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四十二章錄取通知書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8-21 21:50  |  字數:4731字

「風哥,你辛苦那麼多天整理出來的玩意兒,就這麼沒了?」

一直到柳山志等人離開了四合院,小胖子謝軒心裡還有些迷糊,不高興的說道:「沒見過這樣的人啊,東西拿走,連個謝字都沒有,真是老不要臉的!」

這單生意算是謝軒拉來的,臨到頭東西被拿走了,但錢一分沒給,謝軒只感覺很是對不起秦風,要不是常四爺在場,恐怕他剛才就要開口說話了。

「軒子,算了,這次的事兒能這麼解決,就算不錯了。」

秦風微微搖了搖頭,說道:「能讓洪門總堂的大佬欠一個人情,你以為是花個百十萬就能買得到的?」

「洪門總堂?」謝軒愈發糊塗了。

「沒錯,軒子,日後不要再扯虎皮做大衣了……」

秦風嘆了口氣,說道:「常四爺那些人的光,不是那麼好沾的,咱們這些人,實在入不得他們的法眼……」

雖然有著胡保國的那層關係,但秦風心裡明白,就憑他們幾個人,壓根就沒被柳山志那等人物放在眼裡,自然也不怕欠他個人情。

這是遇到了江湖老輩人物,如果像是之前袁丙奇般心狠手辣的,說不得秦風等人就要吃上個大虧,他們幾個毛頭小子,根基實在是太淺了。

這也是正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謝軒此次的做法,已經違背了秦風低調做人的行事準則。

「風哥,原……原來那老頭這麼厲害?」

聽完秦風的解釋後,謝軒才明白了過來,敢情威風八面的常四爺,在那人面前都只是跟班的存在,謝軒那張胖臉上頓時滿是驚愕的表情。

「風哥。對不起,我……我沒想到會惹出這麼大的麻煩?」

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後果,謝軒驚出了一身的冷汗,要真是把秦風盜墓的事情牽扯出來,那他可就百死莫贖。

「不說這些了,以後行事。有多大分量做多大的事……」

秦風擺了擺手,說道:「這事兒就算過去了,回頭我盤塊玉出來,再做一批古玉你拿去賣,不過保險箱里的那些,再也不要拿出來給人看了。」

「是,風哥,我全聽您的。」

謝軒是聰明人,經此一事之後。他也明白了,借勢借到的終究是別人的,自身沒有強大的力量和實力,一切都是虛的。

柳山志的到訪,很快就平息了下去,人老成精的柳老爺子自然清楚秦風的心思,事後沒有任何人因為那批玉器的事情,再找上門來。

秦風花了一個月的時間。用武盤的方法,盤出了一塊出土的玉佩把件。上面的沁色和包漿,看上去都有如傳承古玉一般。

因為古玉出土,受到地下水包括泥漿水印木頭塗料等等物質的侵蝕,出土之後的古玉往往色澤黯淡,玩賞的價值並不高,所以就需要用特殊的手法。使其重現光芒。

所謂武盤,指的是養玉手法中的一種,通常分為文盤和武盤兩種。

文盤一般是將玉器放在一個小布袋裡面,貼身而藏,用人體較為恆定的溫度。一年以後再在手上摩挲盤玩,直到玉器恢復到本來面目。

文盤耗時費力,往往三五年不能奏效,若入土時間太長,盤玩時間往往十來年,甚至數十年,才能讓玉器恢復光澤。

清代歷史上曾有父子兩代盤一塊玉器的佳話,窮其一生盤玩一塊玉器的事,史不絕載。

至於武盤,就是通過人為的力量,不斷的盤玩,以祈儘快達到玩熟的目的,這種盤法玉器商人採用較多。

武盤一般是將玉器用舊白布包裹後,雇請專人日夜不斷的磨擦,玉器磨擦升溫,越擦越熱,過了一段時期,就換上新白布,仍不斷磨擦。

玉器磨擦受熱的高溫可以將玉器中的灰土快速的逼出來,色沁不斷凝結,玉的顏色也越來越鮮亮,大約一年就可以恢復玉器的原狀,但武盤稍有不慎,玉器就可能毀於一旦。

秦風所用的辦法更加的霸道,他是用水煮的方式給玉器加熱,從而將玉器中的雜質灰土清理出來。

也虧得有載昰秘傳的方子,否則秦風也不可能一個月就將其做出傳世寶玉的效果來。

這一個月的功夫,除了盤出這塊古玉之外,秦風還買了口大缸置於院中,他用豬血和黃土成泥盛於大缸中,然後將那些從豫省收來的普通新玉雕琢出的玉器埋於其內。

上個星期的時候,秦風將那幾十塊玉器取出來後,玉石上面已經有了土咬黃土銹血沁等痕迹了,不是在行里混了多年的人,很難將其分辨出來。

有了前次的教訓,謝軒的為人處世也變得穩重了許多,沉下心去居然結交了一幫四五十歲,津天市真正玩收藏的人。

當然,骨子裡還是個小奸商的謝軒,趁機將這批制假的古玉推銷了出去。

謝軒所賣玉石的價格,定的並不是很高,一枚玉不過就是萬兒八千左右,品相十分好的也不超過三五萬。

有那枚被秦風盤出來的古玉作為誘餌,謝軒的這次生意大獲成功,四十多枚高仿古玉被他銷售一空,盈利高達三十多萬,頓時緩解了古玩店的壓力。

經此一事,《文寶齋》在古玩街上也打響了名號,津天玩玉石的人,都知道有這麼一家店鋪,做事八面玲瓏的小胖子謝軒,也在津天古玩界嶄露出了頭角。

至於冷雄飛,也沒有閑著,因為現在的《文寶齋》,已經被劃分成了兩塊,一塊就是用來銷售文房四寶的地方。

店裡有關於文房四寶方面的業務,已經全部交由冷雄飛來負責了,他跟著冷一學過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