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八十五章禍水東引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別人的彈奏,這不是沒教養是什麼啊?」 看到將那女孩扯下了水,呂兵不由暗自高興,別人不知道這女孩的身份,他卻是知道,這女孩叫做韋涵菲,是韋華的親生女兒。 韋華結婚很早,第二年就生下了一個...

俗話說樹活一張皮人活一張臉,尤其是京城這些世家子弟們,尤其要面子,因為他們在外面落了面子,丟的卻是家裡大人的臉。

所以在聽到那兩人的話后,李然的臉頓時拉了下來,陶軍和呂兵以前就和他有些不對付,眼下擺明是想找茬。

「李然,咱們這圈子是什麼樣的,你也知道,帶這些外人來,有點不合適吧?」

最先開口的陶軍指了指秦風的衣服,奚落道:「我還真是第一次見這樣的品牌上,上面阿迪下面耐克,這兩家公司是不是合併了?」

「什麼?阿迪和耐克合併了?」

「開什麼玩笑?誰在說話?」

「軍子,你小子吃錯藥了吧?哪裡打聽來的消息?」

陶軍說話的聲音很大,引得周圍那些卡座的人紛紛忘了過來。

雖然阿迪達斯是去年才進入國內的,而且售價要遠高於國內的運動品牌,但在座的這些人,剛好就是這些國外品牌的消費者,幾乎沒有人不知道的。

「這消息還用打聽啊?你們過來看看,這裡就有一位穿著阿迪達斯和耐克品牌的。」

陶軍也是人來瘋的性子,越是關注的人多他越是興奮,當下指著秦風說道:「這位朋友,不知道你這衣服是哪裡買的?給大家介紹介紹,回頭咱們也一人搞一件去?」

陶軍針對秦風,一來是不爽他剛才的那些土鱉言論,在這高端上檔次的聚會裡。出現秦風這樣的人,豈不直接將他們的層次都給拉低掉了?

第二就是,陶軍和呂兵,雖然他倆和李然都算得上是發校但卻是與李然有些不太對付,因為陶軍和呂兵的爺爺輩,與李家的老爺子不是一個山頭的。

解放前的軍隊,可謂是山頭眾多。最早的時候有四大方面軍,各個方面軍裡面又有若干個兵團,再往後組建了四大野戰軍,裡面也是派系眾多。

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這麼多來自天南海北的山頭派系,自然也是矛盾多多,以前散在各處打仗的時候還好,現在一旦坐了江山,自然也就有了鬥爭。

老輩人不對付。下面的自然也不會一團和氣。從小李然沒少跟陶軍和呂兵打過架。只是他上面有幾個戰鬥力很強的哥哥,那會陶軍和呂兵,都是被他欺負的對象。

現在李家雖然還是很強勢。不過李然卻沒走仕途,而是跑到了學校當起了助教。這也導致他在李家並不怎麼受重視,否則陶軍二人,也不會這般直接奚落到他的臉上。

「陶軍,有些過分了吧?」

李然陰沉著臉站了起來,說道:「這幾個都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是學古玩鑒定與修復的,我帶來華哥這邊正好能幫著看看藏品,倒是你們兩個不學無術的傢伙,來了只能糟蹋華哥的酒1

李然是知道他們這個圈子很排斥外人的,不過正如他所說的那樣,今兒是華哥古玩會所開業的日子,他帶幾個專業的學生來並不是很突兀,沒成想陶軍還是找茬發難了。

「李然,我又沒說你不能帶他來,我只是對他的衣服很好奇啊?」

陶軍並沒有答李然的話,他知道說起古玩自己是一竅不通,所以只是抓住秦風那件阿迪耐克混搭的衣服說事,讓李然也無法反駁自己的話。

「媽的,哥們穿什麼衣服關你屁事啊?」

原本一直想著要低調不招惹人的秦風,此刻在心中暗罵了起來,怎麼走到哪裡都有這些無聊的傢伙?剛剛才解決了周逸宸,眼下居然又冒出倆來。

不過秦風也知道這些紈子弟的秉性,一旦沾染上麻煩多多,當下站起身來,說道:「我這衣服在京大門口買的,一身加起來四十五塊錢,這位大哥要是想買的話,回頭我帶您去?」

「四十五塊買阿迪達斯?」

陶軍臉上露出一副誇張的表情,笑道:「昨兒才聽了個新聞,今兒這新聞更有意思,四十五塊的阿迪達斯,真的好貴,哥幾個,大家說說咱們要不要一人去買上一件啊?」

「好啊,回頭就去,一人穿一件踢足球去1

旁邊的呂兵很配合的嚷嚷了起來,平時這種聚會大家身份相當,誰都不會撕破臉的去奚落對方,不過今兒秦風的出現,頓時讓他們找到了一種優越感。

陶軍和呂兵的咋呼聲,讓不遠處正彈奏鋼琴的女孩皺了皺眉頭,有些無奈的停了下來,這麼大的聲音,讓她根本無法繼續演奏下去。

「四十五塊錢一件不貴啊,幾位想要,我送給大家也行啊?」

在眾人的鬨笑聲中,秦風的聲音響了起來,讓幾人的笑聲戛然而止,他們不知道秦風是真傻還是裝傻,開口說出這麼句話來。

「哥哥,你也不管管陶軍那幾個人?秦風總是幫過我的氨

孟瑤有些不滿的看著大哥,她知道哥哥在這些人中間很有威信,只要他開口說話,陶軍和呂兵必然不敢再鬧下去。

「放心吧,那小子吃不了虧……」

孟林壓低了聲音在妹妹耳邊說道:「你沒看見秦風一直都很淡然嘛,換成別的二十來歲的小夥子,誰能忍受這樣的奚落?」

在陶軍等人開口說話的時候,孟林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了秦風的身上,他驚訝的發現,在秦風的眼中居然閃過一絲不屑的神色,顯然沒將這幾人當成對手。

之所以沒有出言幫秦風,孟林就是想看看他如何化解眼前的窘境,再者就是,孟林也想知道秦風忍耐的底線在什麼地方?

「我說,你是不是腦子不太好啊?」

盯著秦風看了半天,陶軍終於忍不住了。開口說道:「這裡不是你這種沒教養的人來的,這兒不歡迎你,小子……還是出去吧1

「你是這的老闆?」

秦風聞言斜眼看了一下陶軍,呼的一聲站起了身子。將那運動服的袖子往上卷了下,張口罵道:「小子,別裝大頭蒜,你又不是老闆。在這牛逼什麼啊?有本事咱們來練練?誰把誰打傷了,別回家找大人告狀去1

「打……打架?」

秦風的動作讓所有人都傻了眼,他們沒想到這年輕人會如此生猛,幾句話沒說完居然就要擼袖子開打了?

要說打架,這裡的人很多都是軍隊大院出來的,哪一個都是身經百戰,只是在這種場合里,不管打贏打輸,那絕對都是個天大的笑話。

就是陶軍也愣住了。按照他的思維。像秦風這種沒見過世面的小子。幾句話一嚇唬,還不要乖乖的滾蛋?哪成想這哥們會來這麼一手?

「高,真是高。這就是典型的光腳不怕穿鞋的……」

這一幕看在孟林眼中,卻是忍不住露出了讚賞的神色。秦風的身份和他今天有些不太般配的穿著,如果只是鬥嘴的話,那只有被陶軍奚落的份。

但要是將鬥嘴改成動手,那就不一樣了,且不說陶軍能否打得過秦風,就算陶軍打贏了,那也是落了華哥的面子,指不定韋華日後會怎麼收拾他呢。

不僅是孟林想到了這一點,就連李然也想到了,頓時暗中沖著秦風翹起了大拇指。

事情鬧大發了,李然可以說秦風年輕衝動不懂事,但陶軍要是被冠以這個評語,那他以後怕是沒有臉面在這個圈子裡廝混了。

「軍子,我這小學弟不懂事,要不……你動手教訓下他?」李然在旁邊火上澆油的話,讓陶軍的臉色一陣紅來一陣白,動手不是,不動手也不是。

「軍哥,你和這土鱉較個什麼勁啊?跟他動手,那不是掉價嗎?」

看到事情有些僵了,呂兵在旁邊打起了圓場,指著秦風說道:「喂,小子,這不是打架的地方,想練換個場子換個時間,哥幾個陪你。」

「打架還要挑地方?他是不是害怕了啊?」

秦風裝傻充愣的說道:「要不……我讓你們兩個一起上?就你們那豆芽菜的身材,一個不夠我打的1

秦風這話一出,呂兵差點沒給自己兩耳光,幫陶軍解圍就解圍吧,自個兒幹嘛嘴賤?非要將事情拉扯到自己的身上呢?

「哥們不和你這種人計較,小子,該幹嘛幹嘛去。」

呂兵知道自己和陶軍在圈子裡的人緣不是太好,他可以幫陶軍解圍,但未必有人幫他說話,只能自己給自己找台階了。

眼珠子一轉,呂兵忽然看到了那彈鋼琴的女孩,不由說道:「剛才你說這位小姐鋼琴彈的不怎麼樣,要不……你上去彈個好聽的?」

呂兵話聲未落,原本就有些生氣彈奏被打斷的女孩,頓時皺起了眉頭,看向秦風,說道:「說我鋼琴彈的不好?你懂得彈鋼琴嗎?」

「就是,什麼都不懂,還敢亂評論別人的彈奏,這不是沒教養是什麼啊?」

看到將那女孩扯下了水,呂兵不由暗自高興,別人不知道這女孩的身份,他卻是知道,這女孩叫做韋涵菲,是韋華的親生女兒。

韋華結婚很早,第二年就生下了一個女兒,不過在韋涵菲十歲的時候,韋華和她的媽媽離婚了,韋涵菲跟著母親去了國外生活,一直到前不久才回國。

呂兵前幾年剛好就在韋涵菲生活的那個國家讀研,在一次華人聚會中見過韋涵菲,無意中聽人說起過她的家世。

不過那會的韋涵菲年齡還小,他也是在剛才看韋涵菲彈鋼琴的時候才想起來的,韋涵菲卻是已經不記得他了。

呂兵明白,今兒只要把韋涵菲扯下水,回頭韋華怪罪的一定是秦風,因為他知道,韋華對這個女兒最是溺愛。

ps:ps:第四更,感謝諸多朋友們的打賞和月票,謝謝大家,封推最後一天了,大家的月票推薦票,還請支持寶鑒!!!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