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八十三章婚約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去楊四兒那的時候,喝一口紅酒吐出去,然後說出酒的來歷,那得是多裝逼的一件事?想想都有面子。 「老弟,真有你的,就憑你這品酒的功夫,我都懷疑你在國外呆過了。」 李然重重的拍了拍秦風的肩膀...

「哥,你沒騙我?說的是真的?」孟瑤的聲音,在電話中有些顫抖,「如果周逸宸兩年後還是那個樣子,和他的婚約就自動解除掉了?」

從小到大,周逸宸就不斷糾纏著孟瑤,雖然孟瑤沒有對家中長輩說出諸如解除婚約這一類的話,但在她心裡,壓根就沒周逸宸的存在。

原本還想著用逃婚或者出國來躲避這段婚姻的孟瑤,此刻聽到哥哥的話后,身上像是去掉了一塊重石,頓時感覺輕鬆了許多,就連呼吸似乎都順暢了不少。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以孟瑤對周逸宸的了解,那個紈子弟這輩子也別想學好了,而且周家對他如此寵溺,就算是出國,恐怕也是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

「瑤瑤,當然是真的。」

電話中孟林的聲音非常愉悅,顯然心情很不錯,笑道:「周家老爺子還沒老糊塗,知道強扭的瓜不甜,其實他這麼做,等於是已經將婚約給解除掉了1

「太好了,哥,下星期我翹課,天天給你做紅燒肉吃1一向恬淡的孟瑤,臉上露出了從來沒有過的喜色,整個人的面色似乎都好了三分。

「你那麼殷勤,小心你嫂子吃醋。」

和妹妹開了句玩笑,孟林忽然想到一事,說道:「瑤瑤,這兩年你好好讀書,盡量不要談戀愛,要不然周家說些閑話,到時候也不好聽,明白嗎?」

孟林的這番話,其實更多是對著秦風去的,他知道有經歷的男人,往往對女人的吸引力最大,秦風在監獄呆過。又是憑藉著自己的本事考上京大。

這樣的男孩,天生就會有一種無法言喻的魅力,孟瑤這段時間總是提及秦風的名字,就已經讓孟林心生警惕了。

「大哥,我不會的,你還不了解我嗎?」

孟瑤臉色現出一絲紅暈。她屬於那種比較傳統的女孩,雖然偶爾會和閨蜜談及這些事情,但和家裡人卻是從來不說的。

「那就好,那就好,今兒周五了,回頭大哥去接你,先這麼說吧……」

孟林掛斷電話后,苦笑著搖了搖頭,他也是從十**歲的年齡過來的。知道有些時候心動了,並不是說控制,就能控制得住的,自己得想個什麼法子,讓妹妹少和秦風接觸。

周韓兩家鬧出的笑話,在這個夜晚幾乎被所有的世家子弟都知道了,不過這兩家現在充其量只是個中等家族,除了年輕人多了些談資之外。老輩人並不怎麼在意。

秦風在與莘南等人喝酒的時候,接到了韓銘的電話。在電話中,韓銘向秦風說明了周家對周逸宸的處置,算是將這件事徹底畫上了一個句號。

接到這個電話后,心情大好的秦風當即又叫了幾瓶紅酒,不過這玩意實在是喝不醉人,在幹掉了十幾支紅酒之後。眾人又換個了酒店,改喝起了白酒。

連著喝了兩場,除了秦風之外,莘南李然和馮永康等人盡皆喝的酩酊大醉,坐計程車的時候吐了別人一車。害的秦風還多給了司機一百塊錢。

學校里有學生督察,秦風也沒敢讓朱凱哥倆回自己的宿舍,將走路歪歪倒倒的幾人都扶到了他的宿舍里,自己則是跑到李天遠和謝軒租住的三室一廳住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秦風買了早點回到宿舍,將李然等人給叫醒了,他記得李然今兒好像要帶他們去個什麼聚會。

「秦風,昨兒喝大發了,沒出什麼事吧?」

李然用冷水洗了把臉,壓低了聲音,說道:「昨兒一共花了多少錢?回頭我給你,那酒庄不是你們這些學生去得起的……」

李然倒不是看不起秦風,卻是因為那酒庄是他朋友開的,帶過去消費自然是自己請客,而且那裡的酒,價格還真是不菲。

「然哥,說什麼呢?說好我請的,這話就別提了礙…」昨兒那兩頓飯的確花了不少錢,要不是秦風出門的時候將那三萬塊錢現金揣在了身上,說不定真的要出醜。

那些紅酒是八百塊錢一支的,光是喝酒就花了將近小一萬,加上菜錢還有第二頓飯,秦風總共花了兩萬塊錢。

對於從小節省慣了的秦風來說,在付款的時候他的手也是有些發抖的,想當年拾張糧票都能高興半天的時候,秦風哪裡會想過有如今一擲千金的日子?

不過經過載的調教,秦風心裡也明白,這人,在不同的階段,都會有不同的經歷,眼下自己花得起這筆錢,並且還能結交一幫朋友,這錢就花的值,並不算浪費。

「成,算是然哥欠你一頓,下次帶你吃點更好的去,那邊的紅酒也更上檔次些……」

李然雖然工資和莘南差不多,但家世不同,他一年能從家裡得到上百萬的「零花錢」,平時他又沒什麼開銷,就愛個吃喝,算是京城紈圈子裡比較另類的吃貨。

只要京城開了什麼口味不錯的飯店,李然一定是第一個知道的,不過能讓他連去幾次的地方不太多。

久而久之,很多特色飯店都以能請到李然去吃飯為榮,當然,錢還是要付的,只不過會打個折扣而已。

「行,下次吃李哥的,到時候你給搞點真正的拉菲莊園的酒埃」

秦風笑了笑,說道:「昨兒那酒雖然也是法國葡萄園裡釀製的,但肯定不是波爾多波伊雅克村的拉菲庄的酒,那位老闆有點不實誠……」

秦風當年被師父逼著品酒,也不知道載從哪裡搞來的那麼多名酒,現在不管是白酒還是紅酒,只要一入口,秦風就能品出其年份產地和度數來。

昨天當著那酒庄老闆的面,秦風沒好意思說,現在聽到李然又提及紅酒。忍不住出言提醒了這冤大頭幾句。

花著真酒價格的錢喝著假酒,怕也是這個時期京城紈們經常乾的事,他們有身份有金錢,但說實話,品味和鑒賞水平,還真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這也就是英國一個諺語所說的一夜之間可以造就一個百萬富翁,但是要培養一個貴族卻要三代人的努力。有些精神和物質層面的內涵,並不是有錢就能模仿得像的。

「什麼?昨兒那酒是假的?」

李然聞言一愣,繼而臉上露出了怒色,罵道:「媽的,楊四兒這孫子竟然敢拿假酒來糊弄我,不行,這事兒沒玩,我找他去1

雖然和別的喜歡玩車玩女人的京城紈不同,李然只喜歡考古做學問和吃喝。但是在要面子這一點上,他和那些人還是沒有什麼區別的。

眼下被秦風指出喝了假酒,李然那張臉頓時漲的通紅,嘴上直嚷嚷著就要往外沖,平時自詡美食家的李然被人擺了一道,傳出去那還不是個笑話了?

「哎,哎,然哥。您幹嘛去啊?」

秦風沒想到李然的反應那麼激烈,連忙一把抱住了他。說道:「然哥,那酒雖然不是拉菲酒庄釀製的,但確實是法國釀造的,口感略微次了一點點……」

「你小子不是喝出來了嗎?」李然沒好氣的說道:「不行,不能饒了楊四兒那孫子,我非砸了他的酒庄不可1

「嘿。然哥,就老馮他們這幾個土鱉,喝紅酒都是浪費,有那酒就不錯了……」

看著馮永康幾人進了洗刷間,秦風笑道:「然哥。砸別人酒庄顯得您多沒水平?下次再去那的時候,您直接說那些酒,是科斯古堡產的就行了,那老闆一定不敢再糊弄你的……」

在波爾多的拉菲酒庄,2-3棵葡萄樹才能產一瓶紅酒,整個酒庄年產量控制在2—3萬箱,由於供不應求,拉菲紅酒的預訂都是在葡萄成熟的半年前進行,而且每個客人最多只能預訂20箱。

這些酒大多都被一些頂級酒庄和富豪們預定了,在這會,國內基本上見不得真正的拉菲,當然,秦風所說的科斯古堡也是個很有名的品牌,只是比拉菲稍微次一點罷了。

「嗯?你說的有道理礙…」

聽到秦風的話后,李然眼睛一亮,等自己再去楊四兒那的時候,喝一口紅酒吐出去,然後說出酒的來歷,那得是多裝逼的一件事?想想都有面子。

「老弟,真有你的,就憑你這品酒的功夫,我都懷疑你在國外呆過了。」

李然重重的拍了拍秦風的肩膀,此時才真正將秦風當成了朋友,在李然心中,朋友也是分很多種的,現在秦風的分量,卻是要比莘南更重一些了。

「我最遠也就到過魯省,別抬舉我了。」秦風笑著擺了擺手,岔開話題道:「然哥,咱們什麼時候去你朋友那?我倒是想見識下他的藏品。」

來京城一個多月了,秦風一直都沒有時間去品讀這個文化底蘊最為深厚的城市,甚至連潘家園都沒去過,心中未免有些遺憾。

「這些傢伙起不了那麼早的,他們不到中午肯定爬不起來。」

李然想了一下,說道:「這一身酒氣的,咱們先去洗個澡,回頭我接上你嫂子,咱們再一起過去。」

李然帶秦風等人去的地方,是個二十四小時營業的私人會所,按照李然的說法,這是京城最安全的一處高檔會所,在這裡能滿足男人的各種需求。

當然,那麼早的時間,小姐們還沒上班,在裡面泡了一上午,幾人就在會所里用了餐,這才坐上了李然開的一輛八座商務車。未完待續。。

ps:ps:第一更,後面還有更新,求月票,求推薦票啊,大封推期間,求各種支持!!!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