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八十八章旋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看到秦風的眼神。韋涵菲臉上一陣發熱,她也沒想到父親的朋友里,居然有那麼多不懂音樂的人。正像秦風所說的那樣,自己剛才真是對牛彈琴。早知道就不來了。 不對,如果不來的話,那豈不是就錯過了...

當兩隻老虎的曲子飄蕩在整個大廳里的時候,所有人臉上的表情全都獃滯了,有些正抽著煙的人,一口煙吸進了肚子里,甚至忘了吐出來。

剛才秦風裝得像是個身懷絕技的隱士高人一般,如果他坐在鋼琴面前,就算是彈出這個世界上最經典的曲目,眾人都不會感到吃驚。

但是秦風彈出來的,偏偏是這首「兩隻老虎」的兒歌,卻是讓所有人都幾乎跌破了眼鏡,大牙掉落了一地。

要知道,別說是鋼琴曲了,這首兒歌就是學過電子琴的幼兒園小朋友,都能用手指給敲出來了,誰也沒想到,從秦風琴鍵下響起的,竟然是這個曲子。

在這一瞬間,整個大廳除了那「兩隻老虎」兒歌的旋律在飄蕩之外,再無一絲雜聲。

隨著琴聲不斷響起,人們臉上的表情卻是異常的精彩,有人在幸災樂禍,有人不可置信,還有人張大的嘴巴里,足足能塞進一個雞蛋。

「咳……咳咳1

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忽然打斷了大廳里的寂靜,是剛才那位抽煙的哥們嗆到了,此刻正抓著杯水往嘴裡灌著。

「哎,小子,我說你會不會彈琴啊?」

這下被陶軍抓到了秦風的痛腳,也不管秦風的彈奏還在繼續著,大聲嚷嚷道:「就兩隻老虎這兒歌,老子用一個手指頭也能敲出來,你小子別在上面丟人現眼了……」

陶軍這話倒不是吹的,他有段時間追一個幼兒園老師的時候,整天泡在幼兒園裡。對這曲目是耳熟能詳,反正來來去去就那幾個鍵,他的確能敲個**不離十。

旁邊的那些人,雖然沒有說什麼。但臉色露出的鄙夷表情,顯然對陶軍的話很贊同。

這些人大多都是不會彈鋼琴的,但從小耳濡目染,一定的鑒賞音樂的水平還是有的。秦風拿出這麼一個兒歌曲子來糊弄他們,未免太看低了他們的智商。

「沒看出來,你懂得還真多啊?要不我彈你唱?」

秦風被陶軍說得啞然失笑,停下了正在彈奏的雙手,他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哥們就是個渾人,和李天遠估計有得一拼,秦風也懶得和他生氣,而是側過臉看向了韋涵菲。

「這位先生。不懂不要緊。但不要拿著無知當有趣好不好?」

看到秦風的眼神。韋涵菲臉上一陣發熱,她也沒想到父親的朋友里,居然有那麼多不懂音樂的人。正像秦風所說的那樣,自己剛才真是對牛彈琴。早知道就不來了。

不對,如果不來的話,那豈不是就錯過了這個認識秦風的機會?韋涵菲也說不清楚自己現在是什麼心理,頓時將怒火攪頌站的身上。

「你是說我的?」

陶軍一開始沒反應過來韋涵菲是對自己說話,當他見到眾人的目光都看到自己身上后才明白了過來,頓時大怒:「你說我……我無知?喂,我說大侄女,我這是在幫你出氣好不好?」

按照圈子裡潛在的輩分,陶軍這樣叫是沒錯,不過韋華的爺爺可是當年的開國大將,他的爺爺只不過是個少將而已,無論是軍銜還是其後的職務,兩者都差了十萬八千里。

韋華給這些老人們面子,承認陶軍等人的身份,但實際上韋華的爺爺比這些人的長輩都大出不少,就韋華而言,其實是和他們父輩論交的,陶軍說出這話,實在有些託大了。

「你叫誰大侄女?別沒事往自己臉上貼金,我爸爸沒你這樣的弟弟1

更何況韋涵菲從小是在國外長大的,根本就沒什麼身份輩分的概念,孟林比他大不少,喊聲叔叔沒什麼,但陶軍算是那顆蔥?韋涵菲根本就沒給他留這面子。

「你……你1

陶軍沒想到這馬屁拍在了馬腳上,一時被氣的滿臉通紅,指著韋涵菲還想說話,卻是被身邊的呂兵給拉著坐下了。

「秦風,差不多了,你可以開始彈奏了。」

俗話說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這圈子裡還是有不少明眼人的,像是孟林現在就看出來了,秦風剛才是在試琴。

每個鋼琴的音色都是不同的,彈奏出來的效果,自然也不同,世界上著名的鋼琴大師,都有自己專業的調律師,在進行演奏之前,都會對自己使用的鋼琴進行調音。

鋼琴調律師是一個很專業的工作,很多鋼琴大師未必就會調律,所以一開始孟林也沒反應過來,直到韋涵菲開口說話,他才意識到秦風的在調試音色。

孟林話聲剛落,韋涵菲也出言說道:「秦風先生,我這琴的音色剛剛調整過,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同度音和八度音有一點點瑕疵,需要一點細微的調整,你這有調試調音釘的工具嗎?」

「有……有,我給您拿……」

韋涵菲點了點頭,連忙從鋼琴邊上的一個盒子里,拿出了特製的小扳手,鋼琴調音是需要經常進行的,幾乎每個鋼琴上都配備有這種工具。

秦風點了點頭,也沒多說什麼,在幾個調音釘上鬆鬆緊緊,這個過程很快,不過一兩分鐘就幹完了。

調音完畢后,秦風坐在鋼琴前又彈起了那首「兩隻老虎」的兒歌,不過這次,卻是沒有人再敢笑話他了,誰也不想學著陶軍再出次丑。

聽著秦風彈出的琴聲,坐在孟林身邊的華曉彤皺了皺眉頭,輕聲說道:「這人的品味,真惡俗。」

「曉彤,不要這樣……」孟瑤推了把華曉彤,說道:「這純粹是個人的習慣問題,和品味有什麼關係?」

「嗯?曉彤,怎麼了?秦風不過在試音。有問題嗎?」

孟林知道妹妹和華曉彤都學過七八年的鋼琴,在鋼琴上的造詣比自己強多了,或許能聽出些自己不知道的問題。

「問題倒是沒問題。」

華曉彤撇了撇嘴,說道:「一般的試音都是用貝多芬的《致愛麗絲》那首曲目。哪裡有人拿兒歌試音?這個秦風是故意噁心人的。」

「還真是,這小子,有點意思。」

孟林聞言一愣,不由搖頭笑了起來。如果剛才秦風彈奏那首由貝多芬創作,被理查德.克萊德曼帶入中國的著名曲目,怕是陶軍也不會口出惡言了。

華曉彤說的沒錯,秦風就是在噁心人的,而且讓秦風得意的是,還真把陶軍給噁心到了,生生跳出來接受了一番韋涵菲的羞辱。

不過凡事都要適合而止,秦風知道在這場合里,肯定有人能看出自己的意思。最起碼就瞞不過學了十多年鋼琴的韋涵菲。

雙手從琴鍵上抬了起來。秦風說道:「這位小姐剛才彈奏的是鋼琴王子的曲目。那我也彈一個他的鋼琴曲吧。」

「謝謝秦風先生,理查德.克萊德曼是我的老師,我相信他會很高興。」

韋涵菲對著秦風做了一個西方的女士禮。笑著說道:「還有,我叫韋涵菲。秦風先生可以叫我的名字,不知道秦風先生要彈奏的是老師的哪個曲子?」

「叫我秦風好了。」

秦風笑了笑,說道:「我彈的曲子是理查德.克萊德曼的《秋日私語》,希望這首曲子能將大家帶入到秋天裡的童話之中,去享受秋天裡的溫馨爛漫,在音樂的世界里,靜靜品著秋天裡的一杯下午茶……」

秦風那極其具有蠱惑力的聲音還縈繞在眾人耳邊的時候,《秋日私語》旋律已然響起。

和貝多芬的那首《致愛麗絲》不同,因為貝多芬本身就是一位偉大的鋼琴家,他的曲子首先是由他本人來彈奏的。

而《秋日私語》,則是法國作曲家塞內維爾和圖森兩人聯合創作的,理查德.克萊得曼是原演奏者,他將這首曲子演繹的淋漓盡致,使其傳遍了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

隨著秦風的十指像是精靈般的在琴鍵上跳躍著,一段段美妙的音符響起,飄蕩在整個大廳之中,一時間,人們都被他帶入到了音樂的世界。

此時的眾人,彷彿已經置身於另外一個世界,一個亦真亦幻的充滿秋意的世界。

在那裡的天空中飄滿了落葉,只有那美妙的旋律,在眾人耳邊迴響著,那蕭蕭的秋意,寧靜的日落,金黃的樹林,都在此時,都在音樂之中揮灑得淋漓盡致!

在眾人面前,此刻像是出現了一條林蔭小道,金黃的落葉鋪出了一條金黃的地毯,踩在上面樹葉在腳下沙沙作響,所有人都被帶入到了這種意境之中。

當最後一個餘音響起的時候,大廳里的所有人都閉上了眼睛,在仔細回味著那美妙的旋律,正當他們想睜開眼睛的時候,心臟突然猛的一跳。

那是因為,秦風的十指又重重的敲打在了琴鍵上,一種和剛才截然相反的琴聲響起。

如果說之前彈的是兩個戀人間的秋日私語,那麼現在的琴聲就像是疾風暴雨,一下子就變鏗鏘了起來,而且越來越快,似乎要把聽眾的心臟給擠爆掉一般。

剛剛陶醉在《秋日私語》中的眾人,忍不住睜開了眼睛,在現在的音樂旋律里,他們需要光明和大口的呼吸。

而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情形,是秦風那快到幾乎看不到的十指,像是精靈一般的在琴鍵上跳舞,那令人心血澎湃的旋律,讓所有坐著的人都站了起來。

ps:ps:第三章,沒想到大家一哆嗦,咱們就快衝到第一了。

沒錯,還有第四章。

兄弟姐妹們,第一近在眼前,看看有沒有新出的月票,讓咱們再哆嗦一下吧!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