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五十章意外(中)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錯1 「是礙…」 馮永康比較會來事,點了點頭說道:「哎,我去買點東西,你打聽下秦風住哪裡了,咱們一會就過去1 京大最著名的幾個專業里,就有醫科大學,這裡出過不少醫學界...

「團長,張大明進行實戰對練,也是跟我彙報過的。」

部隊可以說是最護崽子的地方,韓銘自然知道團長的意思,只不過是要給學校領導個交代而已,當下說道:「我認為學生多增加一些實戰對練,有益於增強學生的體魄和毅力……

至於這件事,真的只是個意外,團長您看,這地上是擺有護墊的,誰都不願意出現這樣的事情,我願意承擔領導責任……」

聽到韓銘的話后,中校有些意外,他知道韓銘是有背景的人,來自己團里也不過就是鍍鍍金,說不定很快就會升上去。

平時韓銘為人很低調,從來不拉幫結夥,中校也沒想到韓銘居然會為了個班長說話,他本來想給那班長一個處分,將這件事給壓下去的,韓銘這一出頭,倒是讓他有些難辦了。

「胡鬧,那也要注意學生們的安全,韓銘,你給我回去寫報告,寫不好我處分你1

中校將連一,話雖然說的很狠,其實還是準備和稀泥了,為了次訓練意外和韓銘結仇,未必是好的選擇,就當這一次賣韓銘個人情了。

「孫副校長,您看這事,實在是對不起,我回去一定要好好處分他們……」

中校回過頭來,看向身後的一個人說道:「這位同學所有的醫療費用,都由我們部隊來出,當下最緊要的,是先要搶救學生,您放心,我們會盡最大努力的1

處分不出分的,還不是中校一句話的事情,他這麼說,只不過是為了消除學校領導的不滿情緒,軍民共建,其實還是部隊落得的好處多。

「王團長啊,每一個學生,都是社會的寶貴財富,看到他們受傷,我很痛心啊1

孫副校長痛心疾首的說道:「孩子在我們這裡受到了傷害,這讓我們怎麼和孩子家長交代呢?」

孫副校長是全權負責此次軍訓的,往日里學生暈倒那些都是小事,但這次不同,看那學生的樣子,說不定會留有殘疾的,這的確讓學校非常的被動。

聽到孫副校長的話后,王團長連忙憋校長,您放心,我們會派出專人到學生家裡解釋的,就是把他們請來都行1

雖然說軍隊和學校,都有些脫離社會,但是天下的官員都是一樣的,像這樣的突發事件,他們首先考慮的還是如何將影響消弭到最低。

「嗯,我讓人查一下那個學生的檔案,先就這樣處理吧。」

孫副校長點了點頭,說道:「你們的那個班長,也不要處分了,軍訓既然有個「軍」字,那就是上戰場,流點血流點汗,這也是不能避免的,同學們,你們說是不是?」

「是1

要說孫副校長還是很有水平的,話聲剛落,操場上就響起了一陣應和聲。

馮永康和朱凱雖然滿心的不情願,但他們敢得罪部隊的人,卻是在校長大人面前縮起了腦袋,畢竟以後幾年他們還要在學校里混呢。

「那就這樣吧,王團長,你和我去醫學院那邊看看受傷的學生。」

雖然是不同單位,但孫副校長是正廳級別的官員,要比王團長高出不少,是以說起話來也有種領導的口吻。

「好,韓銘,今天軍訓暫停半天……」

王團長答應了一聲之後,看向韓銘,說道:「你把所有帶班軍訓的班長,都集合起來,強調一下軍訓紀律,危險動作一律不準再做,至於那個張大明,回來后先讓他寫檢查1

「是1

韓銘敬了個軍禮,拿出對講機開始召集起人來,三千多名新生的軍訓,幾乎遍及了學校的每一個角落。

「哎,我說,秦風那小子幹了件好事啊1聽到王團長的話,朱凱摸了摸下巴。

「是啊,能免除半天軍訓,還要整頓紀律,咱們的日子是不是要好過了?秦風同學真是大好人礙…」馮永康很難得的和朱凱達成了一致意見。

「受傷的是咱們同學,你小子怎麼能這麼說呢?一看就是個貪生怕死的傢伙,我怎麼和你考了一個專業啊?」

聽到馮永康的聲音,朱凱才意識到自個兒是在和他說話,頓時話風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他也是屬狗的傢伙,翻臉就不認人。

「**,姓朱的,老子又沒扒你家祖墳,你怎麼事事兒都針對我啊?」

馮永康一聽朱凱的話,也是邪火直往上冒,身體一動就想轉悠到朱凱身後去,話說剛學的那手抱膝壓摔,是要從後面進行偷襲的。

朱凱也是看其色知其意,堅決不將菊花暴露人後,兩人頓時在操場上打鬧了起來,典型的就是精力過剩欠收拾。

鬧騰了一會之後,兩人停歇了下來,朱凱說道:「行了,咱們去看看秦風吧,那哥們為人好像還不錯1

「是礙…」

馮永康比較會來事,點了點頭說道:「哎,我去買點東西,你打聽下秦風住哪裡了,咱們一會就過去1

京大最著名的幾個專業里,就有醫科大學,這裡出過不少醫學界的泰山北斗,作為這樣的一座學府,各種醫療設備,絕對是要比國內最好的醫院還要齊全的。

只不過醫科大距離京大校園有些遠,張大明背著秦風走了五六分鐘累的像個死狗之後,才有輛救護車接到電話開進了校園裡,將秦風拉上了車。

張大明當然沒有權力跟著去了,看著秦風上了車后,他只能悻悻的回去寫檢查。

當然,秦風的死活和張大明沒有一毛錢的關係,此時他的心中,是欣喜若狂,畢竟完成了任務,也就代表著他終於能在部隊里呆下來了。

「劉教授,這個學生怎麼樣啊?要不要緊?」

十多分鐘后,孫副校長和王團長等人也趕到了京大旁邊的醫科大學,在醫科大外面附屬醫院的手術室里,一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剛剛從裡面走出來。

劉教授不僅是京大醫科大學的教授,同時也是國內知名的骨科專家,今兒正好在學校有課,接到通知后,臨時過來為秦風進行診斷。

「問題不大,肘部骨關節沒有損傷,是肩膀脫臼了。」

劉教授的話讓一行人都將心放回到了肚子里,他們雖然不懂醫學,但是還分得清脫臼和骨折的區別的。

「劉教授,嚴重嗎?這學生昏迷是怎麼回事?」

孫副校長還有些不放心,畢竟秦風當時的樣子實在是太凄慘了,那鬼哭狼嚎的聲音,讓他們在百米之外的地方都聽到了。

摘下口罩后,劉教授拿著一張片子,說道:「脫臼是因為外力驟然打擊之後肩部脫臼的情況,由於學生已經成年,這種傷害還是盡量避免的好,不然等年齡大了,會有些後遺症的……

至於昏迷,我看是因為學生體質弱,在軍訓中本身就已經透支了體力,突然間身體再遭受外力打擊,神經系統承受不住,這才會昏迷不醒的……」

劉教授擺了擺手,說道:「你們不用擔心,學生的生命跡象非常強,是不會有生命危險的,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給他做個腦部的核磁共振,看看有沒有別的毛病1

「好,謝謝您了,劉教授1聽到劉駕駛的話后,王團長不由鬆了口氣,開口問道:「那這個學生什麼時間能醒呢?」

秦風沒有大礙,那部隊的責任相應就減輕了一大半、

部隊沒責任了,更談不上領導責任,只要等秦風清醒過來,王團長代表部隊送點慰問品和慰問金,這事兒基本上就算是解決了。

「這個……不好說,再過半個小時這樣子應該就能醒過來了吧?」

劉教授是骨科專家又不是腦科的,想了一下之後,說道:「就算病人清醒,身體也比較虛弱,你們今兒就別打擾他了1

「好,好,那我們明天再來看他……」

王團長連連點頭,看向孫副校長,說道:「孫校長,要不要我派個勤務兵過來照顧這位同學?也算是部隊的一點心意吧。」

「這……還是算了吧。」

剛剛接了個電話的孫副校長搖了搖頭,說道:「孩子沒那麼嬌貴,回頭讓醫院裡的護士多照顧下就行了。」

如果不是剛接的這個電話,或許孫副校長就答應了王團長的心意了,不過那個電話卻是讓孫副校長知道了一個信息,就是秦風是個孤兒。

孤兒的意思,就代表著不會有家長來找學校的麻煩,對於孫副校長而言,到時候只要給秦風一些獎學金,這件事同樣不會影響到他主持的軍訓工作。、

「孩子沒事就好,咱們都回去吧……」

秦風沒有醒過來,留在這裡也沒什麼意義,孫副校長進行了總結髮言:「這件事只是個意外,讓部隊里的小夥子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一定要讓今年的軍訓工作圓滿結束1

「意外??」

手腕上掛著吊針,剛剛被從手術室里給推出來的秦風,閉著眼睛再心裡罵道:「去你**意外,明明是蓄意的啊,放你身上試試胳膊脫臼疼不疼啊?」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