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七十章亡命之徒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的時候,就是被警察逮住那次,這讓大黑莫名的有些煩躁。 而且秦風的事情也有些棘手,周逸宸像個瘋子似的,一天好幾個電話催,甚至都威脅上了,要是秦風的事再不辦好,說不定姓周的小子就要來找麻煩。...

「於二,八號機子有人上分,你個王八蛋耳朵聾了?」

坐在遊戲室收銀台後面老闆椅上的大黑,摸了個打火機就沖著趴在一台遊戲機前昏昏欲睡的於二砸了過去,今兒收銀台的小妹來月事在家休息了,大黑客串了一把收銀員。

「哎,黑哥,我這就去1

被砸醒了的於二忙不迭的答應了一聲,匆匆往後面賭博機區跑了過去,這會都半夜了,除了那邊玩麻將機和牌機賭博的,遊戲室里已經沒幾個人了。

「**,整天就知道睡覺,老子花錢養大爺的?」

大黑沒好氣的罵了幾句,他這兩天心情很不好,一來是讓瘋子去堵秦風,那小子昨兒居然喝多了,今天睡的像只死狗似的,明擺著辦不成事了。

二來大黑哥這幾天,右眼皮老是在跳,他總感覺有些心神不寧,像是要出什麼事情一般,上次他有這種感覺的時候,就是被警察逮住那次,這讓大黑莫名的有些煩躁。

而且秦風的事情也有些棘手,周逸宸像個瘋子似的,一天好幾個電話催,甚至都威脅上了,要是秦風的事再不辦好,說不定姓周的小子就要來找麻煩。

「操他大爺的,這大哥當的真他娘窩囊1

雖然在美食街這一塊看似威風八面,可大黑哥心裡憋屈啊,不提派出所里那些如狼似虎的傢伙了,就連個大學生都能隨意拿捏自己,這要是傳出去,大黑哥可就要聲名掃地了。

抬頭看了眼牆上的掛鐘,大黑站起身來,已經是凌晨了,也到了關門的時間,當然,店裡的賭客們還可以繼續玩,店子還有個後門,這是當初躲避公安們用的。

「嘩啦」一聲,大黑將捲簾門拉下來一半,卻是怎麼都拉不下去了,因為一隻大手拖住了捲簾門,猛地往上一抬,將門又送了上去。

「已經關門了,明兒再來吧!」

大黑沒好氣的吆喝了一聲,他這裡的賭客,晚上要來都會先打電話的,外面沒準是哪個進不了學校宿舍的學生,想來自己這裡湊合一晚上的。

「大黑哥?」外面的人喊了一聲大黑的名字,這讓大黑稍微猶豫了一下,一抬頭,看到了一個滿面都是憨厚笑容的臉龐。

「你是誰?這會關門了,明天再來玩吧……」看著那胖胖的面孔,大黑在腦子裡回憶了一番,怎麼都不記得自己認識這個小胖子。

「我是你大爺1

大黑話聲未落,從店門的一側,閃出一個高大的身形,右手一抬,一個冰涼的傢伙頂在了大黑的太陽穴上。

「手……手槍?」

斜著眼睛用餘光看清楚了那東西的輪廓,大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來,兩腿情不自禁的打起顫來,只感覺太陽穴處傳來一陣刺痛。

「大哥,有……有話好……好說,您……您這是幹什麼啊?」

當大黑看清楚了後面那人的相貌后,心中不由又是一驚,這人長著一雙倒三角眼,鼻孔朝天,樣貌異常的兇惡,尤其是在這夜間,怕是有治療小兒夜啼的功效。

「大黑哥,找您聊聊,不知道您這會有空嗎?」

謝軒沖著李天遠使了個眼色,李天遠將槍從大黑的腦袋處放了下來,不過還是緊緊貼在了大黑的腰間,說道:「小子,別耍花活,不然老子的槍可是會走火的1

說老實話,李天遠對軒子的安排很不滿意,對方像大黑這類的貨色,哪裡需要去買把模擬槍嚇唬人?三拳兩腳的將其解決掉不就完事了?

「不會,不會的……」大黑結結巴巴的說道:「不……不知道兩位兄弟是哪條道上的?」

別看大黑在大學城這裡挺橫的,他也不過就是沾了這一帶混混比較少的光,當初在監獄里,也是任人欺負的貨色,這就是俗稱的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

「這不是說話的地兒,要不……大黑哥陪我們走一趟?」

謝軒看到收銀台上放著的鑰匙,一把拿在了手上,說道:「大黑哥,門口的麵包車是您的吧?兄弟先借用一下怎麼樣?」

「大哥,叫……叫小黑就行。」

大黑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說道:「車子儘管開去,兩位兄弟還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只要小黑能辦到的,絕對是在赴湯蹈火在所不辭1

看對方這行徑,大黑心裡明白,他們絕對不是警察,但正因為如此,大黑才會如此害怕。

國內對槍支管制的嚴厲程度,大黑是知道的,所以當他看到對方拿的槍時,馬上就意識到了,這兩人是真正的亡命之徒。

尤其是高個子那人眼中冒出的凶光,讓大黑都為之膽寒,這樣的人在監獄里,絕對是獄霸那個級別的人物,真正是殺過人見過血的。

對待這種人,只能順著對方的意思辦,否則他們是真敢開槍殺人的,大黑哥這幾年混的不錯,他並不想用自己的小命去試探對方的兇殘程度。

「也不是什麼難事,大黑哥,走吧,上車1

謝軒的臉上一直都是笑眯眯的,他動嘴,李天遠動手,謝軒話聲剛落,李天遠就揪住了大黑的脖子,一把將其拉出了遊戲室。

「大黑哥,您這是要回去啊?」於二拿著一串鑰匙怨來,他離的距離比較遠,門口的燈又都關上了,沒看清在大黑身邊還有兩個人。

看到遊戲室後面走過來個人,謝軒開口說道:「大黑哥,給你那夥計打聲招呼吧,要不……請那哥們一起去?」

「不用,不用,我跟兩位去就行1

大黑連連搖頭,抬高了聲音說道:「於二,看好店,我和兩個朋友出去吃點東西,晚上……晚上不回來了1

大黑是沒敢耍花招,他手下最能打的瘋子不在,就算於二看出什麼,他們兩個也對付不了拿著槍的人,只能平白惹怒對付。

「算你小子聰明1

李天遠從外面一把將捲簾門拉到了底,用手在大黑的臉頰上拍了拍,那邊謝軒已經發動了車子,將麵包車倒到了兩人身邊。

「兩位老大,你……你們這是要帶我去哪啊?」

看著謝軒開車往京城外的方向駛去,大黑心中一陣叫苦,他現在幾乎可以肯定了,這哥倆就是一對亡命徒,有點像是當年大王二王那一類的狠角色。

大黑在監獄里的時候,沒少聽說道上人物的狠辣,動輒就是拔槍殺人,和他們相比,平時只是收點保護費的大黑,簡直就像是個乖寶寶。

想到這裡,大黑額頭上的冷汗更多了,老派道上的人物講的是求財不求命,但要是遇到這些年輕人,那就不好說了,搞不好就要將小命交代掉。

「慫貨1

看著大黑那兩腿戰慄的樣子,李天遠撇了撇嘴,原來還以為大黑是個什麼人物,這一見,讓他頓時大失所望。

車子開出去大概四十分鐘,終於停了下來,大黑往窗戶外面一看,心中又是一沉。

這個地方大黑倒是知道,是一位有錢的南方人開發的,原本是要建一個度假村,只是那個南方人資金鏈出現了問題,從去年就閑置了下來,成為了一處爛尾樓。

由於地理位置偏僻,這裡就連拾破爛的都不來,殺過人扔在裡面,恐怕一年半載都不會被發現,念及此處,大黑兩腿抖的愈發厲害了。

「兩位大哥,小弟沒什麼得罪你們的地方吧?」

大黑幾乎都要哭出來了,有心想反抗,但腰間還頂著那冰涼的傢伙,雙手抱拳哀求道:「咱們有……有話好說,沒……沒必要這樣吧?」

「**,哪來的那麼多廢話?快點給我下車1

李天遠用那鐵皮玩具槍在大黑腰間捅了下,喝道:「老子沒事要你命幹嘛?抓緊點,別像個娘們似的。」

「好,好1聽到李天遠的話后,大黑來了精神,只要能保住性命,那一切都好說。

「行了,就在這吧。」

往裡走了大概四五十米,進到一個爛尾樓里,謝軒站住了腳,從牆角處找到一包東西,不大會,這間屋裡就亮了起來,卻是謝軒點燃了一根粗粗的蠟燭。

「這蠟燭是死人點的,倒是挺應景的埃」謝軒隨口的一句玩笑話,又嚇得大黑直冒冷汗,開始後悔跟著兩人進來了。

點亮蠟燭后,謝軒回頭看向了大黑,一臉笑容的說道:「大黑哥,我們兄弟倆都是山上下來的,這日子有點不大好過,所以想跟大黑哥您討口飯吃,這才請大黑哥過來談談的。」

「原來真是道上的朋友啊?」

大黑一聽這話,連忙說道:「小黑我也是上過山的人,兩位放心,只要是道上的朋友找到我大黑,沒有不幫忙的,我那車上還有五千塊錢,兩位要不先拿著?」

「五千塊錢?**,當我們是要飯的啊?」大黑話聲未落,只感覺肩膀一疼,隨著「嚓」一聲,他的右臂已然被李天遠生生給掰斷了。

周逸宸找當兵的打斷了秦風的肩膀,李天遠恨其歹毒,一口氣憋著到了現在,正好拿大黑撒氣了。

「啊,有……有話好好說,兩位大哥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啊1

大黑口中發出一聲慘呼,不過謝軒早就踩好了點,這爛尾樓方圓幾里連戶人家都沒有,大黑叫破嗓子都不會有人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