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四十九章意外(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收拾三五個流氓地痞都不成問題,眼下秦風幾近昏厥,他卻是想將秦風給扶起來。 只是張大明沒想到,滿地打滾的秦風,還混帶著無影腳,那雙腿一直在亂蹬亂踢,他剛剛走近,就被秦風的腳尖踢中了小腹,一陣火辣...

「教官,我……我身體真的很不舒服1

秦風站在那裡的身體像是在打擺子一樣,不斷顫抖著,額頭上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往下滑落,這會不僅是韓銘看出了秦風身體不適,就是旁邊的那些同學,也沒人再起鬨了。

「你放心,一個示範動作而已,只要你自己不緊張,就不會發生意外的。」

看到秦風的樣子,張大明心底也是一沉,秦風再三強調自己身體不好,等到自個兒下手之後,會不會因此而被人指責?

不過面對著提干后的錦繡前程,張大明還是咬了咬牙,決定遵從韓銘的命令。

俗話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少年斷條胳膊最多幾個月就能好,但這可是關係到自己一輩子的大事。

「那好吧,教官,您要輕點啊1

秦風像是認命了一般,站在了張大明指定的位置上,腦袋無力的耷拉了下來,額頭的頭髮遮擋住了他的眼睛。

「**,要斷老子一條胳膊,沒那麼容易1誰都沒看見,垂下頭的秦風,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秦風早先的性格,是只能佔便宜不能吃虧,他八歲帶著妹妹流浪,就算白天受了人欺負,晚上也會去別人家裡砸窗戶的。

雖然跟著載學到了吃小虧佔大便宜的道理,但古人說鬚髮受之父母,秦風又哪裡肯讓人白白打斷條胳膊?

「這個動作的要點是,當歹徒從你的正對面走過來時,你要面對他走過去,臉上不要有任何慌張的表情……」

張大明一邊緩步向秦風走去,口中一邊還在講解著:「等到兩人快要接觸的時候,用你的左手,迅速抓住歹徒的右手,往後一拉的同時,用右肘砸像歹徒手臂的后關節部位1

張大明口中說著話,人卻是在和秦風錯身而過的時候,一把抓住了秦風的右手手腕,猛地往後一帶,將其右臂呈現了向後反弓的姿勢。

「提干,只要砸下去就能提幹了1

此時張大明心中充滿了興奮,他的腦海完全被「提干」兩個字充斥著。

韓銘的許諾,讓張大明將身下的秦風當成了歹徒,腰身一轉,藉助那扭動的力量,右小臂重重的對著秦風的肘關節砸了下去。

「教官的姿勢好帥啊1

「這一招很實用,回頭咱們也練練1

「你看那個人,彎著腰背著手,真像勞改犯……」

圍觀的新生們,只是將這場面當成了一場遊戲,在張大明右臂重重砸下的時候,很多人的臉上還帶著興高采烈的表情,紛紛議論著教官的動作。

「這下砸下去,以後怕是要落下後遺症吧?」

唯有人群外面的韓銘知道將要發生的事情,人的關節本就脆弱,如果傷到肩關節還好,但是肘關節受傷的話,恐怕就是治好,以後對小臂的彎曲也會造成非常大的影響。

「**,**他,**這小子1

聽到身邊的叫聲,韓銘不由無語的搖了搖頭,他那親愛的小舅子此時雙眼通紅,正握緊了拳頭在那低吼著,瞧那模樣,倒是恨不得親自上去。

「啊!!!1

場內發生的情形,的確讓周逸宸如願以償,就在張大明的右臂重重砸下之後,只聽一聲「嚓」清脆響聲,緊接著那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在操場上慘烈的響了起來。

「疼死我啦,疼,疼死我了1

秦風的身體不斷的在地上滾動著,雙腳亂蹬,左肩軟噠噠的垂在了身體邊上,喊聲之大,讓所有人都震驚了。

遠在操場外面一個棚子下面的中校軍官和幾位老師,在聽到喊聲后也是豁然色變,連忙往聲音傳來的地方跑去。

「這……這是怎麼回事?」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可是清楚的聽到了那骨頭錯開的「嚓」聲。

而滿地打滾的秦風口中發出的聲音,已經都快要嘶啞了,顯然是疼到極處,才有這樣慘烈的表現。

「我……我不是故意的1

說實話,不光是周圍的學生們愣住,就連罪魁禍首張大明,此刻也有些不知所措,倒不是說他後悔幹了這件事,而是張大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打斷秦風的胳膊?

就在張大明的小臂砸在秦風關節處的時候,他感覺到秦風有一陣掙扎,似乎小臂滑了下,好像沒使上力,這才讓張大明心中有些迷惘,他不確定自己究竟有沒有完成任務。

「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扶住這位同學?」看到張大明在場內發傻,韓銘連忙大叫了一聲,此時張大明表現的越好,他才有把握幫張大明脫罪。

「哦,哦,秦風,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1

聽到韓銘的話后,張大明如夢方醒,抽眼看了一下韓銘身邊的那個手舞足蹈的年輕人,張大明知道自己的行為,應該是讓他們滿意了。

念及此處,張大明心中頓時興奮了起來,秦風的慘叫聲,在他耳中也變得悅耳無比,心情大好的張大明決定將秦風送去醫院,算是對他一個小小的彌補吧?

張大明在部隊里軍事素質極強,平時就算是收拾三五個流氓地痞都不成問題,眼下秦風幾近昏厥,他卻是想將秦風給扶起來。

只是張大明沒想到,滿地打滾的秦風,還混帶著無影腳,那雙腿一直在亂蹬亂踢,他剛剛走近,就被秦風的腳尖踢中了小腹,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從小肚子處傳遍了全身。

只不過這陣疼來的快去的也快,很短的時間內,疼痛就消失不見了,但就是這麼一愣神的功夫,在地上翻滾的秦風已經沒了聲息,敢情是暈了過去。

「姓張的,你狹私報復,我要告你去1

原本就和張大明不對付的馮永康,此刻站了出來,大聲說道:「秦風在之前就說自己生病了,你不依不饒的非要拿他對練,現在把秦風的胳膊打斷,你安的什麼心啊?」

「就是,秦風已經說了生病,你這不是把人往死里整嗎?」

和秦風挺對脾氣的朱凱,也站了出來,其實在張大明和秦風對練的開始,他們也看出秦風的狀態很不好,只是誰也沒想到,居然會發生如此嚴重的後果?

「我……我……」

張大明蠕動著嘴唇,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做賊心虛之後,沒幾個人還能理直氣壯的,更何況受了好幾年部隊教育的張大明?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在此時,部隊領導和學校老師終於趕了過來,看到地上暈迷不醒的秦風,頓時面色大變。

雖然歷年軍訓都有學生忍受不住高溫昏倒之類的事情,但地上的秦風,模樣未免太凄慘了點兒,臉上滿是眼淚鼻涕不說,那身上更是沾滿了灰塵,像是剛從垃圾堆里爬出來一般。

「報告團長,是訓練中出了點小意外,我正在處理1

見到頂頭上司來了,韓銘也嚇了一跳,他雖然在部隊關係很深,但是官大一級壓死人,要是被團長看出點兒端倪,他也沒有好果子吃。

在趕走了周逸宸之後,韓銘站出來說道:「張大明在進行軍體拳對練的時候,不小心碰傷了這位同學的胳膊……」

說到這裡,韓銘對著張大明大聲吼道:「張大明,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點把人背到醫務室去?」

「啊,是,是1張大明知道韓銘是在維護自己,連忙在朱凱等人的幫助下,俯下身體將秦風背了起來。

「等一下……」

中校伸手攔住了正要往人群外面走的張大明,說道:「你送人去醫務室之後,馬上給我寫一個事情經過,半個小時內要交給我1

見到這種情形,中校的心情十分的惡劣。

和京大進行共建,這不是隨便哪個部隊都能爭取來的,現在出現了訓練事故,如果大學方面不依不饒的話,對他來說都是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韓銘,你是不是也在現場?」

中校轉頭看向了韓銘,說道:「你同樣給我寫個事件報告,另外麻煩在場的同學,有看到整個事情過程的,如果是我的官兵有不對的地方,你們可以向我來反應1

中校對於處置突發事件的經驗,還是相當豐富的,這一席話基本上做到不偏不倚,並沒有偏袒自己手下的兵,讓人聽著心裡比較舒服。

「首長,我有話要說1

馮永康的站了出來,說道:「這個班長體罰學生,曾經讓我跑過操場五圈,而且秦風之前就說自己生病,他還不依不饒的要秦風對練,我懷疑他的動機1

京城人就有那麼點好處,那就是不怕事情大,馮永康原本就看這教官不順眼了,現在有機會,自然要噁心他一下,能把他調回部隊換個教官才好呢。

馮永康此話一出,背著秦風在幾個同學的攙扶下剛走出十多米的張大明,腳下猛地打了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嗯?韓銘,這是怎麼回事?軍訓之前沒給這些班長講條例條令嗎?」

聽到馮永康的話后,中校嚴厲的眼神看向了韓銘,此時他必須做出表態,因為那幾個學校的領導,此時臉上已經露出了不豫的神色。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