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八十二章大新聞(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爭時期走過來的老爺子會開口罵人之外,其他人卻是家教甚嚴,秦風的話讓孟瑤聽著很不舒服。 「我又沒罵你,你管得著嗎?」 秦風聞言翻了個白眼,絲毫沒有在漂亮女士面前裝紳士的覺悟,俗話說無欲者...

「曉彤,你別聽秦風胡說,沒有的事兒。」

這背後非議人可不是好品質,饒是李然臉皮挺厚的,也是被華曉彤問了個大紅臉,將腦袋縮了回去,抄起桌子邊上的掃把就要教訓秦風。

「哎,然哥,君子動口不動手。」秦風嘿嘿笑道:「你要動手,我可真亂說了。」

「臭小子,狗嘴吐不出象牙,問問那倆人來幹嘛的?沒事讓他們趕緊走1

站在樓上自然看的遠,李然已經發現,有不少學生都聚集了過來,顯然是被樓下的孟瑤和華曉彤吸引來章節。

秦風伸出腦袋喊道:「喂,兩位,你們找我有事?」

「他就是秦風?軍訓被打昏掉的那個人?」

「奇怪了,那兩位女同學找他幹嘛?」

「連那兩個女生都不認識?你小子研究生白讀了啊?」

樓上樓下的對話,已經引起了一些人的圍觀,只不過京大實在太大了,醫科大與其又不是在一個校園裡,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孟瑤和華曉彤是誰。

當然,也有些沒事發情四處亂竄的老鳥,知道兩人的身份,於是繪聲繪色的講了起來,說的人興高采烈,聽的人卻是用羨慕的眼光看向了樓上窗口處的秦風。

「曉彤,說了不要你跟來的,你非要來。」

聽著周圍那些人的議論聲,孟瑤皺了皺眉頭,抬起頭說道:「秦風,我有些事情想問你,能麻煩你出來一下嗎?」

「這個……」

秦風聞言猶豫了下,他還真是不想和這兩個天之驕女攪和在一起,沒看到樓下那些男生的目光,在聽到孟瑤說這句話的時候。已經是雙眼冒火了?

「下來,下來,下來1

看熱鬧的不僅有男生,還有一些路過的女生,孟瑤其實不知道,通常在學校里。這種喊話就代表著要表白,一時間周圍的人都開始起鬨了。

「秦風,你小子快下去吧,不然今兒這裡要被看熱鬧的包圍了。」

李然沒好氣的推了秦風一把,說道:「敲著吧,今兒這事,明天校報一定上新聞版的頭條,你小子成名人了。」

「然哥,那我可下去了?」秦風看著屋裡的幾人。說道:「這可不怪哥們,可是你們讓我下去的。」

「哪兒來的那麼多廢話?趕緊去1李然擺了擺手,話聲未落,秦風就像兔子般的竄出了宿舍。

「我說他跑那麼快乾嘛啊?」朱凱對秦風的行為有些不解,看秦風不像那種急色的人啊?

「我靠,今兒晚上不是他請客嗎?」馮永康一拍大腿,怒道:「又讓這小子跑了,媽的。真是老奸巨猾1

「哥幾個,晚飯自理啊1下到樓外的秦風。得意的擺了擺手,緊接著一歪腦袋,躲過了從樓上扔下來的香蕉皮。

「孟瑤同學,換個地說話吧。」秦風走到孟瑤身邊也沒停步,他一向低調慣了,可不喜歡這種被眾人圍觀的感覺。

孟瑤點了點頭。拉著華曉彤跟在秦風的身後,主角一離開,看熱鬧的人頓時也散去了,只有馮永康和朱凱等人罵罵咧咧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哎呦,誰他媽的扔的香蕉皮啊?」

剛剛走出樓道。馮永康就一腳踩在了一根香蕉皮上,摔了個四腳朝天,疼得他還沒爬起身,就沖著樓上罵了起來。

「老馮,這……這個好像是你剛才拿了砸秦風的。」身邊朱凱的一句話,讓馮永康氣得差點沒閉過氣去,這才是真的自作孽不可活埃

「孟瑤同學,你找我有什麼事兒嗎?」

在研究生宿舍不遠處,就有個人工湖,平時一到晚上,這裡都是一對對談戀愛的人,不過現在正是吃飯的點,湖邊很是清凈。

看著華曉彤等著雙大眼睛來回的在自己和秦風身上打量著,孟瑤不由說道:「曉彤,你過去一點,我給秦風說幾句話。」

「好吧,瑤瑤,估計咱們明兒都要出名了。」

華曉彤嘆了口氣,她和孟瑤差不多,在學校里都是我行我素,不太在意別人的目光,不過今天跑到男生宿舍底下喊人的行為,似乎有點出格了。

「秦風,不管你是真糊塗還是裝糊塗,火車站的事情都要謝謝你……」

孟瑤也是想了很久,才決定來找秦風的,倒不是說她對秦風有什麼好感,而是因為自己的事情連累了秦風,孟瑤心中有些過意不去。

原本想著給秦風一萬塊錢,算是自己表示的歉意,沒成想秦風一分沒拿的又還給了自己,孟瑤思來想去,還是很有必要當面對秦風說一聲謝謝。

「沒事,我也不是故意的。」秦風無所謂的說道:「孟瑤同學,要是沒事我就走啦,那幾個孫子還等著我請客呢。」

「你怎麼罵人啊?」

孟瑤聞言皺起了眉頭,她家中除了那位戰爭時期走過來的老爺子會開口罵人之外,其他人卻是家教甚嚴,秦風的話讓孟瑤聽著很不舒服。

「我又沒罵你,你管得著嗎?」

秦風聞言翻了個白眼,絲毫沒有在漂亮女士面前裝紳士的覺悟,俗話說無欲者無畏,秦風又不想追這京大校花,爆個粗口算得了什麼?

「你……你真粗魯1

孟瑤被秦風一句話梗的差點也口吐惡言了,從小到大,出現在孟瑤桑不管是長者還是平輩,總是顯得溫文爾雅禮貌有加,哪裡會像秦風這一副土鱉模樣?

所以孟瑤在秦風面前生氣的頻率也變得高了起來,幾句話沒說完,就被秦風氣得差點轉頭就走了。

「孟瑤同學,咱們不是一路人。」

秦風的面色變得嚴肅了起來,說道:「我從小就是孤兒,和妹妹相依為命。本來就是一個沒家教的人,我不但會罵人,還會打人,所以……你最好離我遠一點1

說實話,秦風所掌握的外八門秘術,幾乎囊括了衣食住行所有生活中的技能。但唯有一點,那就是對女人,這些技能似乎都不太適用。

至於秘術裡面的一些男女雙修功法,那都是到了水到渠成赤裸相對的階段才用得到的,並不適用於男女相處。

所以秦風壓根就不懂得什麼叫婉拒,話語說的很不客氣,他想著孟瑤也是要面子的人,說出這種話來,她應該不會再糾纏自己了吧?

「秦風。你又騙我?」

沒成想孟瑤聽到秦風的話,卻是愈發生氣了,前段時間秦風可就是用這些話騙的她淚水漣漣的。

「沒騙你,我說的都是真的。」

秦風能感覺得到,孟瑤應該是個心地比較純潔的人,當下很坦誠的說道:「我不是什麼好人,也沒做過好事,反倒是壞事做了不少。火車站那次不過是碰巧了,你沒必要感謝我。」

要說精通心理學的秦風。現在還真是當局者迷,他拚命的抹黑自己,卻是忘了有時候壞男人,才能更加激起女人了解他的慾望。

眼下孟瑤就是如此,她見到過太多男孩做了一點點事情,就在自己面前大肆鼓吹。好像幹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一般,生怕自個兒不知道。

但秦風卻是和那些人恰恰相反,他明明給自己解了圍,卻是拚命的在掩飾,這讓心裡除了家人再沒有別的男人的孟瑤。生出了強烈的好奇心。

「沒事我走了啊,晚上答應請他們喝酒的。」

秦風感覺自己已經說清楚了,轉身就走,邊走邊掏出手機,準備聯絡莘南等人,和孟瑤在一起,秦風總是有種不自在的感覺,還不如和兄弟們喝酒吹牛來的痛快。

「哎,秦風,你等等。」

孟瑤喊住了秦風,說道:「周逸宸那個人心眼很小,他會再找你麻煩的,你這段時間最好不要出學校……」

「沒事了,他不會再來招惹我了。」秦風擺了擺手,頭也沒回的消失在了湖邊的林蔭小道上。

「嗯?怎麼這會來電話?」

正想追上去的孟瑤,忽然聽到了手機的響聲,看了下來電號碼,不由嬌嗔道:「哥,有什麼事嗎,人家忙著呢。」

由於在家裡年齡最小,所以在家人面前,孟瑤也會流露出孩子氣的一面,尤其打電話來的人是最疼愛他的哥哥。

「忙?忙什麼呢?」孟林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我找了秦風,想謝謝他,也提醒他小心點,我怕周逸宸會找他麻煩……」

孟瑤隨口說道,她不習慣撒謊,向來是有什麼說什麼,再說她找秦風,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什麼?秦風?哎,我說瑤瑤,你離那小子遠點啊,哎呦……」

原本在家中自己屋裡半躺在椅子上翹著腿打著電話的孟林,心中一急,雙腳一用力,整個身體頓時往後倒去,電話里傳來里啪啦的一陣響聲。

「哥,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孟瑤聽到電話那端的聲音,不由有些著急,對大哥所說的話反倒沒怎麼注意。

「沒事,沒事……」

孟林摸著後腦上起的一個包,鬱悶的說道:「周逸宸不會找秦風的麻煩的,你放心好了,不過瑤瑤,你聽哥一句話,以後別再找秦風了好嗎?」

雖然孟林對秦風很欣賞,打心底也認為秦風是條漢子,但欣賞不代表孟林會同意妹妹和秦風交往,這男孩女孩處的多了,難免就會變成男女朋友。

對於這一點,孟林相信,不管是自己還是孟家,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秦風和妹妹談戀愛的,一來是門不當戶不對,二來就是秦風這人實在是太危險了。

想想秦風在十二三歲就曾經親手幹掉過五成年人的往事,就連幹了十多年警察的孟林,都有點不寒而慄。

孟林也很清楚,像秦風這一類人,對女生的吸引力非常大,他以前從來沒聽妹妹提及過哪個男人,現在卻是第二次聽孟瑤說起秦風了。

「哥,是不是你警告周逸宸了?」

聽到哥哥的話后,孟瑤笑得很開心,「就知道哥哥你最疼我,明天就是周末,我回家給你做紅燒肉吃1

「哎,周逸宸不找秦風麻煩,你高興個什麼勁啊?」

孟林沒好氣的說道:「明天沒空,你華子哥說要搞個古玩沙龍,非要我去,要不我帶你一起去?整天在學校里呆著,別人都快不認識你了……」

「好啊,曉彤也沒事,帶她也一起去吧。」孟瑤點了點頭,說道:「哥,你還沒說秦風是怎麼回事呢,是你幫忙了嗎?」

「我說你怎麼老是把秦風掛嘴上?」

孟林有些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說道:「那小子本事大著呢,哪裡用我出面,告訴你個大新聞,周韓兩家,今兒發生大地震了……」

「大新聞?」隨著哥哥在電話中的講訴,孟瑤的嘴巴是越張越大,連華曉彤走到了身邊都沒發現。

對於周韓兩家而言,今兒還真是發生了一件很大的新聞。

原來,在韓銘回家之後,就提出讓周逸宸轉學的事情,家中悍妻自然是不同意,而且是張牙舞爪誓要讓韓銘知道自己的厲害。

但是讓周逸宸姐姐周小倩沒想到的是,往日一向對自己疼愛有加的韓銘,居然一腳將自個兒給踹出去了,而且上去就打了她兩耳光。

這讓周小倩當場就傻眼了,沒等她準備要使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殺手,韓銘又拋出了一個重磅炸彈,周逸宸不轉校,他們就離婚,而且以後有關周逸宸的事情,他一概不理。

甩下這幾句話后,韓銘轉身就出了門,周小倩發了一陣呆之後,哭喊著開了車回了娘家。

周家的人倒不是不講理,但一涉及到周逸宸的問題,就會變得很沒原則了,周小倩回家這麼一說,他父母居然大罵韓銘,支持她離婚。

如此一來,周小倩卻是不樂意了,除了弟弟的事之外,她和韓銘還算是很恩愛的,而且還有了個兒子,因為弟弟的事讓婚姻破裂,周小倩從來沒想過。

於是在周家,也爆發了一場戰爭,一家人吵的不亦樂乎,其後周母藍瑛又把另外兩個女兒女婿叫來,準備一起討伐周小倩。

但是讓藍瑛沒想到的是,兩個女婿居然一致支持韓銘的做法,聲言以後他們也不會再管周逸宸的事情。

這突然的變故,讓藍瑛也傻了眼,一個女婿出問題不要緊,要是三個女兒全離婚了,那他們周家可就成為笑柄了。

最後藍瑛也控制不了局面了,事情鬧到了躺在醫院病床上的周老爺子那裡。

垂垂老矣的老爺子沉默了半晌,做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送周逸宸出國,兩年為限,要是那會再沒有出息,他們周家和孟家的婚約將自動解除。

俗話說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周家那小女婿,就是個管不住自己嘴的人,事情剛定性還沒過上一個小時,幾乎全京城的世家子弟們,都知道了這個大新聞。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