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四十七章軍訓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由於大部分的文物對於光是非常敏感的,尤其是纖維質地的文物包括像彩陶之類的物件。它上面的色彩對閃光燈裡面含有的紫外線和紅外線非常敏感。 這些光線會造成文物纖維的斷裂和結構上的斷裂,久而久之,...

「哎,我說秦風,你小子的身體真好啊,軍訓站了一天,居然一點事兒都沒有?」

在研究生宿舍里,莘南看著正坐在桌邊鼓搗電腦的秦風有些無語。

想當年他們參加軍訓的時候,一天下來累的渾身都要散架了,回到宿舍恨不得倒頭就睡,哪裡像秦風這樣生龍活虎的?

「南哥,我從小就鍛煉,這點強度不算什麼。」

秦風拿起桌子上的啤酒喝了一口,莘南不知道的是,像這種隊列和軍姿練習,秦風在監獄裡面整整練了將近四年,壓根就沒不習慣一說。

而且每天早上五點,莘南還在熟睡的時候,秦風就早已起床出去練功了。

不管是劉老爺子還是師父載,對秦風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拳不離手曲不離口,功夫千萬不能放下,否則就再也拎不起來了。

「南哥,這電腦就是用來玩遊戲的?」

秦風右手拿著滑鼠操縱著顯示器上的人物,左手在鍵盤上飛快的敲打著,口中說道:「這遊戲也沒什麼難度啊,真搞不懂你幹嘛一玩就是一夜。」

「嘿嘿,這電腦是導師專門給我配的,是分析數據用的。」

莘南嘿嘿一笑,從床上跳了下來,不過當他看到顯示器的屏幕時,不由吃了一驚,喊道:「你用蟲族把系統給幹掉了?你小子第一次玩這遊戲?」

莘南下的這款遊戲叫做《星際爭霸》,是九八年剛剛問世的一款網路遊戲,操作性和趣味性非常強,莘南只不過是個菜鳥,當他看到秦風的戰績后,不由有些無語。

秦風用滑鼠退出了遊戲。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好玩的,還不如魂斗羅和超級瑪麗好玩呢。」

進入到大學之後,他就像是一塊沒有沾水的海綿,在拚命吸取著大學中所能學到的所有知識,即使是在軍訓里,秦風也用晚上的時間學會了簡單的電腦操作。

「你小子是個怪胎。我這電腦主要是用來比對考古數據的,裡面也有些文物修復的相關資料,沒事你也能看看。」

面對秦風,莘南感覺深受打擊,體力不如人也就算了,能進入京大的哪一個不是天之驕子,這智商上有差距,卻是讓莘南有些受不了。

「咦,這麼多文物的照片啊?」

點開莘南所指的文件夾。秦風的眼睛一下亮了起來,出現在他面前的,是數千張的古董照片,從青銅鼎到清朝字畫,無所不含。

「這是故宮博物館的一部分藏品,外面可是看不到的。」莘南交代道:「秦風,你別出去亂說。」

因為京大考古研究所在進行現場發掘的時候,經常需要一些實物和出土物品進行比對。所以他們拍攝了大量的實物文物照片。

由於大部分的文物對於光是非常敏感的,尤其是纖維質地的文物包括像彩陶之類的物件。它上面的色彩對閃光燈裡面含有的紫外線和紅外線非常敏感。

這些光線會造成文物纖維的斷裂和結構上的斷裂,久而久之,光線的累加會造成它色彩的褪色,甚至會使文物表面裂化,並造成它的發脆、發黃。

所以這些照片都是用非常特殊的手段拍攝的,僅是這數千張照片。就花費了高達幾百萬元的專項資金,也難怪莘南會如此緊張了。

「南哥,放心吧,我嘴嚴實著呢。」

看著這些照片,秦風如獲至寶。有這些可以放大觀察的照片,在秦風眼中,那就是一個個制假的原型,如果被莘南知道秦風此時心中的想法,怕是會直接上去掐死他吧?

「怎麼,這還沒上專業課就有興趣啦?」

看著秦風目不轉睛的樣子,莘南笑道:「別鼓搗了,早點睡覺吧,明兒可聽說你們是擒敵訓練,等有功夫咱們去潘家園逛逛,李然那小子上次還淘弄了塊好玉呢。」

學考古的,幾乎都和收藏沾點邊,莘南這些人自然也不例外,平時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往潘家園跑,大大小小的也收羅了不少玩意兒。

只不過以秦風的眼光,莘南視若寶貝藏在柜子里並且還上了鎖的幾個物件,都是現代高仿的,現在的古玩市場,想撿漏那簡直比買彩票中獎還難。

將秦風趕回到床上后,莘南在那玩起了《星際爭霸》,伴隨著音箱中傳來的聲音,秦風卻是沉沉睡去。

每日晚上十點到凌晨兩點,這是休息睡眠的最佳時間,一般要不是有事,秦風從來不會超過晚上十點鐘睡覺。

「都用點勁,昨兒晚上沒吃飯吧?聲音再大點1

在學校軍訓的操場上,到處都是在進行軍訓的學院,操場一個角落處,秦風所在的班,正在進行軍體拳的訓練。

以前軍訓是沒有這個項目的,不過為了讓學生們增強自我防範和自我保護的意識,臨時加上去的。

當然,相比在隊伍前面打的虎虎生風的教官來說,學員們未免都是些花拳繡腿了,雖然看上去很賣力,但那胳膊腿卻是軟噠噠的一推就倒。

秦風也混在隊伍里敷衍著,在他看來,這所謂的軍體拳強身健體還成,但一點兒都不實用,比之八極拳差的遠了。

要是換成別人,或許還會想著在操場上表演一番,吸引下京大女學生的注意,可秦風心性之成熟,完全和這些學生們不再一個水平面上,低調才是王道。

「教官,休息下吧,別的班都休息了啊1

半個小時后,看到別的隊列已經在休息了,樹下的涼陰地都被別人佔了,來自京城本地的馮永康忍不住嘟囔了起來。

「誰在說話?不知道說話之前要喊報道嗎?」

或許是教官今兒心情不好,長著滿臉青春美麗疙瘩豆的年輕教官,用手一指馮永康,說道:「圍著操場跑五圈。否則你軍訓成績不合格1

軍訓對於大學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軍訓成績卡片會隨同專業結業成績,一併裝入學生檔案,沒有軍訓成績卡或成績卡中訓練科目不全、不合格者,是不能畢業的。

所以聽到教官的話后,馮永康的臉色頓時苦了起來,說道:「教官。我錯了還不行嗎?俗話說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您要給次改錯的機會啊1

馮永康的父親原來是京城一家大學的老師,後來下海做起了古玩生意,從小跟著耳濡目染,馮永康倒是生就了一副伶牙利嘴,沒有一點書獃子的樣子。

馮永康操著一口京城話和教官泛著貧,引得眾人笑了起來,原本嚴整的隊列也變得東倒西歪。

「十圈,再廢話就是二十圈1

年輕教官的臉上現出一絲怒色。能來帶大學生軍訓的都是身體素質過硬的老兵,但老兵相對也很油滑,平時在部隊里被新兵伺候慣了的,哪裡會吃馮永康這一套?

「跑吧,別和教官過不去,不過你跑步的時候,可以裝暈倒埃」站在馮永康身邊的秦風,低聲出了個壞主意。

「暈倒?還是算了吧。多丟人埃」

長得有點小帥的馮永康搖了搖頭,跑步事小面子事大埃俗話說京大多美女,這操場上有不少校花級的新生在軍訓,他要是暈倒一次,恐怕後面五年就要打光棍了。

看到馮永康和秦風在那私語,教官頓時喝道:「還不出列?再嘀嘀咕咕的你們全班一起跑1

「得,死道友不死貧道。哥們,你自己去跑吧1

秦風右腿膝蓋一抬,頂在了馮永康的屁股上,這哥們打了個踉蹌之後出了隊列,滿臉悲憤的看著一臉無辜的秦風。

「兄弟們。姐妹們,我可是為了大家去跑步啊1

馮永康搞怪的高喊了一聲,沒等教官開口,兔子般的竄了出去,他是聰明人,可不想十圈再變成二十圈。

「好了,其餘人都休息十分鐘,再有不遵守紀律的,都和他一樣。」

年輕教官的話讓隊伍里響起一陣歡呼聲,教官很享受這種感覺,這些天之驕子也不過就是那麼回事,還不是都要服從自己的管理?

當教官的命令一下,這個班裡的七八個大男孩頓時東倒西歪的坐在了地上,渾然不顧太陽早已將地面曬的滾燙。

秦風剛才的動作也就只有教官沒看到,卻是瞞不住隊伍里的人,一個眼角長著顆黑痣的男生碰了碰秦風,說道:「哥們,你太壞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都一起軍訓好幾天還不知道呢。」

「我叫秦風……」

秦風聞言撇了撇嘴,說道:「那可不怪我,難道你也想陪著去跑步?你可以主動向教官申請的1

別人不認識秦風,秦風對班級里的那八個人可是都能記下名字,說話的這個男生叫朱凱,來自豫剩

秦風看他平時行事的樣子,頗有幾分盜墓賊的影子,恐怕不是出身考古家庭,就是盜墓世家了。

不光是朱凱,報考文物鑒定與修復專業的另外幾個人,對於文物古玩似乎都精通一些,如果秦風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家中長輩有從事這個行業的。

「別,我可不想惹那怵頭。」

朱凱縮了縮脖子,看著正在操場上揮汗如雨跑動著的馮永康,幸災樂禍的說道:「那小子仗著自個兒是京城人,不是挺橫的嘛,活該1

有著京城戶口的人,報考京城大學,和外地人的錄取分數線是不同的。

否則就以馮永康那成績,要是放在別的省怕也就是個二本,但有個京城戶口,就堂而皇之的進了京大,這讓別的省的學生心裡還是有些疙瘩的。

「時間到了,都起來,現在教你們軍體拳的第二套動作,看清楚了,這是分解動作1

十分鐘后,當氣喘吁吁的馮永康剛跑回來,教官就掐著時間結束了休息,平時在軍營里無聊慣了,有這麼好的機會修理大學生。教官自然很賣力。

只不過這次訓練還沒開始十分鐘,一個掛著少校軍銜的軍官來到了秦風他們這邊,對著教官喊道:「張大明,過來1

「是1

在學生面前威風八面的教官,一個立正之後,解散了隊伍。跟著那個少校軍官往操場外的一處涼陰地走了過去。

「好人啊,終於能讓哥們休息下了。」

貧嘴的馮永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過眼睛還是不老實,盯著周圍的隊列,嘟囔道:「都說京大美女多啊,這穿的都一樣,有美女也看不出來埃」

「有美女你敢上嗎?也就是練練嘴……」一旁的朱凱不屑的撇了撇嘴,他一直都不大看得慣馮永康的做派。

「打賭不,你說哪個?」馮永康伸出了個王八的手勢。說道:「不敢上的是這個,哥們要是敢,晚上你請客1

「賭就賭,回頭我找好目標,看你敢不敢?」

朱凱的目光開始在那些女新生身上轉悠了起來,旁邊的幾個人也跟著起鬨,倒是讓那些練軍體拳或者站隊列的班級羨慕不已。

「哎,我說秦風。剛才是不是你小子在後面踹了我一腳啊?」

喘過氣來的馮永康顧不得和朱凱鬥嘴,將炮火又宣洩到了秦風的身上。按照他的本意,有難一定是要同當的,誰知道還沒來得及拉別人墊背,就被秦風給頂了出去。

「馮壯士,俗話說犧牲你一個,幸福全班人埃」

秦風哪裡會被這小毛孩子給嚇祝當下嬉皮笑臉的說道:「你看,哥幾個都對你感恩戴德呢。」

「嘿,真沒看出來,你還有做青皮無賴的潛質,在天橋混過的?」馮永康聞言頓時樂了。他發現秦風貧起嘴來,未必就比他差多少。

和馮永康斗著嘴,對秦風來說也是一個很新奇的體驗,因為以前和劉子墨交往的時候,兩人都是少年老成,很少如此說話。

而在結識李天遠謝軒等人之後,他們都是將秦風當做大哥來看待的,對秦風非常尊重,平時說話都很在乎秦風的感受,自然也不會用這種腔調聊天了。

「嗯?那教官怎麼還不回來?」

一直過了差不多十來分鐘,秦風都沒見那個叫張大明的老兵回來,不由站起身來,往他離開的方向看去。

「咦?是那個叫周逸宸的傢伙?」

秦風的視力非常好,雖然相隔了五六十米遠,他還是看清楚了,在操場外面花壇的一棵大樹下面站著的四五個人里,就有自己報到時見過的那個紈子弟。

應該是頭上的傷勢還沒好,周逸宸的頭上還包著一塊白色的紗布,很是顯眼。

「媽的,那小子怎麼查到是我的啊?」

秦風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色,倒不是怕那小子來找后賬,關鍵是他想不出周逸宸是如何找到自己的。

蹲了四年的監獄,秦風現在做事都是謀而後動。

在行事之前,他會將所有的隱患都消除掉,否則寧可不做,因為他比誰都明白,像自己這種草根式的人物,是無法與國家法律相抗衡的。

像火車站的那件事,秦風從下車到撞擊周逸宸的整個過程裡面,除了說了一句話之外,根本就沒抬起頭來。

等到秦風扶住周逸宸的時候,周逸宸早已疼的沒了感覺,秦風有十足的把握他不會認出自己。

但教官被叫走的事實,讓秦風意識到,自己做事情還不夠慎密。

周逸宸只不過是個有背景的學生而已,如果放在國家強力機關,那自己所做的事豈不更容易被查出來?

「媽的,找知道就搞殘他了,省得這麼多麻煩事。」

秦風眼中露出一絲凶色,以他的手段,當時就是想讓周逸宸半身不遂也不是難事,留存了一絲善念,卻是給自己招惹麻煩。

正琢磨該如何化解這場麻煩的時候,秦風發現,那個教官已經起身往操場這邊走了,而周逸宸則是和剛才的那個少校,在樹下說笑著。

「小宸,我估計那個學生也不是故意,用得著大動肝火嗎?」

讓手下的兵離開之後,少校軍官皺著眉頭看著周逸宸,這小子真不是個省油的燈,隔三差五的就要給自己找點麻煩。

「姐夫,我都差點死掉了,能不生氣啊?不廢掉他,我這口氣憋的慌1

周逸宸是周家的一脈單傳不假,但他卻是有好幾個姐姐,而且嫁的還都不錯,面前的這位是他二姐夫韓銘,也是京城世家子弟,年不過三十,就已經掛上了少校的軍銜。

秦風還真低估了周逸宸睚眥必報的性格,在昨兒病好之後,他也不顧頭上包著紗布,直接趕到了京大。

要說周逸宸還是有幾分小聰明的,他直接找到了學校用車的單位,查詢了那班車從火車站的發車時間,然後核對了當時火車站的新生報名登記表。

一輛車也不過就是拉四五十個學生,如此一來,周逸宸搜索的範圍就大大減少了,找到幾個名單上的人一問,坐在車前的秦風,於是就暴露了出來。

不過京大是什麼地方?那是全國最高的學府,京大校長是受中央直管的,相當於省部級領導,周逸宸雖然紈成性,但也沒膽子在京大打人鬧事。

但是在得知秦風正在軍訓的時候,周逸宸的歪點子頓時就冒出來了。

京大軍訓一向都是由他姐夫那個部隊負責的,在這上面動點手腳,最多就是出點訓練事故,學校也奈何不了軍隊。未完待續……

ps:ps:五千字大章,爭取再寫五千,月票榜差距不大,有月票的朋友投出來啊,讓咱們上前進幾位!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