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七十四章審訊(上)【第三更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協助調查,連嫌疑人都算不上,更不是人犯,你他媽的給我搞清楚點1 在管教所呆了幾年,整天在那裡背法律法規,最基本的常識李天遠還是懂的,算起來他比這些臨時的聯防隊員們都要懂得多。 「給我老...

「你們兩個出來1

陳振東下了車就看到了李天遠,那兇惡的相貌著實也讓他嚇了一跳,也就沒發現謝軒在店裡的小動作。

「你幹嘛的?讓我出去就出去啊?」李天遠抬頭撇了一眼陳振東,歪了歪嘴說道:「有事兒就在這說,哥們忙著呢1

「哎呦,你小子挺橫啊?」

陳振東聞言樂了,他也幹了十多年的警察了,小混子見過不少,像李天遠這樣的四六不通的,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警官,什麼事兒啊?」

謝軒從店裡走了出來,拉了一把李天遠,說道:「我們剛接手這店,事情比較多,警官您有事兒說事,沒事我們還要忙呢……」

「剛接手?是剛敲詐來的吧?」

陳振東將眼睛一瞪,說道:「少廢話,你們兩個都跟我到所里去一趟,有人舉報你們敲詐勒索,強買強賣,起來吧1

說著話,陳振東給手下幾個聯防使了個眼色,那個小胖子倒是好對付,但這相貌兇惡的大個人,自己一個人可是對付不了。

「警官,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強買強賣?」

謝軒對陳振東的話嗤之以鼻,道:「我們是從王政強手上轉得的這家店,各種手續全都齊備,您說我們強買強賣,倒是給出證據啊?」

謝軒口中的王政強,就是大黑的原名,一邊說著話,謝軒一邊拿出了白天跑來的那些手續,從表面上看。的確沒有任何能讓人說道的地方。

「倒是挺能說的,被處理過?」

聽到謝軒的話后,陳振東不由愣了下,原本以為是兩個過江龍想跑大學城這邊來混飯吃。但是看謝軒這做派,應該不是第一次和警察打交道了。

謝軒義正言辭道:「警官您怎麼這樣說話啊?我們都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1

「別和貧嘴,走吧,有什麼事到所里去說。」看到遊戲室外圍上了看熱鬧的人。陳振東有些不耐煩了,一擺手,幾個聯防隊員將謝軒和李天遠圍了起來。

「遠子哥,走吧1

謝軒回頭將遊戲室的捲簾門放了下來,給一臉不忿的李天遠使了個眼色,說道:「怎麼帶咱們走的,他們還要怎麼送回來……」

「還想著回來?」陳振東臉上露出了冷笑,在接到大黑的電話后,他就已經立了案。定性為綁架敲詐勒索。

只要坐實了這案子。面前兩人最少是三年以上的刑期。看他們倆小子的樣子,似乎還不了解這件事的嚴重性。

「警官,我向您保證。我們一定還會回來的1謝軒臉上露出笑容,就算大黑回來當證人也沒用。風哥早就將這一點算計進去了。

驅趕開了看熱鬧的人,警車開進了派出所。

「下車。」一個聯防隊員從後面推了李天遠一把。

「推什麼推?小子,找死啊1

李天遠眼睛一瞪,說道:「爺只是來協助調查,連嫌疑人都算不上,更不是人犯,你他媽的給我搞清楚點1

在管教所呆了幾年,整天在那裡背法律法規,最基本的常識李天遠還是懂的,算起來他比這些臨時的聯防隊員們都要懂得多。

「給我老實點,大毛,把他們身上的東西都搜出來,帶到審訊室去1

陳振東回頭看了一眼李天遠,來到派出所,有些事情就不是李天遠他們能掌控的了,在這種地方,再強悍的人,也能把你揉捏成應聲蟲。

不過謝軒和李天遠這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還是讓陳副所長心中起了一絲警惕,他是想先把大黑找到,證人到場的情況下,再給這兩個小子定罪。

「呦呵,還用手機呢,以前沒少干敲詐的事吧?」

一個聯防隊員從謝軒身上摸出了那部手機,眼中儘是羨慕的神色,九八年這會能用得起手機的人還是少數,所里也只有所長和副所長配備了。

「這玩意貴著呢,玩壞了小心賠不起。」對於被搜身,謝軒也不以為意,他也不是第一次進派出所了,對裡面的流程熟悉的很。

「賠你媽啊?」

那個叫大毛的聯防隊員被謝軒說的有些抹不開臉,一巴掌扇到了謝軒的頭上,惡狠狠的說道:「小子,在外面再橫,進來也給我老實點,懂不懂?」

眾所周知,其實在編的民警,平時審訊犯人的時候,是很少動手的,上手段的人,基本上都是這些臨時的聯防隊員,平時一個個都橫慣了,哪裡看得上謝軒這做派?

「遠子哥,別吃眼前虧1

謝軒一把拉住了眼睛要冒出火來的李天遠,看著大毛,說道:「這位大哥,您現在打的過癮,就不怕我出去?」

「想出去?下輩子吧……」

在派出所里幹活的都是聯防隊的,大毛是陳振東的親信,知道這二人進來的原因,當下又是一腳踹在了謝軒的小肚子上,罵道:「趕緊把身上的東西都掏出來,給老子進審訊室去1

「嘿嘿,打的好1

謝軒疼的頭上直冒冷汗,臉上卻是帶著笑容,一雙眼睛毒蛇般的盯著大毛,倒是讓大毛心底有些發寒,居然沒敢再動手。

「陳哥,那倆人關進去了,怎麼著,要不要兄弟們先給他倆上點手段?」

把謝軒和李天遠關進審訊室后,大毛敲開了陳振東的辦公室,說道:「陳哥,我看哪倆小子都是滾刀肉,不用點狠的,他們什麼都不會說的1

派出所屬於基層單位,其功能主要是維護下治安辦理下戶籍,仔,真要是什麼大案,都是刑警們乾的活,不過對付一些市面上的小混子,他們還是有諸多手段的。

「先等等……」

陳振東皺著眉頭放下了手中的電話,有些疑惑的說道:「大黑的手機怎麼打不通了?我給他說要一直開機的……」

報案人是大黑,他自然是第一證人了,現在找不到大黑,就無法確定這件事的真實性,貿然對嫌疑人用刑,陳振東也承擔不起這個後果的。

「這樣,大毛,你帶人去大黑家裡,找到他馬上帶到所里去1

想了一下,陳振東站起身來,說道:「我先去審一下那兩個人,要是從他們身上能找到突破口,大黑在不在倒是都無所謂了1

「好……」大毛答應了一聲,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陳哥,您放心,大黑常去的那幾個地方我都知道,一定把人帶回來1

安排大毛去找黑子后,陳振東來到了一號審訊室,李天遠和謝軒是分開關的,在陳振東看來,性格似乎有些急躁的李天遠,相對比較容易審訊些。

帶著一個正式民警和一個聯防隊員坐進了審訊室里,陳振東攤開了記錄本,眼睛死死的盯著李天遠,問道:「叫什麼名字?年齡,家庭住址1

「李天遠,二十歲,住在津天市……」

讓陳振東有些詫異的是,李天遠居然很配合的將他的問題都回答了,完全沒有剛才那個愣頭青的樣子了。

陳振東不知道的是,李天遠對於審訊室,還是有那麼一絲畏懼的,當年在石市被抓的時候,他沒少被收拾,肋骨甚至被打斷了一根。

所以進到審訊室后,李天遠馬上就想起了幾年前的悲慘回憶,反正秦老大會儘快把他們搞出去的,李天遠才不想吃這啞巴虧呢。

「老趙,去查查他的檔案,看看有沒有犯罪記錄1

陳振東對身邊的一個老警員說道,按照規定,進行審訊的時候,必須有兩個正式警員在場,不過今兒所里的人大部分都出去了,陳振東只能將管戶籍的老趙給拉來了。

等老趙出去后,陳振東追問道:「昨天夜裡十二點到凌晨三點,你在什麼地方?」

「在睡覺……」李天遠撇了撇嘴,說道:「大半夜的不睡覺,我還能幹嘛去?」

「你撒謊,昨天你和同夥綁架了王政強,逼迫他將遊戲室轉讓給你們,知不知道,這已經翻了綁架和敲詐勒索罪1

陳振東突然一拍桌子,聲音提高了八度,這是審訊中慣用的手法,一般的犯罪嫌疑人在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往往會因為慌亂而招出事實。

只不過這一招用在李天遠身上,顯然不太好使,陳振東所造出來的聲勢,甚至沒讓李天遠眨巴一下眼睛,對他的話置若罔聞,坐在那裡一句話都不說了。

「不說話就行了嗎?小吳,去……給他上點手段1

陳振東的面色陰沉了下來,看到李天遠這架勢,肯定不是第一次進派出所的,想要靠心理攻勢拿下對方,估計是不太可能了。

「哎,我說警官,你們不能刑訊逼供啊1

李天遠這下坐不住了,嚷嚷道:「警官,我給您說個事,跟我一起進來的那個小胖子最怕挨揍,您過去修理他一頓,保准他什麼都招,只要他招了我也招,否則就是打死我,我也什麼都不說!」

倒不是說李天遠不講義氣,實在是先前說好的,有什麼事兒都由謝軒來應付,可是李天遠沒想到,這陳副所長居然先審自個兒了。

ps:ps:感謝庄john成為寶鑒的盟主,看到老朋友們一個個回來,真的很高興!

九月第一天,月票好像有點悲催,從黃金瞳到天才相師,都市類的第一就很少旁落他人,還希望朋友們投出月票,多多支持新書,大家點擊下月票兩個字,就會有驚喜啊!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