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四十一章古玉(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您敢不敢收而已了1 「好小子,將我老頭子的軍啊1 柳山志先是一愣,繼而馬上就明白了過來,面前這個年輕人心思之慎密,就是比起他們這些老江湖,怕是絲毫都不遜色。 秦風的這套玉器,來...

「也是,有胡局長罩著你,原本也不用我這等江湖人的。」

常翔鳳自嘲的笑了笑,他已經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這番話說出來的確有些不合適,如果傳出去,未免會讓人感覺常四爺有些不甘心。

秦風並沒有反駁常翔鳳的話,而是淡淡的說道:「四爺,我還年輕,以後的路長著呢,日後究竟怎麼樣,誰又能知道呢?」

說實話,秦風現在自己也很困惑。

他知道自個兒身在江湖之中,但心底偏偏又有那麼一點排斥,放著津天現成的古玩生意不做而去參加高考,或許就是秦風內心掙扎最真實的寫照。

「現在的年輕人啊,不得了……」

聽到秦風的話后,常翔鳳嘆了口氣,說道:「放心吧,柳會長是國家邀請來的,不會給你惹任何的麻煩,和他交好,對你日後也有好處……」

洪門早年雖然是幫派組織,但時過境遷,它身上的政治色彩已經變得非常濃厚了。

而且到了現代,致公堂和國內的聯繫也非常緊密,有一些國家不好出頭的事情,往往就是由洪門組織去完成的,柳山志回國,接待規格是非常高的。

「謝謝四爺,柳老應該看完玉了,咱們進去吧。」

秦風笑著沒有搭話,人要有自知之明,別說是柳山志了,他的身份就是與常翔鳳相比,也有著天塹般不可逾越的鴻溝,根本就不能與其相提並論的。

「我這是老了嗎?」

看著秦風走回到了屋裡,常翔鳳站在那裡有些愣神,放在往日,他如何會去如此扶持一個小輩?可這小輩還偏偏一點都不領情。

秦風可沒管常四爺在想什麼,他回到屋裡之後。發現柳山志剛將那個仕女玉人放入到錦盒裡,不由笑道:「柳老,怎麼樣?這幾塊玉可還看得入眼?」

「小兄弟來的正好,你這幾塊玉,可是真正的唐朝古玉,少見。罕見啊1

柳山志站起身來,在阿彪端來的臉盆里洗了下手,說道:「咱們國家的古玉,漢玉刀法最好,明清兩朝的玉器款式造型最多,但若是要說稀少,還是唐玉……」

唐代經濟發展,國力強盛,開拓西域。暢通絲綢之路,和田玉料源源內輸,玉器製作在秦漢的基礎上得到發展,出現了新的高峰。

唐朝的玉器與當時其他工藝品一樣,滲透著一種青春活力,不論器物大小均具有很高的藝術水平,出土與傳世的玉器皆能證明。

就像是秦風拿出的這一套玉佩飾,在唐朝的時候只有達官顯貴才能佩戴。是一種等級身份的象徵。

只是唐朝多難,在末年的時候五代十國割據混戰。為了籌集軍餉,幾乎所有的唐朝帝王將相的墓葬,都曾經被亂軍盜掘過,裡面的殉葬品十不留一。

所以唐玉大多都早已現世,成為別人手中的傳承古玉,像秦風拿出的這一套玉佩飾和玉人。的確當得柳山志「少見」和「罕見」這四個字的評價。

「柳老,我對玉石不是很懂。」

秦風給柳山志倒了杯茶,開口說道:「前幾天有個人拿著這玉問我收不收,我看著雕工還不錯,就給收下來了。至於是不是唐玉,我還真不知道。」

「你小子運氣真不錯,好東西,真是好東西的啊1

柳山志倒是沒懷疑秦風的話,他研究玉石數十年,才堪堪看出這幾塊古玉的沁色都是自然形成的,以秦風的年齡,想必沒那辨玉的本事。

「嘿嘿,借柳老您吉言。」

秦風聞言一笑,說道:「我那店剛開業,正缺點鎮店的玩意兒,要是這東西真金貴,那我就留著了。」

「哎,我說,小兄弟,不帶這麼吊人胃口的埃」

聽到秦風的話,柳山志臉上的笑容頓時卡住了,沒好氣的說道:「這東西既然給我看了,那就說明你要賣,開個價吧,我全要了1

以柳山志的身份,根本就不屑以勢壓人,他這話就像是家裡長輩倚老賣老一般,說出來並不讓人厭煩,反而讓人有一種親近的感覺。

「柳老,不賣1秦風臉上笑眯眯的,但確實一口回絕了柳山志。

「嗯?怕我老頭子開不起價?」

柳山志的臉色這次變得是真有點難看了,好像有那麼十幾年的時間,沒有人如此直截了當的拒絕過自個兒了吧?

「不是價錢的問題……」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柳老,我以前跟隨倉州劉老爺子學習鑒別古玩,他曾經說過,八千年浩瀚歷史,九萬里廣闊天地,華夏子孫,千秋萬代,無不與玉息息相關,故有「玉魂」之說也,這古玉,我是不敢賣1

秦風這番話,並不是出自倉州劉運焦,而是玉經中的一段話,不過最後一句,卻是他的心裡話,那就是真的不敢賣。

出土古玉,屬於出土文物的範疇,這是國家明令禁止買賣的,秦風雖然將這些玉進行過簡單的處理,但在行家眼中,還是一眼就能斷出其出土時間的。

如果將這批玉賣出去,一個倒賣文物的罪名是跑不掉的,秦風可不願意給人留下這樣的把柄。

第二就是,載當年教秦風古玩制假的時候,曾經說過,靠制假賺錢可以,盜墓發掘也不是不行,但有個前提,那就是絕對不能把祖宗的寶貝給賣出去。

柳山志並不是中國國籍,他拿的是美國的綠卡。

如果將東西賣給他的話,不但會給秦風留下倒賣文物的隱患,而且還違背了師父的教誨,所以秦風沒加考慮就拒絕了柳山志。

聽到秦風的話后,柳山志面色變得凝重了起來,開口說道:「倉州劉老爺子?莫非是劉運焦?」

「正是1秦風點了點頭,說道:「小子曾有幸跟隨劉老爺子學過一些八極拳和古玩鑒賞的知識。」

秦風知道,即使胡保國改動過自己的檔案。但自己之前的那些經歷,絕對是瞞不過有心人了,他也沒必要刻意隱瞞。

「原來是故人的晚輩?劉老為人,我也十分敬佩。」柳山志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那老爺子用玉經來教導你,這真是讓我輩羞愧埃」

劉運焦當年跟隨敗兵逃往台島。但他身為神槍李書文的弟子,在海外有著諸多的師兄弟,其中很多人就是洪門中人。

所以不管從年齡還是輩分上,劉運焦都要高於面前的柳山志。

江湖中的老輩人最重的就是輩分傳承,聽到秦風是他的傳人,柳山志的態度頓時起了變化,就連剛剛進屋的常翔鳳都愣了一下。

「秦風,以前怎麼沒聽你提過這事兒?」

常翔鳳忍不住開口問道,他雖然是津天江湖道上的大佬。在冀省魯東也有不小的勢力,但終究是這一二十年才崛起了,要是論底蘊,他比倉州劉家差遠了。

「四爺,沒事我說這個幹嘛?」秦風輕聲說道:「當年我際遇不太好,劉家對我有恩,都是過去的事情,沒必要再提了。」

在秦風心中。他只欠三個人的恩情,其中第一個就是劉老爺子。沒有他的默許,秦風根本就不可能偷學到八極拳。

如果沒有拳法健壯身體、磨練意志,秦風真的不知道還能否帶著妹妹生活那麼多年,怕是也無法幹掉那幾個人販子。

至於另外兩個人,就是載和胡保國了,一個有授業之恩。一個卻是真心關心他的大哥,秦風雖然刻意和胡保國保持距離,但內心對其卻是非常尊重。

「既然都是自己人,這玉不買也罷了。」

柳山志哈哈一笑,化解了屋內那絲略顯尷尬的氣氛。原本以為自個兒身份夠高了,沒成想秦風一個小孩子,輩分居然不在他們之下。

「嘖嘖,真是可惜……」

柳山志是真的愛玉,話題一轉,拿起了錦盒中的那個玉人,說道:「秦風,你看這玉人,有五種沁色,而且還有最珍貴的血沁,難得,實在是太難得了。」

玉石沁色,是指玉器在環境中長期與水、土壤以及其他質相接觸,自然產生的水或礦物質侵蝕玉體,使玉器部分或整體的顏色發生變化的現象。

常見的沁色有水沁為白色,硃砂沁為紅色,土沁為土褐色和紅色,水銀沁為黑色,鐵沁為暗紅色,銅沁為綠色,此外還有血沁是紅色的。

一般單沁色的玉器是很常見的,有三種沁色以上的古玉,就很少見了,這個玉人上有五種沁色,也難怪柳山志愛不釋手了。

看到柳山志的樣子,秦風忽然開口問道:「柳老,您在國內有居所沒?」

「有啊1柳山志點了點頭,說道:「我在京城有套房子,不過不經常住,年齡大了,回國也不方便。」

「那成,柳老,這套玉器,是您的了1秦風拿過柳山志手中的玉人,將其放入到錦盒中后,連著錦盒一起遞給了柳山志。

「這……這是個什麼意思?」

饒是柳山志見慣了大風大浪,也不由一愣,剛剛為了回絕自己還搬出了倉州劉運焦,這一轉眼的功夫,怎麼就將玉器要送給自己了?

「老爺子曾經交代過,文物不出國界,您把東西留在京城,這不算違背老爺子的意願。」

看到柳山志臉上的表情,秦風笑道:「柳老你也應該能看出來,這東西出土時間不是很長,買賣我是不敢的,送人就沒問題,只是柳老您敢不敢收而已了1

「好小子,將我老頭子的軍啊1

柳山志先是一愣,繼而馬上就明白了過來,面前這個年輕人心思之慎密,就是比起他們這些老江湖,怕是絲毫都不遜色。

秦風的這套玉器,來路恐怕並不怎麼正當,他此刻既然拿了出來,就算是不賣,也有被人盯住的風險。

但是秦風這一送,風險就完全嫁接到了柳山志的身上,以他的身份,當然要將此事完全承擔下來,讓任何部門都不能再去找秦風的后賬。

而且秦風的這層意思,還是在其次,因為處理這樣的小事,對柳山志而言太簡單不過了,壓根就不算是個事兒。

讓柳山志猶豫的是,他如果接下了這批玉器,那等於就是欠了秦風一個人情,他所說的將軍,正是源於此。

柳山志是何等身份,他要是欠下這人情,可不是用錢就能還得上的,日後如果秦風出什麼事,他必須全力相助,才能配得起今日贈玉的情分。

「柳老,玉為王,古玉為皇,我這幾件東西可不常見。」

秦風老神在在的看著柳山志,笑道:「過了這村,未必就還有這店,柳老,我可是真心相送,沒有任何的附加條件啊1

正如柳山志所想的那樣,拿出這些玉器,對秦風本身就已經造成了麻煩,不賣出去,這批東西放在手上以後說不定就有人找后賬。

而賣出去的話,那指不定就是個倒賣文物罪,沒事的時候怎麼都好,萬一秦風日後走了背字,這些都是可以落井下石的證據。

現在將麻煩送出去,還能落個天大的人情,秦風自然不會放過這等機會了,說出那番話后,秦風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柳山志。

「少年可畏,少年可畏埃」

柳山志這一生見過不少國家政要和商界大亨,但他從來沒想過,自己居然會被個少年擠兌,偏偏心中還生不得氣。

「得,算我老頭子欠你的,東西……我要了1、

當著一屋子那麼多人,如果不收下秦風的這套玉器,倒顯得他柳山志怕秦風日後提條件,柳山志捏著鼻子也得將東西給收下了。

當然,能看出這一幕的人,也只有常翔鳳和阿彪,至於小胖子謝軒則是有些迷糊,怎麼原本好好的買賣,現在變成了白送了?

不過謝軒卻是不知道,雖然柳山志得了一批價值百萬的玉器,但對於他而言,此行真的是虧大發了,致公堂會長的人情,豈是錢能買得到的?

「秦風,這是我片子,上面的電話隨時都能打通1

柳山志都六十多歲的人了,雖然吃了秦風一個癟,但也沒放在心上,隨手從懷裡掏出了一張鍍金的名片,說道:「日後有需要打這個電話就行,不過可別在算計老頭子啦1

看到柳山志拿出的那張名片,就是常翔鳳都有些感概秦風的好運氣。

有了柳山志的這張名片,且不說國內,如果秦風日後在國外干出什麼殺人放火天怒人怨的事情,都有人會幫他擦屁股的。未完待續……

ps:ps:四千字章,八月下旬了,有月票的朋友還請支持一下,新書月,需要大家的呵護啊,拜託諸位了!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