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五十七章看望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算是個意外的刺激。 對於周逸宸的秉性,孟瑤算是知之甚深,她才不相信秦風會是周逸宸的朋友,那麼就只有一種解釋了,周逸宸查出來當時碰撞到他的人,就是秦風。 如此一來,事情就很順暢了,在查...

說話的女孩身材高挑,差不多有一米七左右,此時在宿舍里穿的比較清涼,一件緊身的背心,將上半身的美好身材盡數顯露了出來。

要是秦風看到這女孩的相貌,自然知道是報名那天遇到的孟瑤,不過相比在京城火車站的穿著,孟瑤此時的打扮,卻足以讓很多男生流鼻血了。

「我看是你學壞了吧?」

孟瑤輕笑道:「昨天都被碰到了和那男孩一起回來,還是死不承認,今兒又被我看見了,你怎麼解釋啊?」

孟瑤也是京大醫科大的學生,她們住的是四人一間的宿舍,除了宋穎之外,還有華曉彤和另外一個女生,昨兒孟瑤和華曉彤從外面回來的時候,剛好碰到在樓下告別的兩人。

「才不是呢,他是秦風的同學,怕我晚上一個人回來有危險,這才送我的。」

宋穎的家境不是很好,在醫院當實習生的工作,還是孟瑤托關係幫她找到的,所以宋穎不想給人知道自己貪戀愛的事,那未免會讓人覺得自己太不自愛了。

「秦風?哪個秦風?這事兒和秦風又有什麼關係?」

聽到秦風這個名字,孟瑤心中猛的一顫,她清楚的記得開學前在火車站做志願者的時候,就是一個叫秦風的人幫她解的圍。

「這事兒你不知道?學校里早就傳的沸沸揚揚了……」

孟瑤聞言愣了一下,繼而反應了過來,說道:「哦。我忘了,你和曉彤去北-戴河了,昨天才回來的……」

在火車站出了那件事情之後,孟瑤又不願意給家裡訴苦。那幾天心情都很鬱悶,剛好華曉彤的父親有次去北-戴河開會療養的機會,就拉著孟瑤去散心了。

對於她們這種家庭的人來說,新學期晚來幾天。壓根就不算什麼事兒,只要給學校領導打聲招呼就行了。

所以兩人一直玩到昨天才回的京城,晚上才來學校,剛好碰到馮永康送孟瑤回宿舍,至於這些天學校里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們自然都不知道了。

「你先說說那個秦風的是什麼事啊?」

孟瑤心面雖然對這件全校皆知的事情很好奇,但嘴上卻是說道:「你要是說不清楚,回頭我讓曉彤來審訊你,她可沒有我的好脾氣?」

孟瑤的性格恰好和宋穎相反。長得雖然很婉約溫柔。但卻是典型的外柔內剛。心裡比誰都有主見。

孟瑤早就打定了主意,如果過幾年家裡逼她嫁給周逸宸,她就會在結婚那天離家出走。讓孟周這兩家要臉面的人在京城丟盡臉面。

「秦風是今年的新生……」

「果然是他,出了什麼事兒啊?」

宋穎這句話剛一出口。孟瑤心中就動了下,在火車站她最無助的時候,就是一個那個叫做秦風的男孩幫她解的圍,對於這個名字,孟瑤記得非常清楚。

「在上個星期軍訓的時候,秦風和軍訓的教官進行實戰對練,被那教官將肩膀給打脫臼了,這在學校里算是事故了,所以被安排到了高幹病房,可不正歸我管嗎?」

「實戰對練把肩膀給搞脫臼了?」

孟瑤聞言愣了一下,不過心中卻是放下心來,肩膀脫臼不是什麼大毛病,只要骨頭沒事,休息個幾天就行了。

「喂,你還沒交代那個男孩的事情呢。」平時誰沒個跌跌撞撞的事兒?打籃球都能骨折呢,所以孟瑤將話題從秦風身上轉移開來。

「什麼交代啊,說的那麼難聽。」

宋穎猶豫了一下,接著說道:「送我回來的那個人叫馮永康,是京城人,為人還算正派,他是秦風的同學,我……我們倆真的沒什麼的1

「有什麼也不怕埃」

孟瑤笑著說道:「沒想到咱們家宋穎千挑萬選的找了個比你小的學弟,那麼多帥哥追你都沒要,真是可惜了礙…」

要說孟瑤她們這個宿舍,是醫科大乃至整個京大的校花宿舍,四個女孩長得都很漂亮,其中以孟瑤為最。

不過孟瑤有周逸宸那個蒼蠅纏著,平時倒是沒人敢向她表白,但另外三個就慘了,幾乎每天都要收到一摞情書外加玫瑰花。

動不動樓下還有人彈著吉他表白,去年大一的時候,每天洗剩下來的洗腳水都沒有浪費,基上全被性格潑辣的華曉彤給下面的男生洗冷水澡了。

「哪裡比我小了?」聽到孟瑤的話,宋穎有些著急,連忙糾正道:「馮永康上學晚,他比我還大一歲呢。」

「還說沒談戀愛,鬼才信呢。」孟瑤逗著宋穎,說道:「咱們可是說好的,四姐妹都不準談戀愛1

「我……我這不算談戀愛,就是送我上下班埃」宋穎知道說錯了話,腦子一轉,將話題轉移開來,說道:「還說我呢,你那周公子追的不是更緊?」

提到周逸宸,宋穎像是自言自語道:「對了,他前幾天還打電話到醫院,問那秦風的傷勢呢,奇怪了,他和秦風怎麼認識的啊?」

「什麼?周逸宸打電話問秦風的傷勢?」說話一向慢聲細語的孟瑤,聲音忽然間拉高了。

「是礙…」宋穎點了點頭,說道:「所以我才以為你知道這件事的,我以為那個秦風是周公子的朋友呢。」

周逸宸對孟瑤死纏爛打的事情,整個京大幾乎沒有人不知道的,當然,作為宿舍的好姐妹,宋穎知道的更多一些,她知道孟瑤不喜歡那個人,只是家裡有婚約而已。

「這個我不知道,不要在我面前提姓周的那個人。」

孟瑤心裡忽然感覺一陣煩躁,說道:「小穎,我有點不舒服,先去睡覺了,你放心吧,那個男孩的事情我不會告訴她們的。」

「你沒事吧?」

看到孟瑤忽然變了臉色,宋穎擔心的用手在她額頭上摸了一下,說道:「不熱啊?你可能這幾天玩累了,早點睡吧1

「嗯,你也早點睡。」

孟瑤答應了一聲,和衣躺倒了床上,不過睜著一雙大眼睛,卻是怎麼都睡不著,剛才宋穎的話,對她來說,算是個意外的刺激。

對於周逸宸的秉性,孟瑤算是知之甚深,她才不相信秦風會是周逸宸的朋友,那麼就只有一種解釋了,周逸宸查出來當時碰撞到他的人,就是秦風。

如此一來,事情就很順暢了,在查出秦風之後,睚眥必報的周逸宸,買通了教官打斷了秦風的一條胳膊,那個小人是絕對幹得出這種事情來的。

想到這裡,孟瑤心中不由一陣慌亂,她是個善良的女孩,秦風因為自己的事得罪了周逸宸,被他殘忍的打斷了胳膊。

雖然秦風當時未必就是故意幫自己解圍的,但是孟瑤總感覺自己很對不起秦風一般,尤其想到那個陽光沉穩的大男孩胳膊脫臼時的情形,孟瑤的心就一陣揪得慌。

「周逸宸的心思太歹毒了。」

孟瑤一陣氣苦,她要去求證這件事,如果真的是周逸宸報復秦風,那麼孟瑤決定不再忍下去了。

在孟氏家族裡,疼她的兄長也有不少,有好幾個都是京城各世家後代那圈子裡的領頭人物,孟瑤的親大哥也是在部隊里的,現在已經掛著中校軍銜了。

到時孟瑤請兄長出面,怎麼著也要好好教訓下周逸宸,最起碼也要讓他不能再去報復秦風了,他們之間的事情,關秦風這個不相干的人有什麼關係?

「嗯,明天就去,一定要問清楚1

孟瑤的小手緊緊的攥了起來,她外表看似柔弱,但內心卻非常堅強,婚姻問題不和家裡抗爭只是擔心爺爺的身體,但她從來沒有認可過。

過了一會,華曉彤和另外那個女生回到了宿舍,看到睡在床上的孟瑤,不由問道:「咦,瑤瑤今天怎麼睡那麼早?」

宋穎做了個噓的手勢,壓低了聲音說道:「小聲點,孟瑤有點不舒服,先睡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晨起來的時候,孟瑤又恢復了平常的樣子,旁人也沒看出什麼異常來。

在上了一天課之後,她故意找了個理由甩開了平時和自己形影不離的華曉彤,卻是拉住了從食堂吃過飯出來,準備去醫院值班的宋穎。

「和我去醫院?還要去找那個秦風?你……你不是不認識他嗎?」

宋穎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孟瑤,住在一起有一年多的時間了,她還從來沒見過孟瑤主動和哪個男生說話,更不用提去找什麼男生了。

孟瑤落落大方的說道:「我是不認識秦風,不過他報名是我接待的,現在受了傷,我去看看也沒什麼吧?」

「你當志願者接待的人多了,怎麼就去看他啊?」

宋穎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上學期她們班裡有個男生打籃球摔斷了腿,幾乎全班人都去看望了,惟獨孟瑤沒去,這個理由根就不成立。

「信不信由你,你不帶我去,我自己去好了。」

孟瑤很隨意的說道,她從小時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做事不太在乎別人眼光的,不和男生來往只是不喜歡而已,沒有什麼原因……第四更了,親們,沒月票給幾張推薦票吧,唉,兩周沒上周推榜了啊!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