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五十三章無恥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天花板,他再也看不到別的顏色了。 「秦風,怎麼回事?這哥們腦袋抽了吧?」 馮永康走到秦風床邊坐了下來,獻殷勤的說道:「秦風,別請什麼護工了,你放心,有哥們看著你,每天吃的喝的保你滿意,...

馮永康的這番表演是聲情並茂,最後居然還彎腰行了個紳士禮,看得朱凱目瞪口呆之餘,差點沒將午飯給吐出來。

「老馮,這……這怎麼好意思呢?」

秦風臉上沒有一絲不好意思的神色,悠悠說道:「你還要軍訓,每天那麼辛苦,只要陪夜就行了,晚上沒事幫我倒到馬桶吧1

「倒馬桶?還訓練?」

秦風的話讓馮永康的臉色一陣發黑,沒等秦風把話說完,這哥們連忙掏出了一張紙來,鄭重其事的說道:「為了能讓你更好更快的恢復,回到我們學校的大家庭里來!

我決定了,從今兒起就不參加軍訓了,全心全意給哥們你服務,不過……倒馬桶什麼的就算了吧,京城老四合院里家家戶戶都廁所了,哥們你多走幾步路不就行了?」

「**,你們兩個都是賤人啊1

朱凱此時已經欲哭無淚的,一把搶過馮永康手中的那張紙,這一看,頓時眼前一黑,張口罵道:「我說……你們兩個是不是合計好了來算計我的啊?」

「算計你什麼?」

馮永康把那張紙搶了回去,小心翼翼的疊好放到口袋裡,說道:「對了,我還沒問呢,你們倆打的什麼賭啊?賭注是什麼?」

「滾遠點,哥不想和你說話。」朱凱無語哽咽抬頭望天,只是除了白色的天花板,他再也看不到別的顏色了。

「秦風,怎麼回事?這哥們腦袋抽了吧?」

馮永康走到秦風床邊坐了下來,獻殷勤的說道:「秦風,別請什麼護工了,你放心,有哥們看著你,每天吃的喝的保你滿意,就是全聚德的鴨子,我也能每天給你整一隻來1

「鴨子我興趣不大,吃的也不用你準備……」

秦風的右手掏進了馮永康的口袋裡,拿出了那張紙一看,嘖嘖道:「建議由馮永康同學為秦風的護理,還蓋著個主任醫師的章,我說……你這本錢下的不小啊?」

「可不是,剛才出去那主任買了一條煙,還欠了那個小護士三頓飯,哥們我容易嗎?」

馮永康叫起苦來,可憐巴巴的看著秦風,說道:「你要是一請護工,我那些錢可都白花了,你得幫幫我啊1

「**,那護士長得不錯,別人想請吃飯還請不到呢1

病房裡的朱凱終於徹底崩潰了,轉身就往外走,「秦風,我去市場了,哥們願賭服輸,不過回頭你要告訴我,你怎麼知道這個賤人是去開護工條子的?」

「你們拿我做賭注?」

這下馮永康聽出來,一臉不滿的說道:「你們怎麼能這麼做呢,沒有徵求我的同意,就拿我做賭注,這是對我個人極大的不尊重,秦風,你要給我個解釋1

「唉,你要是不肯幫我,那我還是自己去找護工吧1秦風長嘆一聲就要下床。

「別啊,我就是要幫你,才不讓你找護工的1

馮永康連忙攔住了秦風,一臉諂笑道:「都是自家哥們,有話好說,這有便宜,也不能讓那些護工們賺啊,更何況哥們我是免費的……」

「賤人都矯情啊1

秦風臉上露出了笑容,他從家中遭遇變故之後,這些年的生活都非常的緊張,來到大學識得這兩個損友,倒是讓秦風感受到一種從沒有過的輕鬆。

「老馮啊,以咱們哥倆的關係,讓你當護工也不是不行。」

秦風沉吟了一下,慢條斯理的說道:「不過你看人家朱凱,為了我的病專門去市場買母雞給我燉湯,你……這是不是也要表示下啊?」

俗話說有便宜不佔王八蛋,秦風這擺明車馬就是想敲馮永康,當然,對他來說純粹就是好玩,而且馮永康的家境也不錯,不至於讓他傷筋動骨。

「靠,我算是看出來了,敢情哥幾個裡面你最黑啊?」

聽到秦風的話后,馮永康一臉悲憤的站了起來,「原來還以為你老實,敢情扮豬吃虎的是你?對了,你這暈倒也是裝的吧?」

圍著秦風轉悠了幾圈,馮永康臉上露出了狐疑的神色,像秦風這種能把他和朱凱都玩弄於鼓掌之上的人,怎麼會吃如此大的虧?

「喏,那是X光的片子,你自己去看……」秦風沒好氣的說道:「要不你從這樓上跳下去,回頭你也能住在這裡1

「**,這是五樓啊,我有病怎麼著?」

馮永康將腦袋伸到窗戶處看了一眼,飛快的縮了回來,說道:「說吧,哥們我認栽了,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不過提了要求之後,我每天在醫院的時間你就不能支配了1

「其實吧,也不是什麼要求。」

秦風笑了起來,說道:「我有個祖傳的藥酒方子,專門治療跌打損傷,等到我這傷好了之後,每天擦一下的話不會留下後遺症,你看我在醫院這樣子,也沒法自個兒去泡酒吧?」

秦風這話說的是半真半假,藥酒方子是沒錯,但功效卻和他說的有點不一樣。

當年秦風初學八極拳的時候,並沒有八極拳的內家心法,所以在練拳過程里,積累的一些隱疾,直到他的修為進入暗勁,才感受到體內的那些暗傷。

秦風所要泡的藥酒,就是以藥力混合酒性,治療那些暗傷,眼下他又自殘傷了胳膊,再也不服用藥酒的話,怕是連以前的傷勢都要發作。

「嗨,我以為什麼事兒呢,不就是泡罈子酒嗎?」

聽到秦風的要求,馮永康鬆了口氣,說道:「咱們住學校里,宿舍裡面讓泡酒嗎?對了,我還不知道你住哪兒呢,怎麼一訓練結束就找不到你了?」

「我住博士生宿舍那邊,就兩個人住,沒人管的……」

秦風隨手在紙上寫了莘南的電話和宿舍地址,說道:「你去考古研究所找莘南,讓他給你開門把酒罐子放進去1

「博士生宿舍?」

馮永康的眼睛都直了,「我們六個人住一個宿舍,你小子居然兩人一間,沒天理,太沒天理了啊1

「我運氣好罷了,同宿舍的那哥們是我以前的一個朋友,找了關係才進去的……」

秦風沒忍心再打擊馮永康,他還沒說莘南最近談了女朋友,經常晚上不回來住呢,如果那哥們真的和女朋友確定關係的話,日後恐怕秦風就是一人一間宿舍了。

看著馮永康臉上一副便秘的表情,秦風忍住笑,說道:「對了,那藥材有點貴,哥們你別心疼啊1

「我認栽了還不行啊,貴就貴了,方子拿來吧1

馮永康算是服了秦風了,自己等人每天要在六人宿舍裡面聽著呼嚕聲聞著臭腳丫子的味道,人家秦風不聲不響的就住進了雙人間,這待遇簡直就沒法比埃

「對了,老朱說的實彈打靶,你不感興趣嗎?」為了不再拉仇恨,秦風故意轉移了話題。

「沒興趣,我爸有朋友在部隊,想打槍還不容易?」

馮永康滿不在乎的說道:「軍訓才無法子彈,以後哥們帶你去部隊打,各種槍械,子彈隨便打,打到你厭煩,不提這事兒了,你的藥方呢?回頭辦好這事兒,我還要請那小護士去吃飯呢……」

馮永康果然不是個好鳥,這逃避軍訓之餘還摟草打兔子,如果被朱凱聽到一定會氣瘋掉,按照這樣說,他也沒全輸給秦風埃

「給,對了,那人蔘必須要用野山參,不然效果達不到。」

秦風在紙上寫下了一副由四十八種中藥配成的藥方,遞給馮永康,說道:「你把藥材買齊之後先拿給我看,酒最好用那種五十四度的董酒,我開的藥劑量有點大,能泡四十斤,你酒罐子買大點兒礙…」

秦風現在還年輕,體內的暗傷不那麼明顯,如果等到四十開外,恐怕整個人就要廢了了,他開的正是半年的劑量,服用這半年之後,體內的隱疾就能盡數消除掉了。

接過藥方,馮永康咬牙切齒的說道:「好吧,我認了,你先歇著,我給你抓藥啊1

雖然藥材多少錢馮永康不知道,但他老爸是個好酒的人,家裡好酒不少,對於秦風所說的董酒,他卻是知之甚詳。

董酒的名聲不是很響亮,很多人都不知道,但董酒卻是董香型白酒的代表,以獨特的工藝、典型的風格、優良的品質馳名中外,在國內名酒中獨樹一幟。

董酒的工藝和配方曾三次被國家權威部門列為「國家機密」,國密董酒由此得名,獨特、複雜的生產工藝及配方,再加上其堅守純手工釀造,使得董酒酒質明顯高於普通白酒,

品質高價格自然也高,馮永康在心裡估算了一下,單是秦風提出來的四十斤五十四度的董酒,恐怕就要花上兩三萬塊錢了。

「哎,哥們,老山參用五十年以上年份的,五萬塊錢足夠了啊1

眼看馮永康就要走出病房,秦風的聲音從後面傳了過去,聽得馮永康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沒一頭撞到門板上。

「老……老子這大學三年才五萬塊錢生活費,你……你也太狠了吧?」

九八年那會,京城二環外一套小房子,也不過就賣個十來萬,馮永康這心都在滴血啊,為了逃避幾天軍訓而已,平白要掏那麼多錢,他感覺自己腦袋是不是抽瘋了?

「掏不掏隨你,我又沒逼你1秦風此時的嘴臉,讓馮永康恨不得把他另外那條完好的胳膊也給打斷。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