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三十八章九竅玉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氣給咽了下去,只是偶爾在喝醉酒的時候,還會記起那殺千刀的何主任。 這些自然都是后話了,此時的秦風,出了保市之後,沒有直接回津天,而是將車子上彭城大學的標誌撕掉。往魯東方向開去。 在車子...

「風哥,搞到什麼好東西了?」

回村的路上,李天遠時不時的瞅著秦風腰間那個不大的包裹,臉上滿是傻笑。

秦風擺了擺手手,說道:「明兒再說,回去睡上幾個小時,你還要開車。」

雖然得到了那枚銅鈕印,秦風對墓葬主人的身份也很好奇,但現在的時機卻是不對,沒有離開保市,他們隨時可能會遭遇一些突發的事情。

回到唐村長家裡后,鼾聲如故,昨兒的那場宴席,幾乎讓整個村子的人都醉倒了,秦風等人一直睡到正午,才被唐村長叫醒了吃午飯。

還是昨天吃剩的菜,混在一起加熱了一下,味道卻是異乎尋常的好,讓忙活了一夜的秦風等人胃口大開。

「何教授,下次來給老漢說一聲,我叫馬車去鎮上接你們1

吃過午飯後,在平庄的村頭,上演了一出十里相送的戲碼,整個村子的男女老少們都來了,咬著手指的小孩子,還在想著昨兒的美味。

「唐村長,多謝您了,到時候一定再叨擾鄉親們……」

秦風拿著最後一包紅塔山,給村子里德高望重的幾個老人一一敬了根煙,這才返身上了車,和平庄的父老鄉親們依依作別。

出了平庄秦風直奔鎮上的派出所,不過楊所長去了縣裡開會,並沒有見到,在回到保市后,秦風給地質局的王主任打了個電話。

已經付出了一萬塊錢感情投資的王主任,早就在等秦風的這個電話了,當即表示要給秦風接風洗塵,並隱晦的表示,他們局長也需要這一次進修的機會。

秦風以學校催他回去,謝絕了王主任的好意。當然,事情秦風是大包大攬的答應了下來,直言半個月內就幫他們辦理相關手續。

這也使得王主任在苦等將近一月未果之後,又不敢貿然打聽,最後只能驅車前往彭城,卻發現,重金屬勘測專業教導處,根本就沒有姓何的主任。

這個消息讓王主任像是中了晴天霹靂一般,再和校方聯繫。得知彭城地質大學根本就沒有派出人員前往保市,直到此刻,王主任才知道自個兒遇到了騙子。

好在這騙子的心不怎麼黑,只騙了他一萬塊錢,王主任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生生的將這口氣給咽了下去,只是偶爾在喝醉酒的時候,還會記起那殺千刀的何主任。

這些自然都是后話了,此時的秦風,出了保市之後,沒有直接回津天,而是將車子上彭城大學的標誌撕掉。往魯東方向開去。

在車子進到魯東省后,秦風又換了京城的牌照,這才走高速回返津天,一折一返。足足多耗費了五六個小時的時間。

「風哥,看您怎麼有點不高興啊?咱們這次收穫不行?」

開著車子的李天遠,小心翼翼的看著秦風的臉色,他發現從保市出來后。風哥的臉色就一直不怎麼好看,確切的說。應該是在打完了那個電話之後。

「唉,本來還能賺個幾萬的……」

秦風鬱悶的嘆了口氣,說道:「算了,這次是盜墓不是出老千,要不然非要那什麼局長大出血不可1

王主任那句隱晦的暗示,差點讓秦風答應見他了,辦公室主任為了張文憑出手就是一萬,局長沒個三五萬的怕是拿不出手吧?

不過凡事戒貪,此行的目地已經達到,秦風可不想干那因小失大的事情,因為單是這車上的物件,怕是最少價值百萬。

「風哥,咱們這次都搞到些什麼東西啊?給我們說說吧?」

坐在後排的冷雄飛插嘴問道,他也是下過那座大墓的,只是沒敢深入,對於裡面的東西實在好奇的很。

「飛子,這趟的收穫,你能拿這個數……」秦風伸出了兩個手指頭。

「兩萬?風哥,這太多了吧?我什麼都沒幹啊1冷雄飛聞言愣了一下,繼而連連擺起了手,他這一行除了吃喝望風之外,還真沒做什麼事兒。

「兩萬?你小子忒沒志氣了。」

秦風笑著說道:「最少二十萬,而且這還是找不到合適買家的情況下,小胖那邊如果能找到行家,四十萬都有可能1

在保市盜墓之前,秦風曾經許下冷雄飛兩成的分子,按照秦風對那批陶瓷俑的估算,價值最少在百萬以上,而且這還是黑市出手的價格。

「二……二十萬?」

一個月前還在工地上拿著幾百塊的冷雄飛,被這個數字給嚇著了,結結巴巴的說道:「不行,太……太多了,風哥,這錢我不能要1

「飛子,該你的就是你的,不過……我有個建議。」

秦風打斷了冷雄飛的話,說道:「這批東西出土的痕太重,貿然出手的話,我怕被人給盯上,所以最好在手裡放一段時間……

不過你放心,它們的價值只會往上漲,而絕對不會掉的,過上個幾年,你那兩成份子的東西,說不定就能值個百八十萬的1

秦風在入獄之前,就曾經跟隨劉老爺子學習古玩鑒賞,拜載為師后,更是系統的學起了古玩造假和鑒別,對於古玩行情,遠比一般人要了解的深。

他能看出來,古玩熱已經開始興起,未來的幾年內,國內藝術品市場,將呈現出一幅昌盛的局面,他現在這車上的物件,放上幾年之後都會價值大增的。

「風哥,我聽您的,只要讓我跟著您有口飯吃就行1

聽到秦風的話后,冷雄飛反而鬆了口氣,他不知道自己拿到二十萬會去做什麼,反倒不如和秦風等人在一起安心。

「咱們哥幾個都是天嫌地棄的,有我們一口飯吃,就有飛子你的1

秦風回頭看著冷雄飛,說道:「飛子你現在最欠缺的就是經驗,先跟著小胖在古玩街上呆著,有機會把冷老爺子相面占卜那一套給人擺擺,說不定也能走出條路子。」

「嗯,我知道了,風哥1

冷雄飛重重的點了點頭,人是群居生物,自從爺爺去世之後,冷雄飛對這個社會就失去了認同感,直到結識秦風等人之後,他才重新找回了那種感覺,是以也倍加珍惜。

「遠子,下車換牌1看到距離津天還有十多公里的時候,秦風叫停了李天遠,在高速輔道上將車停了下來,換上了原本的車牌。

上車的時候秦風換下了李天遠,從中午十二點,他已經整整開了十來個小時了,為了消除他們所有的痕,秦風這一圈兜的可不校

坐到副駕駛上的李天遠有些不老實,看著腳下的那個包裹問道:「風哥,這包里的東西我能看看嗎?」

從墓葬里出來后,這個包裹就沒離過秦風左右,李天遠和冷雄飛都好奇的很,畢竟他們也全程參與了此次盜墓,但居然不知道偷上來了什麼東西?

「看吧,就是些玉器,還有一些金銀器。」秦風看著車,說道:「你小心點,那些都是古玉,價值連城,別給碰著了。」

「嘿嘿,哪兒能呢,那些都是錢埃」

李天遠嘿嘿一笑,將包裹從腳下拿了出來,伸手在裡面一抓,手心裡多了幾塊古玉,有玉佩玉蟬等物件,雕工十分精湛。

李天遠在古玩街也呆了一些日子,知道古玉的珍貴,只是翻來覆去的看了半晌,他也看不出什麼門道,悻悻的道:「這些東西又不能吃喝,真搞不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喜歡?」

「你小子就是一粗胚……」

秦風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自己日後要是想重組千門,這李天遠絕對是只動手不動腦子的天字第一號打手。

「哎,遠子哥,你幹什麼呢?」

秦風突然聽到後排的冷雄飛喊了一句,側頭一看,李天遠正拿著一件微微泛黃,黃中帶有一絲血沁色的古玉往嘴裡送呢。

李天遠伸出舌頭在那古玉上舔了下,大咧咧的說道:「我記得以前聽誰說過玉是甜的,舔下看看有味道沒?」

「味道?」秦風和冷雄飛對視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種說不出的古怪神色。

「怎麼了?這玉我都擦乾淨了,舔一下怕什麼?又不臟。」見到秦風和冷雄飛的模樣,李天遠有些莫名其妙。

秦風臉上的肌肉不斷的顫抖著,強忍住笑,說道:「遠子,你知道那是什麼玉嗎?」

「不知道。」李天遠搖了搖頭。

「飛子,你告訴他吧1秦風還開著車,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別一頭撞到了馬路邊的樹上。

冷雄飛看來也是知道這東西的,當下開口說道:「遠子哥,你手上的那玉,叫做九竅玉1

「九竅玉,什麼玩意兒?」李天遠拿著那玉在鼻端嗅了嗅,沒什麼問道埃

「遠子哥,九竅指的是人的兩隻眼睛,兩個鼻孔,兩個耳孔,一個嘴,以及生殖器和肛門,九竅玉,就……就是塞在那些地方的。」

隨著冷雄飛的話聲,李天遠的眼睛瞪得越來越大,而冷雄飛的聲音還繼續傳入到了耳中。

「你手上拿著的那個,叫做玉肛門塞,是……是專門塞在那地方的1

當冷雄飛這句話出口后,李天遠終於一把搖開了車窗,向外狂噴了起來,差點沒將膽汁都給吐了出來。

ps:ps:第二更,周一的推薦票,朋友們多多支持!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