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八十九章焦點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大師們彈奏的都不差了。」 由於當年那位大將爺爺沒有受到衝擊,所以韋華從小受到的教育就很好,對於琴棋書畫都有涉獵。 韋華平時也自詡為儒商,經常會出國去聽一些名家的演唱會,所以還是有一定的...

「上帝,竟……竟然是拉赫馬尼諾夫的第三鋼琴協奏曲?」

韋涵菲有些失態的尖聲叫了出來,不過話剛出口,她就用雙手死死的捂住了嘴巴,生怕發出一絲的聲音,影響到秦風的演奏。

學了近十六年的鋼琴,韋涵菲自然知道,拉赫馬尼諾夫第三鋼琴協奏曲,是世界公認的鋼琴十大難曲之首。

拉赫瑪尼諾夫是俄羅斯人,也是二十世紀世界重要的古典音樂作曲家、鋼琴家、指揮家,他所留下的第三鋼琴協奏曲,也是所有鋼琴家所需要挑戰的難度極限。

秦風所彈的這一段,正是第三鋼琴協奏曲中第二樂章里的鋼琴獨奏,雖然沒有和弦,單簧管、低音管等樂器配合,但秦風所展示的巧妙手法,卻讓人如痴如醉。

那華麗並且慷慨激昂的鋼琴旋律,像是一首狂想曲,讓人忍不住的就興奮起來,好像面前展開了一部波瀾壯闊的史詩畫面,將眾人帶入到了音樂的世界之中。

秦風的手指快的已經讓人的肉眼幾乎無法分辨了,一段又一段的旋律不斷敲打著人們的心臟,心臟好像都要跳出來一般。

就在他們感覺到不堪重負的時候,秦風雙手忽然停在了琴鍵上,聲音戛然而止,所有人的大腦,在這一刻變得一片空白。

在那如同疾風暴雨般的音符靜止后,整個大廳里一片寂靜,靜的連身邊人粗重的喘息聲都聽得清清楚楚。

在此刻,沒有人願意說話,短暫的空白之後,那些美妙的旋律又回到了腦海之中,就算是不學無術的陶軍等人。也想多回味一下那美妙的體驗。

或許是過了一分鐘,也或許是過了十分鐘,不知道由誰開始鼓的掌,整個大廳裡面,掌聲雷動,就連不情不願的陶軍和呂兵。也是忍不住拍起了巴掌。

音樂是世界的,秦風彈奏的《秋日私語》,帶給人們一種輕鬆的感覺。

而其後波瀾壯闊的第三協奏曲,卻是讓眾人感受到了大海般的寬廣,即使心胸再狹小的人,在此刻也沉浸在音樂的世界中,而忘記了剛才的不快。

「好1李然一聲叫好聲,讓場內的掌聲變得更響了。

尤其是孟瑤華曉彤和韋涵菲三個女孩,興奮的臉都紅了。使勁的拍著巴掌,她們都是懂鋼琴的,自然知道秦風剛才那番演奏的難度。

被稱之為世界上最難彈奏的鋼琴曲,到目前為止,只有最頂級的鋼琴大師,才敢去挑戰,他們無一不是世界上最知名的鋼琴演奏家。

就算是學了十多年鋼琴的韋涵菲,也不敢肉首曲子。在很多音節上她都無法把握,別說是像秦風這般演繹的淋漓盡致。她甚至沒辦法完整的彈下來。

但是秦風剛才這番演奏,卻是想行雲流水一般,中間沒有任何的滯礙,如果閉上眼睛去聆聽,韋涵菲一定認為坐在那裡的是某位世界級的鋼琴家。

掌聲久久沒有停歇,秦風站起身來。右掌撫在胸前,對著眾人做了一個紳士禮。

雖然穿的仍然是那身運動服,但秦風的動作卻顯得那般的自然,就像是一位剛剛演出了獨奏的大鋼琴家在答謝觀眾一般,紳士范十足。

「老弟。太棒了,沒想到你還有這麼一手1

李然沖了上去,給了秦風一個大大的擁抱,要不是秦風用手擋著,他都恨不得在秦風臉上親上幾口。

「太美妙了,我第一次聽到這種鋼琴曲。」

「是啊,比我在國外聽過的那些音樂會強太多了1

「世界級的水平,絕對是世界級的,比那些大鋼琴師也是不遑多讓1

李然的舉動讓掌聲逐漸停歇了下來,回過味來的眾人,頓時紛紛議論了起來,一雙雙目光都盯在了站在鋼琴邊的那個年輕人身上。

場內的這些人,固然有幾個不成器的紈,但更多地人,都是從小受過良好教育的,很多人甚至都知道那兩首曲子的名字,也知道其演奏的難度。

他們雖然為人高傲,眼光挑剔,不太喜歡和圈子以外的人相處,不過卻是很敬重有本事的人,秦風用他的琴聲,已經得到了這些人的尊重。

從眾人中間再次走過的時候,剛才那些不信任和鄙視的目光,此時都變成了欣賞,直到坐會到位置上,秦風仍然是全場的焦點。

被李然拉著回到座位上,聽著他問東問西,秦風不由苦笑道:「然哥,讓我歇歇吧,那兩首曲子不是一般的難彈。」

「好,好,來,喝水,喝水。」

李然殷勤的端了一杯水過來,不過馬上用左手拍下腦門,放下水后拿起一杯紅酒,站起身說道:「來,大家碰杯,為秦風剛才那出色的演奏干一杯1

「好,值得喝一杯1

「來,大家乾杯1

李然的話得到了眾人的響應,即使坐在十多米外的一些人也紛紛站起了身子,端起酒杯對著秦風的方向遙遙相敬。

「謝謝大家1

秦風也站了起來,用兩指捏著了紅酒杯的下端,輕輕抿了一口,動作標準的無可挑剔,這可不是二鍋頭,喊著乾杯就一飲而盡的。

秦風的動作,也讓陶軍和呂兵將腦袋縮的更緊了,剛才還拿秦風喝二鍋頭的話說事,敢情秦風喝起紅酒來,比他們還要講究的多。

「秦風,來,我敬你一杯,你可是真人不露相礙…」

當秦風坐下后,孟林端起了酒杯,對這個年輕人,他真的是完全都看不透了,也不知道秦風經歷過那悲慘的少年時代,究竟是如何學得這麼一手出神入化的鋼琴彈奏技巧的?

「多謝。」

秦風淡淡的笑了笑,舉起酒杯和孟林碰了一下,他能看出來,孟瑤的哥哥似乎對自己有些戒心,自然也不想和其多說什麼。

「秦風。你鋼琴彈奏的這麼好,怎麼不想著去國外參加一些比賽啊?」

華曉彤此時看向秦風的目光,似乎也有了些改觀,以前的秦風在她心裡,就是個嬉皮笑臉的無賴,但這一曲過後再看秦風的時候。他的頭上似乎就多了個光環。

其實這也是人之常情,人的氣場,是會隨著身份和地位發生相應變化的。

清朝的康熙皇帝喜歡微服私訪,經常去到田間和老農聊天,開始的時候老農只當他是個富戶,說話之間稱兄道弟,甚至還把帶來的窩窩頭拿給康熙吃。

但是當有一天老農知道了康熙的身份時,他們的關係就發生了改變,老農再看向康熙爺的時候。那簡直就是真龍天子下凡,幾乎都不敢直視了。

秦風雖然只是展露了一點才華,但就憑這一手,他這輩子不藉助任何人的幫助,都可以衣食無憂了,這也是讓眾人尊重的一個理由。

「沒事學的玩的,我不靠這個吃飯。」

對待華曉彤,秦風的態度依然很淡漠。說實話,從出了周逸宸的事情后。除了李然之外,秦風對這些世家子弟並沒多少好感。

「秦風,那也可以去國外贏取一些獎項啊,讓外國人知道,咱們也能彈奏出震驚世界的鋼琴曲的。」

孟瑤也開口說話了,和旁人不同。秦風本身在她心裡就充滿了秘密。

對於秦風剛才的表現,孟瑤雖然也震驚,但卻是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似乎像秦風這種人,天生就應該成為眾人目光匯聚的焦點。

「壞了1

聽到妹妹的話后。孟林心裡不由一突,他知道孟瑤最敬重有才華的人,而秦風露的這一手讓他這個男人都有些欣賞,更不用說到了戀愛年齡的妹妹了。

「我對出名沒興趣,話再說回來了,為國爭光關我什麼事啊?能過好自己小日子就行了。」

對於孟瑤,秦風同樣也沒什麼好臉色,看到孟瑤似乎還想爭執,秦風擺了擺手,說道:「別和談什麼國家榮譽之類的東西,它或許給予你們很好的生活,但是我現在所擁有的,都是我一手創造的,我不欠它什麼,也不需要去為它做什麼,就當是我自私吧1

當年的入獄,讓秦風錯失了尋找妹妹的最佳時間,這讓他一直耿耿於懷,因為秦風當時的確未滿十四歲,是不應該受到四年牢獄之災的。

聽到秦風的話后,孟瑤不由啞口失言,在這些都是官場後人的面前說這種話,場面不由一時顯得有些尷尬。

不過對秦風這種不靠天地靠自己的行為,別人也無法指責秦風什麼,現在可不是五十年前,講究個無私奉獻。

不信讓在場這些人將身家都獻出來試試,罵你個狗血噴頭還是輕的,估計他們掏刀子捅人的心思都會有了。

尤其是孟林,他知道秦風當年的案子判的有些牽強,或許就是當地執政者為了消除影響,才會做出這種判決的,秦風沒有去仇視社會,這種心理就已經很健康了。

「秦風先生,謝謝你精彩的演奏。」

正當場面有些尷尬的時候,韋涵菲拿著一杯紅酒來到了卡座邊上,對著秦風說道:「秦風先生,我想請您指導一下我的彈奏技巧,不知道您願意嗎?」

「指導?」

秦風看出了韋涵菲的想法,搖了搖頭,說道:「你的指法沒有什麼問題,不過第三協奏曲你彈不出來。」

韋涵菲有點西方人的性格,倒是沒在意秦風說話的直接,而是皺起了眉頭,說道:「為什麼?我只是有些小節上過不去而已。」

「韋小姐,說句不好聽的話,第三協奏曲的演奏,只有男人才能完成。」

秦風倒是有些喜歡這種性子,當下說道:「你應該知道,第三協奏曲的彈奏時間很長,需要很好的體力和長時間的注意力集中,否則一個瑕疵,就會破壞一場完美的表演。」

秦風攤了攤雙手,接著說道:「我不是說女人的體力不好,但是在綜合因素上,還是男人更適合這首曲目,所以……我想,我教不了你什麼。」

秦風的這番話並不是虛言,現在雖然全世界都在提倡男女平等,很多原本是男人工作的工種,也出現了女人的身影。

但不可否認的是,在一些行業中做得最頂尖的,仍然是男人!

就像是女人每天都打扮,但最好的化妝師和髮型師是男性,女人每天都下廚房,但最好的烹飪師依然是男性,這些都是不可否認的。

「我明白了,不過還是要感謝秦先生的演奏。」

秦風所說的這些話,其實韋涵菲的老師也曾經說過,她也知道這個道理,但是臉上還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哎,瑤瑤,我剛才在外面聽到你彈奏的鋼琴曲了。」

隨著韋華的聲音,一行人從大廳門口走了進來,看到女兒站在那裡,韋華離著老遠就嚷嚷道:「你剛才彈是《秋日私語》和《第三協奏曲》吧?我聽著比那些世界級大師們彈奏的都不差了。」

由於當年那位大將爺爺沒有受到衝擊,所以韋華從小受到的教育就很好,對於琴棋書畫都有涉獵。

韋華平時也自詡為儒商,經常會出國去聽一些名家的演唱會,所以還是有一定的鑒賞水平的。

女兒有出息,這當爸爸的臉上自然有光,走到近前後,韋華向身後幾人介紹道:「這是我的女兒,一直都在國外的,學的是鋼琴專業,前段時間還拿了大獎呢。」

「爸,別說了,丟死人了1

如果沒有秦風在這,韋涵菲也會以為自己鋼琴彈奏的不錯,但剛剛聽了秦風演奏的曲目后,她才知道自己與世界頂級有著多麼大的區別。

眼下再被老爸這麼張冠李戴,韋涵菲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韋華此時看出了女兒臉色有些不對,不由奇怪的問道:「菲菲,怎麼了?」

韋涵菲指了指秦風,說道:「剛才那兩首曲子不是我彈的,是……是秦風談的。」

「不是你彈的?」

韋華聞言愣了一下,看向秦風時,卻不記得他是誰了,因為在李然帶著秦風等人進場的時候,韋華壓根就沒注意到這個穿著運動服的年輕人。

「秦風?」在韋華愕然的時候,被剛才進來的那幫人擋在最後面的地方,突然傳來一聲驚呼。

「嘿,熟人還真多。」秦風隔著人群看到了那人,臉上不禁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四更送上,為了感謝大家,這章多寫了一千字,距離月票第一隻差五十票了,兄弟姐妹們,打眼需要大家的支持,就在這一刻,衝上去啊!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