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七十六章啞巴虧(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開車的大毛見到那二人,連忙踩了一腳剎車,將頭伸出窗戶,對著陳振東喊道:「陳所,怎麼放他們走了?」 「嚷嚷什麼?進來說話。」陳振東轉身進了辦公室。 停好車后,大毛也跟進了辦公室,開口說道...

陳振東的內心,此時正如他臉上的表情那般,還在反覆糾結掙扎著。

最初聽到謝軒說出那些事情來的時候,陳振東的第一反應,就是將對方給幹掉,因為只有死人,才不會泄露秘密。

不過這股殺意,也隨著謝軒的話在不斷消減著,作為一個警察,陳振東自然知道這樣做的後果,一不小心就是萬劫不復的境地。

最主要的是,陳振東從來沒有想過大黑會反水,將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都給說了出來,所以他甚至都沒將資產進行轉移,只是簡單的掛在了老婆的名下,一查准沒跑。

最終陳振東坐了下去,通紅的眼睛死死盯著謝軒,說道:「你們佔七成?胃口未免太大了吧?你知不知道以前大黑拿多少?」

陳振東兩年前能從一個普通的民警干到副所長,這些錢他並非都是揣到自己腰包里的,現在想升職加薪,除了關係,還要有足夠的利益。

這件事如果抖落出來,不僅陳振東倒霉,還有所長包括分局的一位副局長,都是這條線上的螞蚱。

眼下聽到謝軒的利益分配,陳振東忍不住又火了起來,這幾年沒有他的關照,單是大黑那些敲詐勒索的事情,就足夠判上幾年的了。

不過陳副所長卻是忘記了,眼前的這兩個小子,卻是和大黑沒一毛錢的關係,他們也沒義務去承擔之前的利益分配。

「陳副所長,我們和大黑不一樣,我們以後是守法經營。」

看著陳振東那雙憤怒的眼睛。謝軒搖了搖頭,說道:「除了遊戲室這一塊的業務之外,別的我們兄弟都不沾,三成的份額。已經不算少了。」

在秦風嘴裡,敲詐勒索這樣的事兒,都是不入流的小混混乾的,而且風險係數也是最高的。只要一個風向不對,就是首先打擊的對象。

所以在接管遊戲室后,秦風只允許李天遠在遊戲室的經營上動腦筋,別的一概都不許碰,按照資市場的說法,經歷過血腥的資初期的積累后,還是要走上正軌才能長久下去。

就像是現在港島的一些超級富豪,在幾十年前不過就是搖著舢板在海上走私的小人物,時至今日。誰還記得他們當年的事情?

正當陳振東在心裡衡量利弊得失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老趙的聲音:「陳所。局裡的電話,所長不在,你看是不是接一下?」

「好。我馬上過去1

陳振東答應了一聲,他也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今兒發生的事情。這事兒對陳振東而言實在太大了,一個行差踏錯,將會影響到他的一生。

「喂,哪位?」匆匆跑到辦公室,陳振東拿起了桌子上的話筒。

「是我,魏立軍。」電話中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

「魏局,董所長出去了,您有什麼指示?」

聽到對方的聲音,陳振東鬆了口氣,魏立軍是分局的副局長,也正是他的後台,他能升任這個副所長,就是魏立軍在局黨委會上力爭的。

「我就找你,陳振東,你還想不想幹了?」

讓陳振東沒想到的是,他話聲剛落,電話一端的魏立軍就暴怒起來,「聽說你很有事啊,抓到兩個綁架敲詐勒索的嫌疑人?」

沒等陳振東開口,魏局長的質問就像是機關槍般的傳來:「我問你,你有什麼證據,能證明那兩個人的罪行?」

「這……這,魏局,您……您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聽到魏立軍的話后,陳振東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他將謝軒和李天遠來到所里也不過就是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怎麼就傳來分局耳朵里去了?

「等到你把天給捅個窟窿我再知道,那就晚了1

想著剛才市局一位副局長給自己打來的電話,魏局長心裡直感覺涼颼颼的。

原因自然就是陳振東了,這幾年魏立軍可沒少收陳振東的孝敬,他要是出了事,難保不將自己給咬進去。

「魏局,那……那兩人可都是有案底的,我……我不過就是帶過來問問話。」陳振東這會是腦亂如麻,他不知道那倆小子通了什麼人的背景,居然將狀告到分局去了。

「你胡鬧,沒有證據,憑什麼亂抓人?」

魏立軍呵斥了一句,隨之嗓門壓低了幾分,說道:「大學城那家遊戲室,以後不要再伸手進去了,他們的關係通了天……」

收了兩年的錢,魏立軍自然知道錢的來路,雖然斷了這財源有些肉疼,但相比自己的職位,孰輕孰重就是顯而易見的。

「我……我知道了,魏局,您放心,我一定處理好1

聽到魏立軍的話后,陳振東上身的襯衫完全被冷汗浸透掉了,幸虧剛才沒衝動,否則他現在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亡命天涯,二就是成為被扒掉警服,成為階下之囚。

「小陳,你的能力還是有的,不過以後做事,要穩重些……」

魏局長嘴上打著官腔放下了電話,心裡卻是在想著,是不是找個機會將陳振東扔到山窩窩裡去,這傢伙實在太能惹事了。

聽著電話中傳來的忙音,陳振東一臉獃滯,想著剛才謝軒所說的三成份子,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自己剛才要是答應了下來,不就等於又是將刀把子送到了對方的手上。

坐了半晌之後,陳振東站起身來,是他抓來的人,擦屁股的事情自然還是要由他來乾的。

「陳所長,我的建議您考慮的怎麼樣了?實在不行就給您四成份子,實在不能再多了。」見到陳振東那一副如喪考妣的模樣,謝軒心裡多少猜出了點東西。

「媽的,還想害老子?」

陳振東在心裡罵了一句。開口道:「謝軒,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只要你們守法經營,我們就會給你們保駕護航。解決你們的後顧之憂,至於今兒的事情嘛,只是一場誤會……」

要說變臉的功夫,無人能出官場中人其右。剛才還在威逼利誘嚴詞恐嚇,轉眼之間,陳副所長的臉上已然布滿了和煦春風,擺出一副人民好公僕的樣子來。

「嗯?那就多謝陳所長了,既然是誤會,那我們能走了嗎?」

謝軒記得秦風經常說的一句話,那就是行走江湖,要做人留一線,千萬不要把人往死路上逼。眼下陳振東既然服了軟。謝軒也沒敢得意忘形。

「能走了。不過小謝,要管住自己的嘴埃」

陳振東的眼神有些複雜,他決定今兒回家之後。馬上就將妻子賬戶上的錢款進行轉移,日後這件事要是被翻出來。他絕對是死不承認的。

「陳所長放心,我什麼事兒都不知道,就是接手個遊戲室而已。」謝軒笑眯眯的說道:「以後還要請陳所長多幫襯,多到店裡去指導工作……」

「媽的,能將關係找到魏局那裡,還要我幫襯?」陳振東心裡暗罵了一句,嘴上卻是什麼都沒說,穿著這身警服,他還是拉不下臉來去說些軟話。

「遠子哥,走了1等謝軒出了審訊室后,李天遠也被放了出來,這哥們被拷在凳子上已經睡了個一個多小時,眼下正迷糊著呢。

「事兒完了?」李天遠打了個哈欠,沒好氣的說道:「媽的,困死我了,昨兒一夜沒睡,今兒又折騰一天……」

「審訊的時候還說在家睡覺,現在又變成一夜沒睡,當老子是空氣啊?」一旁的陳振東聽到李天遠的話后,差點沒一口血噴出來,這小子真是欺人太甚了。

「遠子哥,走吧1

謝軒也是聽得一腦袋瓜黑線,再呆下去還不知道李天遠這渾人會說出什麼話來,拿到自己被搜走的東西后,拉著李天遠就出了派出所的大門。

就在李天遠和謝軒走出派出所的時候,一輛警車駛了進來,開車的大毛見到那二人,連忙踩了一腳剎車,將頭伸出窗戶,對著陳振東喊道:「陳所,怎麼放他們走了?」

「嚷嚷什麼?進來說話。」陳振東轉身進了辦公室。

停好車后,大毛也跟進了辦公室,開口說道:「陳所,大黑那小子像是失蹤了,我去了他父母和媳婦家裡都找了,就是不見他的人影1

「不要找了,這事兒到此為止1

陳振東無力的擺了擺手,說道:「大毛,以後遊戲室那邊不要再去找麻煩了,沒事隳橇礁鋈耍咱們……惹不起1

說出這話的時候,陳振東充滿了恥辱的感覺,作為國家執法機關,他居然需要像兩個小混混低頭,這讓他心裡像火燒一般難受。

不過陳振東也不想想,扒掉他的這身皮,他又算是個什麼東西?除了靠著職務作威作福之外,社會上又有多少人對他們警察是真的尊重?

正糾結中,陳振東手邊的電話鈴聲突兀的響了起來。

「喂,老戰友,問你點事,那個叫大黑的人怎麼了?遊戲室聽說轉掉了?」

話聲傳來,卻是陳振東戰友韓銘的電話,陳振東忽然想到,他和大黑扯上關係,還就是因為韓銘的那個小舅子。

只是陳振東不知道,電話一端的韓銘在打這個電話的時候,左邊臉頰上赫然有一道紅印子,這是被他媳婦給抓出來的,起因是周逸宸跑到他姐姐那裡哭鬧了一個多小時。

周逸宸這一鬧不要緊,韓銘的媳婦卻是一個電話,就將韓銘召回到了家裡,直言斥責韓銘不幫自己的弟弟。

韓大隊長只不過解釋了幾句,周姐頓時就不答應了,一把撓在了韓銘的臉上不說,還逼著他給陳振東打電話,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韓銘,這事兒我管不了……」

陳振東很含糊的將事情說了一遍,最後道:「地方和軍隊不是一個系統的,你要是想出氣。讓部隊的人去吧,不過那兩人不大好招惹,你要注意點。」

沒等韓銘說話,陳振東就掛斷了電話。他現在還是一腦袋漿糊理不清楚呢,哪有閑工夫去操韓銘小舅子的心?至於韓銘怎麼向家中悍妻解釋,那就不管他陳振東的事情了。

「風哥,我們出來了1

走出派出所后。謝軒就撥通了秦風的電話,語氣有些興奮,也難怪,以前他進派出所的時候,整個就像是一進了貓窩的耗子,哪兒有今天這麼淡定啊?

「沒受什麼委屈吧?」

秦風這會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出院,解決了大黑之後,周逸宸能量再大,也拿他沒什麼辦法了。現在不是周逸宸要找秦風的麻煩。而是秦風在琢磨怎麼再陰姓周的一次。

「有風哥您在。那些條子能把我們怎麼樣?」李天遠將電話搶了過去,說道:「風哥,我在裡面睡了一覺就被送出來了。舒服的很。」

「你小子,除了吃就知道睡。」秦風停住了手中的動作。說道:「你和軒子到遊戲室對面的那家川菜館等我,還有點事兒要交代你們。」

半個小時后,在川菜館的一個包間里,秦風見到了李天遠和謝軒,整整兩天都沒睡個安穩覺了,二人的面色都不怎麼好。

給秦風仔細講了在派出所中的遭遇后,謝軒一臉不解的問道:「風哥,您是找了什麼人?能讓那姓陳的接個電話就變了性子?」

「胡局長護崽子1秦風聞言笑了起來,從嘴裡說出了六個字。

這話說起來也不假,雖然胡保國是看在秦風的面子上,給京城的一位同行打了電話,但他的確很護崽子,畢竟是自己當年管教過的少年犯,也容不得別人隨便揉捏的。

「牛,風哥,能說動胡叔幫忙,咱們在京城都能吃得開1

聽到秦風的話后,謝軒頓時眉開眼笑,他開始就有些懷疑是胡保國,但卻是不敢肯定,堂堂直轄市的大局長,竟然會管他們這些狗屁倒灶的小事兒。

「想都別想,咱們立足的時候胡局能伸下手就不錯了,這後面的事,就要靠自己了。」秦風剛想接著往下說,服務員敲門走了進來,只能停住了嘴。

「還真是這麼回事……」

等上菜的服務員出去,謝軒開口說道:「風哥,按照大黑的說法,姓周的能調動當兵的,他要是把火撒到遊戲室上,這事兒還沒完啊1

「你說的沒錯,叫你們來,就是為了這事兒。」

秦風啟開了一瓶二鍋頭,給李天遠和謝軒的杯子里倒上之後,說道:「軍隊的人鬧事打架,歸不到地方管,他們很有可能去砸店。」

「敢?老子劈了他們1

秦風話聲未落,李天遠就瞪起了眼睛,他早已把那遊戲室當成了自己的產業,真有人砸店的話,李天遠絕對是會拚命的。

「遠子哥,咱們可不能和當兵的斗1謝軒聞言嚇了一跳,軍隊脫離於地方政府體系,打了他們也是白打,都沒地說理去。

「軒子,你以為他們就敢光明正大的到地方來打架?」秦風嗤笑了一聲,對李天遠說道:「遠子,真有人鬧事的話,人多你跑,要是人少?」

秦風眼中露出一道狠色,接著說道:「那就給我狠狠的打,只要不鬧出人命別打殘廢就行了1

「風哥,這行嗎?」謝軒有些猶豫的說道:「那些人可是當兵的,都有槍埃」

「有屁的槍,部隊有槍不假,但他們肯定沒有,這是什麼地方?是京城!他們敢帶槍出來?」

秦風撇了撇嘴,說道:「他們打了咱們是白打,咱們打了他們,他們也只能和血往肚子里咽,對了,軒子,你買個小型的攝像機放在店裡,有事一定要錄下來……」

秦風相信,即使周逸宸的姐夫能耐再大,也不可能明目張帶著部隊的人來打架的,他最多也就是派出幾個人尋釁滋事,找個借口砸了遊戲室。

在京城這地界上,尤其是軍隊,即使出了再小的事,那也是大事,他打了韓銘派來的人,韓銘也只能將事情壓下去,認了這個啞巴虧!

PS:PS:早起更新,近五千字的大章節,各位兄台,能否支持一張月票推薦票啊,拜託諸位了!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