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六十八章猜測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五歲的時候就拜在一位八卦掌名家門下,十八歲時參加了對越戰爭,戰爭結束后,進入到了總參某特殊部門工作。 華曉彤是在十歲的時候,才第一次見到這個小叔,從小就有點男孩性格的她,居然被小叔給嚇哭了,...

當然,對於張大明的狀況,秦風一無所知,他此時正在給李天遠和謝軒講著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

「風哥,我去把那個姓周的做掉吧?」

聽完秦風的講訴,李天遠捏了下拳頭,臉上露出了獰笑,練武之人血氣旺盛,遇到事情往往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用武力去解決。

「做掉他?那你要不然出國,要不然就一輩子東躲西藏吧1

秦風看了一眼李天遠,說道:「遠子,在國內,不是萬不得已,盡量不要惹出人命來,否則很難擺平的……」

當年秦風還沒成年,因殺人就被判了四年,眼下李天遠要是幹掉周逸宸,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條,誰都救不了他。

「風哥,那怎麼辦?您就等著姓周的再來找麻煩?」李天遠的情緒顯得有些急躁,他這年把的時間進入到了瓶頸之中,一直沒得以突破,心緒有些不穩。

「找我麻煩?他算老幾?」

秦風臉上露出冷笑,轉臉看向說道:「軒子,醫院後門蹲了三個人,估計就是周逸宸派過來的,你先去摸摸底,回頭再想辦法……」

在謝軒二人來之前,秦風曾經去一樓看過,那哥三個依然守在了後門,看來等不到自己是不肯善罷甘休了。

「是,風哥,您放心吧,我一準將他們老底掏出來1謝軒嘿嘿一笑,他最擅長幹這種事兒,那胖胖的臉龐憨厚的外面,機具欺騙性。

「風哥,我也去1李天遠也站起身來。

「你坐下,又不是去打架。」秦風一把拉住了李天遠,說道:「來,陪我搭搭手,看看你這段時間功夫有進展沒?」

對於李天遠,秦風可不敢放他離開,從李天遠爺爺去世之後,恐怕在這世上,只有兩個半人能讓他聽話了。

第一個自然是秦風,李天遠對他是心服口服,可以說是言聽計從,只要是秦風說出來的話,李天遠從來都不爭執。

第二個人就是胡保國了,胡大所長手底下硬,最關鍵的是當年不止一次收拾過李天遠,這哥們見了胡保國,整個就一耗子見貓。

還有半個人,卻是剛剛出了病房的小胖子謝軒,出獄之後謝軒算是李天遠的半個老闆,加上鬼主意又多,所以李天遠也能聽進去一些他的話。

除了這兩個半人之外,李天遠可謂是無法無天,秦風要把他給放出去,估計這小子能在京城把天都給捅破。

「好,咱們搭搭手。」聽到秦風的話后,李天遠大喜,說道:「風哥,從你走了之後,我練功就一直不得勁……」

在武術中,搭手就是切磋的意思,是一種比試方式。

雙方各自先伸出一個胳膊,搭在一起,在狹小的空間內,用擠、按、推、引等巧勁相互筆試,長輩考校晚輩的時候,通常也喜歡用搭手。

「遠子,小心了1

兩條手臂搭在一起,秦風小臂微微用力往前一推,李天遠連忙將勁力運到了胳膊上,卻冷不防秦風的手臂傳來一股黏力,帶的他的身體往前沖了過去。

秦風身形一閃,右手閃電般的抓住了李天遠的后心衣服,沒好氣的說道:「你小子,還是用蠻力,不知道一巧破千斤嗎?」

「風哥,我哪是你的對手埃」

站住身形后,李天遠撓了撓頭,說道:「我就是領會不到那個巧字,不過風哥,不也有一力破十會的說法嗎?」

「滾一邊去,我教你的是最純正的內家心法,你小子當外門功夫練,還有理了?」

秦風一巴掌拍在了李天遠的頭上,八極拳雖然剛猛脆烈、大開大合,但卻是正宗的內家拳法,一向都有「文有太極安天下,武有八極定乾坤」的說法。

李天遠倒好,完全不管拳法中陰柔巧妙之處,只以攻對攻,秦風糾正了很多次他也不聽。

不過李天遠倒是有練外家拳的天賦,真要是強打硬攻,就算秦風和他對上,恐怕也要吃些虧才能將其拿下。

「嘿嘿,風哥,我就不喜歡那些小巧的功夫1被秦風教訓,李天遠笑嘻嘻的也不生氣。

「遇到內家拳的高手,有你哭的時候。」秦風搖了搖頭,也懶得說他了。

李天遠天生蠻力,除非遇到暗勁高手,一般人也真奈何不得他,在現在這國術凋零的年代,除非一些老拳師,年輕一輩中,他的確可以橫著走了。

謝軒出去打聽消息,不見得能很快回來,秦風當下在房中指導起李天遠來,他從八歲開始偷師,當李天遠的師父還是綽綽有餘的。

「啊啊礙…」

從醫院出來后,來到校園一處無人的人工湖旁邊,華曉彤不顧形象的喊叫了起來,今兒晚上的遭遇,讓華大小姐倍受挫折。

以前在街上對付那些登徒子小流氓,華曉彤的拳腳功夫無往而不利,沒成想今兒卻是在那傻大個面前吃了癟,一個照面都沒走過去,就被別人趕蒼蠅般似的一把給推開了。

「曉彤,知道天外有天了吧?」

看到華曉彤那氣急敗壞的樣子,孟瑤一陣好笑,說道:「知道天外有天了吧?以後看你還敢不敢和人動手?那人今兒是讓著你的。」

「什麼啊?瑤瑤,我好厲害的。」

聽到孟瑤的話,華曉彤愈發氣急,道:「那傻大個就是個子高一點,力氣大一點而已,我當時也沒準備好,不然一準能將他打趴下1

跆拳道的功夫,有百分之七十都是在腿上的,按照華曉彤的想法,自己還沒來得及用高踢腿的,否則一招就能將那大個子個KO掉。

只是華曉彤不知道,在實戰性極強的國術中,講究的是腿不過膝。

那種高抬腿或者是迴旋踢的動作,固然好看花俏,但根本就沒什麼殺傷力,她今兒要是用出來的話,恐怕會輸的更難看。

見到華曉彤真要急了,孟瑤笑著說道:「好吧,咱們曉彤最厲害,是最喜歡打抱不平的俠女,天下無敵,好不好啊?」

「天下無敵那還差了點。」

華曉彤倒是有自知之明,很認真的想了一下,說道:「剛才出現在秦風病房的那個大個子不簡單,我……我感覺他身上有種殺氣1

「殺氣?你武俠小說看多了吧?」孟瑤不以為然的說道:「那裡有什麼殺氣,那人只不過長得兇惡了一點,是你的錯覺吧?」

要說李天遠的賣相是不怎麼樣,尤其那眼睛一瞪起來,估計不用化妝直接就能去演黑-社會老大了,和港島的那位演員絕對有得一拼。

「不是,肯定不是錯覺,我……我在小叔身上見過那種感受。」

華曉彤的臉色變得認真了起來,說道:「那個大個子一定不是好人,說不定手上還有人命呢,瑤瑤,你沒事離秦風遠一點……」

華家從建國以來,最早是在保護京城安全的衛戍部隊,後來又進入到公安系統,和京城中諸多武術名家都有來往。

華曉彤的小叔,五歲的時候就拜在一位八卦掌名家門下,十八歲時參加了對越戰爭,戰爭結束后,進入到了總參某特殊部門工作。

華曉彤是在十歲的時候,才第一次見到這個小叔,從小就有點男孩性格的她,居然被小叔給嚇哭了,當時只不過是因為小叔瞪了下眼睛。

後來學武之後,華曉彤才知曉那叫做殺氣。

隨著對小叔的慢慢了解,她也知道,小叔經常去執行一些見不得光的任務,十歲初見小叔那次,他剛在沙漠里呆了半個月,擊斃了十多名準備偷逃出境的罪犯。

而在李天遠的面前,華曉彤居然也感受到了這種氣勢,一開始她沒聯想到這方面,現在回想起來,臉色不由變得異常的難看。

「曉彤,捕風捉影的事情不要亂猜。」

孟瑤關注的事情卻是和華曉彤有些不一樣,微微皺起眉頭,說道:「那個大個子和小胖子,為什麼都叫秦風大哥啊?看年齡,好像兩個人都比他1

「有什麼好奇怪的,秦風上大學之前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華曉彤撇了撇嘴,說道:「那兩個人叫他大哥,說明他在這個小團體里是老大,瑤瑤,我要不要叫人去查下他?看看他以前到底做過什麼壞事?」

「別,瑤瑤,秦風現在是咱們同學,不要做這種事情。」

孟瑤搖了搖頭,說道:「我懷疑秦風在火車站那次,是故意幫我解圍的,而且他這次受傷,應該也沒看上去那麼嚴重,他是在裝……」

要不怎麼說女人的第六感,往往都是十分準確的,和秦風接觸了不過兩次,孟瑤居然就將事實猜測的八九不離十了。

「那秦風豈不是你的恩人了?」華曉彤翻了個白眼,說道:「瑤瑤,我看你是春心動了,想要以身相許吧?」

「臭丫頭,又亂說話,看我不撕爛你的嘴1孟瑤做生氣狀,兩個青春洋溢的女孩在湖邊嬉鬧了起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