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四十八章對練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大學生難道就是這個素質嗎?」 「報告班長。我們只是學生,軍訓是為了強健體魄,又不是軍人,用得著那麼嚴嗎?」 馮永康這次說話沒忘記喊報告,不過還是怪話連篇,剛才那圍著操場跑的那五圈,讓...

「小宸,我可是說了,這是最後一次,以後再搞出這些事情來,可別怪我不幫你1

看著自己這弔兒郎當的小舅子,韓銘也是滿心的無奈,周家就這麼一根獨苗,從上到下把他寵溺的不像話,有時候甚至是毫無原則。

如果今兒自己不幫周逸宸,韓銘相信,等周末回家的時候,老婆一定不讓自個兒上床的,話說以前就有過這樣的先例,他也不是第一次給周逸宸擦屁股了。

「姐夫,不就是打斷個小屁孩的手腳嗎,您這話說的多傷感情?」

周逸宸不在乎的撇了撇嘴,他幾個姐夫都是妻管嚴,只要自己跑到姐姐那裡哭鬧一番,還不得乖乖就範?

「小宸,那小子也不是故意的,你至於把事情鬧這麼大嗎?」

韓銘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他聽自己的丈母娘說過事情的來龍去脈了,對方是下車的時候沒站穩,才撞到周逸宸的,雖然造成了周逸宸身體上的傷害,但那也是無意的埃

關鍵是韓銘這話不能對丈母娘說,因為丈母娘雖然沒明說要他幫著周逸宸教訓肇事的小子,但卻是說自己兒子不能受欺負,這當媽的也算是極品了。

「至於,當然至於了,姐夫,你不知道,前幾天都快疼死了我了,還有頭上的傷?你看看,一共縫了四針呢1

說起前幾天的事,周逸宸的頭皮還是感到一陣發麻,那種疼痛簡直就不是人可以忍受的,他當時要死的心思幾乎都有了,所以這才對秦風恨之入骨。

像韓銘這種人,他對不起別人完全都記不起來,但誰要是有對不起他一丁點兒的地方。他估計到死都忘不掉的。

「行了,回頭張大明教訓了那小子,這事兒就算是完了。」

韓銘算是怕了這攪屎棍了,沒好氣的說道:「你最近收斂點,別對孟家的丫頭動手動腳的,他們家要是認了真。你我兩家綁起來都不夠看的。」

周逸宸欺負孟瑤的事兒,很快就傳了出去,在周逸宸看來是天經地義,不過在韓銘眼中,卻簡直就是愣頭青的行為。

兩人只是長輩的一嘴婚約,一沒拜天地二沒扯證,對方隨時都能反悔的,現在孟家勢大,即使反悔。周家也是無可奈何的。

「姐夫,聽說您以前在四九城也挺橫的,現在膽子怎麼那麼小啊?」

周逸宸眼帶鄙視的看了韓銘一眼,說道:「早知道不讓我姐找你了,屁大點事顧前顧后的,我姐跟著你能幸福嗎?」

要說周逸宸不招人喜歡,他就是個四六不通的傢伙,韓銘明明是來幫忙的。還被他夾槍帶棒的損了一頓。

「我……我1

韓銘被周逸宸這一番話憋的滿臉通紅,有心給他一耳光。卻又怕丈母娘妻子來找麻煩,冷哼了一聲之後,轉過頭不在搭理他了。

見到張大明已經回到了操場上,韓銘心裡也不由緊張了起來,這可是在京大校園,萬一張大明沒收住手鬧出了人命。那後果遠不是他一個小少校能承擔的起的。

「起來,開始訓練了1

回到操場上的張大明,看到歪扭七八坐了一地的學生,皺著眉頭喝道:「一點組織紀律性都沒有,大學生難道就是這個素質嗎?」

「報告班長。我們只是學生,軍訓是為了強健體魄,又不是軍人,用得著那麼嚴嗎?」

馮永康這次說話沒忘記喊報告,不過還是怪話連篇,剛才那圍著操場跑的那五圈,讓他徹底看這教官不順眼了。

「和平時期你們是大學生,要是戰爭時期,你們說不定就會變成軍人,對自己嚴格要求有什麼不好?」

張大明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沒工夫和這貧嘴小子鬥嘴,當下說道:「都站好了,下面咱們要進行的是實戰對打,我會在實戰里教給你們一些搏鬥的技巧,以後遇到歹徒的話,你們也能抵擋一下……」

想著韓大隊長對自己的承諾,張大明心中忍不住就激動起來,從九六年之後,部隊對提干要求嚴厲了許多,軍隊基層領導,都必須上過軍事院校才行。

張大明是農村兵出身,文化不是很高,雖然軍事素質過硬,但考軍校是需要文化成績的,所以他基本上是沒戲。

而且張大明已經得到了消息,等到今年的十二月份,他就將脫掉軍裝退伍回家,一想到回家后務農的生活,在軍隊里生活了幾年的張大明就有些不甘心。

可就在剛才,韓大隊長竟然說,讓他在訓練中教訓一個小子,只要他能辦到,韓大隊長就可以想辦法送他去軍校!

張大明知道,韓銘還不到三十歲就當上了營級單位的大隊長,身後一定是有背景的,說出這話來,肯定不是騙自己。

生活突然出現了轉機,這讓張大明直到站在操場上之後,心神還有些恍惚,事關自己的前途,即使拼了命,他都要辦到。

「馮永康,出列1

張大明也不笨,他知道如果直接找上秦風出了事,自己事後肯定說不清楚,但要是前面有幾個學員都沒事,到時候他就可以推脫是秦風自己緊張而造成的。

「報告,張教官,咱們的訓練科目裡面沒有這一項吧?」

馮永康有些不滿的看著張大明,說道:「我們都是文化人,動手動腳的太不文明了,我拒絕和您進行實戰演練1

馮永康自然不知道張大明的心思,在他認為,這個張教官就是看自個兒不順眼,找個機會收拾下自己而已。

「訓練什麼科目,教官是可以因材施教的,不用向你說明1

張大明將臉一,開口說道:「你有權利拒絕訓練,我同樣也有權利在你的軍訓卡上打不及格1

其實在教軍體拳的過程中,讓學生體驗一下軍體拳應用在實戰里的效果。對戰是允許的,不過這些大學生們身嬌肉貴,再加上還有女生,一般教官都會省去這項科目。

「張教官,我……我要告你1

一向伶牙俐齒的馮永康,被張大明說的沒話了。誰讓教官有填寫軍訓卡的權力?這一點就捏住了他們所有人的短板。

「去告吧,還是個男人呢,連個實戰科目都不敢進行……」

張大明到底在部隊里呆了幾年,對付像馮永康這樣高中剛畢業的學生還是有一手的,他們和新兵其實都差不多,一罵二打三刺激,基本上就搞定了。

張大明說話的聲音很大,頓時引來不遠處隊列的注意,尤其是幾個女生的眼神。似乎都盯在了馮永康的身上。

「媽的,要死鳥朝天,誰怕誰啊?」

俗話說人倒架不到,馮永康可以不在乎教官的鄙視,但女孩子們的眼神,頓時融化了這個騷包內心的堅冰,將頭一昂就站了出去。

「傻帽,繼續拒絕到底啊1站在隊列里的秦風忍不住在心裡罵了一句。

秦風根本不用想也知道。張教官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就是對著自己來的。只是秦風不知道他們的底線,究竟在什麼地方?

如果只是想教訓一下自己,秦風完全可以忍,現在是他在明處對方在暗處,如果硬抗被對方看出自己會功夫的話,這事兒的性質就變了。周逸宸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但要是姓張的下狠手,秦風就要琢磨下對策了,他也是爹生父母養的,這身體受傷一樣會疼,秦風可捨不得糟蹋自個兒的。

「下面我要做的動作。叫做抱膝壓摔,這是一個由后擒敵的動作,動作要領是……」

秦風在轉動著腦筋,場上的對練已經開始了,張大明拿了一張墊子放在了馮永康的面前,自己則是走到了馮永康身後四五米的地方。

「教官,您……您要輕點啊,要……要溫柔點啊1

聽著張大明在身後的話聲,馮永康都快哭出來了,那些教官之間相互表演的動作很好看,但是放在自己身上,那就不怎麼好玩了。

「當你發現前方有敵人或者歹徒的時候,要迅速向對方接近,趁其不備用雙手抱住對方的膝蓋,然後肩部上頂……」

張大明的軍事技術的確非常過硬,口中說著話,身體卻是閃電般的侵到了馮永康的背後,身子猛地一矮,從身後用雙手摟住了馮永康的膝蓋。

在抱住馮永康雙膝的同時,張大明的肩膀猛地向上一頂,由於雙手在往後使勁,這麼一來,馮永康的整個身體就往前撲倒了下去。

這個動作並沒有做完,馮永康倒地的時候,張大明一個跨步跟了上去,騎在了馮永康的身上,左右手呈雙拳貫勢,停在了馮永康的兩邊太陽穴處。

「好,真漂亮1

「教官好棒啊1

「王教官,我們也要學那個動作1

張大明的這一套動作如同行雲流水般的順暢,馮永康還沒任何反應就撲倒在了墊子上,只聽到耳邊傳來一些女孩子們的驚嘆聲。

「這就完了?」

直到被張大明拉起來,馮永康還有些迷糊,不過四周注視過來的眼神,讓這個賤人挺起了胸膛,說道:「教官,我還可以再示範一次的1

俗話說色壯慫人膽,在感覺到身上沒有任何不適之後,馮永康反倒變得洋洋得意了起來,雖然被摔的是他,但馮帥哥感覺自個兒摔倒的姿勢也是很帥的!

「還想再示範一次?」

張大明看了一眼馮永康,點了點頭,說道:「可以,不過你已經熟悉了,這次要把墊子給拿掉,你沒問題吧?」

「啊,今兒天氣真好……」

聽到張大明的話后,馮永康抬頭往天上看了看,義正言辭的說道:「張教官,為了能讓同學們都掌握這種技能,我看還是把機會留給其他同學吧1

「賤人1

場下的秦風等人,不約而同的想到了這個詞,無恥到如此境界的人,還真的是很少見,就連一肚子心思想著怎麼教訓秦風的張大明。都被馮永康給逗樂了。

「媽的,要是對我來上這一招,可是致命的啊?」

笑過之後,秦風忍不住心生寒意,抱膝壓摔那一下沒什麼,關鍵是跟上的那個動作。如果被那招雙拳貫耳打實在了,就是秦風也扛不住的。

「到時候再看了,要真想置我於死地,也別怪哥們心狠手辣1

秦風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事關自個兒的小命,他才不會管什麼教官不教官的,大不了把那姓張的打一頓,這學不上了!

場上的對練還在繼續著,張大明有心沒有叫秦風。而是在和其餘幾個新生一一對練,並且動作也不盡相同,場面十分的好看。

「哎,剛才教官真帥1

「那個同學也不錯,倒的多瀟洒啊1

「再來一次,插襠扛摔再來一次嘛……」

或許是受到了張大明這邊的影響,旁邊的幾個班級訓練的都有些心不在焉了,那幾個教官乾脆解散休息。讓一群人圍了過來。

這倒是讓文物修復與鑒定專業的幾個高材生亢奮了起來,朱凱明明倒地的時候擦傷了手掌。還裝著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不斷的向四周拋著媚眼。

「秦風,下一個到你了,咱們要進行的動作,叫做拉腕砸肘……」

當朱凱回到隊列中之後,張大明的目光看向了秦風。剛才導致朱凱受了點輕傷,也是他故意的,這樣等秦風受傷之後,就可以將其歸納為意外了。

「教官,我肚子疼。想……想上茅廁!」

秦風捂住了肚子,一臉痛苦的神色,這臉皮和身體哪個更重要,秦風心裡自然分的很清楚,要真上場的話,說不定回頭自個兒胳膊被砸斷,那幫子小女生還在拍手叫好呢。

「開什麼玩笑?」

秦風的話讓張大明有些傻眼,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說道:「這要是在戰場上,敵人會給你上廁所的機會嗎?」

「是啊,這位同學,太丟人了啊1

「這會要上廁所,不會被嚇得尿褲子吧?」

「教官,我上去做示範好不好啊?我比他強1

張大明的話引起了全場的共鳴,各種奚落秦風的語言是接踵而至,朱凱馮永康等人更是雙手掩面以表示自己不認識秦風,這也太丟他們古玩專業八君子的臉面了吧?

「可是教官,我真的肚子疼啊1秦風雙手捂著肚子,身體在不斷扭曲著。

同樣扭曲的還有張大明的臉,他可不願意看到自己上軍校的機會,就如此白白失去,此時的張大明,恨不得上前掐死這關鍵時刻掉鏈子的小子。

「不行,你腹痛是因為害怕的心理造成的,等做完這個動作,你就不會再有肚子疼的感覺了1

張大明哪裡跟讓秦風離開,回頭向著四周說道:「各位同學,給秦風同學一點鼓勵,讓他勇敢的完成這個科目1

國人一向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反正又不是自個兒肚子疼,張大明話聲剛落,掌聲就不斷的響了起來,居然還有人吹起了口哨。

「這個張大明,倒是有幾分急智啊1

此時韓銘和周逸宸已經走到了人群的外圍,聽到張大明的話后,韓銘不禁點了點頭,在部隊幹了幾年班長,張大明的口才的確鍛鍊出來了。

「姐夫,那小子不會要跑吧?他沒做虧心事,躲個什麼勁啊?」

周逸宸之所以站過來,就是想近距離觀察秦風等會那痛苦的表情,對於周逸宸而言,那絕對是一種花錢都買不到的享受。

「不是,他臉上出虛汗,應該是腸胃出問題了。」韓銘搖了搖頭,他看的比較仔細,秦風臉上的汗水不像是裝出來的。

「那怎麼辦?咱們說好可是讓他斷條胳膊的呀1

周逸宸一聽這話頓時急了,前幾天疼痛難忍的時候,他無數次的在想象該如何報復撞到自己的人,周公子要藉此才能轉移自己身體的疼痛。

眼下這情形要是不繼續下去,那豈不是像做愛正高朝的時候,被人從女人身體上給踢下去了?這種行為可是會導致陽痿不舉的啊!

「你急什麼?跑了和尚跑不了廟,軍訓還沒結束呢。」

韓銘沒好氣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小舅子,他心裡想著如果要是自己生這麼個兒子,還不如當時拔出來直接射牆上去呢。

「哎,那小子答應了,他答應了」周逸宸忽然抓住了韓銘的手,噁心的韓銘連忙一把甩開,差點沒吐出來,剛才還想著那些不幹凈的東西呢。

秦風的確是答應了,他早就看到周逸宸和那個少校圍了過來,他也明白,今兒自己要是不出醜倒霉,那紈小子恐怕還不知道有多少黑磚準備往自個兒身上招呼呢。

「教官,您再說下要領吧1秦風捂著肚子可憐兮兮的說道,要不是為了身家前途,張大明都有些不忍心了。

「拉腕砸肘的動作要領很簡單,就是在行進當中啄手腕,在往後拉去的同時,砸在敵人的手肘上,從而一招制敵……

「這位同學,你一定要放鬆,千萬不要緊張,否則恐怕會造成誤傷的1

張大明解說的很詳細,但是他的最後一句話,卻是給馬上就將要發生的意外,埋下了伏筆!未完待續……

ps:ps:今兒又是一萬字,寫完之後一身虛汗啊,不多說,給幾張月票支持下吧!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