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六十一章說哭了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非的時候,冷不防一巴掌拍在了頭上,「那小妞連我都惹不起,你小子還敢惦記?信不信周公子讓當兵的把你給拉去打靶?」 大黑是知道周逸宸對這小妞的緊張程度的,有一次就是因為有個男同學和孟瑤說了話,周逸...

「孟瑤同學,我和你不一樣1

聽到孟瑤的話后,秦風並沒有生氣,臉上露出一絲黯然的神色,說道:「我從小沒有父母,能走到今天,考入到了京大,你知道我吃過多少的苦嗎?」

沒等孟瑤回答,秦風嘆了口氣,擺了擺手說道:「算了,和你們這樣的天之驕女說這些,你也聽不懂……

報道隨便你寫了,我無所謂,大不了這幾年上大學的時候,多打幾份工吧,我相信,有手有腳的,我一定能在大學、在這個生活上生存下去的1

千門就是騙子門,但想要騙人,首先就需要別人相信你,沒有好的演技,就甭想吃這口飯,秦風所說的事情,基本都是事實,這也算是本色演出。

尤其是秦風的聲音變得低沉失落,那緩緩訴說讓人聽上去有種揪心的感覺,沒人會懷疑秦風這番話的真假,因為那種表情,除非奧斯卡影帝級別的人物,或許才能表演出來。

原本還在心裡罵著秦風小人的孟瑤,此時就像是在坐過山車一般,一顆心忽然向下沉了下去,看著悲傷的秦風,她突然覺得自己真的不應該說出方才那番話來。

「對……對不起,秦風,我……我不是故意的。」

孟瑤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再怎麼說秦風都是幫助過自己的人,她剛才的行徑和語言,是非常不應該的。

而且自己應該早就看出來的,秦風穿的很樸素,渾身上下沒有一件名牌,那天報道的時候,居然連一床被子都買不起。

這樣的人,為了追求生存,只要不損害別人的利益,無論他做出什麼事情,孟瑤感覺自己都沒有權利去指責。

「沒事,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現在不是挺好的嗎。」

秦風從枕頭下面掏出一個信封,說道:「學校領導給我補發了兩千塊錢,夠我這一年的生活費了,等我病好之後再去打份工,明年的學費也沒有問題1

看著臉上恢復了陽光笑容的秦風,孟瑤總感覺在他的眼底,還有那麼一絲陰影。

聽到秦風說一年的生活費只有兩千,孟瑤瞪大了眼睛,說道:「兩千塊錢哪夠吃的?你……你軍訓的時候身體不舒服,不會是餓的吧?」

孟瑤每天早上除了在食堂的早點之外,還要喝一杯牛奶,大概需要花費四塊錢左右,中午差不多也是四塊錢,這加起來就是八塊。

晚上孟瑤不吃飯減肥,但會喝一些營養餐,那東西很貴,如果換成錢的話,最少也要四五十塊。

這還不算隔三差五的和華曉彤還有宋穎等人去吃一頓肯德基或者是麥當勞,去逛街買衣服,當然,喜歡吃全聚德鴨皮美容的孟瑤,一星期總歸是要吃一次的。

另外還有牙膏牙刷毛巾肥皂以及女人最重要的化妝護膚品,七七八八的加起來,孟瑤一個月的開銷,最低也要在兩千塊錢以上。

就算秦風不吃全聚德不吃營養餐也不吃肯德基和麥當勞,但是一天十塊錢的飯錢,那絕對是必不可少的,這樣算下來一個月就要三百,一年就是三千六百塊錢了。

僅靠兩千塊錢維持一年的生活費,孟瑤真的無法想象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生活,難道每天都不刷牙洗臉,一年到頭都穿著固定的一身衣服嗎?

所以在此時孟瑤的眼中,秦風已經是從貧困山區來的學生了,在秦風面前,她對自己以往那種和京城世家子女比起來根本就不算奢侈的生活,都感到了萬分的羞愧。

「哪裡是餓的,我現在每天吃的好飽的,大學里比家裡要強多了……」

秦風身體微微向前坐了下,擋住了放在另外一邊床頭柜上的保溫瓶,掰著右手給孟瑤算道:「你看,學校里的饅頭便宜,才一毛錢一個,我早上吃兩個,有家裡帶來的鹹菜,開水不要錢,這樣早上就只花兩毛錢。

中午還是四個饅頭,不過我會買個素菜,炒豆芽或者土豆絲才三毛錢一份,這加起來就是七毛錢,一天加起來吃飯只需要九毛錢而已礙…」

「那晚上了?」看到秦風停住了嘴,孟瑤不由追問道。

「嗨,孟瑤同學,一看你就不會養生。」

秦風裝作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說道:「古人說,早上吃飽,中午吃好,晚上吃少……

這就是說,早飯一定要吃飽,這樣一天才有力氣,到了中午是補充營養的時候,吃的東西要好才行,我每天中午都吃菜呢。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不容易消化食物,那就一定要少吃了,其實吧,吃不吃都無所謂,反正睡覺也不會感覺肚子餓,所以我就省下來了……

你算算,一天我吃飯最多只花一塊錢,一個月就是三十塊錢,不過有時候我也會吃頓肉菜的,算四十塊錢好了……

另外每個月還要買點牙膏什麼的,大概需要10塊錢左右吧,這樣每個月就是五十塊錢,一年才六百,2000塊錢要是省著用,我能用三年呢……」

說到這裡,秦風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說道:「告訴你個小秘密,我那一宿舍的哥們是考古研究所的,每個月可是都拿工資的……

按照我的估計,要是蹭他一點的話,牙膏和廁所用的衛生紙,那些都能省下來了,說不定這筆錢就不用花了1

說完之後,秦風一臉得意的看著孟瑤,似乎在等著對方誇獎他一般。

「你……你以後打算每個月就……就這樣生活?」

孟瑤的聲音顫抖了,她怎麼都無法想象,在馬上就要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竟然還有人能一個月靠著五十塊錢生存?

「是啊,這不挺好的嗎?」

秦風奇怪的反問道:「我小時候吃飯的時候,別說饅頭了,撿到什麼吃什麼,有時候別人家裡養的狗都比我吃的好,現在天天有饅頭吃,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在說這番話的時候,秦風倒是真的投入了感情。

因為他想到了自己牽著妹妹的小手撿破爛的樣子,大的八歲多,小的還不到五歲,那個時候秦風甚至去和野狗爭過食物,他小腿處有個咬痕,就是被野狗咬的。

「你……你別說了……」孟瑤再也聽不下去了,淚水奪眶而出,聲音已經有些哽咽了。

孟瑤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個感性的人,她做事情,都是很理性並且非常理智的,即使再催淚的電影,她看的時候從來都沒有哭過。

京大的貧困生很多,宋穎就是一個,但也沒有凄慘到秦風這種程度,秦風臉上的表情和那充滿了對未來生活嚮往的態度,終於讓孟瑤同學淚如雨下。

「孟瑤同學,你……你這是怎麼了?」

秦風愕然的抬起頭,看著孟瑤不斷用手裡的紙巾擦著臉,不解的問道:「我……我不向學校要錢了還不行,你……你哭什麼啊?」

「我沒哭,誰說我哭了?」孟瑤轉過身體,說道:「我先走了,等一會再回來,你等等我1

看著孟瑤轉身推開房門就走,秦風有些傻眼,抓起了孟瑤扔在柜子上的本子,喊道:「哎,你那採訪本子還沒拿走呢1

不過除了「當」一聲關門的聲音,孟瑤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病房裡,除了那一絲女人的體香之外,病房中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當病房內只剩下秦風一個人的時候,他摸了摸自己的臉,喃喃自語道:「哥們是不是演的有些過了啊?」

他原本是想將自己說成是個窮學生,讓那天之驕女產生厭煩的心理,從而離自個兒遠一點,但是看孟瑤那淚流滿面的樣子,好像失態的發展,有些不一樣了。

「奶奶的,管她呢,反正她的那些破事別沾染到我身上就行。」

搖了搖頭,秦風從孟瑤買來的果籃里拿出了個蘋果,用刀片削去皮后,放在嘴裡啃了起來。

經過這段時間中藥燉雞湯的滋補,秦風體內的元氣早就恢復了,而脫臼的左臂骨骼也完全好了,不會留下一絲後遺症。

之所以還賴在病房裡不走,秦風就是為了讓周逸宸周公子更爽一點,他住院的時間越久,代表著傷勢越重,而他的傷勢越重,周公子也就越高興嘛。

按照秦風的說法,現在社會上,向他這種事事都為別人著想的人,已經不多了,為了照顧周公子的情緒,秦風已經白吃白喝很久了。

「不行,他的胳膊肯定是因為我的事情被打脫臼的,現在又需要營養,我一定要幫幫他……」

離開了醫院的孟瑤一路小跑,徑直往醫院五十米外的一處銀行跑去,那裡有個銀行的自動提款機,孟瑤想去取一些錢給秦風,以緩解她心中的愧疚之情。

「哎,老大,那妞又出來了。」

蹲守在醫院門口的一個小痞子,在看到孟瑤出來后,連忙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老大,說道:「大黑哥,你看那妞的身材真棒,腰是腰屁股是屁股,上面那兩團一跑起來亂晃蕩啊1

眯縫著眼睛,那小弟色眯眯的看向了孟瑤,他真恨不得追上去在那屁股上摸一把,這輩子要是能睡個這樣的女人,就是死了也心甘情願了。

「**,想死去上吊去,別他娘的連累我1

正當那小弟想入非非的時候,冷不防一巴掌拍在了頭上,「那小妞連我都惹不起,你小子還敢惦記?信不信周公子讓當兵的把你給拉去打靶?」

大黑是知道周逸宸對這小妞的緊張程度的,有一次就是因為有個男同學和孟瑤說了話,周逸宸讓大黑整整堵了那人三天,最後將那男生的腿給打骨折了。

當時這件事曾經鬧出了很大的風波,不過大黑是晚上下的手,沒有留下任何的痕,加上周逸宸在派出所里使了勁,這事兒最後才不了了之的。

當然,也正是因為這件事,大黑才敢答應將秦風的手腳打斷,反正萬事有周逸宸擔著,他最多花點錢找個二杆子手下去自首,怎麼都牽扯不到自己身上的。

「大黑哥,我就是說說而已,我哪兒有那膽子埃」

小弟撓了撓頭,眼睛看向了孟瑤跑去的方向,悻悻的說道:「大黑哥,那小妞去取錢了,不會是給醫院那小子的吧?咱們要不要告訴周公子?」

「**了,你***就不能長點腦子啊?」

小弟話聲未落,又是一巴掌拍在了頭上,「**,男人和這妞說句話就要打斷手腳,這小妞要是他娘的倒貼小白臉,姓周的還不要發瘋?到時候他讓我幹掉那小子,是你去還是我去啊?」

大黑簡直差點被這小弟給氣瘋掉了,剛才打電話告訴周逸宸孟瑤來的事情,他就一直在後悔,他相信,如果這通電話再打過去的話,周逸宸一定會讓他殺掉秦風的。

大黑違法的事情做的多了,但大多都是些豪取強奪收點保護費之類的,再有就是打打悶棍嚇唬下學生,這些罪行即使被抓起來,也就是判個三五年的事兒。

而像殺人放火這樣要以命抵命的事情,大黑是從來不沾的,他知道法律的底線,一旦出了人命,是誰都扛不住的,他可不想拿自己的腦袋開玩笑。

想了一下,大黑總覺得心裡有些不落實,開口說道:「明天我不過來了,你帶幾個人守在這裡,要是那小子出來,把手腳打骨折就行了,下手別太狠了。」

大黑是今兒才過來,他並沒有見過秦風,不過這個手下卻是到病房區轉悠過,隔著窗戶看到過秦風的模樣,後來秦風出來買水果,更是認的真切。

「大黑哥,您就放寬心吧,這點小事,我一定干好1

小弟信心滿滿的拍起了胸脯,他衣袖裡藏的那根無縫鋼管,專門就是敲腿砸胳膊的,去年那個男學生的事就是他下的手。

「你小心點,回頭我給你拿一萬塊錢。」

大黑點了點頭,說道:「事兒做完就離開京城,沒接到我的電話不準回來1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