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七十三章報警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兩人。 「嘿嘿,軒子,這裡都是咱們的了?」 看著寬敞的屋子裡擺著的四五十台機器,李天遠的臉上滿是興奮,當年他干著敲詐學生的勾當時,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當上遊戲室的老闆。 「遠子哥,...

雖然連驚帶嚇的,加上昨兒左手也失血不少,大黑那臉色蒼白的就像是個死人一般。

不過為了能早點解脫,大黑哥還是發揚了輕傷不下火線的精神,帶著謝軒連軸轉的跑了好幾個部門,把各種手續都給辦完了。

讓謝軒沒想到的是,當地政府為了鼓勵商人經營,大黑的那家遊戲室,居然還免稅五年,到今兒還剩下兩年的免稅期限,日後倒是不少的一筆開支。

政府辦事,總歸是拖拖拉拉的,等所有的手續跑完,一天也就過去了。

在這一天中,大黑哥接到了瘋子的電話,電話那端的瘋子哭爹喊娘一番之後,告訴大黑哥他的腿被打斷了,現在已經回冀省老家養傷去了。

瘋子這通電話的中心思想,自然是想問大黑哥要幾個錢,當時還在稅務所的大黑哥,當場就破口大罵了起來,昨兒瘋子等人的全軍覆沒,也絕了他的最後一絲念想。

「我操你他媽的,等老子傷好了,一定去打斷你的腿1扔掉電話的瘋子差點真瘋了,瘸著一條腿的他,嚇得小鎮上的電話亭都沒敢收費。

可憐斷了腿的瘋子,到電話掛斷了還沒想通,為什麼前天還和他有吃有喝有說有笑的道上兄弟,轉臉就打斷了他的腿呢?

百思不解之下,瘋子只能歸罪到大黑哥的頭上,一定是為人張揚的大黑得罪了對方,那兩人才將怒火宣洩到了自己的頭上。

大黑哥這會正自顧不暇呢,哪裡會去關心往日員工的心理健康問題?帶著謝軒辦完最後一項手續后,堅持帶病工作的大黑,整個人都幾乎已經虛脫了。

「大哥,手續都辦完了。您……您看,我能走了嗎?」

現在的大黑,看上去更像是個吸毒的,不僅臉色發白,嘴唇也白的可怕,走路搖搖晃晃的。像是隨時都會暴斃一般。

「大黑哥,別急嘛,坐下喝口水1

謝軒笑著拉住了大黑,遞上了一瓶功能飲料,他也怕大黑在馬路上暈過去,那還要送醫院搶救,多麻煩的事兒埃

「大哥,您就饒了我吧1

相比李天遠的兇殘,面前這個像是笑面虎一般的小胖子。更是讓大黑崩潰,他眼中時不時閃過的陰狠,讓大黑哥一直都有些膽戰心驚。

「大黑哥,給派出所的陳所長打個電話吧,就說你那店被人逼著轉讓了,自己還被打傷了……」

謝軒沉吟了一下,說道:「嗯,事情的經過在電話里說一下。越詳細越好,告訴陳所長。我們一個小時后,就會出現在遊戲室里……」

「大哥,您……您別玩我了,我哪兒敢啊,兄弟我真的認栽了,您就饒了我吧1

大黑被謝軒的話給說愣住了。繼而反應了過來,對方應該說的是反話,要不是在大街上,大黑哥怕是都能給謝軒跪下了。

「沒事,讓你打就打。」謝軒擺了擺手。漫不經心的說道:「我們哥倆既然敢吞下你這店,就不怕人找麻煩1

面對大黑,謝軒甚至連句虎口奪食都懶得說,混江湖混到他這份上,別說是老虎了,恐怕連個貓都不如。

「大哥,您……您說的是真的?」大黑的眼神死死的盯在了謝軒的臉上,他看得出來,這小胖子似乎不是在調侃自己。

謝軒撇了撇嘴,說道:「多稀罕啊,當然是真的,不擺平這些當警察的,我那遊戲室日後能安穩開下去?

少廢話,讓你打電話你就打,把我們哥倆抓進去,不正好遂了你的意嗎?」

「可……可我不敢啊1

拿著手機找到了陳副所長的電話,大黑愣是半天沒敢按下通話鍵,昨兒那噩夢般的經歷,可一直都在大黑哥腦海里顯現呢。

「瞧你那點兒出息,還是當大哥的呢?」

謝軒看了一眼大黑,一把搶過了手機,按下了通話鍵,直到電話那端傳出聲音后,謝軒才將手機放在大黑耳邊,做出了通話的手勢。

「喂,陳……陳所長,我……我是小黑啊1

大黑這會頭腦有些混亂,如果是他幹了這種強取豪奪的事情,躲警察還來不及呢,哪裡還敢讓人去報警?謝軒的行為,在他看來有些高深莫測。

「黑子,有什麼事兒?學生剛開學,最近老實點,不要給我惹麻煩,知道嗎?」陳副所長打著官腔,並沒有從電話中聽出什麼異常來。

看著小胖子那張笑眯眯的臉,大黑將牙一咬,說道:「陳……陳所長,我……我要報警1

「報警?黑子,什麼事兒?你腦子沒壞吧?」

陳振東聞言愣住了,往常都是美食街的商家們報警告大黑敲詐勒索收保護費,大黑喊著報警,倒真的是第一次,陳副所長聽著都感覺稀罕。

「陳所長,是真的,我那遊戲室,被人搶走了。」

既然開了口,大黑的話也變得利索了起來,將昨兒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當然,那假槍什麼的他都沒提,手上的傷勢也沒敢說的那麼嚴重,只是講自己受到了威脅。

「還有這種事?」

陳所長一聽頓時急了,說道:「大黑,那兩個人在哪裡?我馬上過去把他們控制起來,你放心,有我在,沒人能動得了你的1

由不得陳振東不著急,別看大黑那家店不怎麼起眼,但卻真是個聚寶盆。

九八年這會,公務員的工資不過就是幾百塊錢,分配到大學城派出所這種地方,油水也不是很多。

陳振東可捨不得這比財源,因為不算大黑給所長孝敬的,最近兩年陳副所長就從大黑手裡拿了五十多萬。

算起來大黑這遊戲室的老闆,還是賺的最少的一個,這幾年他賺的錢,倒是有一大半落入陳振東副所長和所長的口袋裡。

「陳所長。他們一個小時後會去店裡,我……我可全指望你了1

大黑最後這句話,說的是真心實意的,如果面前的小胖子和那凶神惡煞真的是腦子抽瘋想被警察抓,他還是有機會將遊戲室給拿出來的。

當然,大黑的這點心思。是不敢擺在臉上的,掛斷電話后,可憐兮兮的看向謝軒,說道:「大哥,我都按您的吩咐做了,這……這能走了嗎?」

「當然能走了,不過大黑哥,我要是你,就會把手機關機。然後找個沒人的地方躲幾天……」

謝軒用力捏了下大黑那已經殘廢了的左手,笑眯眯的說道:「咱們是道上混的人,和警察打交道,那可是犯忌諱的,被人知道,說不定連你右手都廢掉了。」

「哎呦,我聽大哥的,我……我就去小媳婦家裡祝那裡沒人知道1

被謝軒一捏,大黑疼的眼前一花。差點沒暈倒在馬路上,他本來膽子就不算大,謝軒這一通威脅,讓他徹底絕了和兩人作肌

「好了,走吧。」謝軒擺了擺手,說道:「大黑哥。咱們後會無期1

「謝……謝謝大哥,無期,後會無期1

終於聽到了讓自己滾蛋的命令,大黑那是淚如雨下,面對著謝軒往後退了幾步之後。兔子一般的跑掉了,一邊跑大黑哥還一邊慶幸自己不是像倒霉的瘋子那樣腿被打斷了。

直到打了計程車離開大學城的範圍后,大黑這才緩過了口氣,想了想他掏出手機又給周逸宸打了個電話,告知對方自己被人逼離了大學城,再不能幫周公子辦事了。

大黑這也是存了僥倖的心思,如果陳振東真的對付不了那兩人,或許周公子出馬用部隊的人,能把謝軒和李天遠給收拾掉,那樣他大黑也有一絲絲東山再起的機會。

不過這會,大黑卻是如同喪家之犬,打車到了小媳婦家后,二話沒說抱起兒子就往外走,去到他租住的另外一處房子,這裡也是謝軒和李天遠昨兒沒逼問出來的。

事情並沒有像大黑所想象的那樣發展,養好傷勢后,大黑哥也絕了再戰江湖的雄心壯志,用這幾年積攢下來的五十萬塊錢,在京城三環四環買了三四套房子,除了一套自住之外,其餘幾套都租了出去,每月的租金讓他生活的也不錯。

不過大黑哥沒想到的是,過了十多年,他那一平方一兩千塊錢買的二手舊房,最便宜的一套也能賣出個三四百萬,臨到中年,大黑哥倒是發了筆橫財,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相比昨夜的那一通忙活,謝軒和李天遠對遊戲室的接收,倒是進行的非常順利。

拿出變更過的各種手續,打不通大黑哥電話的於二,在李天遠凶神惡煞般的宣布今兒停業,將客人都趕走後,於二和那個女收銀員,乖乖的遊戲室的鑰匙都交給了兩人。

「嘿嘿,軒子,這裡都是咱們的了?」

看著寬敞的屋子裡擺著的四五十台機器,李天遠的臉上滿是興奮,當年他干著敲詐學生的勾當時,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當上遊戲室的老闆。

「遠子哥,過了派出所那坎,咱們再說這話吧1

透過開著的大門,謝軒看到一輛警車停在了門口,當下摸出手機撥通了秦風的電話。

電話接通后,謝軒只說了「條子來了」四個字,馬上就掛斷了電話,快速將通話信息和記錄都從手機里給刪除掉了。未完待續……

PS:PS:九月的第二更,拜託諸位兄弟姐妹能投出保底月票,讓咱們的新書在第一天有個好的名次,謝謝大家了!!!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