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九十三章瞞天過海(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p> 秦風一直都相信,師父如果願意入世,以他胸中所學,成就怕是要比面前的這位老人,還高出許多。 但擺在面前的事實,一位是萬人敬仰的大師,一位卻是孤死山村的無名老人,所以在齊老先生面前,秦風也...

「秦風,你說這不是傳世古玉?我看倒是很漂亮啊,爸爸每天都帶在身邊把玩的……」

和旁人都將目光關注在齊老先生身上不同,韋涵菲卻是對那七老八十的老頭子沒什麼興趣,她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了秦風的身上……加上和秦風又站在一起,所以即使秦風說話的聲音很小,也被韋涵菲給聽到了,她是個性格直爽的女孩,心裡不明白,自然當場就問了出來。

茶室雖然面積不小,但一直就是那麼兩三個人在說話,韋涵菲這一出聲,眾人頓時看向了她和秦風二人。

「哎呦,這姑娘怎麼一點都不懂人之常情啊?」

聽到韋涵菲的這聲追問,秦風不由在心中叫起苦來,他卻是不知道,韋涵菲從小就是在國外長大的,說話向來都是直來直去。

「咦,秦風,你是京大文物鑒定與修復專業的學生吧?」

聽到女兒的話,韋華不由一愣,他剛才隨口問了一句李然,知道這個專業是今年新開的,也就是說,所有這個專業的學生,都只不過是大一的新生。

要是在這個專業學習過幾年的老生,韋華或許會很在意秦風的看法,但入學才剛剛一個月,即使在天才的人,也是無法掌握文物鑒定中的一些技能的。

秦風點了點頭,老老實實的說道:「是,前幾天我才聽了齊老師的課,老師的課對我跟有幫助。」

「秦風啊,我看你應該去學鋼琴專業,學古玩鑒定有些屈才了啊,這個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學得會的……」

韋華陪著女兒在世界各地聽過不少名家的音樂會,他聽得出來秦風在鋼琴演奏上的天份很好。甚至要強過學了十多年鋼琴專業的女兒。

而學習文物鑒賞,這需要一個知識經驗積累的漫長過程,並不說是見到幾件實物,就能辨別出贗品的。

這個行業和中醫的性質差不多,那是越老越吃香,別的不說,就算從大街上隨便拉一老頭子和秦風坐在一起參加現場鑒寶會,怕是也沒一個人願意拿物件給秦風去鑒定的。

所以韋華的這番話,的確是出於好意提醒秦風。與其在古玩這行業里廝混,他感覺秦風在音樂上發展更有前途。

秦風尚未開口,齊老先生卻是說道:「小韋,你知道今年有多少人報京大文物鑒定修復專業的嗎?」

「不知道。」韋華搖了搖頭,京大有多少人上這專業。和他有什麼關係?

「一共只有八個1

齊老先生有些失望的說道:「這也說明,我們這些老古董不在了之後,來填補我們空缺的人就越來越少了。」

頓了一下,齊功半開玩笑半認真說道:「就這麼八個人,你還要小秦換專業,我說,你是不是故意氣老頭子我的啊?」

「我哪兒敢埃齊老,您可千萬別生氣,您可是國寶,氣壞了我沒法向國家交代。」

韋華聞言連忙做出一副求饒的樣子。他知道面前這位老爺子為人豁達,平時也能開得起玩笑,如果一本正經的和他說話,老爺子反而不喜。

「什麼國寶?這人埃別太拿自個兒當回事……」

老先生撇了撇嘴,指了指頭上。說道:「我個子沒天高,心胸沒地廣,就是一半截身子入土的老頭子。」

齊功的話讓場內的眾人都笑了起來,從這話中,他們都能聽出老人那寬廣的胸襟,聯繫到自個兒身上想想,可不就是……他們有時候太拿自己當回事了。

齊功向著秦風招了招手,說道:「年輕人,來……說說看,你憑什麼說這塊玉不是傳世古玉啊?這沒上手就下斷語的習慣,可是不好啊1

雖然是在批評秦風,但老爺子卻是將手中的把玩件遞了過去,在圈子裡他一向以脾氣溫和與喜歡提攜後輩為名,就算秦風提出了和自己相悖的意見,老人依然是笑嘻嘻的。

齊老話聲剛落,李然也開口說道:「秦風,你這沒上幾天課,又沒老師教過,不懂可別亂說埃」

李然知道老師在專業上要求很嚴格,生怕秦風亂點評讓老師生氣,一邊說話一邊卻是對秦風眨巴著眼睛。

「然哥,看看也沒什麼吧?」

秦風眉頭一挑,如果李然不說這番話,他或許會打個哈哈承認自己胡言亂語,將事情給帶過去,但李然話中涉及到了他的老師,這就讓秦風不得認真了起來。

秦風一直都相信,師父如果願意入世,以他胸中所學,成就怕是要比面前的這位老人,還高出許多。

但擺在面前的事實,一位是萬人敬仰的大師,一位卻是孤死山村的無名老人,所以在齊老先生面前,秦風也有一點想為師父鳴不平的心思。

更重要的是,這塊「古玉」就是出自秦風之手,裡面有什麼玄妙,怕是世上再沒人比他更清楚的了。

用手指在那把玩件上摩挲著,秦風心中生出一股無比熟悉的感覺,這塊玉不過是他幾個月之前雕琢出來的,上面似乎還帶有他的體溫。

「嗯?小秦,趕緊說說看。」

見到秦風手指從玉石上劃過的這個動作,齊功眼前不禁一亮,因為只有盤玉的老手,才能將這動作做的如此自然。

而且齊功一直也感覺這塊玉有些不對,只是他沒能看出什麼破綻,眼下卻是想聽聽秦風有什麼見解。

「齊老師,這玉是古玉不假,不過卻不是傳世玉1

秦風一張口就讓眾人一愣,在場的都是行家,這枚玉包漿厚實,沁色自然,看這品相,最少經過一兩百的把玩了,怎麼可能不是傳世玉?

只有齊老爺子的臉上露出了如有所思的表情,想了一下后。說道:「小秦,你的意思是老玉新工?」

老玉新工是古玩界的行話。

要知道,古玉價值非凡,動則上萬,所以仿古玉的生意從宋以來一直隨著太平盛世而興旺起伏,而仿古玉中用老玉來仿老玉是仿古玉中最難鑒定的。

在宋代的時候,就有用漢玉中的邊腳料來仿漢玉的,一般行家打眼或者失手,絕大部分都和老玉新工的手法有關。這種現象已有近千年了。

聽到秦風和齊老的對話后,韋華皺起了眉頭,說道:「小秦,可是這塊玉上面,玉紋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韋華在玉石鑒賞上。也算是個行家了,他知道,一般老玉新工的鑒定,最簡單的就是從玉紋上入手。

玉紋是玉石在幾百萬年前甚至與地球同時的岩漿噴射流動中形成的,一層一層的,邊線很明確。

一般來講,從夏商周老三代到明清。都是用質地純凈的玉種,幾乎不用有天生玉紋的玉料的,做玉時首先就要去掉,這塊把玩件上。就不存在這種問題。

「我說的老玉是指在成品玉上進行再加工的。」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這塊把玩件,應該是件有損傷的古玉,被人經過巧妙的手法加工之後。製成的現在佛的樣子……

韋先生您剛才說的玉紋是沒錯,但是老玉老工老沁這個順序卻是錯了。一件玉器都應該先有此玉料,再有玉工,再有沁生對吧?」

沒等韋華回答,秦風就指著古玉,繼續說道:「這塊玉卻是不然,從這個地方,你應該能看出跎工和沁色的剖面,我也是剛剛過發現的……」

東西是自己做的,秦風自然了解的很,那一點瑕疵只有針眼大小,而且還深藏在鏤空的內壁上,就算再挑剔的鑒定師,恐怕也很難看得出來。

這塊古玉,原本是一個表面上有個飛天舞女的浮雕把玩件,造型非常的獨特,如果品相完好的話,價值要遠遠高於現在這塊玉。

只是在地下埋的時間太久了,這枚玉器似乎接觸到不止一樣的礦物,使其正面出現了大量的黑斑,有些地方滲入很深,即使盤磨,也無法讓其顯露出原先的模樣來了。

古玉之所以稀少珍貴,就是因為有些沁色出現在了不該出現的地方,不過這枚玉除了中心部位之外,周邊的玉質品相卻是非常好。

秦風思考了良久之後,決定將這塊玉給做二次加工,這在古玩行中上是很普遍的。

就像是有些人將一些品相不好的玉圭切面,分割做成一枚枚玉佩,原本只能賣個千兒八百的東西,這一分割,價值立馬就上翻了百倍千倍。

秦風用的就是這種手法,他將被沁色破壞掉的地方用精湛的雕琢手法完全鏤空,出現了一個佛的樣子,不過此時這塊玉的漿體卻是被破壞掉了。

秦風為此著實廢了番功夫,他讓謝軒花了六千多買了一隻小牛,在牛屁股厚皮處開了個口子,將這古玉放了進去,然後讓李天遠沒事的時候趕著牛在院子里走。

這樣過了一個多月,那些新工的位置已然是包漿渾厚,宛若隔世,這也是載教給秦風的獨門秘法,用這種手法做出來的包漿效果,一年足可以抵得上一千年。

再加上這塊玉的用料本身就是古玉,如果秦風不說出來的話,恐怕在還真沒有人能看得出他這瞞天過海的手法,齊老爺子看不出來,那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媽的,老子真是嘴賤,沒見過有造假的人當眾揭穿自己的手法的。」

解說著這塊玉的作假之處,秦風腦中不禁有種荒謬的感覺,別的制假人都要千方百計的去掩飾,他到好,生怕眾人看不出來這是塊老玉新工的物件……第二更,繼續寫第三章,有月票推薦票的朋友們,還請支持打眼!!!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