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八十章孟林(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那會,估計整天就會調皮搗蛋和大院里的孩子打架吧?而秦風就已經開始飽嘗這個社會的艱辛了。 「沒錯,是他1 韓銘面色蒼白的說道,雖然電腦上的照片有些失真,和現在的秦風並不是很像,但最讓韓銘...

要調集全國各地不同年代犯罪分子的記錄,並且將其資料整理歸類,這無疑是一項十分浩大的工程。

但是這項工程,對重大案件的突破和對犯罪分子的監控,卻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在申請了很大一筆財政資金后,各省市公安部門,分別將他們打擊處理過的犯罪分子,都統一起來報到了部里。

只是那些資料實在太多,現在統計出來的,只不過是近七八年來在各地重大案件中抓獲、並且已經打擊處理過的犯罪分子的資料。

「我看看,那個叫秦風的年齡不大,最多不超過二十歲,應該很好找。」

韓銘湊到了電腦顯示器的旁邊,雖然是當時最先進的型號,但那電腦實在小的可憐,14寸的顯示器前面擠了兩個腦袋,誰都看不清。

「你坐下找吧,就那麼十幾個人,你慢慢找。」

看到韓銘那難受的樣子,孟林站起身來,忽然遲疑了一下,說道:「韓銘,你找的這個秦風,是不是幫我妹妹解過圍啊?」

孟林依稀記得,妹妹前幾天給他說火車站發生的事情時,似乎就提到過秦風兩個字,現在聽韓銘提起,腦子裡還是有些印象的。

「韓銘,你小子告訴我,是不是那個秦風?」

沒等韓銘看清楚屏幕上的檔案和照片,就被孟林拉轉了身體,韓銘不由苦笑道:「林哥,您說的沒錯,我查的就是那個學生1

在孟林這種人面前隱瞞事實。是一件很不理智的事情,韓銘知道,要是被他查出來了,他們連朋友都沒得做的。

「我說韓銘。你小子怎麼越來越下作了?你想幹什麼?去幫著你那小舅子出氣?」

孟林眼中露出一絲鄙夷的神色,看得韓銘直想發火,但想想自己的作為,的確是很下作。韓銘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林哥,說句不好聽的話,下作的事情我已經做了,不過……也栽了1

「你去找那學生麻煩了?」

孟林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那個叫秦風的人是幫了妹妹的忙,要因此挨打的話,他孟林心裡也會感覺過意不去的。

「林哥,您別生氣埃我都說了。是我栽了1

大院里長大的孩子。小時候做過不少膽大妄為的事情,發生在軍訓期間的事兒,在他們眼中也不算多嚴重的事。

韓銘知道孟林這人判斷力十分出眾。對很多事和人的解析非常透徹,或許他看不出來的一些東西。孟林就能找出一些問題來。

當下韓銘原原本本的將事情經過給說了一遍,甚至連他讓幾個老兵去打砸遊戲室的事兒也沒隱瞞,將秦風的表現更是說的很仔細。

「這小子不簡單啊,肯定不是一個純粹的大學生。」

聽完韓銘的話后,孟林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一個剛入學的大學生,居然將韓銘甚至包括京大的副校長都玩弄於股掌之上,那不是學生,簡直就是妖孽了。

「林哥,我查他不是想再去對方他,只是想知道,這究竟是個什麼人?」

經歷了這些事,韓銘心裡,再沒有絲毫要對方秦風的意思了,否則他也不會那麼輕易就答應了秦風的條件了。

還有就是,韓銘想要說服那四六不通的王八孩子周逸宸不去招惹秦風,困難之大,還要遠遠超過他掏出來的那五萬塊錢。

「別說你想知道,我都想知道了。」

從軍訓的時候起,秦風就在算計了,而且要不是他主動露面,恐怕韓銘做夢都想不到秦風是幕後的推手,對於這樣的人,孟林也是充滿了好奇。

「你讓讓,我來查1從椅子上拉起韓銘,孟林坐了上去,將眼睛湊到屏幕前,一一看起那些都叫做秦風的資料來。

原本叫秦風的就不多,孟林很快就看到了一個年齡和秦風相符的,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喊道:「韓銘,你過來看看這人的照片,是不是秦風?」

資料上顯示,這個秦風於七年前,因為在津天連殺五人而入獄。

雖然那五人有拐賣兒童的事實,但秦風還是以防衛過當的罪名,被判刑四年,由於其未成年,被送往石市少管所服刑。

網上顯示的資料,到這裡就斷掉了,不過資料上附有這個秦風當時的照片,看著那只有十二三歲稚氣的臉龐,孟林有些無法想象,這個小孩子是如何殺掉五個人的?

「是……是他!!1孟林耳邊傳來了韓銘有些顫抖的聲音,回頭一看,韓銘的臉色居然都有些發白了。

「你確定?看這照片上的模樣,雖然被定為十四歲,我看他那會也就是十二三歲的樣子。」

看著秦風的資料,孟林還有些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秦風居然是孤兒,帶著妹妹拾破爛生活了五年,那豈不是從八歲的時候,就成為流浪兒了?

孟林雖然自認很早熟,但想想自己八歲那會,估計整天就會調皮搗蛋和大院里的孩子打架吧?而秦風就已經開始飽嘗這個社會的艱辛了。

「沒錯,是他1

韓銘面色蒼白的說道,雖然電腦上的照片有些失真,和現在的秦風並不是很像,但最讓韓銘忘不了的,就是那雙似乎能看透人心,而又帶著一種殺氣的眼睛。

網上的照片,或許是秦風殺人後不久拍的,但那種眼神,和剛才在遊戲室所見的幾乎一模一樣,讓人忍不住心底發寒。

「媽的,是條漢子,要是有人欺負我妹妹,老子也會宰了他的1

看著秦風的記錄,孟林忍不住拍了下大腿,他平時在人前都是一副溫文爾雅的模樣。但妹妹孟瑤卻是他的逆鱗,二十多歲的時候,他還因為上小學的妹妹和人打過架呢。

「怎麼惹上這麼個殺神啊?」孟林在那邊誇獎著秦風,韓銘卻是在心底叫苦。

他們周韓兩家在京城是有背景不錯。但正如秦風所說的那樣,光腳的不怕穿鞋的,除非能置秦風於死地,否則這樣的人。他真的是招惹不起。

「咦?不對呀。」看著電腦中的檔案,孟林忽然開口說道:「這秦風後面的行蹤怎麼沒有記錄啊?」

按照上報案情的規格,是需要有人犯人服刑期間和刑滿釋放后的相關資料的,但是從秦風入獄的時間看,他早已應該出獄了,不過後續的資料,電腦上卻是沒有。

「林哥,我哪知道啊?」

滿腹心思的韓銘,此刻正在琢磨如何去和周家的人溝通。讓他們多管教一下周逸宸。否則真的釀成大禍。後悔可都來不及了。

孟林想了一下,說道:「韓銘,你等一會。我去問問……」

作為公安系統的最高的職能單位,孟林想查一些資料。無疑有著先天的優勢,幾個電話過後,他就找到了秦風服刑少管所現任的所長。

通過所長,孟林接觸到了曾經是秦風所在中隊的中隊長李凡,從現在已經是大隊長的李凡口中,孟林了解到不少關於秦風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孟林從電話中還聽到了一個最近兩年在警界中很響亮的名字,那就是胡保國。

如果不打這個電話,孟林還真不知道那位現在被人稱為「緝毒局長」的胡保國,竟然是從一個少管所里出來的。

「難怪後面的資料被抹去了,不知道他和秦風是什麼關係?」

聽到胡保國的名字,孟林若有所思的掛斷了電話,胡保國的職務警銜可是遠遠高過他的,想在自己的老單位動些手腳,那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過孟林也沒有追究胡保國的意思,一來這事兒和他沒關係,二來他雖然家裡很有些背景,但要查一位直轄市的市局局長,那也是犯了大忌諱的事情。

其實胡保國之前也想到過這些事情,秦風當年所犯下的案子實在太大,也引起很多人的關注,想要完全抹去,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所以在秦風出獄的時候,胡保國曾經提出讓秦風改個名字,辦理一張新的身份證。

這樣一來,即使秦風日後再出什麼事,別人也不會將秦風與當年的那個少年犯聯想起來的,或許能讓秦風過一種和以往完全沒有任何關聯的生活。

但秦風沒有同意,父母和妹妹留給他在這個世上唯一的印記,只剩下「秦風」這兩個字了,所以無論如何,秦風都不會拋棄這個名字。

見到孟林回到了辦公室,有些坐立不安的韓銘問道:「林哥,您又查到什麼沒?」

「沒,應該是這個秦風出獄后參加了高考,這才上的京大,或許是保護青少年的原因,他的犯罪記錄並沒有影響到上學。」

有關於胡保國的事情,只是孟林的猜測,而且這也是他們公安系統內部的事,孟林並沒有告訴韓銘。

「林哥,謝謝你,我先走了。」秦風的那些資料,讓韓銘感覺有些膽戰心驚,他得快點將周逸宸給擺平,否則真的會出大事。

「韓銘,別急。」

孟林一把拉住了韓銘,說道:「你要答應我,在我這裡查到的資料,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你們家和周家的人在內。」

相比韓銘,孟林倒是有些欣賞秦風,而且這小子還給妹妹解過圍,他不想讓秦風的資料泄露出去,要不然怕是會對秦風的大學生活造成一些不好的影響。

「好,我答應你1

看著孟林堅定的目光,韓銘答應了下來,今天孟林的話對他也有些觸動,如果周家還是那麼護崽子的話,他不惜撕破臉皮,也不能再忍讓那家中悍妻了。

ps:ps:第二更,求月票,求推薦票!!!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