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五十四章麻煩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求孟瑤的男生。 「周少,放心吧,你把那小子的姓名和班級發我手機上,我回頭就去醫院看看,認認臉,以後只要他敢出學校門,我一準打斷他的腿1 對於周逸宸交代的事情,大黑還是很盡心的。 ...

「得,哥們算是服你了。」

馮永康回頭沖著秦風翹起了大拇指,說道:「長這麼大能讓我服氣的人不多,就憑這一點,錢我花了,心甘情願1

說完之後,馮永康推門走了出去,服氣歸服氣,但心裡不順那是真的,他怕自個兒要是再留在病房裡,搞不好真有動手教訓秦風的衝動了。

正如秦風給朱凱所說的那樣,馮永康看似性子衝動,實則是個非常聰明的人。

他進入京大上學,一來是想系統的學習文物修復和鑒定知識,日後好接管家族的生意,馮氏古玩行在京城那也是底蘊深厚的。

第二就是,能考入京大的人,可以說是薈萃全國之精英,日後從學校畢業,這些同學肯定都會成為社會上的精英人士,對自己人脈的拓展也是非常有幫助的。

馮永康平時看上去瘋瘋癲癲的,但為人處世卻是滴水不漏,不僅和本班的同學,就是和考古系專業的學生也是相處的極好,這一點他做的比秦風都強。

用幾萬塊錢交給朋友,在別人看來絕對是敗家子的行為,但對馮永康而言卻是值得的,因為他不缺這個錢,而且秦風身上,也有足夠的潛力值得他去這麼做。

和馮永康差不多,其實朱凱也是抱著這種心思的,像他們這種人交朋友,講的是個對等,秦風表現的比他們優秀,這一點就夠了。

「這兩個哥們都是個趣人埃」

等到馮永康走出了病房,秦風摸了摸下巴,臉上露出了笑容。

秦風不差錢,不說現在《文寶齋》每月都開始有了進賬,但是他作假賣出去的那批古玉,就有四十多萬。

除了留二十萬在津天。剩下的錢,秦風都存在了一張銀行卡裡帶了過來,用來製作葯膳和購買藥酒完全是綽綽有餘的。

之所以從馮永康和朱凱身上敲了一筆,是秦風看出來這兩人家中都是比較有底蘊的,不是缺錢的人,更重要的是。在秦風的潛意識裡,對朋友大方的人才可交。

就像是秦風自己,如果是李天遠和謝軒要用錢,秦風絕對二話不說會掏出所有的錢,鑒於自身的性格,也導致秦風特別討厭那種對金錢斤斤計較的人。

「兩人家中應該都是倒騰古玩的,日後尋摸點東西找補給他們1

占朋友便宜的事,秦風是不會做的,眼前只不過是他對二人的一種考驗罷了。他也不會讓馮永康和朱凱白白掏出這筆錢,畢竟兩人還都是學生。

活動了一下左臂,秦風隱隱感覺到還有點痛楚,當然,那弔膀子的繃帶完全是擺設,左臂雖然不能做juli運動,但正常的行為卻是一點都不妨礙的。

「狗日的周逸宸1

對於周逸宸,別指望從小就是流浪兒的秦風能說出什麼好話來。眯縫著眼睛琢磨心思的秦風,正在想著如何才能好好的教訓下周逸宸。

「小逸。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你不要再去找那個學生的麻煩了。」

處理完這件「意外」事故后,韓銘去到京大哲學性找到了自己的小舅子。

他知道周逸宸的性格,那絕對是睚眥必報,如果沒讓他感覺到爽的話,恐怕這小子還會去找那個叫秦風的麻煩。

周逸宸如果是敢作敢當的性格那也不要緊。關鍵是每次麻煩過後,擦屁股的總是他們這幾個姐夫,有時候韓銘都想調出京城了,也算是怕了自己的小舅子。

「姐夫,不會的。我那麼大度的人,怎麼還會去找他麻煩?」

周逸宸臉上滿是笑容,下午秦風滿地打滾並且凄慘嚎叫時的情形,讓他心中的怨氣去了一大半。

唯一還讓周大少不爽的是,他還沒當著秦風的面囂張一次,回到班級后,周逸宸就在考慮是不是等哪天秦風出校園的時候,再找人收拾他一頓?

韓銘的到來,倒是讓周逸宸下定了決心,還要再教訓那小子一次,因為是他,讓姐夫跑來「教訓」自己,這事兒得算到秦風的賬上。

如果被秦風知道周逸宸此時的想法,估計他也要仰天長嘆:腦殘人士的思想,果然是與眾不同。

「我警告你,秦風在學校已經出了一次事,再出事的話,你小心事情鬧大1

周逸宸這貨哪裡會有城府?這話剛出口就被韓銘看了出來,京大這種地方藏龍虎,他是真怕周逸宸再惹出禍事。

「知道,知道了,姐夫,你那麼忙,趕緊走吧1

周逸宸不耐煩的擺了擺手,下午的爽快感被韓銘的到來消除了一半,這也讓他愈發痛恨秦風了。

「不在京大校園出事,在外面出事學校總歸管不到吧?」趕走了姐夫之後,周逸宸掏出了手機,往外撥打了個電話。

周逸宸的電話是打給學校外面那條美食街上的一個「大哥」的,當然,能在學生面前稱大哥的,也就是個不入流的小混子。

這人叫大黑,年齡三十歲左右,曾經因為故意傷人罪入獄到三年,出來之後就在京大外面開了個遊戲室。

在京城,坐牢叫做上山,上過山的人在一般小混子的眼裡,那都是「大人物」。

靠著自己坐牢積累下來的「名聲」,大黑在大學園這邊,也算是赫赫有名,手下有七八個看場子的弟兄,美食街上的飯店每個月都要向他繳納一些「保護費」。

除了在外面敲詐那些商戶之外,學校的學生,自然也是大黑重點關注的對象。

不過大黑比較聰明,他從來不去找那些窮學生的麻煩,專門挑一些穿著名牌衣服,這年頭就能用上手機的學生下手。

大黑聰明之處就在於,京大的學生都是來自五湖四海,就算這些有錢學生在家裡再有勢力,對京城而言也是鞭長莫及。

大黑用他店裡私設的賭博機,吸引了不少家境優越的學生,可以說,他那遊戲室幾乎完全靠著這些學生賺錢的,每個月都有好幾萬塊錢進賬。

不過大黑有一次卻是碰到了鐵板上,那就是遇到了更不講理的周逸宸。

周逸宸上京大,完全是為了孟瑤來的,他在哲學系讀了兩年,愣是連古希臘偉大的哲學家柏拉圖是哪個國家的人都分不清楚,絕對算是京大校園的一個奇葩了。

這樣的人哪兒會呆在課堂上?於是學校門口的遊戲室就成了他的常駐點,每天閑的蛋疼的周逸宸幾乎都泡在那裡。

俗話說十賭九騙,機器騙起人來更是殺人不見血,大黑比較狠,他將店裡所有自己的賠率調的都非常低,還不到百分之二。

這樣的賠率,就是說在這台機子上花一百塊錢,機子只會往外吐兩塊錢,剩下的九十八塊錢,那都是大黑凈賺的。

周逸宸去年的時候,在大黑的店裡整整玩了一個月,最後一算,居然輸出去了整整八萬塊錢,而且還記賬欠了二十二萬,加起來一共有三十萬之多。

九八年這會的錢還是比較值錢的,就是在美食街買下一個店鋪,也用不了三十萬,到了月底一算賬,當時周逸宸就傻了眼,因為他掏不出那二十二萬來。

周家雖然在京城有點兒勢力,家中也有做生意的人,但周逸宸只是個學生,即使對他再寵溺,也不可能沒事給他幾十萬花的。

更重要的是,周家那位開國少將老爺子,是最煩人去賭博的,無奈之下,被逼賭債的周逸宸,只能又找上了疼愛自己的姐姐。

周逸宸腦殘,不代表他姐姐姐夫也都是腦殘,這事兒一聽就不對,肯定是有人給周逸宸下了套。

於是韓銘找了他的一個在京大附近派出所工作的複員戰友,將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

這樣的事兒在地方上多了,那戰友一聽就明白了,當下也沒從派出所叫人,讓韓銘出了幾個當兵的,直接把大黑的遊戲室給砸了,而且連著那幾個小痞子全都被教訓了一頓。

之所以用當兵的,那是因為當兵的不歸地方管,打了人也白打,眼見招惹了更不講理的兵哥哥,大黑也只能自認倒霉,將八萬塊錢賠給周逸宸之後,還要擺酒道歉。

不過這樣一來二往,大黑和周逸宸相互之間倒是也熟悉了。

知道了周逸宸有軍方背景后,大黑頓時刻意巴結起來,周逸宸之所以在京大校園裡耀武揚威沒人招惹,緣由就是他曾經讓大黑幫他教訓過幾個追求孟瑤的男生。

「周少,放心吧,你把那小子的姓名和班級發我手機上,我回頭就去醫院看看,認認臉,以後只要他敢出學校門,我一準打斷他的腿1

對於周逸宸交代的事情,大黑還是很盡心的。

因為從上次店被砸事件處理完之後,他通過周逸宸和當地的派出所拉上了關係,每年只需要送上一筆錢,他的店再也沒有被找過麻煩。

「嗯,教訓他的時候一定要給我打電話,那小子的叫聲聽起來很爽1

個人趣味一向都不大正常的周大少,彷彿又看到秦風在滿地打滾的樣子了。未完待續……

PS:PS:第一更,今兒應該是五更,不過打眼爭取往六更了寫,大家有月票的支援一張月票,沒月票給張推薦票也行,謝謝諸位了!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