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九十二章瞞天過海(上)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9-07 16:20  |  字數:3667字

除了那些前來捧場的人都離開去了休息室之外,門口處還有十多個人。

留下來的這些人,都是京城真正玩古董收藏的行家,今天除了參加開業典禮,更多的還是想見識一下韋華的藏品。

作為京大文物鑒定與修復專業的學生,馮永康和朱凱這哥兒倆,自然也是跟著李然留了下來。

往日他們都是遠遠的聽齊功講課,連說句話的機會都沒有,眼下能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幾人都有些興奮,如同眾星捧月般的將齊老先生圍在了中間。

「小韋,我聽說你這幾年經常參加國外的一些拍賣會,將流失在國外的文物收購回來,這可是利國利民的大事,功德無量啊……」

看著面前的幾個展廳,齊老爺子心情大好,他這輩子最痛心的就是祖宗不肖,數次被外敵欺辱,將國家諸多珍寶掠到了國外。

這些年齊功聯合了許多古玩界以及學術界的知名人士,想將流失國外的珍貴文物回購回來,只是因為資金短缺的緣故,成效一直不是很大。

「齊老,這是每一個有能力的國人都應該做的事情,相比您老對國內文物界的貢獻,我還是差多了。」

韋華能讓孟林去陪那幾個級別不低的官員,但是在齊功面前,他可不敢表露出絲毫的傲氣和怠慢,老人雖然長得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樣,其實卻是一身的錚錚鐵骨。

曾經有一個空軍的高級將領,去到齊功家裡求字,對於這樣的事,老爺子一向是來者不拒的,不過剛好那天他家中有事,就告訴來人。過幾天再來取字。

誰知道那位將軍不樂意了,非要老先生當場給他寫,齊功頓時就怒了,說你不是軍級幹部嗎,派空軍來轟炸我啊,搞得來人很沒面子的悻悻離去。

這幾年齊功年歲大了,一般很少出席私人活動,也就是韋華將他的諸多藏品拍成了照片給老先生看,這才將其請到現場的。

「我?百無一用是書生啊。還是不如你們……」八十多歲的老先生思維非常敏捷,聽到韋華的話後,不由長嘆了一聲,神色間有些蕭索。

就在去年的時候,國外曾經拍過一副楷書四大家中趙孟頫親手所著的文稿《松雪齋文集》。齊功聞知後立即聯合多個部門,準備將其拍下。

只是《松雪齋文集》太過出名,最後齊功等人仍然因為財力不濟,這部價值連城的文稿,被港島的一個富豪收入囊中。

一旁的李然是知道齊功這番心事的,當下開口道:「老師,港島已經回歸了。現在很多東西被那邊的人拍下來,也等於是回到祖國了,您不必那麼介懷。」

李然在京大已經呆了四五年了,再加上他的家世身份。於前年的時候就已經拜在齊功門下學習書畫玉石鑒賞。

李然的這種弟子身份,是和秦風等人在課堂上聽課所稱呼的老師是完全不同的,他基本上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到老先生的住所去探望請教。

「唉。都說子孫不肖,我這是祖宗不肖啊。」

老先生搖了搖頭。他對外從來不承認自己清皇室的身份,但今兒卻是連說了兩次,可見因為那些珍貴文物流失所產生的深深怨念了。

「對了,李然,上次你拿過去的那塊玉,我給帶來了。」

看到李然,老先生想起了一事,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塊玉蟬,說道:「這玩意兒是現代作假的,不過手藝很好,足能以假亂真了……」

前不久李然淘到了塊古玉,拿去給齊功鑒定,剛好那會有人求字,老先生就讓李然放在家裡了,這次想起來就給帶了過來。

「是假的?」

伸手接過齊功手上的那塊玉蟬,李然眼中露出愕然的神色,說道:「老師,這塊玉,可是我從《奇寶齋》店裡收來的,他們也賣假貨了?」

最近京城出現了一些品相很不錯的古玉,李然花了八萬塊錢才買到手的,更重要的是,京城《奇石齋》一向不賣假玉,這可是砸招牌的事情。

「《奇石齋》的人可能也看走眼了,這玉的沁色有問題,絕對是新仿做舊的,而且時間上,恐怕不超過三個月……」

齊功搖了搖頭,說道:「這枚玉蟬上雖然刀法簡潔,但卻有一種雄渾博大、自然豪放的意境,矯健、粗野,鋒芒有力,應該是失傳已久的漢八刀,他們應該就是在這一點上看錯的。」

「漢八刀?現在還有人會嗎?」

李然摩挲著手中的玉佩,說道:「老師,這刀法要是和漢八刀無異,我那八萬塊錢花的倒是也值了。」

「漢八刀」的代表作品,就是為八刀蟬,形態通常用簡潔的直線,抽象的表現其形態特徵,其特點是每條線條平直有力,像用刀切出來似的,俗稱「漢八刀」。

漢八刀工藝品是國內玉器史上的代表之作,具有很高的工藝水平和藝術價值,在玉器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漢以後不再覓有此風格的玉器。

「假的就是假的,不過這工藝倒也有些收藏的價值……」

看著李然手中的玉蟬,齊功說道:「據我所知還是有幾個人會的,不過活到現在也應該有一百歲的,很可能是他們的後人……」

說道這裡,齊功嘆了口氣:「這些人啊,就是不肯不出來,否則一個工藝大師的名頭是跑不掉的。」

「奶奶的,還真是人老成精啊,這樣都能看出來?」

圍觀的眾人,權當這是一次老師指點徒弟的現場鑒定,但秦風看在眼中,心裡卻是震驚不已,因為那枚玉蟬,正是出自秦風之手。

這枚玉蟬的原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