生氣。

「碰巧了?」

齊老爺子一臉深意的笑了起來,俗話說人老成精,在秦風剛一開口的時候,他就感覺到,秦風似乎知道這塊玉是假的。

不過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秘密,老爺子也不願意當眾說破,當下開口說道:「小秦,我看你玩玉的手法很老道,對玉石的見解也很透徹?不知道你師從何人呢?」

「盤我的道?」

秦風在心中笑了起來,他其實一直都很好奇,齊功和師父同是出身前清皇室,這二人不知道認不認識。

「我是跟人學過一點文物鑒定的皮毛。」

念及此處,秦風也不隱瞞,大大方方的說道:「說起我師父的名字,恐怕您老一定不認識的,我師父有個名字叫做夏四海……」

說出這個名字后,秦風的目光一直緊緊盯著齊功,他所說的這個名字,是載當年在江湖上所用的化名,他入獄之後也是用的這個名字。

「夏四海?沒聽說過……」

齊老爺子想了半晌,搖了搖頭,自嘲道:「江湖之大,奇人眾多,像我這樣的在俗世折騰的,怕是已經落了下乘了。」

聽齊功說不認識,秦風稍稍有些失望,不死心的說道:「齊老,我師父還有個名字,叫做載1

「載,載,這個名字好奇怪,怎麼這麼熟悉呢?」

齊功聽到了這個名字,臉色頓時一變,在嘴裡念叨了好幾遍,眼睛忽然瞪大了,一把抓住了秦風,說道:「是載人的載,上日下正的嗎?」

「沒錯,齊老認識我師父?」

秦風點了點頭,他沒想到齊功竟然真的認識師父,要知道,他們兩個可是整整相差了十歲,在載離開京城的時候,齊功不過是個穿著開襠褲的小屁孩。

「認得,自然認得。」

齊功欲言又止,看了看周圍的人,說道:「小韋,你那鑒定物件的事放放再說,我有些話想和這位小友聊一聊……」

「好,鑒定什麼時候都行,齊老,你和小秦先聊著。」

場內這些人都是在社會上打滾多年的,他們自然看得出齊功似乎和秦風有些淵源,當下一個個都退了出去,就連有些不明所以的韋涵菲,也被她老爸拉出了茶室。

「秦風,你……你是載他老人家的弟子?」

見到茶室的門被關上后,坐在椅子上的齊功有些激動,站起身顫顫巍巍的說道:「他老人家現在可還好?可……可還世上?」

也難怪齊功要把眾人給請出去,否則就他這番問話,就會掀起一場軒然大波的,以齊功的年歲和身份,對其都要稱呼一聲「老人家」,秦風師父的那得是多高的輩分啊?

「老爺子,我師父已經去世了……」

秦風的臉色有些黯然,說道:「兩年前去世的,走的很安詳,他老人家享年九十三歲,也算是高齡了。」

「早該想到的,他老人家比我還大了十歲,就算康健,也熬不過這歲月啊?」聽到秦風的話后,齊功眼中兩行熱淚已然滾落了下來,顯然載的死,讓他陷入到悲傷之中。

秦風知道齊功眼睛不好,連忙勸道:「老爺子,不要這樣,師父走時沒什麼遺憾的。」

「別,別喊我老爺子,我當不起埃」

齊功擦拭了下眼淚,說道:「從你師父那裡算,載、溥、毓、恆、齊,我整整差了他老人家四個輩分,要是論起來,我得稱呼你一聲老爺子了。」

雖然齊功對外從不肯承認自己前朝皇室的身份,但宗親輩分都是有宗譜的,而且也是一個祖宗傳下來的血脈關係。

加上老輩人都特別講究傳承輩分,所以在秦風面前,年過八旬的齊功,絲毫都不敢託大。

ps:ps:第三更送上了,寫的很辛苦,朋友們給幾張月票鼓勵下吧,今兒還差三十多張就到100票了,恩,我去寫第四章,月票就拜託諸位了!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