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八十七章兩隻老虎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風在入獄前的那些檔案,被孟林翻來覆去的看了不下十遍。 「是手拙。」 秦風笑了笑,算是默認了,因為只要是行家,都能從他那些點評鋼琴的話中聽出些東西的,他就是說自己不會彈奏,估計別人也不信...

「那位同學,你要真的會彈,就給大家演奏一曲吧?」

「是啊,他剛才說的我都想上去彈奏一曲了,那種心境,我連聽說都沒聽說過1

「秦風,上去彈一曲給我們聽聽吧?我也學過幾年鋼琴的……」

秦風和呂兵的對話,終於引起了全場人的關注,現在場內總共到了二十多個人,幾乎都離開了自己的座位,來到秦風等人的卡座旁邊。

這其中有些人固然是抱著看熱鬧的心理,但更多的人,則是對秦風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因為場內的這些人,基本上從小都受到過良好的教育,包括孟林在內,甚至很多男人也都學習過彈奏鋼琴,所以秦風剛才那番話說出來,也讓許多人都在心底認可了。

正因為如此,他們更想知道這個看上去像似貧家少年的秦風,究竟是有真才實學?還是懂的一些理論搬弄出來嘩眾取寵的。

不過這個圈子裡的人,並不是都像呂兵和陶軍那般不學無術的,相反,良好的家教讓他們一般都很內斂,所以和秦風說話的時候,也都是比較客氣和有禮貌的。

「小子,別在那練嘴皮子,說的再好也沒用,上去彈一曲才是真的。」

見到眾人都圍了過來,呂兵不禁有些得意,吹牛不犯法,但吹過了的話,丟人的還是自己,呂兵就是想讓秦風當眾出醜。

「彈給你聽?你懂嗎?那豈不是焚鶴煮琴?」

秦風看著呂兵翻了個白眼,搖了搖頭說道:「不對,這成語不恰當。應該是對牛彈琴才對,你們倆懂得什麼叫做音樂嗎?」

秦風原本不是那種很刻薄的人,但呂兵剛才說起家教的事情,卻是讓秦風心中動怒了。

家教不嚴自然是長輩管教不力的緣故。那一塊是秦風心中的逆鱗,他不允許任何人指責自己的父母。

秦風這一翻白眼,剛才身上所帶的那股自己儒雅氣質,瞬間就被破壞的一絲都不剩了。現在的秦風,看上去就像是個小流氓一般。

這種變化,頓時讓看在眼裡的眾人,都產生了一種極不真實的感覺,一個人的氣質怎麼能如此快的隨意變換呢?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這個休息廳里,秦風宛然成為了所有人的中心。

不管他是嬉笑怒罵,還是娓娓點評韋涵菲彈奏的鋼琴曲,幾乎每一句話都能吸引到別人的注意力。換句話說。秦風身上的氣場很強。這也是一些上位者所獨有的。

「小子,你找死啊?」聽到秦風的話后,陶軍再也壓不下去心中的火氣了。學著秦風的樣子也捲起了袖子,看那架勢真是想動手了。

陶軍父母都在軍隊里。十歲之前陶軍的性子非常野,長大之後也不喜歡學習,在圈子裡是出了名的二杆子,眼下對秦風的忍耐卻是到了極限。

「怎麼著?不服氣咱們練練?哥們就是打架打大的1見到陶軍想動手,秦風自然歡迎的很。

「軍子,說你聽不懂也沒冤枉你,那麼衝動幹什麼?」眼看兩人就要撕扯到一起去,在陶軍身後響起了個聲音。

陶軍此時已經被怒火沖昏了頭腦,回頭罵道:「爺願意,你管得著嗎?」

「嘿,長本事了?和我稱起爺來了,你再叫一聲試試?」

說話的孟林氣極而笑,別說他陶軍了,就是韋華這種老牌紅三代,在自個兒面前也不敢如此託大的,畢竟大家的輩分都是相同的。

「哎呦,是林哥啊,您瞧我這臭嘴。」

陶軍一回頭,也看到了說話的是誰,連忙一巴掌輕輕的抽在了自己的嘴上,忙不迭的說道:「林哥,您別和我這渾人一般見識,要不……我再賞自個兒兩嘴巴?」

孟林本就比他們大了不少,在他面前,陶軍這幫無法無天的傢伙一向都很拘謹,甚至有些怕孟林。

這中間也是有原因的,依仗著家裡的勢力,陶軍這幾個紈子弟三天兩頭的就會鬧騰出點事來,不過像他們這種身份的人,就是在長安街上倒車,交警也拿他們沒什麼辦法。

後來幾人一次喝醉了酒在酒吧毆打客人,落在了孟林的手上。

孟林可不管那麼多,直接將陶軍等人拘留了五天,這才導致京城那些行為不端的傢伙,見了他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一般,從心底就發。

所以陶軍現在做出這般姿態,倒是沒人笑話他,誰都知道孟林腰杆子硬,惹到了他准沒好果子吃,尤其是像陶軍這樣屁股不幹凈的人。

「行了,你小子就不能出息點。」

孟林搖了搖頭,卻也沒追究陶軍,雖然同是京城的紅三代,但孟林此時的身份,已經遠非陶軍等人能比的了。

「秦風,你要是真會彈鋼琴,就來首曲子吧。」

教訓完陶軍后,孟林轉臉看向秦風,說道:「我小時候也學過幾天鋼琴,只是老師說我沒那天賦,不過鑒賞水平還是有點的,怎麼著,露一手吧?」

「我也就嘴上說說,嚇唬下這位大哥的,哪裡真會彈鋼琴啊?」

聽到孟林的話后,秦風連連搖頭,孟林已經開口說話了,想必那兩人也不會再找自己的麻煩,秦風又不指望賣藝為生,沒必要當眾顯擺。

「藏拙是吧?」

孟林聞言笑了起來,要說場內誰最了解秦風,無疑就是他了,秦風在入獄前的那些檔案,被孟林翻來覆去的看了不下十遍。

「是手拙。」

秦風笑了笑,算是默認了,因為只要是行家,都能從他那些點評鋼琴的話中聽出些東西的,他就是說自己不會彈奏,估計別人也不信。

「你叫秦風是吧?」

在旁邊看出了陶軍等人和秦風不對付的韋涵菲。突然開口說道:「秦風先生,您的那些評論,相信我的老師聽了,都會很贊同的。我個人非常希望您能彈奏一曲……」

眼神在陶軍等人身上看了看,韋涵菲淡淡的說道:「如果有人不喜歡聽,那現在就可以離開了,我相信爸爸也不會反對的。」

韋涵菲此話一出。呂兵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原本想用韋涵菲將秦風趕走,沒成想這丫頭居然開口趕起自己這些人來了。

而那些不知道韋涵菲身份的人,也都是愣了一下,他們原來以為這彈鋼琴的女孩是韋華從哪個音樂學院里找來的,誰知道卻是韋華的女兒。

「你是涵菲吧?你小的時候我還抱過你,沒想到這麼大了?」

場內這些人,也就孟林年齡稍長些,他是知道韋涵菲的。但時隔近二十年。他自己那會都還是小孩子。自然認不出面前這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孟叔叔好1

韋涵菲很有禮貌的喊了一聲,在場的這些人,基本上都是和他父親的同輩。所以韋涵菲本來是不想參加這個聚會的。

但生出了如此優秀的女兒,韋華卻是想讓她露露臉。這或許也是作為父親的一點小小的虛榮心吧?

招呼了一聲孟林,韋涵菲的注意力有放在了秦風身上,說道:「我在彈琴的時候,總是會感覺欠缺一點點什麼,可能正是您所說的意境,還希望秦風先生能指教我一下1

說著話,韋涵菲居然向秦風深深的鞠了一躬,她從小一直生活在國外,思維也是有些西方化,她只佩服有本事的人,對於什麼身份地位,卻是沒有多少概念。

「秦風,既然會,就彈奏一曲吧1

看到孟林和韋華的女兒對秦風都如此推崇,李然心裡的得意簡直無法言喻,秦風可是自己帶來的人,他越厲害,那自己就越是有面子。

穿的不好又怎麼樣?李然自然是知道的,秦風昨兒吃飯還花了一兩萬呢,又不是沒錢,只是不願意顯擺而已。

「秦風,沒想到你還會這個?快點上去彈一個,把他們都震倒1

馮永康和朱凱也是眼睛發亮,自從來到這個會所,他們就一直感覺到很拘束,旁邊那些人無視自己的目光,也讓兩人小小的自尊心感覺有些挫傷。

尤其是馮永康,剛才還在心裡慶幸沒有把宋穎帶過來,否則讓宋穎看到自己如此沒有存在感,那將會是件多沒面子的事情埃

「那好,就彈一個吧1

看著馮永康和朱凱那殷切的目光,秦風不由笑了起來,今兒要是不給這哥兒倆長長臉,估計這倆人也讓自個兒消停不了。

「多謝秦先生。」聽到秦風的話后,韋涵菲臉上露出了笑容,開口說道:「大家讓讓,讓秦先生過去……」

「媽的,這小子真會還是在裝啊?」

秦風這一答應,讓已經退回到卡座上的呂兵和陶軍愣了一下,心裡就像是吃了蒼蠅一般的噁心,如果秦風真的有料,那不就凸顯了他們的不學無術了嘛。

既然答應了下來,秦風也沒客氣,走到鋼琴面前坐了下來,伸出雙手虛按在了鋼琴的琴鍵上,十指微動,幾個音符頓時響了起來。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隻沒有耳朵,一隻沒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一陣讓眾人耳熟能詳的旋律,從秦風的指尖傳了出來,不過所有聽到這個曲子的人,都長大了嘴巴,眼中露出了荒誕至極的神色。

ps:ps:感謝sjnzh12兄弟的飄紅支持,感謝朋友們的月票打賞,距離第二還差幾票,僅僅幾張月票而已,拜託朋友們,再加把勁,衝上去吧!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