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八章啞巴虧(下)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9-03 15:08  |  字數:4755字

刪除掉錄像的後半段後,謝軒指著還在地上哼哼的幾個人,問道:「風哥,這幾個傢伙怎麼辦?放他們走?」

面對部隊里的人,謝軒還是有些膽怯的,反正吃虧的又不是他們,所以謝軒不想將事情鬧的太大。

「放走?」

秦風冷笑了一聲,說道:「這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兒?咱們被砸的東西都算了?軒子,那塊玻璃門也值個三五千的吧?」

起身走到四人面前,秦風蹲了下來,看著其中一個年齡稍微大一點的人,說道:「我知道你們是幹什麼的,也不用裝了,打個電話,叫你們首長來領人吧!」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那應該是班長的人,搖了搖頭,說道:「我們進來玩,被你們打了,事情就是這樣。」

「哎呦,倒打一耙啊!」

秦風被氣樂了,招了招手讓謝軒拿過了攝像機,說道:「你看清楚,連話都沒說一句,下了車就砸店,我看你是想被開除軍籍遣送回家了!」

看著攝像機那小小屏幕上回放的畫面,耳中聽著秦風嚴厲的話語,幾個人的臉色頓時變了,為首的那人掙扎著想要去搶秦風手中的攝像機,卻是被李天遠一腳踢了回去。

「遠子,不要打了。」

秦風拉住了還想動手的李天遠,淡淡的說道:「說實話,我和你們沒過節,就算你們砸了我的店,那也是奉命行事。我不怪你們……

但是現在你們栽了,那就讓你們領導過來說話,不然打砸老百姓店鋪的後果,恐怕不是你們能承擔得起的!」

秦風的話讓幾人面色大變。這幾句算是點中了他們的死穴,這四個人都是農村兵,如果真的被開除軍籍遣送回家,那一家人這輩子。都別想在村子裡抬起頭來了。

而且正如秦風所說,他們是奉命行事,根本就沒必要幫領導承擔這種後果,糾結了半天之後,那個班長模樣的人伸出了手,說道:「電話給我,我打!」

「這就對了嘛,你們是當兵的,又不是炮灰!」

秦風笑了笑。將手裡的行動電話打開。交到了那人手上。說道:「按完號碼後,再按一下這個鍵就能通話了。」

電話接通後,那人一臉羞愧的說道:「大隊長。我……我們被人抓了!」

「什麼?王帥,他們有多少人?」電話一端的韓銘愣住了。

要不是昨兒媳婦和自己拚命。連臉上都掛了彩的話,韓銘本不會讓這幾個人去找遊戲室的茬的,但讓韓銘怎麼都沒想到的是,他這特戰大隊長手下的兵,居然被別人給扣住了。

「就……就一個!」

那位叫王帥的班長,恨不得將頭鑽到褲襠里去,平日在部隊里單手劈磚、腦門碎酒瓶的功夫沒少練,但沒成想遇到真會功夫的人,那些全都是花架子了。

「你……你們!」韓銘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王帥等人乾的是私活,眼下被人抓了,再罵他們廢物,似乎有點不厚道。

「喂,韓隊長是吧?」正當韓銘腦筋飛轉,想著是不是要帶人把手下幾個兵搶回來的時候,電話里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

「你是誰?知不知道私自囚禁人是犯法的?」

韓銘冷哼了一聲,雖然不是周逸宸那樣的紈絝,但韓銘家世也不錯,從小到大一直都很順利,人也有股子傲氣。

「和我**律?」

那個聲音笑了起來,「韓隊長,不知道我把這幾個人和錄像交到京城警備糾察隊,你還會不會和我**律?」

電話中傳來的聲音,驟然間變得冷若冰寒:「現役軍人打砸普通老百姓的商店,還是受人指使,我不知道韓大隊長,你能不能承擔這個後果?」

「你……你是到底是誰?」

韓銘被這番話說得頭皮一陣發麻,京津重地,軍隊更是重中之重,如果這件事真的被鬧到警備司令部,就算韓銘的爺爺也是位開國功勛,那韓銘也會被送上軍事法庭的。

這一瞬間,韓銘頭腦一片空白,他被這嚴重的後果給下到了,要真是如此,那他將成為韓家的恥辱和京城自己那個圈子恥笑的對象。

「是你們惹事再先,我一讓再讓,你們反倒是得寸進尺……」

秦風淡淡的說道:「韓大隊長,想知道我是誰,您過來一趟不就行了嗎?不過人別多,一個就夠了,人多我會害怕的。」

「好,我馬上就過去,這位朋友,有話好好說,請別傷害我的人!」

韓銘是極聰明的人,他從秦風的話中聽出了對方似乎也不想將事情鬧大,否則將那幾個沒帶士兵證沒穿軍裝的人往警備司令部一交,他自己就可以等著關禁閉了。

看到秦風掛斷了電話,謝軒有些不解的問道:「風哥,你不是不想露面的嗎?這事兒讓我和遠子哥處理就行了……」

「軒子,這些在京城世家長大的人,都是些人倒架不倒的傢伙,我怕你鎮不住他。」

秦風臉上露出了冷笑,有些人投胎技術好,生下來就有優越感,像是周逸宸那樣的貨色,如果在監獄裡,怕是早就被玩死了。

而周逸宸的姐夫,能三番四次沒有原則的幫周逸宸這個禍害,估計也不是什麼好人,秦風這次之所以出面,就是想一次性解決這件事,省得日後糾纏不休。

韓銘沒讓秦風等太久,半個小時過後,一輛掛著軍隊牌照的越野車,停在了遊戲室的門口。

下車後看著地面上還沒清掃的玻璃渣,韓銘的臉色十分難看,他再三思付後,還是決定一個人前來。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否則這件事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