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三十九章奸商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次來回遷徙,遷徙原因是因為躲避戰亂而渡海到了朝鮮半島,禰氏家族曾在百濟和隋朝均任過高官。 660年,唐朝聯合新羅出兵,百濟國滅亡,百濟大將禰植帶領百濟義慈王向唐朝投降,之後入唐為高官。 ...

「風哥,你考證出那是誰的墓了嗎?」

謝軒一頭大汗的進了四合院,推開秦風的屋門,說道:「我聯繫的那個買家一會就會到家裡來,這東西要是有傳承的話,最少價格能翻三倍啊1

回到津天已經有三天的時間了,在聽聞了李天遠出醜的事情后,謝軒心裡倒是也平衡了,更何況秦風將那些盜來的文物,盡數保管在了他那裡。

為此謝軒專門去買了一個大保險箱,將所有的東西都鎖在了裡面,有李天遠這武痴和大黃每日守在家裡,倒是不怕被人給黑吃黑掉。

「廢話,我不知道傳承有序的物件價格高?」

秦風翻著桌子上的資料,隨口問道:「買家是什麼人?靠譜嗎,咱們這些東西寧可砸在手裡不放出去,也不能低價出售或者被條子給盯上1

回來之後,秦風原本並不怎麼想出手這批文物的,不過小胖子想打響《文寶齋》的名頭,上躥下跳的聯繫了不少買家。

這幾天陸續來了五六個人,只不過連東西都沒見到,就被秦風給打發掉了,那幾人一看就是文物販子,壓根就不是想買去把玩的藏家。

聽到秦風的話后,謝軒不以為然的說道:「風哥,咱們胡叔就是津天的警察局長,哪個條子敢來動您啊?」

謝軒年齡雖小,但頗有幾分謝大志的小聰明,他很懂得借勢,有次古玩街派出所臨檢的時候,他故意將胡保國的名片,放在了桌子上。

津天是直轄市,局長是和普通省份的廳長平級的,甚至還要高半格,他的名片。豈是一家古玩店老闆能有的?

那派出所的所長也是個人精,見到這名片頓時賠上了小心,一番打聽之後,從謝軒口中又聽到了胡保國司機沈昊的名字,自然明白了這家店的背景。

再加上彪子曾經到店中來過幾次,經過小胖子聊天時有意無意的提及,古玩街上的人也都知道,這《文寶齋》是黑白通吃。

平日里古玩街上的一些小混子見了謝軒,都是一口一個小胖哥,那些原本將謝軒排斥在外的古玩老闆們。也都儘力拉攏,否則謝軒也沒那麼快就能找到買家。

「風哥,您幹嘛這樣看著我啊?」謝軒說出上面那番話后。發現秦風放下了手中的銅鈕印,目不轉睛的盯住了自己。

「軒子,好話說一遍,你聽清楚了1

秦風的眼睛眯縫了起來,說道:「大道各兩邊。江湖路不同,賊和兵,永遠不是一家,胡保國是警察局長不假,但他也能把你送上斷頭台……」

從古至今,江湖中人。最忌諱的就是結交官府,從東漢末年張角的黃巾起義、明朝白蓮教,再到清末的義和拳。

這些原本的江湖勢力。都和官府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但是他們的下場都是被當朝清繳,最後無一能得善終的。

在秦風看來,歷朝歷代,江湖人士都是在朝廷和官府豢養之中的。就像是養豬一般,等到腰肥膀圓了。再對其進行宰殺。

就算是在現代,當年東北那位道上大哥何等風光,但被京城發來的一句話就連根拔起,直接拉到刑場去打靶了,最後只留下了一段傳說。

而秦風所接受的傳承和身份,註定他這一生不可能走上白道,只能在詭秘莫測的江湖中探尋出一條道路,所以秦風絕對不願意和官家有著太深的聯繫。

就算胡保國和秦風的關係不同尋常,平日里秦風也從來沒有主動上門或者給胡保國打過一個電話,多是胡保國來看他。

地位不同,人的思想也會產生變化,有句話叫做屁股決定大腦,人的頭腦想的什麼是與他所在的位置、所坐的位子相關聯的。

秦風不想將自己的人生壓在別人的身上,所以謝軒如今的行為,在他看來十分的危險,當官和匪混餚不清的時候,那也將是末日來臨的時刻。

「風哥,沒……沒那麼誇張吧?」謝軒聞言瞪大了眼睛,顯然被秦風的話震驚到了。

「軒子,咱們走的路,一開始就是偏門,那些是洗不掉的。」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石市翡翠,那是詐騙,抓住就是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盜墓更是重罪,最高可以判死刑,你知道這次所盜的,是誰的墓嗎?」

「不……不知道。」謝軒此時已經傻了眼,獃獃的搖起了頭。

秦風面色陰沉如水,指了指桌子上的那個銅鈕印,說道:「我剛查出來的,這人叫禰素士,是隋唐時期禰氏家族的後人,影響非常大,就憑我開了他的棺,都夠得上一顆槍子了1

秦風也是剛剛查出那座唐墓主人身份的,說起來這人還真是不簡單,而且他所在的那個家族,在隋唐都有記載,但又非常神秘。

根據資料顯示,禰氏家族在十六國至隋末,曾多次來回遷徙,遷徙原因是因為躲避戰亂而渡海到了朝鮮半島,禰氏家族曾在百濟和隋朝均任過高官。

660年,唐朝聯合新羅出兵,百濟國滅亡,百濟大將禰植帶領百濟義慈王向唐朝投降,之後入唐為高官。

禰寔進的兒子禰素士,15歲時授游擊將軍,神龍元年,授左武衛將軍,屬十六衛的高官。

景龍二年六月,禰素士奉命出使徐兗等四十九州慰問,途中去世,皇帝深為緬懷。

禰素士死亡的地點,應該就是在保市,根據銅鈕印上的名字可以證實,那座殉葬品豐厚的唐墓,正是禰素士的墓葬。

「風哥,后……後果那麼嚴重?」

聽到秦風的話后,謝軒被嚇的胖臉通紅,急聲說道:「那東西咱們不賣了,我……我這就把買家給回了去1

「軒子,我並不是說東西不能賣1

秦風嘆了口氣,說道:「我只是想告訴你,江湖險惡,一步相差踏錯,那就將萬劫不復,你日後做事要謹小慎微,別以為認識了什麼人,就能保得你高枕無憂1

「風哥,我……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以後一定學會低調1

謝軒擦了把臉上的冷汗,他發現自己已經被秦風這一席話,嚇得背後的衣服全被汗水給浸透了。

「嗯,我這裡還有幾萬塊錢,暫時咱們還不缺錢。」秦風點了謝軒一句:「讓你拿出東西只是打名聲,而不是賣的,你懂嗎?」

秦風剛才那番話說的很嚴重,但其實他手腳做的實在太乾淨了,就算警察明知道那座墓是秦風盜的,也無法給他定罪。

第一,主墓室中的陪葬品,盡皆被秦風一掃而空,官方並沒有陪葬品的資料,即使秦風拿出那些陶瓷俑,他們也不能斷言就是禰素士墓葬出土的。

第二當然是抓賊拿贓了,現在是法治社會,沒有證據最多只能將人羈押幾天。

就像是現在的一些老賊王,江湖上無不知其名號,就連派出所的警察,也都知道自己轄區的賊王是幹什麼的。

但是警察沒法抓到賊王出手的證據,就無法給其定罪,當然,那些賊王們也都垂垂老矣,早就不親自出手了,只是接受一些徒子徒孫的供奉而已。

至於盜墓這件事,去到平庄的是何教授,與秦風有屁的關係?那一庄老少都能證明的。

就算警察搜出保險箱里的文物,秦風也大可以用馬路上撿到古玩街上拾到的話來回答,最多也只能窩贓之類的名義判他個一兩年而已。

「風哥,我明白了……」謝軒點了點頭,說道:「東西拿給他們看,但又不出手,咱們這是吊他們胃口吧?」

「幹嘛不出手啊?咱們手頭也不寬裕……」

秦風聞言笑了起來,說道:「把我整理好的那幾塊古玉拿出來,不過這次不要交易,回頭等三五個月,等我做出一批貨來,你自然就能賣了……」

秦風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跟師父載所學的技藝里,就沒一個是正當門道,他這是想拿手中的古玉做幌子,再制出一批假玉來狠狠賺上一筆。

這古玩買賣考究的就是個眼力,買定離手概不退還,到時候拿些買家辨別不出來古玉的真假,自然也怪不得秦風的。

「高,風哥,您真是高1聽完了秦風的解釋后,謝軒的小眼睛里頓時射出了精光,擺出一副鬼子漢奸的模樣來。

此時謝軒對秦風崇拜,那簡直就是五體投地,他原本以為自己就挺有奸商的潛質了,但是和秦風一比,他真算得上是遵紀守法的好良民。

「風哥,彪哥來了1

就在秦風和謝軒兩個小奸商在屋裡密謀的時候,院子里忽然傳來了李天遠的聲音,秦風連忙收起了桌子上的東西,起身迎了出去。

「彪哥,咦,四爺您怎麼也來了?」剛走到院子里,秦風不由愣了一下,阿彪倒是常來他這裡,但常翔鳳可是第一次登門。

「四爺,這位是……」

沒等常翔鳳開口,秦風的目光就看向了走在中間的那人,以常四爺的身份,居然還站在他身側稍後的地方。

ps:ps:推薦本女頻作者的書:重生之廢材逆世,廢材又如何?她照樣逆天鬥狠!

天才又如何?統統都將成為她的墊腳石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