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八十四章臉面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意說出這番話噁心人的。 搖了搖頭,孟林對著秦風微微頜首,轉臉說道:「瑤瑤,去那邊坐吧1 不管秦風是個什麼樣的人,但是他身負五條人命並且坐過牢的事情,卻是不可抹殺的事實,孟林自然不願妹妹...

「嗯?還真是她1

秦風抬頭望去,穿著一襲黑色晚禮服的孟瑤,和平時在學校里簡單的打扮完全就像是兩個人,那清純的面孔加上性感的身材,讓秦風看得都是為之一愣。

孟瑤的右手挽在一個三十齣頭的男人手臂處,那個男人一米七五左右的個子,更將穿著高跟鞋的孟瑤襯托的猶如女神一般,頓時吸引了整個休息廳眾人的目光。

相比清純與誘惑並存的孟瑤,走在男人另外一邊的華曉彤,也是絲毫都不遜色小說章節。

一向膽大的華曉彤,今天居然穿了一身豹紋的連體短裙,將其魔鬼身材展露的淋漓盡致,也讓不少人暗中往肚子里流口水。

一時間,幾乎所有人,對站在二女中間的男人都是嫉恨有加,恨不得那個左摟右抱的人換成是自己才好。

「這……這是咱們京大的學生?」

朱凱嘴邊的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他沒想到認識的二人只不過換了件衣服,竟然會有如此大的改變,直接從青澀的少女變成了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見到秦風的目光只是在兩個女人身上掃了一下,就放在了中間男人的身上,坐在秦風身邊的李然笑道:「小子,別吃醋,那個人叫孟林,是孟瑤的哥哥,他很有出息,在京城小一輩的人裡面,沒人能超過他……」

秦風的目光盯在了孟林的臉上,點了點頭,說道:「這人臉型方正,神情剛毅,的確是個人物,他適合走仕途。」

相面並非是像許多普通人誤解的那樣。認為是封建迷信,其實面由心生,從面相上可以看出很多東西,孟林生就的就是一副官相。

這會廳里已經有不少人向著孟林三人迎了過去,李然也沒這湊熱鬧,說道:「秦風。孟林對他妹妹可是愛護的緊,你要想把孟瑤拿下,可要先過大舅子這一關……」

「得了吧,然哥,這玩笑咱們別在開了,成嗎?」

看到幾乎要把孟林幾人圍起來的眾人,秦風苦笑了起來,說道:「您也是圈子裡的人,像我這樣的癩蛤螅真的能吃到天鵝肉?」

指了指一個個裝得都像個紳士般的那些男人,秦風笑道:「我可不想成為那些人的公敵,一個周逸宸就讓我頭大了。」

話剛出口,秦風就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李然並不知道周逸宸對付的自己的事情。

果然,李然臉上露出差異的神色,開口問道:「周逸宸?那小子怎麼了?你惹到他了?」

「沒,不是聽說孟瑤是周逸宸的未婚妻嘛……」秦風自嘲道:「我這麼一窮光蛋。哪裡養得活這樣的女人。」

「你小子,倒是不怕貶低自己。」

李然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秦風。現在的年輕人在別人面前時,都喜歡吹噓自己多厲害,秦風卻是與那些人恰恰相反,總是習慣將自己縮在角落裡,不願引起別人的關注。

就像是馮永康和朱凱在和李然打牌的時候,下意識的就會說出一些吸引人注意的話題。在很多人看來,這其實是一種不成熟的表現。

「嗯?和李然坐在一起的那人挺眼熟的啊?」

正在應酬著那些各家子弟的孟林,忽然感覺到似乎有目光盯著自己,抬頭看去,正是秦風等人坐著的那個方向。

「瑤瑤。去那邊坐吧……」招呼了妹妹一聲,孟林有些無奈對著圍過來的那些年輕人說道:「哥幾個,別圍著了1

孟林在京城三代小一點的子弟中,也算是個領軍人物了,三十齣頭就坐到了副廳級別,下去幾年從警隊轉到地方,一個地級市的書記是跑不掉的。

加上孟林現在的工作,也讓那些年輕人對他有幾分畏懼,聽到孟林的話后,頓時紛紛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不過目光卻是都盯在了兒女身上。

帶著孟瑤和華曉彤走到了秦風等人的那處卡座,孟林笑道:「李然,見了我也不打個招呼?」

「林哥,您這一進來就變成當紅炸子雞了,我哪裡擠得進去啊?」

李然調侃了孟林一句,看向孟瑤,擠了下眼睛,說道:「今兒是不是京大同學會啊?來了這麼多京大的人?」

「秦風,你們怎麼在這裡?」

孟瑤此刻也看到了正往沙發裡面縮的秦風,話剛問出口就反應了過來,這還有問嗎,自然是李然帶進來的了。

「呃,是孟瑤同學啊1

秦風裝作剛剛看到孟瑤的樣子,開口說道:「我們跟著然哥來長長見識的,你們隨便坐,聽然哥說這裡的紅酒一杯就要好幾百,我得多喝幾杯。」

說著話,秦風毛手毛腳的用掌心貼住了面前的高腳杯,端到面前一飲而盡,嘴中嘟囔道:「怎麼一股子餿味?真難喝,還不如二鍋頭呢。」

秦風此話一出,頓時引得周圍一些沙發上的人看了過來,心裡都在想著李然從哪裡帶來這麼個土鱉?簡直就是來丟人現眼的。

「嗯,我也覺得紅酒不如二鍋頭好喝,秦風同學說的沒錯。」

在聽到妹妹喊出秦風的名字時,孟林的注意力幾乎在瞬間,都全部集中在了秦風的身上,連秦風最細微的表情都沒放過。

秦風剛才的那番話以及他喝酒的樣子,都是非常自然的,至少他看不出絲毫的做作。

這就讓孟林有些困惑了,因為從秦風之前針對周逸宸所做出的這些事情來看,他應該不是如此膚淺的一個人?但偏偏孟林看不出他是在裝。

「這小子,就那麼討厭孟瑤嗎?」

早上才被秦風指點過一番紅酒鑒賞的李然,打死也不相信秦風就是二鍋頭的品味,他也是聰明人,當即就看出秦風似乎不太想和孟瑤接觸,故意說出這番話噁心人的。

搖了搖頭,孟林對著秦風微微頜首,轉臉說道:「瑤瑤,去那邊坐吧1

不管秦風是個什麼樣的人,但是他身負五條人命並且坐過牢的事情,卻是不可抹殺的事實,孟林自然不願妹妹和他過多的相處。

「哥,就在這裡坐好了。」

孟瑤看著哥哥指的方向,沒好氣的說道:「我不喜歡那邊幾個人,咱們就坐在這裡,曉彤,你說好不好?」

以前孟瑤出席這種場合的時候,很多人都知道她和周逸宸有婚約,極少有人在她面前獻殷勤,不過昨兒的事情場內大部分人都聽說了,眼下想打孟瑤主意的人確實不少。

孟瑤嘴中不喜歡的那幾個人,就是剛才表現最熱情的,甚至那位剛從英國留學了兩年回來的傢伙,還拙手拙腳的想要來個吻手禮。

華曉彤點了點頭,說道:「那坐這吧,我也煩那幾個人,每次都像是個求偶的孔雀一樣,恨不得把身家都掏出來給你吹噓。」

孟瑤討厭一個人,最多就說句不喜歡,華曉彤可不一樣,她上次可是當眾潑過那其中一人一臉酒,自然也不願意坐過去。

「好吧,那就坐這裡。」

孟林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他對秦風也有幾分好奇,難得能有這麼個機會觀察一下他,當即在秦風等人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這個卡座是對組的,兩排沙發形成一個隱秘的空間,坐上十來個人都不多,加了孟林和二女之後也不是很擁擠。

「秦風,瑤瑤的事情多謝了。」

不管怎麼說,秦風總是幫過妹妹的,孟林是個恩怨分明的人,縱然他對秦風的過往很在意,也不會因此去排斥對方。

「碰巧了而已。」秦風不在意的擺了擺手,說道:「孟瑤謝過我了,這事兒算完了。」

「什麼事啊?」

一邊的李然聽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沒想到一向都有些傲氣的孟林,坐下之後不和自己說話,反倒是去謝秦風了。

「沒事,然哥,我報道那天幫了孟瑤同學個小忙。」

秦風輕描淡寫的將話帶了過去,說道:「然哥,主人搞這聚會,不會就是讓咱們品酒聽那老是走調的鋼琴曲的吧?在這喝酒,還不如昨兒在那酒庄呢。」

「你小子就不能有點雅骨啊?」

李然算是看出來了,秦風這是在故意裝粗鄙,剛才孟林等人沒來的時候,秦風還說那女孩鋼琴彈的不錯呢。

「嘿,哥們,你聽得懂鋼琴曲嗎?」

李然話聲未落,從對面那排沙發處站起了個人,一臉鄙夷的看著秦風,口中卻是在對李然說道:「李然,你雖然不在圈子裡玩,但帶人來也帶點靠譜的,這不是丟份嗎?」

那人話剛說完,身邊又站起了一人,接著說道:「陶軍這話說的沒錯,李然,你的品味是越來越低了啊?」

剛才秦風說紅酒不如二鍋頭的話,被旁邊座位的幾個人聽在耳朵里就很不爽了,眼下居然又說別人鋼琴談的不好,這簡直就是不懂裝懂嘛。

「軍子,呂兵,我帶什麼人來,和你們沒關係吧?」聽到那兩人的話,李然的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了。

秦風是自己帶來的朋友,就算有什麼失禮的地方,也容不得別人當眾指責,這卻是在掃他李然的臉面。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