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九十一章冷落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后,在古玩城的大門口,已經是擺滿了花籃,地上還鋪著紅地毯,搞得十分隆重。 「很高興諸位能來參加《思雅軒》的開業儀式1 韋華紅光滿面的站在了古玩城的門口,拿著麥克風說道:「感謝王局長、劉...

「喂,韓哥,我是軍子啊1

借著去洗手間的機會,陶軍拿出手機撥通了韓銘的電話,剛才聽到呂兵的話后,他心裡有些不安,不弄明白事情的原委,怕是要平白結識個仇家了。

這些京城的紈,看著一個個橫得似乎鼻孔朝天,其實誰能惹誰不能招惹,他們心裡清楚的很,萬一不小心惹到了厲害的人,他們也會馬上進行補救。

「軍子,什麼事兒?我現在忙著呢。」

韓銘的確挺忙,雖然昨兒他的堅持讓周家妥協了,但丈母娘和媳婦那一關卻不太好過,總歸是他把周家那位少爺給弄出國的。

今兒一天媳婦都板著臉,韓銘是買菜做飯外加打掃衛生,正在家裡忙得不亦樂乎,這會正用歪著腦袋將手機夾在脖子上講電話呢。

「韓哥,小逸那邊是怎麼回事?」

陶家和韓家也是有親戚的,韓銘的大姐就嫁在了陶家,是以陶軍也沒客套,開門見山的說道:「今兒來參加華哥會所開業的典禮,遇到了個叫秦風的小子,韓哥,我聽說他和小逸那件事有關係?」

「秦風?」聽到這個名字,電話那端沉默了下來。

電話里半天沒聲音,陶軍不由有些著急,說道:「韓哥,我今兒惹到那個秦風了,到底有沒有這事,您給我交個底啊1

「軍子,給他陪個禮道個歉,這事兒應該就能過去。」

韓銘嘆了口氣,說道:「也不用在人多的地方賠禮道歉。你私下找個機會就行,軍子,別怕抹不開臉,這人很狠。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

想到在孟林那裡看到的秦風資料,韓銘還是感到一陣不寒而慄,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竟然就敢手刃五人,這得有一顆多麼強大的心臟?

更讓韓銘不想招惹秦風的是。在坐了幾年牢之後,秦風整個人變得更加內斂和深不可測了,自己和周逸宸的那些算計,早就被秦風不動聲色的給識破了。

再加上張大明的遭遇,韓銘明白,秦風絕對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如果不是韓銘見機快,上門賠罪並且答應了秦風的條件,怕是那段錄像早就送到警備司令部去了,而自己在軍隊的仕途。也必將就此終結。

「韓哥。我知道了。謝謝您啊1

聽到韓銘的話后,陶軍後背冒出絲絲冷汗,要知道。韓銘在他們這個圈子裡也是個狠角色,眼下卻說出秦風更狠的話來。可想而知秦風是個什麼人了。

掛斷電話后,陶軍在洗手間里站了半晌,用涼水沖了把臉后,這才走了出去,他可不想因為得罪秦風,而被家裡給送出國去。

這會差不多已經四點左右了,在禮儀小姐的帶領下,眾人正往外走著,會所開張是有一個簡單儀式的。

看到秦風走在後面和兩個年輕人說著話,陶軍湊了過去,說道:「秦風兄弟,能借一步說話嗎?」

「軍子,你還想幹什麼?」

走在前面的李然聽得陶軍的話后,不由皺起了眉頭,說道:「這是華哥會所開張的日子,鬧出事來你擔待的起嗎?」

「然哥,沒事,我和軍子哥聊幾句。」秦風停住了腳步,說道:「軍子哥也是性情中人,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多個朋友就少個敵人的道理,秦風比誰都清楚,來參加個聚會就招惹一幫紈,那對秦風壓根就沒任何的好處,看到陶軍有化解的意思,秦風當然不會拒絕了。

「秦風兄弟仁義……」

秦風的話讓陶軍聽得十分舒服,連忙拱了拱手,說道:「剛才是我胡言亂語,當年小時候,我們不也是喝二鍋頭嘛……」

「那好,改天我請客,軍子哥您一定要來埃」

秦風聞言笑了起來,這些紈子弟也不全無是處,至少能裝得起逼的同時,也能拉的下來臉,對付這種人還真沒什麼好辦法。

「老弟請客我一定去。」陶軍拍起了胸脯,說道:「你既然好這口,回頭我去二鍋頭的酒廠給你搞點原漿去,一準讓你喝的盡興……」

俗話說花花轎子人抬人,陶軍先示好,秦風再給台階下,兩人這一寒暄,剛才的事情就像是沒發生過一般,有說有笑的往會所門口走去。

這一幕,也讓不少看到之前陶軍和秦風衝突的人大跌眼鏡,很多原本以為秦風只是鋼琴彈的不錯的人,此刻心裡也明白了過來。

在他們這個圈子裡,就算有爭執不和,基本上也不會完全撕破臉,說不定過幾天就坐在一起喝酒了,但這只是局限於他們這個圈子內被認可的人。

如果是外面的那些地方官員、商賈或者是沒有背景的人得罪了他們,那下場就會很慘,這些紈子弟們成事不足,但敗事卻是綽綽有餘的。

眼下陶軍擺出的那副架勢,讓眾人很容易就明白了過來,縱然秦風沒有他們這種官場的背景,但一定有其讓陶軍忌憚的地方,不是易於之輩。

再看向秦風的時候,很多人的眼神中的那種倨傲和優越感,也就消失掉了,再也沒有把秦風當成一個學生或者是鋼琴師了。

對於這種改變,秦風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他也沒再刻意做出那副草根的模樣,言談舉止間變得也和周圍這些人相差無幾,說笑著往開業的地方走去。

會所開業的場所,自然不會放在樓道里,一行人坐著電梯下了樓后,在古玩城的大門口,已經是擺滿了花籃,地上還鋪著紅地毯,搞得十分隆重。

「很高興諸位能來參加《思雅軒》的開業儀式1

韋華紅光滿面的站在了古玩城的門口,拿著麥克風說道:「感謝王局長、劉館長、趙司長几位領導還有齊功老師能在百忙之中,能來小店指導工作……」

在古玩城最不缺的就是同行。聽著韋華宣讀的名字,圍觀的一些古玩行的人,臉上頓時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那幾位可都是與古玩行息息相關的人物。

王局長就是國家文物管理局的大局長。劉館長則是故宮博物館的一把手,至於齊功,更是享譽海內外的國學以及古玩界泰山北斗的人物。

這幾人聯袂前來參加一家古玩店的開業儀式,可想而知這家古玩店的背景有多深厚了。

只是這些人不知道。此次的開業儀式上,幾乎集中了全京城的官場子弟,另外還有一些很知名的藏家,只是身份不及那幾個人沒有上台而已。

在幾位領導分別講了話之後,又進行了剪綵儀式,到這裡會所的開業典禮就算是完成了,一行人擁簇著幾個領導上電梯去到了會所。

這個過程讓秦風感覺有些無趣,他原本以為能近距離接觸下齊功老師,就古玩修復的幾個問題向其清繳一下。但在這麼亂的環境下。他幾乎沒有任何機會。

「喂。秦風,你怎麼老是走在人後面啊?」正當秦風吊在人群最後等著電梯的時候,耳邊忽然響起了韋涵菲的聲音。

「後面清凈。」秦風笑著開起了玩笑。說道:「我和那些當官的又沒什麼關係,不用去拍馬屁的。」

「嗯。你和別人不太一樣。」韋涵菲點了點頭,說道:「秦風,你能告訴我一共學了多久的鋼琴嗎?」

「四年1

看到韋涵菲張大了嘴一臉震驚的樣子,秦風嘆了口氣,說道:「韋小姐,我之前就說過,這是需要天份的,而且女人在這上面的成就,真的很有限……」

從鋼琴出現到成為世界公認的樂器之王這個過程中,出現過無數的天才,但他們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少年成名,這也說明秦風的天才論並不是妄言。

「我知道,我就是太喜歡鋼琴演奏了。」

韋涵菲臉上露出一絲失落,以她的身世家產,自然不需要靠這個去謀生,一直支撐著她學習鋼琴的動力,真的只是愛好。

「算了,不說這個了。」韋涵菲搖了搖頭,笑道:「秦風,以後我可以向你請教一些鋼琴演奏的技巧嗎?」

「當然可以,只要我有空,隨時都行。」

秦風笑著答應了下來,對於這個性格有些西方化的女孩,他並不反感,不過秦風也沒有和她過多接觸的打算,他平時忙的很,基本上沒空。

秦風話中的潛意,自然不是韋涵菲能聽得出來的,見到秦風答應了自己的要求,女孩很是高興,和秦風說著話進了電梯。

「幾位領導,我準備了一些茶點,大家過去品嘗一下吧。」

韋華對孟林招了招手,說道:「林子,幫我招呼下幾位,我和齊老師還有些別的事情要做。」

「好,華哥,放心吧,這邊交給我就行了。」孟林點了點頭,招呼王局長等人往休息室走去。

別看在外面王局長等人賺足了面子,但是進到會所之後,他們一個個都很謙卑的很,因為這裡幾乎集中了京城所有的世家子弟,隨便哪個的父輩官職都在他們之上。

安排走了那些前來捧場的人,韋華也鬆了口氣,將坐在入門處休息的齊功攙扶了起來,說道:「齊先生,這裡都是我這十多年從海內外收集到的一些藏品,今兒還要麻煩您給鑒定一下……」

「韋小姐,失禮了,我得去學習下。」

出了電梯剛來到會所的門口,秦風就聽到了韋華的聲音,不由眼前一亮,向韋涵菲告了聲罪,能親眼見到大師鑒定物品,這機會可是難得的很。

「難道我還沒那個老頭子有吸引力嗎?」

雖然不是那種喜歡被追捧的人,但看著秦風匆匆離去的背影,對古玩一竅不通的韋涵菲,還是有一點點被人冷落了的感覺。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