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四十章古玉(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我說,我給你小子拉生意,你怎麼還一副不滿意的樣子啊?」 說起來常翔鳳也不是有心的,他知道柳山志好玉,在得知其要來津天的時候,就讓阿彪去搜尋幾塊古玉準備送給他。 但是現在的古玩市場真假...

「阿風,我給你介紹下。」

見到秦風,常翔鳳的臉上頓時露出笑容,拉住了秦風的手,說道:「這位是來自美國的華人聯合會會長柳山志先生,也是我的老朋友了,此次回國探親訪友,聽說你這兒有些古玉,於是就拉著我上門了……」

「華人聯合會?」

聽著這來頭似乎甚大的名字,秦風突然打了個寒顫,美國的華人聯合會,那豈不就是當年的洪門?這……這可是和世界許多著名黑社會齊名的幫派啊!

其實嚴格說起來,洪門在結束了「反清復明」的歷史使命后,已經轉變成了世界性的一個民間社團組織,靠著團結、義氣互幫互助,有他們自已的政治理想。

當然了,的確還有一部份有著洪門身份的人員,在做著不法勾當集權斂財,所以一些海外國家的政府,一直將洪門視為是黑社會。

在美國,洪門不但成立了華人聯合會,還成立了一個叫做致公堂的黨派,可以說是除卻中國地界之外,世界上華人勢力最大的組織。

「歡迎,歡迎柳老先生,還請裡面坐1

眉頭微微跳動了一下,秦風不動聲色將三人讓到了屋裡,眼光的餘角在院門處掃了一眼,秦風分明看到七八個西裝革履的壯漢,站樁一般的守在了門前。

「不告而訪,小兄弟別見怪埃」

進到屋裡后,柳山志笑道:「老頭子我這一輩子沒什麼別的愛好,就是喜歡咱們國家的玉石,此次聽聞小兄弟手上有好東西,只能厚著臉皮上門了1

柳山志六十齣頭的年齡,兩鬢斑白。但臉色氣色卻是十分紅潤,他的身高有一米八左右,腰背挺直,穿著一身白色的休閑對襟衣服,氣度非凡。

「老爺子太客氣了,小子哪裡敢當?」

秦風笑著將柳山志和常翔鳳讓到了上首坐下。有些疑惑的問道:「我也是前不久才從別人手上收了幾塊古玉,不知道柳老先生是從哪裡知道的?」

「風……風哥,是……是我告訴彪哥的。」秦風話聲剛落,正忙著端茶倒水的小胖子,弱弱的聲音傳了過來。

原來,在接連找了幾個買家都被秦風趕走之後,謝軒也有些著急了,前幾天他偶然在古玩街上遇到了阿彪,於是就提起了手上有古玉的事情。

其實謝軒並不知道。阿彪去古玩街,正是為了去幾個相熟的古玩店尋找古玉,聽到謝軒這麼一說,才有柳山志等人的此行。

「哎,柳老先生想看玉,打個電話給小子說聲就行。」

秦風苦笑了一聲,暗地裡狠狠的瞪了一眼謝軒,這小子也是膽大包天。借勢居然借到了常翔鳳的頭上,就不怕這黑道大佬吃的他連骨頭都不剩?

秦風此時心裡也有些打鼓。單單為了幾塊古玉,這柳山志為何會屈尊來到他這裡?想到這兒,秦風不由抬頭看了一眼常翔鳳。

看到秦風的眼神,常翔鳳笑道:「小兄弟,真的沒別的原因,柳大哥就是單純的喜好古玉。你有什麼好物件就拿出來吧,錢不是問題……」

「四爺,津天有什麼事,可是都瞞不過您的耳朵埃」

秦風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幾位先喝口茶。我把東西給拿出來,不過柳老先生,這物件我拿到手上沒幾天,並不是要出手的,您可不能奪人之美礙…」

「哈哈,我倒是希望小兄弟能成人之美1

柳山志聞言哈哈大笑了起來,他這次回國是基於一些很特殊的事情,原本來津天只是為了見見老朋友,到這四合院里來,真的是臨時起意。

「幾位稍等。」

秦風告了聲罪,進到了裡間,幾分鐘后拿著一個錦盒走了出來,說道:「柳老先生,前幾日才入手的玩意兒,您給掌掌眼?」

從那禰素士墓葬石棺之中,除了九竅玉之外,秦風一共還得到了六十八塊古玉,收穫算是頗豐,但這些玉石大多沁色比較嚴重,一眼就能看出是新出土的古玉。

所以秦風挑揀了一些沁色不深的玉石,用自己的手段對其進行了一些處理,使之看上去像是有些傳承,也就是放入錦盒裡的八枚古玉。

這八枚古玉中有玉璜2件、玉佩4件、是一組玉佩飾,均為扁平片狀,有梯形、半月形和雲頭形,上下兩邊各一孔,雕工簡單中透著一股璞拙大氣。

而另外兩件古玉,卻是一對唐玉中最為著名的仕女玉人,這對玉人的高度僅有五厘米,寬為一點八厘米,厚度是0.7厘米,從玉質上來看,應該用的是羊脂白玉。

玉人呈站立人形,雙袖掩手,合於胸前,身著長袍,袖子邊上有細陰線刻斜紋,頭頂為平行發冠,頂發由細密剛勁的陰刻線雕成。

在玉人的額頭、頂發,兩袖極其衣邊下擺處,有一絲淡黃色的沁,雖然秦風已經做了一些處理,但那沁色深入玉石之中,非常的顯眼。

「小兄弟,這……這是唐玉?」

當柳山志看到錦盒中的幾塊玉石后,原本淡定的臉色,突然間變得凝重了起來,伸出雙手接過錦盒,說道:「能否讓老朽好好看看?」

「柳老您隨意。」秦風點了點頭,卻是在心中嘆了口氣,這老頭眼光毒辣的很,想要瞞過他怕是難了。

別人做古玉制假,那是拼了命的想做沁色,到了自個兒這裡,卻是反過來了,生怕那沁色太新,讓人看出了出土的時間。

古玩講傳承有序,這古玉也不例外。

一般而言,傳承三代的玉石,也就是歷經三代人把玩過的古玉,就能稱之為傳承古玉,但秦風上手這幾塊玉的時間實在太短,根本就做不出那種傳承古玉的包漿效果來。

看到那柳老爺子的注意力已經完全放在了古玉上面,秦風走到常翔鳳身邊,低聲說道:「四爺,咱們借一步說句話?」

「怕什麼,一不偷二不搶的,有什麼好擔心的?」常翔鳳看了一眼秦風,笑著點了點頭,徑直走到了外面院子里。

「四爺,這叫怎麼一回事啊?您老腰桿粗,天塌下來也能撐著……」

走到院子里,秦風往屋裡看了看,嘆道:「可……可是小子細胳膊細腿的,可招惹不起這尊大神啊1

海外洪門,從孫中山時期,在國內外就有著巨大的影響。

可以說,不管是當年滬上還是津天市的青幫,都源自洪門一脈,在推翻清朝統治以及後來的民國時期,背後隱然都有其影子的存在。

但是就現代的國家制度而言,對於這種幫派社團,政府絕對是零容忍。

秦風可不想和洪門沾染上任何的關係,從而使得某些勢力關注到自個兒身上,要知道,他現在自己也是一屁股的不幹凈。

「你小子還說自己不是江湖人,怎麼知道他的來頭的?」聽到秦風的話后,常翔鳳不由笑了起來,看秦風這模樣,顯然知道這華人聯合會是怎麼回事。

「四爺,您這可是冤枉我礙…」

秦風聞言向著院子外面撇了撇嘴,說道:「這老爺子出門都帶那麼多保鏢,能是一般人嗎?我這小廟可放不下這樣的大神1

秦風心裡此時早把常翔鳳罵了個狗血噴頭,柳山志那樣的人來自己這,恐怕國家的相關部門,早已將自己的情況都給調查清楚了。

雖然秦風行事謹小慎微,並沒有什麼把柄被人抓住,但那種被人盯著如芒在背的感覺,卻是讓他十分的不舒服。

常翔鳳笑道:「你不用擔心,柳會長來這裡,就是為了看玉,他是個玉痴,哎,我說,我給你小子拉生意,你怎麼還一副不滿意的樣子啊?」

說起來常翔鳳也不是有心的,他知道柳山志好玉,在得知其要來津天的時候,就讓阿彪去搜尋幾塊古玉準備送給他。

但是現在的古玩市場真假混餚,阿彪找了幾塊古玉,不是假的就是品質拙劣,根本就拿不出手,這讓常四爺感覺面目有些無光。

《文寶齋》是秦風的產業,這點常翔鳳自然是清楚的,在得知謝軒放出手中有古玉的風聲后,他才決定帶著柳山志來看看的,其實也存了一點提攜秦風的意思。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四爺,這樣的生意,您以後還是不要拉了,我可不想被什麼人給盯上。」

「你啊,明明還不到二十歲,行事就像個七八十的老江湖一般,一點銳氣都沒有。」

常翔鳳指了指秦風,啞然失笑道:「有胡局長保著你,在這津天地界上,只要不是殺人放火,你怕什麼?再說了,就算是殺人放火,有四爺在,也未必不能幫你擺平1

看著秦風,常翔鳳有種說不出的感覺,秦風那張年輕的面孔下面似乎隱藏著許多秘密,行事之穩健,就連自己都有所不及。

秦風微微搖了搖頭,說道:「四爺,求人不如求己,自身正則不怕影子斜,好意心領了。」

對於常翔鳳拋出的善意,秦風根本就沒有一絲要接納的意思,聽得常翔鳳都為之一愣,他縱橫江湖數十年,還從來沒見過如此不知好歹的小輩?未完待續……

ps:月票和推薦票,大家順手給幾張吧,有點卡文,寫的很慢,求支持,求鼓勵!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