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六十六章趕人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另外一個,卻是透著股子恬靜。 「姓秦的,你這說的什麼話?」 孟瑤尚未開口,身邊的華曉彤就炸了,「孟瑤好心來看你,你怎麼說的?什麼叫做又來了,真是好心沒好報1 其實今兒來醫院,是...

「軒子,來了到這地兒找我吧1秦風隨口將醫院的地址報給了謝軒,交代道:「到時候從正門走,讓遠子低調點。」

「風哥,你不是去上學了嗎?怎……怎麼在醫院裡?」聽到秦風說的地址,謝軒不由愣了一下。

看到病房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秦風說道:「別問那麼多了,處理好家裡的事情就過來,有什麼事見面再談1

沒等謝軒回話,秦風就掛斷了手機,剛好看到宋穎進了病房,連忙走了出去,說道:「穎姐,今兒的針打完了埃」

秦風嘴甜,在醫院裡幾乎見了女護士都喊姐,其實他今年已經快二十歲了,應該是和宋穎同年,未必就比這些護士校

「秦風,你……你都用上手機了?」

推門進來的宋穎剛好見到秦風掛斷了電話,那小巧精緻的手機,看得她愣了一下。

如果宋穎沒記錯的話,華曉彤和孟瑤兩人,似乎都有一款這樣的手機,不過秦風的手機是黑色的,而那兩人的則是粉紅色的。

「朋友借我用的,以前軍訓一直沒拿出來,再說了,學生用手機也不好。」

秦風笑了笑,將手機塞到了枕頭底下,不過這次卻沒關機,萬一謝軒和李天遠要是找不到地,還要靠這手機聯繫的。

「怎麼穎姐,老馮那傢伙沒送你?回頭我幫你收拾他1看到宋穎的臉色似乎和平時不大一樣,秦風開起了玩笑。

「秦風,我有些事想問你。你正經一點……」

宋穎故意將臉了起來,其實平時她對秦風挺好的,但事關自己的好朋友,宋穎還是做出了一副「兇惡」的樣子來。

「穎姐。我一向都很正經的埃」秦風說著話,端坐在了病床上,兩手平放在膝蓋,做出一副認真受訓的模樣來。

「秦風。你是不是騙瑤瑤了?」

看到秦風這幅模樣,宋穎無論如何都無法將他和「騙子」這個詞連在一起,遲疑了下說道:「瑤瑤是個很單純很善良的女孩,你……你可不能欺負她啊1

「我欺負她?」

秦風聞言瞪大了眼睛,說道:「我哪兒敢啊?昨天她說是要採訪我,我不是想多博點學校的同情嗎,就把自己說的可憐了點,誰知道夢瑤都信了呀……」

秦風攤開了雙手,做出了一副很無辜的樣子。接著說道:「後來我告訴她都是開玩笑的。她又不信了。你說這人說實話,怎麼就沒人相信呢?」

秦風還真是有些鬱悶,他來上大學。是為了系統的學習一些文物鑒定與修復的理論知識,沒成想來到京城的第一天。就捲入到兩個看似家境極好的學生感情糾紛里去了。

「你說的……都是真的?」宋穎半信半疑的看向秦風,按照她那准男友馮永康的說法,秦風是騙死人不賠命,嘴裡沒一句實話。

以前宋穎當馮永康是開玩笑的,但出了宋穎這事兒之後,她開始思考馮永康這話有幾分的可信度了。

「千真萬確,絕無一個字的虛言,你要是不信,叫孟瑤來對證,我騙你們幹嘛的。」

秦風還真的想讓孟瑤來一趟,那一萬塊錢總是要還給人家的。

其實秦風也了解一點孟瑤的心思,是想報答他火車站解圍的行為,但秦風當時真的只是看周逸宸不順眼,幫孟瑤倒是在其次,所以這錢未免是受之有愧。

「瑤瑤才懶得和你說話呢。」

宋穎撇了撇嘴,不過馬上又感覺有些不對,孟瑤平時是不太和男生搭腔,但昨兒卻是她主動來找的秦風。

「隨她了,我無所謂,反正一沒騙色,二沒騙……總之我沒騙他。」

秦風說話的時候雖然理直氣壯,但還是有點兒心虛的,沒騙色不假,但枕頭下面壓著的一萬塊錢,可是孟瑤聽完自己那悲慘的經歷後送來的。

「沒騙就最好,不然我……我讓馮永康和你絕交1

宋穎兇巴巴的說了一句,揮舞著小拳頭向秦風示威了一下才離去,今兒有人找她帶班,所以才會來醫院這麼早的。

「差不多也該到了吧?」

秦風看了眼外面已經完全黑了的夜色,這會都快八點了,可李天遠和謝軒還沒到,電話也打不通,倒是讓秦風有點著急,生怕那倆小子跑京城來惹出什麼禍事。

為了等那兩兄弟,秦風晚上特意支開了馮永康和朱凱,他讓李天遠過來是有點別的想法,並不想讓他們和自己的同學認識。

「請……請問,風哥,你真的在這啊?」

病房的門被人從外面敲了一下,不過李天遠顯然沒敲門的習慣,正當謝軒想敲第二下的時候,房門就被從外面給推開了。

看到穿著病號服的秦風,李天遠頓時愣在了那裡,片刻之後,口中忽然發出一聲乾嚎:「媽的,誰幹的?風哥,是誰幹的?老子要把他骨頭給拆了1

李天遠的眼睛紅的有些嚇人,他的思維比較簡單,秦風的身體壯的像頭牛,根本就不會生病住院,那就只有一個解釋了,秦風是被人給打傷的。

「風哥,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被人打的?媽的,搞死他1

謝軒也有些不淡定了,咬牙切齒的在屋裡看著,似乎想找個趁手的物件去打架一般,只是這哥倆也不想想,秦風都打不過的人,他們去了不也是白搭?

「別嚎了,像他媽狼似的,有誰能打傷我?」

秦風心中感動,卻是在李天遠的頭上拍了一記,說道:「這裡是醫院,別唧唧歪歪的,一會把護士給招來了。」

「秦風,怎麼回事?」

秦風話聲未落,房門又被人給推開了,今晚值班的芳姐走了進來,看到李天遠和謝軒,不由皺起了眉頭,說道:「你們兩個是誰,怎麼進來的?」

醫院探視時間是有規定的,晚上七點半之後就不允許探視了,而且高幹病房區一般不讓人上來,芳姐也不知道這倆人是什麼時候溜上來的。

聽到芳姐的話后,秦風連忙說道:「芳姐,他倆是我朋友,聽說我受傷了,特意從外地趕來的,您就讓我們說會話吧1

「哦,是你朋友啊,那說話聲音小聲點,秦風,別超過十點啊,到時候領導萬一查房,我會很麻煩的1

秦風平日里的那些小恩小惠,在此刻起了作用,聽說是秦風的朋友,芳姐也沒多說什麼,很快就退出了病房。

「風哥,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住院也不告訴我們。」

護士長出去之後,謝軒開口問道,一旁的李天遠知道自個兒嗓門大,只是連連點頭,卻是不敢出聲了,他怕再將那模樣不錯但很兇的護士給招來。

「唉,還不是助人為樂招惹來的事情。」

秦風嘆了口氣,越想自個兒越冤枉,沒好氣的說道:「媽的,女人是老虎這句話真的一點沒錯,以後見了女人倒霉,千萬不能出手相幫埃」

「什麼女人,助人為樂?」

謝軒和李天遠都聽得一頭霧水,可是看到秦風那氣憤的樣子,兩人均是不敢出言詢問,和秦風相處了那麼久,他們自然知道,秦風不想說的事情,問也沒用。

「是這麼回事……」

對自家兄弟自然沒什麼好隱瞞的,秦風正想告訴二人的時候,病房的人門又被人給推開了,這次進來的,卻是兩個女孩。

「孟瑤?你又來幹什麼?」

兩個女孩的身高差不多都有一米七左右,不過兩人的氣質卻是大不相同,一個看上去挺火辣的,而另外一個,卻是透著股子恬靜。

「姓秦的,你這說的什麼話?」

孟瑤尚未開口,身邊的華曉彤就炸了,「孟瑤好心來看你,你怎麼說的?什麼叫做又來了,真是好心沒好報1

其實今兒來醫院,是華曉彤慫恿孟瑤來的。

因為華曉彤發現,今兒一天孟瑤在上課的時候,都有些神思不屬的樣子,應該是在思考關於秦風的事,所以華曉彤才想來見識下秦風究竟是何方神聖。

「這位同學,我和孟瑤同學的事情,似乎和你沒關係吧?」

秦風淡淡的看了一眼華曉彤,說道:「我是病人,這會正腦袋疼呢,希望你不要在病房裡喧嘩,否則……我會讓護士趕人的1

「你……你說什麼?」

華曉彤聞言愣住了,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和她說過話,秦風說話的聲音不大,但卻足以將人給氣死。

「你果然是個混蛋,竟然還騙瑤瑤的錢1

華曉彤從小學過跆拳道,她在京大最出名的地方,就是鬥不過嘴就動手,眼下被秦風氣得火頭從心底直往上冒,一步跨到床前,伸手就想去抓秦風的領子。

「喂,怎麼著,想動手打我大哥?」

在華曉彤說話的時候,謝軒看出了點端倪,所以一直沒出聲,躲在旁邊看樂子。

但李天遠卻是個渾人,見到有人要打秦風,哪裡還管她是男是女,身體一橫,一把就將華曉彤給推了出去。

ps:ps:今兒咳嗽的厲害,爭取三更吧,最後時刻了,希望朋友們能多支持寶鑒,投出最後的月票啊,關鍵是不投也浪費了。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