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四十三章惡少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等到前面擁擠著登記的人都上了車后,才開口問道:「請問,這裡是京大迎接新生的地方嗎?」 「你是京大的新生?把錄取通知書拿出來登記一下1 坐在桌子前的是個二十齣頭的女孩,剪著一頭短髮,不...

「錄取通知書?」

接過胡保國遞來的文件夾,秦風有些愣神,距離高考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一直都沒收到通知書,秦風還以為自個兒沒考上呢,早就將這檔子事給忘到腦後去了。

「還不錯,京大古文物修復專業,通知書是寄到學校去了,昨兒才有人給我送去。」

由於秦風當時借讀並且參加考試的學校,是胡保國走了路子的,地址留的就是學校,所以通知書一直都留在了學校傳達室,差一點就要和秦風失之交臂。

「那……那我就要去京城上學了?」

拿著這薄薄的錄取通知書,秦風心中卻是百感交集,曾幾何時,他尚且無法湊齊妹妹讀書的學費,做夢也未曾想到,自己能有一天坐在大學的課堂上。

「沒錯,秦風,收收心吧。」

胡保國點了點頭,說道:「當年的那樁案子,我知道量刑有些過重,對你也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胡保國曾經研究過秦風的那件案子,這是一樁典型的防衛殺人案件,而且秦風殺人之後本身也受了重傷,最後結案為防衛過當,其實是有些不妥的。

胡保國能看出來,秦風雖然一直都沒說過什麼,但是他心裡對於法律,卻是缺少了一絲敬畏,自從載離世后,胡保國感覺自己再也看不透秦風了。

「胡局長,那事兒就不提了。」秦風搖了搖頭打斷了胡保國的話,俗話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在監獄里結識了載,這是秦風的幸運,不過也正是因為通曉了外八門的技藝,秦風對國家律法表面上畏懼,心中卻是更加淡漠了。

「行了。去了大學好好學習。」

胡保國拍了拍秦風的肩膀,拿出一個信封,說道:「這裡面有一萬塊錢,你過去省著點兒花,這可是老子我好幾個月工資呢。」

「謝謝1

秦風並沒有拒絕胡保國的這番好意,早在載收他為徒的時候。胡保國就將他看成了一家人,當時也沒少干那些違反紀律的事情。

「好了,等你報道那天,我叫沈昊送你過去。」

胡保國看了看錶,說道:「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小子別惹事,到時候好好上學,否則老子打斷你的腿1

看著吹鬍子瞪眼的胡保國。秦風心裡卻是沒來由的有一種被關愛的感覺,當下默默點了點頭,將胡保國送出了院子。

「風哥,您要走了?」

送了胡保國回來,秦風看到原本躲到了屋裡的李天遠也出來了,和謝軒站在了一起,秦風知道,李天遠在少管所被收拾的厲害。一向對胡大局長都是畏之如虎的。

「風哥,我跟你去上學。」

李天遠捏了捏拳頭。說道:「我也不會別的,反正就跟著風老大你了,誰要是敢招惹你,我打的他爸媽都不認識他1

雖然自個兒也做過老大,但李天遠最開心的日子,還是跟著秦風。眼下一聽說秦風要離開津天,這心裡頓時就慌了。

「我是去上大學,又不是去混社會。」

秦風沒好氣的瞪了李天遠一眼,說道:「津天市雖然緊挨著京城,但格局還是有點太校等我到京城之後,看看有什麼辦法讓你過去不。」

除了守在古玩街的冷雄飛之外,面前的這兩人,可以說是秦風最信得過的班底了,對於謝軒秦風倒是不擔心,不過李天遠那衝動的性子,秦風的確是想將他帶在身邊的。

「風哥,那……我呢?我也要跟著你啊1

聽到秦風的話,謝軒也有些急了,嚷嚷道:「要不然咱們把《文寶齋》給關了,去京城潘家園開個店吧?那裡比咱這邊大多了……」

「倒也不是不行,不過文寶齋不用關。」

謝軒的話讓秦風心中一動,京城潘家園那才是彙集天下古董商人的地方,相對而言,津天古玩街就要小很多了,謝軒的意見的確值得考慮。

「行了,別哭喪著個臉……」

看著兩人臉上的樣子,秦風不由笑道:「京城距離津天那麼近,還怕我不回來了嗎?等我去那邊站穩了腳跟,你們再過去還不是一樣?」

津天到京城,開車也不過就是兩個小時,想想也是這麼個理,謝軒和李天遠這才沒提要跟秦風前往京城的事了。

不過接下來的十幾天,謝軒往古玩街跑的次數明顯減少了很多,沒事就在家裡拉著秦風說話,倒是像要生死離別一般,搞得秦風哭笑不得。

到了八月三十號那天,秦風沒有讓沈昊開車送自己,而是簡單收拾了幾件衣服,直接到火車站買了張車票,坐到了京城。

出了站台之後,秦風發現,在火車站的北側,停了一排的大巴車,每輛大巴車前都放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方還有著各個學校的牌子。

秦風走到擺有京城大學牌子的桌前,等到前面擁擠著登記的人都上了車后,才開口問道:「請問,這裡是京大迎接新生的地方嗎?」

「你是京大的新生?把錄取通知書拿出來登記一下1

坐在桌子前的是個二十齣頭的女孩,剪著一頭短髮,不過今天前來報道的人實在太多,女孩從頭到尾都在本子上做著登記,秦風站在旁邊看了半天也沒見到真容。

秦風拿出了通知書,擺在了女孩的面前,說道:「我叫秦風,是古文物修復專業的。」

「古文物修復專業,咦?我以前怎麼沒聽過啊?」

登記的女孩聞言抬起頭來,對著通知書上的照片看了一眼秦風,說道:「好了,這位同學請上車吧,到了學校會有二三年級的老生接待你們的,對了,他們要是給你推銷什麼東西。你可千萬別買呀……」

「嗯,長得好精緻的女孩啊?」

當這女孩一抬頭,就是秦風都微微愣了下,用古人那幾句「眉若遠山,眸如秋水,瓊鼻懸膽」的話來形容這女孩。一點都不過分。

秦風幼年遭遇大變,後來拜載為師后,更是整天被這十來歲就逛過八大胡同的老淫棍灌輸「女人是禍水」的道理。

所以對於女人,秦風一向是避而遠之,當年在那娛樂城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倒貼秦風這個小帥哥,都被其給推擋掉了。

但是面前的這個女孩,卻是純凈的像一株白蓮,讓人只有欣賞之情而無褻玩之意。尤其是女孩因為忙碌額頭上生出的細密汗珠,更使人會不自覺的生出憐愛的心思。

「哎,你看著我幹嘛啊?」

女孩似乎被秦風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將通知書交還給了秦風,說道:「快點上車吧,後面還有同學要登記1

孟瑤有些後悔來參加這次新生接待工作了,早上沒什麼新生來的時候,被周圍那些別的學校的老生們騷擾。一個個非要讓她留電話。

等到京大的新生到來,孟瑤發現。情況也沒好多少,那些一個個都應該是學弟的新生們,竟然也有幾個拐彎抹角的想要她電話,有好幾次孟瑤都差點發火了。

「哦,謝謝你。」秦風感受到了女孩心中的不快,接過通知書後。直接上了後面的大巴車。

車上已經坐了不少人,由於車門是開著的,門口的冷氣就差了一點,所以車門處的位置一直空在那裡,秦風也懶得往後走。直接坐了下去。

「都是些天之驕子埃」

回頭看了一眼那些洋溢著青春的臉,秦風心中有些苦澀,雖然都是同齡人,但秦風經歷了這些人一輩子都不可能經歷的事情,那種心態是完全不同的。

「周逸宸,你要是有時間可以幫我做下登記,要不然也別擋在前面影響別的同學好不好?」

正當秦風陷入到自己思緒中的時候,車下忽然傳來了那個女學生清脆的聲音,秦風不由伸出頭去,剛好看到孟瑤正在伸手推著桌子前面的一個大男孩。

「孟瑤,後天才開學呢……」

桌前的那個男孩個頭足有一米八多,身材也很健碩,孟瑤沒推動他,反而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說道:「趁著這幾天還能好好玩玩,你幹嘛管這些事兒呢?晚上徐明家搞晚會,咱們一起過去,我這就是專門來接你的1

被抓住了右手后,女孩臉色一沉,冷聲說道:「周逸宸,把手鬆開,你太過分了1

「我就是過分了,那又怎麼樣?這裡不是學校,你有本事告我狀去啊1

周逸宸並沒有鬆手,臉上反而同樣露出了冷笑,說道:「孟瑤,你上不上這個大學,以後都要嫁給我,這一點誰都無法改變的……」

「你做夢1

女孩的眼睛里已經噙滿了淚水,不過周圍的那幾個男生似乎都認識周逸宸,居然沒有一人敢上前來解圍,眼睜睜的看著周逸宸拉著女孩就要往外走。

「媽的,惡少欺男霸女?真有這麼狗血的事情啊?」

坐在大巴車門口處的秦風,此時已經看呆了,沒成想來到京城第一天,居然就遇到了這種事?

「算了,這女孩不錯,幫她一把吧。」

想到方才女孩提醒自己不要亂買東西,秦風心下一軟,一步從車上跨了下去,口中嚷嚷道:「我的錄取通知書不見了,剛才你沒給我吧?」

似乎在下車的時候絆了一下,秦風的腳步有些踉蹌,手忙腳亂的扶住了那張桌子,右手的手肘,卻是不輕易間撞在了周逸宸的肋下。未完待續……

ps:ps:第二更,今兒七千字,明天爭取多寫點,月底了,大家的月票投出來啊!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