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八十一章大新聞(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識沒學到多少,但認識最深的,就是師父經常掛在嘴上那句「紅顏禍水」的話了。 因為從下了火車遇到孟瑤的那一刻起,麻煩似乎就纏上了秦風,不過秦風也怨不得別人,誰讓他那會一時心軟來了個英雄救美,沒成想...

在店裡忙活了一下午,遊戲室總算恢復了正常營業,稀稀拉拉的也開始有幾個常玩賭博機的老客人上門了。

秦風剛回到宿舍,就被一幫子人給圍住了,這哥幾個喝完酒後跑到秦風的宿舍來打牌了,而且還是坐在秦風床上打的,說是等會想吐就直接吐在床上,以報復秦風放鴿子的事情。

「秦風,你小子不厚道,說好的請客自己跑了1

莘南臉上貼著好幾張紙條,中午或許喝的不少,說話都有點大嘴巴了,嚷嚷道:「這幫小子宰了我一千多塊錢,不行,秦風,你得給我報銷。」

「南哥,一千多對您來說還不是小意思?」看著四人打牌的動作,秦風直樂,莘南和李然是對家,朱凱則是和馮永康配合。

雖然年齡是莘南二人打,但他們打牌的技術和節操,卻是遠遠不及朱凱和馮永康,那哥倆偷牌換牌玩的是不亦樂乎,怪不得紙條都貼在了莘南和李然的臉上。

「廢話少說,晚上咱們接著喝1

莘南擺了擺手,說道:「你小子別跑,回頭我帶你們去家上檔次的飯店,不狠宰你一頓,哥們這心裡不痛快啊1

「成,南哥您說去哪就去哪1

秦風聞言笑了起來,下午剛進帳了五萬塊,他本來都想留給李天遠的,可是李天遠死活不願意,只拿了兩萬,剩下三萬現在正揣秦風兜里呢。

「秦風,聽說你都用上手機了?」中午喝的不是很多的李然怕冷落了秦風,一邊打牌一邊和秦風說著話。

「嗨,然哥,別人送的,又不花錢。」

秦風嘿嘿笑著。輕描淡寫的將話題帶了過去,九八年這會,拿著個手機在大學校園裡,是顯得有些扎眼。

「小馮說他給你泡的那罐子酒,就值好幾萬,你小子。真讓人看不透。」

李然笑了笑,也沒就手機的話題說下去,他是京城李家的第三代,爺爺曾經是建國時的開國上將,在現在的軍政兩屆都有很深的背景。

李然生性淡泊,從小就喜歡玩爺爺收藏的那些古董,後來自己做主報考了京大的考古系,讓很多人都跌破了眼鏡。

只是李然上面還有兩個哥哥,現在都在軍隊和政界。並不需要他繼承門風,所以家人倒是沒有逼迫他,由著他在京大考古研究所里折騰。

不過家世擺在那裡,從小所見的人和事物都和普通百姓家有很大的區別,李然也看出了秦風和常人的一些不同之處,這也是他願意和秦風交往的緣故。

「對了,明兒是周六,我有個玩收藏的朋友搞了個小型的聚會。你們有沒有興趣去玩玩啊?」

李然這話雖然是對著盤腿坐在床上打牌的幾人說的,不過目光卻是看向了秦風。房間里的幾個人,除了莘南能讓他看上眼之外,也就是秦風了。

「去啊,幹嘛不去?」馮永康首先嚷嚷了起來,不過頓了一下之後,小聲問道:「然哥。能不能帶家屬啊?」

「你這個不要臉的,現在就敢喊家屬了啊?」

李然尚未搭話,朱凱就開口罵了起來,這幾天馮永康愈發囂張了,昨兒他居然發現宋穎坐在了馮永康的車後座上。小手還攬在了馮永康的腰間。

「你這是嫉妒,哥們不和你一般見識。」

馮永康撇了撇嘴,難掩一臉的得意神情,大一的新生泡大二的女生,而且還是美女宿舍其中的一人,這在京大早已傳開了。

聽著兩人鬥嘴,李然不由笑了起來,他對這倆小子也不討厭,當下說道:「行了,想帶就帶著唄,那場合原本就是玩的,秦風,我聽說孟瑤和你關係不錯,要不要也帶著去玩啊?」

聽到李然的話后,秦風做出一副駭然的神色,連連擺手道:「然哥,您可別造謠啊,我就不認識孟瑤,有這麼大面子帶出去玩吧?」

大學讀了沒一個月,秦風專業知識沒學到多少,但認識最深的,就是師父經常掛在嘴上那句「紅顏禍水」的話了。

因為從下了火車遇到孟瑤的那一刻起,麻煩似乎就纏上了秦風,不過秦風也怨不得別人,誰讓他那會一時心軟來了個英雄救美,沒成想卻將麻煩沾染到了自己身上。

「騙誰呢?孟家那丫頭我知道,對男人從來都是愛答不理的,能去醫院看你,說明對你就有意思1

李然對秦風的話很是不以為然,都是京城這圈子裡的人,誰不知道誰啊,要不是周家打小就和孟家訂了娃娃親,李然的長輩都曾經有意撮合二人。

不過李然也是這個圈子裡的另類,從上學到工作再到婚姻,他就沒聽過家人一句話,現在找的那個女朋友,也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兩人相處的很好,已經都計劃要結婚了。

「然哥,李大爺,我求您了,千萬別開這種玩笑。」

秦風一臉無奈的苦笑道:「人家是天之驕女,正眼都不帶瞧咱的,您這話傳出去對我沒什麼,反正我臉皮厚沒什麼的,但是傳到人家女孩耳朵里就不好了。」

雖然秦風對性情婉約的孟瑤也很有好感,不過他知道,在這個社會上還是有門第之見的,那種身份階層的不同,會像是一堵牆,在人和人之間形成一種無形的障礙。

像什麼相府千金王寶釧嫁給了寒窯男薛平貴之類的故事,那隻不過都是些戲文里的愛情傳說,其實薛平貴就是薛仁貴,他是北魏名將薛安都的六世孫,娶了當時宰相王允的女兒,那也是門當戶對。

而且秦風現在的心思,也沒放在男女之情上,他還處在這個社會的底層,如何經營好自己的社會關係和生意,才是秦風需要考慮的事情。

「得,我不說了。」

看到秦風認真了起來。李然笑著搖了搖頭,不過嘴裡還在低聲嘟囔著:「那丫頭可能真跡我還從來沒見她去主動找過男人呢……」

秦風翻了白眼,權當沒聽到李然的話,他發現了,這哥們有當紅娘的潛質。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去的人,居然還想著給撮合在一起?

「行了,然哥,打住,打住了啊,不然晚上沒飯吃了。」

秦風實在受不了李然的碎碎嘴,看了下手錶,說道:「哥幾個,馬上五點半了。怎麼著,你們想打到幾點?我這請客可是不等人的。」

「有飯吃還打個屁牌啊?」

莘南早就輸上火了,把牌一扔,憤憤不平的罵道:「奶奶的,打了一下午,這倆小子總是贏,不是炸彈就是拖拉機,老李。你的牌也太臭了吧?」

「你不還是一樣?」

李然倒是無所謂,揭下了臉上的紙條。說道:「走吧,去吃飯,三環邊上新開了家會所性質的酒庄,裡面的紅酒都是國外進口過來的,帶你們去品品1

九八年這會,國外進口的紅酒。開始在國內一些比較追求生活品味的圈子裡盛行起來了,李然雖然不願意受到束縛,但對世家子弟那些享受,卻是來者不拒的。

「紅酒有什麼喝的?還是白酒帶勁。」聽到李然的話后,另外的四個人除了秦風。都提出了抗議。

「你們這群土鱉,那叫檔次,懂嗎?」李然嘴上雖然在罵人,臉上卻是笑嘻嘻的,顯然是在開玩笑。

莘南撇了撇嘴,說道:「還不如喝茅台呢,那叫國粹1

正當幾人為了喝什麼酒在爭執的時候,樓下突然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秦風,在嗎?」

「誰找我啊?」秦風的身體探過床前的桌子,伸頭往下一看,順口倆字就喊了出來:「禍水?」

剛剛李然提起華曉彤的時候,秦風腦海里一直在閃爍著紅顏禍水幾個字,眼下見到了正主,那詞卻是情不自禁的就從口邊溜了出去。

自知說漏了嘴的秦風,沒等下面的人有反應,連忙將頭縮了回去,喃喃道:「好險,她們應該沒聽清楚我說的什麼吧?」

「誰?誰是禍水?」

秦風話聲未落,他的身體被幾人一把扒拉到旁邊去了,四顆腦袋擠在一起往外看去,卻發現樓下站著的兩個女孩,正是華曉彤和孟瑤。

「新聞,大新聞啊,美女宿舍居然跑到男生宿舍來喊人了?」

看著下面的兩人,剛剛加入了學校新聞社的馮永康激動的不能自己,這事兒要是傳出去,恐怕在京大也算是頭條新聞了吧?

「喂,剛才姓秦的說什麼?是不是在罵人?」

三樓距離下面也有十來米,華曉彤聽得不是很真切,但看秦風臉上的表情,似乎不是什麼好話。

「他說的是禍……」馮永康剛想搭話,只感覺一股大力從他腰間傳出,緊接著身體就被拖離了窗口。

「哎,我說的是美女,兩位美女,找我什麼事啊?」秦風露出腦袋,嬉皮笑臉的說道:「然哥剛才還在討論孟瑤同學的姻緣問題呢,你們要不要上來一起說說?」

「媽的,秦風,你小子陷害我啊?」

李然被秦風說的有些抓狂,孟家的這位公主,可是最討厭別人提及她的娃娃親,自己雖然不怕她,但也沒必要被人記恨吧?

「李大哥,你什麼時候也學會造謠了?」

果然,秦風話聲剛落,下面兩人的臉上就變了顏色,華曉彤更是直接質問起了李然,雖然專業不同,但出身相近的幾人相互間還是認識的。未完待續……

ps:第三更,封推求票啊,沒有月票的朋友,請多支援幾張推薦票吧,謝謝諸位了!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