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八十六章心境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能學得起鋼琴的家庭,基本上都是比較富裕的,就秦風那穿地攤衣服喝二鍋頭的品味,要是會彈鋼琴那才是件無法理解的事情呢。 「這位先生,你說我彈奏的不對,還請指教1對於秦風的指責,韋涵菲心中也是有點火...

「小子,不懂就不要裝懂,還不快點給這位小姐道歉?」

見到自己成功的挑起了韋涵菲對秦風的不滿,呂兵心中不由興奮了起來,他想再添上一把火,讓韋涵菲與秦風爭吵起來,到那時候,就不需要自己出面驅趕秦風了。

要說這些世家子弟們,還真是天生就善於玩陰謀詭計,如果換一個人,恐怕就要被呂兵算計的死死的,但是很可惜……他今天遇到的是秦風。

如果放在平時,對於呂兵的挑釁,說不定秦風就低頭服個軟,再向韋涵菲道個歉,這事兒就算是過去了。

不過這次參加聚會,秦風是李然帶來的,他的舉動,將會直接影響到李然的臉面,本來穿衣這件事就是秦風的過失,他不想讓李然因為自己,在這個圈子裡臉面掃地。

「你懂彈鋼琴?」

下了決心要維護李然之後,秦風心裡頓時輕鬆了許多,臉上不禁露出了玩味的神色,看向呂兵,說道:「你裝的像個大尾巴狼似的,要不你來說說,剛才她彈是什麼曲子?」

「我……我不懂鋼琴曲。」

呂兵被秦風說的一愣,但馬上反應了過來,繼續說道:「我不懂也沒評價這位小姐剛才彈奏的曲子啊,倒是你在那邊信口開河,胡亂點評,大家說說,讓他道歉不為過吧?」

「沒錯,不要不懂裝懂,那是缺乏教養的表現。」見到秦風沒再提和自己打架的事情了,陶軍也樂得在旁邊落井下石。

「我說,你們兩個既然不懂,憑什麼指責我說的不對呢?」

秦風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兩位的自我感覺未免太好了點吧?秦某不才,剛好就懂得一點鋼琴彈奏的技巧。自問剛才說得也沒錯1

說實話,從跟隨載學藝並且繼承外八門傳承以來,這世上能被秦風看得入眼的人,到目前為止,連一個都沒有。

至於胡保國李天遠還有謝軒,那是秦風的半個親人,而馮永康和朱凱李然等人,則是秦風的朋友和社會關係,但他們身上。並沒有秦風值得敬佩的地方。

人的眼界高了,身上自然有傲骨,秦風以前沒展露出來,並不代表他就是個謙謙君子,眼下秦風臉上露出的笑容。卻是讓看人感覺他整個人的氣質似乎都為之一變。

誰也說不清這是種什麼樣的氣質,但穿著廉價山寨運動服的秦風,站在這些出身官宦之家,從小就受過良好教育的眾人面前,隱隱像是還壓了他們一頭。

「這小子,怎麼忽然就像是變了個人?」看著站在那裡的秦風,孟林也有些摸不透他的深淺了。

之前捲起袖子要和陶軍打架的秦風。給人一種狂野不服管教的印象,而現在的秦風,那修長的身體里,卻散發著一種儒雅的氣息。

「小子。挺會裝的啊,我們不懂怎麼彈鋼琴,但這位小姐懂礙…」陶軍看著秦風,臉上露出輕蔑的神色。

秦風氣質的改變。也讓陶軍二人愣了一下,不過就憑秦風身上那幾十塊錢一套的衣服。兩人也不相信他會彈鋼琴。

畢竟在九八年這會,一節普通老師教的鋼琴課,就需要五十到八十塊錢,如果是名師教的,從一百到幾千也不定,更不用說一架鋼琴也需要好幾萬了。

所以能學得起鋼琴的家庭,基本上都是比較富裕的,就秦風那穿地攤衣服喝二鍋頭的品味,要是會彈鋼琴那才是件無法理解的事情呢。

「這位先生,你說我彈奏的不對,還請指教1對於秦風的指責,韋涵菲心中也是有點火氣。

韋涵菲從四歲的時候就開始學鋼琴,到現在一共學了十六年了,從未有一日間斷過練琴,自問對剛才彈奏曲目早已是爐火純青了。

而且由於家境的原因,韋涵菲的生活一直都是非常優越的,她的啟蒙鋼琴教師,是法國一位很著名的鋼琴教育家,收費都是以一百英鎊一小時起的。

自幼打下的良好基礎,讓韋涵菲後來得到了享譽世界的著名鋼琴家理查德.克萊德曼的青睞,在十三歲的時候,就拜在這位鋼琴的大師門下成為他的學生。

理查德.克萊德曼5歲開始習琴,6歲時指法已非常純熟流暢,被譽為天才,後進入巴黎國立音樂學院學習,16歲開始演奏自作曲,得到學校音樂比賽優勝,以優異成績畢業。

克萊德曼擅長演奏肖邦、拉威爾、德彪西等人的作品,在古典音樂界是一顆明日之星,但是,他偶然間對通俗音樂發生興趣,不顧周圍人們的反對,毅然轉變方向,

這一改變,讓理查德.克萊德曼以古典音樂為基礎,將古典音樂與現代音樂溶為一體,樂曲樸實、流暢、優雅、華美,旋律悠揚、合聲簡潔、音色輝煌,充滿了詩情畫意,也為他贏得了浪漫鋼琴王子的稱號。

韋涵菲自從拜在理查德.克萊德曼門下,鋼琴彈奏技巧突飛猛進,在國際上的一些鋼琴比賽中也獲得一些獎項,眼下被秦風指責,能服氣才怪呢。

「你剛才彈奏的是理查德.克萊德曼的星空吧?」

秦風看了一眼韋涵菲,淡淡的說道:「你應該知道這首曲子的意境吧?第一聲長長的宇宙音,要像一顆流星般的劃過天際,舉頭仰望夏日的夜空,然後用鋼琴那細碎、清麗的聲音,那一顆顆星星給點綴出來……」

隨著秦風的講訴,在場內眾人的面前,似乎出現了一幅星空璀璨的畫面,即使現在沒有鋼琴聲,他們也隨著秦風的聲音,進入到了那種意境。

「你……你怎麼知道的?這……這是我老師說過的話1

當秦風這番話的餘音還飄蕩在場地中的時候,韋涵菲那張漂亮精緻的臉上,卻是露出了震驚的神色,因為同樣的話,她的老師理查德.克萊德曼也曾經說過。

秦風看著韋涵菲,說道:「你覺得你進入到那種意境了嗎?」

「我進入了1

韋涵菲盯著秦風的眼睛,說道:「在我彈奏的時候,我就好像身處在星空之中,漫天的星光似乎都隨著我的琴聲而律動……」

這首星空的曲子,是韋涵菲最喜歡的老師作品之一,為此她整整練了三年,直到去年的時候,老師才說她找到了這種意境。

也正是因為這首曲子,韋涵菲去年在一次國際鋼琴演奏比賽中獲得了一等獎,這也是她對秦風的批評心生不滿的主要原因。

「你的意境到了,但你的心境呢?」秦風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說道:「星空這首曲子,要做到當你失落的時候,它憂傷,

當你興奮的時候,它安靜,

當你高興的時候,它歡快,

當你的心漂浮不定的時候,它穩重……」

秦風盯著韋涵菲的眼睛,說道:「你能讓人跟著你的琴聲,去體驗自己的心境嗎?在鋼琴演奏中,指法只是一種技巧,但你要賦予曲目靈魂,那才是真正的大師1

秦風最初學習鋼琴的時候,也是古典音樂的彈奏技巧,不過後來他聽了理查德.克萊德曼的演奏磁帶后,頓時驚為天人,曲風也跟著發生改變。

在這個世界上,是不缺乏天才的,有些人在音樂上碌碌一生,都沒有任何成就,但也有些人,天生就可以賦予音樂靈魂。

秦風就是這樣的人,他僅僅學了三年的鋼琴演奏,但如果出去比賽的話,相信可以輕而易舉的拿下這個世界最高的鋼琴演奏獎項。

這……或許就是愛因斯坦所說的那百分之一天份的重要性,如果沒有這百分之一,縱然付出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事情也未必能做到圓滿。

「你……你說的沒錯……」

聽完秦風的解說后,韋涵菲忽然出人意料的對著秦風鞠了一躬,說道:「對不起,你的指責是對的,我……我還沒能做到那種讓人隨著琴聲憂傷快樂的心境……」

俗話說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秦風這一番話說出來,像陶軍呂兵那樣的貨色,壓根就沒弄明白秦風話中的意思。

只是韋涵菲和他們不同,她自小跟隨的老師,都是當代很著名的鋼琴大師。

縱然自己還沒達到老師們的成就,但是理論上的知識韋涵菲卻並不欠缺,她知道秦風所說的那種將靈魂融入到音樂中的說法,是每一位鋼琴家畢生所追求的目標。

別的不說,單憑秦風能說出這番話來,韋涵菲就對他心服口服了,因為就算是她自己,也無法用語言將其闡釋的如此明白。

「哎,我說,你別聽他胡言亂語就信了埃」

見到韋涵菲居然對秦風鞠躬道歉,呂兵馬上跳了出來,嚷嚷道:「小子,光說不練假把式,吹牛誰不會啊,有本事你也上去彈一個?」

京城的圈子就這麼大,今兒要是被秦風這窮小子給壓住,那呂兵和陶軍日後真是抬不起頭來了,所以無論如何,呂兵都要讓秦風當眾出醜!

「光練不說,那就是傻把式了吧?」

聽到呂兵的話,秦風不由笑了起來,姓呂的和他講這些江湖話,那簡直就像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魯班門前弄大斧。

ps:ps:第一更,新刷新的推薦票,新產生的月票,還請支持寶鑒,大家放心,更新胖子會努力的!!!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