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三十六章盜墓(二合一章)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個人破費埃」 唐村長想了一下,說道:「大炮你家裡還有半隻子準備賣的吧?拿出來吧。晚上燒了吃,我那裡還有一壇二十年的老酒,咱們晚上也給喝了……」 唐村長當過兵,退伍之後在這小村子里當了...

李天遠搖開車窗,對著剛剛走到田坎上的秦風喊道:「風哥,兩大扇豬肉,還買了一隻羊,拉了二十斤酒,夠了吧?」

「叫我什麼?」秦風聽到李天遠的話后,臉色卻是拉了下來。

「哎,這一沒外人就忘了。」

李天遠撓了撓頭,說道:「何教授,當然是叫您何教授了,風哥您放心,回頭我當啞巴,一句話都不說。」

李天遠雖然練武的天賦極佳,但為人處世的反應卻是遠不如冷雄飛,有好幾次在稱呼秦風的時候都差點說漏了嘴,後來被秦風嚴令在人前不許開口了。

「多長點腦筋,走吧,飛子,上車。」

秦風招呼了冷雄飛一聲,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說道:「今兒晚上你們倆一口酒都不許喝,遠子你裝拉肚子,飛子你去照顧他……」

「明白了,風哥1看到秦風面色嚴肅,冷雄飛和李天遠齊齊答應了一聲。

城裡來的何教授要請客,這在平庄可是件大事,而且兩扇白晃晃的豬肉擺在村頭,還有那一隻剛剝了皮的羊,無不讓眾人花了眼。

雖然進入到九十年代末期了,但平庄的生活,還是比較艱苦的,一年的人均收入不過就是千兒八百塊錢。

村裡各戶平時家裡養的豬羊雞鴨,只有在逢年過節的時候才捨得宰殺,而且一大部分還都要送到集市上去賣,家裡最多只留個幾斤肉解解饞。

就算大炮這些老獵手們,平時進山打了子或者野豬什麼的,也大多都賣給山外的飯店了,那肚子里也是缺油水。

眼下秦風請客的舉動,頓時讓整個小山村都轟動了。唐村長帶著大炮一些在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人,都迎了出來。

「何教授,你看這事整的,怎麼能讓你掏錢呢?」唐村長離著好遠就沖秦風嚷嚷了起來。

楊所長介紹來的城裡人,第一天沒招待好不說,竟然還要別人花錢請客,這讓好面子的唐村長感覺臉上有些掛不祝

「唐村長,我明兒就要回去了,說不定過幾個月就會帶學生來……」

秦風一臉誠懇的說道:「到時候帶的人多。估計還要麻煩鄉親們,這點東西不算什麼,大家今天吃好喝好,算是何某先謝謝大家了……」

「那也不能讓你一個人破費埃」

唐村長想了一下,說道:「大炮你家裡還有半隻子準備賣的吧?拿出來吧。晚上燒了吃,我那裡還有一壇二十年的老酒,咱們晚上也給喝了……」

唐村長當過兵,退伍之後在這小村子里當了差不多快三十年的村子,說話絕對是一言九鼎,當下把各家存的那點好東西都給點了出來。

農村平時嫁娶婚喪之類的事情,都是自家村子操辦的。別看留下的都是些老頭老太太,這做起飯來卻是麻利的很。

唐村長一聲吩咐,村頭頓時支起了幾口大鍋,先是將肥肉熬出油來。然後從菜地里摘了些蔬菜,配著炒了起來。

夏天天色黑的晚,到了七點多鐘的時候,整個村子幾十戶人家都坐在了村頭。不管是老爺們還是大媳婦,基本上人人面前都倒了碗酒。

作為今兒的主角。秦風自然是被眾人特別照顧的,從唐村長開始到大炮,村子里的老人輪流向秦風敬起了酒。

秦風也是碗到酒干,只是還沒走過一圈,秦風說話就開始大起了舌頭,再有幾碗酒弟啊杜,身體頓時滑到了桌子底下,引得一陣哄堂大笑。

在農村,喝醉了就等於是招待好了,見到秦風喝醉后,唐村長等人也是放開酒量喝了起來,一直喝到了晚上的九十點鐘,一個個才醉醺醺的回到了家中。

「都準備好沒有?」

當小山村恢復了寂靜之後,睡在唐村長家中的秦風翻身而起,他清楚的聽到了唐老頭那勻稱的鼾聲,這會就是天上打雷,怕是都驚不醒他了。

晚上看似秦風喝了不少酒,其實除了第一碗酒故意喝灑了一身之外,其餘的全都是水。

這種手法對於能在瞬間切換出五十四張撲克牌的秦風來說,壓根就沒有一點兒難度,也不會被人看出任何的端倪。

「風哥,都準備好了……」

李天遠拎著那齊人高的背包,臉上滿是興奮,對於他這種年齡的人來說,今兒發生的一切無疑都是很新奇的事情。

「風哥,要不要再等一會?」有過下墓經驗的冷雄飛倒是很鎮定,他怕這會莊子里的人睡不沉,別出現什麼意外。

「沒事,晚上他們喝了幾種酒,這會怕早就睡死了,走吧,路上動靜小點……」

秦風搖了搖頭,他今兒也被這平庄的老爺們給嚇了一跳,李天遠買的那二十斤酒根本就不夠喝,最後他們連家裡燒菜用的黃酒料酒都給拿出來,這才喝的大醉而歸。

隨著秦風的話聲,三人魚貫出了院子,借著天上星星點點的光亮,快速往村子外面走去,七八分鐘后,幾人來到了唐大爺家的玉米地中。

「遠子,你趴在田坎那望風,飛子,你把鼓風機準備好……」

到了地頭,秦風將背包拿了過來,吩咐冷雄飛道:「回頭我打通盜洞之後,你用大衣蓋在鼓風機上面發動起來,不然聲音太響了……」

這大墓雖然盜洞眾多,但到底是塵封千年,而且盜洞被填堵后,裡面還會產生新的有害氣體,秦風還沒活夠,他可不想像初出茅廬的冷雄飛那樣,一頭就扎進墓里去。

聽到秦風的話后,冷雄飛說道:「風哥,你等會還要下墓,要不你休息會,我來挖這盜洞吧?」

這一次的盜墓之行,冷雄飛完全就是跟著混吃混喝了。就算到了地頭找主墓室,那也是秦風看出來的,冷雄飛這是想出把子力氣,心裡也能舒服點。

「行,我看看你手藝。」秦風聞言愣了一下,繼而笑著將那工兵鏟遞給了冷雄飛。

秦風從豫省順來的這工兵鏟是特製的,鏟柄非常的短,而鏟刃十分鋒利,完全藉助雙臂的力量進行鏟土。和普通的鐵鍬有著很大的區別。

「這東西好使1

冷雄飛蹲下身體試了一下,臉上頓時露出喜色,那被太陽曬的異常堅硬的土地,在這工兵鏟下就像是豆腐一般柔軟。

秦風四下看了一眼,用腳步測出了一個方位。對冷雄飛說道:「從這往下挖吧,記住,盜洞直徑開出一米,否則要是有大物件,我把拿不出來。」

「放心吧,風哥1冷雄飛往手心吐了口吐沫,按照秦風所指的地方鏟起土來。

看了一眼冷雄飛的動作。秦風搖了搖頭,徑直將鼓風機的柴油機部分打開,把一直帶在車上的一小桶柴油倒了進去。

「怎麼著,飛子。挖不動了?」

忙活完鼓風機后,秦風看向了冷雄飛,不由啞然失笑,這才不過十來分鐘。冷雄飛的雙臂已然是像灌了鉛一般,動作變得緩慢無比。

「風哥。這……這東西鋒利是挺鋒利的,可……可就是胳膊借不上力埃」

冷雄飛喘了口大氣,看著挖出的還不到一米深的盜洞,臉上也不知道是累的還是羞愧的,從額頭一直紅到了脖子上,雙手還在不斷顫抖著,顯然是使發了力。

「成了,你歇歇吧。」

秦風笑著接過了冷雄飛手中的鏟子,說道:「用這東西也是有竅門的,三鏟一撥,省事又省力。」

一邊說話,秦風的身體已經下到了冷雄飛挖出的盜洞里,斜著鏟子就往泥土上鏟去,將鏟子的鋒刃盡數陷到土裡后,秦風卻是不往外撥土,連著在其周圍又剷出了兩鏟子。

這三鏟子呈三角形,當秦風鬆開鏟子后,一堆泥土自動脫落了下來,秦風只需要將其給剷出地面就行了。

秦風開挖的本就是個盜洞,雖然被以前的盜墓賊給填上了,但泥土還是松的,只要找到竅門,挖起來並不是很費力氣。

沒過半個小時,秦風的身體就已經完全消失在了地面之下,看著地面上不斷累積起來的泥土和下面兩米多的深坑,冷雄飛是目瞪口呆。

「通了……」

兩個小時后,整個人已經在地面四米之下的秦風,在探出工兵鏟時,耳邊傳來了「叮」的一聲,頓時讓秦風臉上露出喜色。

輕輕撥開下面的泥土在身後培實,秦風眼前出現了一塊完整的青磚,為了怕之前的盜洞塌方,秦風在三米之後就改了方向,他現在挖掘的地方,應該是主墓室的天井位置。

屏住了呼吸,秦風用鏟刃將那塊青磚給撬動了起來。

這是個雙層磚瓦結構的典型唐朝墓葬,起出了四塊青磚后,一個黑黝黝的洞口往外散發出了一股霉朽的臭味。

好在秦風早有準備,強撐著憋著那股氣拉動了纏在腰間的繩子,上面察覺到動靜的冷雄飛,馬上將秦風給拉了上去。

長長的吸了口氣,秦風對冷雄飛說道:「下面已經打通了,氧氣罩給我,還有,把鼓風機發動起來……」

「風哥,你小心點兒。」冷雄飛將氧氣罩遞了過去,然後把鼓風機的管子插進了盜洞。

秦風接過氧氣罩並沒有戴上,而是拿過了那件帶有彈性的緊身皮衣穿了起來,最後才將氧氣罩給掛在了脖子上。

「風哥,你小心點兒。」

趴在田坎處被咬的苦不堪言的李天遠,也回過頭輕聲喊了一聲,在他那固有的思維觀念中,這死人墓葬總歸是有些神秘和詭異的。

「沒事,你們倆看好點。」秦風擺了擺手,身體往下一滑,整個人瞬間消失在了盜洞口處。

來到打通墓葬的地方,秦風將氧氣罩戴在了口上,用工兵鏟將底部剷出十多塊青磚后,打開了頭頂連體帽子上的強光燈。

「咦?這不是主墓室?」

看到底下的情形后,秦風不由愣了一下,因為在這間地面有些淤泥的墓室中。他並沒有看到棺槨的存在。

高高的呈圓形的天井下方,除了兩具早已腐爛成白骨的屍體之外,還堆積滿了一團團黑乎乎的東西,在燈光的照射下,有些像是五穀糧食。

「這應該是唐朝早期的墓,居然開了雙天井,主人一定是二品以上大員埃」

秦風將鼓風機的管子插了進去,拉動繩子示意冷雄飛發動機器,一分多鐘過後。一股強風吹入到了墓葬之中,裡面的空氣頓時為之一清。

「媽的,真是狠,這不過是個糧穀倉,居然就設置了暗器?」

秦風沒有急著下去。而是用強光燈在四周磚壁上仔細觀察了起來,這一看,卻是讓他心中驚出了一身冷汗。

青磚砌就的磚壁和墓道上,繪滿了日月星辰以及各種鞍馬明駝牛車列戟步騎儀衛屬吏男女侍者和樂舞伎。

但就在幾個位置上,卻是缺失了一些青磚,它們所對應的方向,就是倒在地上的那兩具枯骨。

看了好大一會。秦風小心的垂下了繩子,這墓室雖然只有兩米多高,但秦風怕其地下有翻板,還是墜著繩子踩到了實地。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啊1

撥開兩具掛在屍骨身上腐朽不堪的衣服,秦風赫然看到,在他們胸前各插著三個烏黑的箭頭,想必箭桿也早就被歲月腐蝕掉了。

除了這些東西。兩人身上再無他物,秦風知道。這也是以前盜墓賊的規矩。

前文中曾經說過,從古至今,除了官盜之外,盜墓團伙一般都是村子里膽大的窮漢、地痞、二賴之類的人,挖掘時也沒什麼固定的規矩,都是一哄而上,撬開棺木后平分財物。

但是在挖掘大墓時,就出現了問題,因為大墓表層封土多,不可能向日常一樣剷平墳包,挖出棺槨,此時只有一個法子,便是挖掘盜洞直入墓室。

挖盜洞時,大家須齊心輪流動手,但是進墓室的人只能有一人進去,這人一般是抽籤決定的,而且此人必須穿戴緊身衣物,腰系長繩進洞找寶物。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消除大家對他的懷疑,此人拿得寶物后出洞前,還要先扔出一半,這是告訴外面的人此行有收穫,大家必須齊心讓自己出去,才能平分自己手中的寶物。

要是這人沒扔出去一半寶物,就意味著此人想要獨吞,盜洞外守候的人就有權力將到洞口封死,讓這人活活悶死其中。

當盜洞的人出洞后,要主動張口翹舌,讓大家觀看,表明自己口中無物,正是這種彼此間的不信任,導致日後的盜墓團伙,逐漸發展成為以家族紐帶為關聯的團伙。

「媽的,死了一個還不甘心,真是鍥而不捨啊1

秦風心中暗罵了一句,按照他的設想,這兩人身上腐朽的衣服很像,應該是一個盜墓團伙中分兩次下來的人,只是他們全都栽在了這裡。

「說不定是個王爺墓葬,看來這裡面,最少也有十條八條的人命1

見到這一幕,秦風心中也略微有些緊張起來,對於唐朝墓葬的規格,他是非常了解的,而墓葬中有機關暗器的,其主人身份必定貴不可言。

隋唐五代在以黃河流域為主的北方地區﹐北魏以來的墓葬制度﹐經隋代﹐至於盛唐﹐一脈相承。

當時貴族官僚的大墓,都是採用斜坡式的墓道,包括一段很長的隧道,隧道頂部開天井﹐兩壁設龕。

懿德太子墓有天井7個壁龕8個﹐章懷太子墓有天井4個壁龕6個。

而根據歷史上記載的,司刑太常伯墓則是有天井3個、壁龕2個,由此可見,天井和壁龕的多寡,基本上與墓主人的官品爵位相一致。

秦風身處其中的這座墓葬不但還有別的天井,而且還學著漢王墓的特點,設置殉葬所用的五穀糧倉,這主人的身份怕是最少也應該是皇室中人。

既然來了,自然就沒有入寶山而空回的道理,在墓室里小心的觀察了好一會,秦風推動了一座雕著像是圖騰怪獸的牆壁。

牆壁發出一聲嘎嘎生澀的響聲。緩緩往裡陷去,一條四五米場的墓道,頓時出現在了秦風面前。

「翻板?還真他媽的狠啊1

當燈光照射在墓道上,秦風的眼神又是一凝,因為在這墓道正中的位置,一塊青石板翻轉了過來,只是被一根鐵棍卡在中間,留下了一道肉眼可見的縫隙。

翻板也是古代墓葬中的機關之一,那些修建墓室的匠人們。會在墓道中挖掘深約3米以上的陷坑,長短與寬度視墓道具體情形而定,坑下分佈約10厘米左右的刀錐利器。

坑上層平覆數塊木板,木板中間有軸,下綴一小型相同重量的物體。呈天平秤狀,板上有掩蓋物,若盜墓者踏上木板,板的一端隨之下陷,人必掉到坑內的刀錐之上。

當秦風走到翻板處,用燈光照在縫隙中后,發現裡面居然埋葬了不止一人。那森森白骨在燈光的反射下,現出了幽幽熒光,頭顱上空洞的眼圈,讓秦風心底也生出一股寒意。

「別他媽的再有鐵索吊石了1接連見到兩種墓葬機關。秦風感覺自個兒真是走了大運。

要知道,雖然大墓中機關是很常見的,但由於年代久遠,很多機關暗器都會因為腐朽而失去效用。像這裡利用率如此之高的,秦風也沒從師父口中聽聞過。

小心翼翼的過了翻板墓道。秦風愈發的謹慎了起來,不過這次他的運氣不錯,在推開另外一個墓室大門時,沒有任何的狀況發生。

「主墓室?」

看著眼前大約佔地十二三個平方的青磚墓室,秦風的眼睛有些發直,喃喃道:「難道是曹司空保佑,合該著我秦風發財嗎?」

雖然盜墓自春秋之前就有之,但發揚光大卻是曹操,所以秦風免不得念叨幾句,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之所以說這是主墓室,是因為在青磚墓室的正中間,擺放著一個兩米左右的棺槨,而且這是一個石頭棺槨,上面雖然有斧劈砍鑿的痕,但石棺並沒有被破開。

「媽的,真是不專業,暴殄天物啊1驚喜過後,看清楚了墓室情形的秦風,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在墓室的四周,有三具早已化成枯骨的屍體,地面上散落著一些金銀器皿,讓秦風痛心的是,他教下就有一個破碎的唐三彩駱駝。

天井上方的那個破碎了青磚處可以顯示,應該是有盜墓者下到了這間墓室,而且這個團伙人數不少,在連死了三個之後,居然還將墓室內的東西洗劫一空。

不過當時可能是發生了別的什麼事情,他們沒來得及劈開石棺,就倉惶逃離了,地面上散落的那些器皿就是最好的證明。

因為一般而言,團伙作案的盜墓賊們,是不會留下任何能帶走的東西的。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啊1推演著或許是幾百年甚至更早發生的事情,秦風臉上露出了笑容。

墓室內的東西雖然大部分都被盜走,但所有的盜墓者們都清楚,一座墓葬中陪葬最豐厚的地方,一定是在棺槨內的。

「是石榫卡扣在一起的,一共有四個1

強忍住心中的激動,秦風圍著石棺觀察了起來,片刻之後,臉上露出了瞭然的神色,將手中的工兵鏟插入到了石棺頂頭的縫隙之中。

右手使勁往裡一推,「嚓」一聲輕響,那根石榫已然被秦風別斷,如此反覆幾次之後,秦風雙手用力的推在了棺蓋上。

「…………」一陣難聽的摩擦聲響起,而那棺蓋隨著聲音緩緩的滑落開來。

「人點燭,鬼吹燈,祖師爺保佑1

棺蓋打開后,秦風面色凝重的往後退了幾步,從身後背囊里拿出了一根蠟燭點燃,恭恭敬敬的放置在了石棺蓋上。

這是古來盜墓者啟棺的規矩,如果蠟燭不熄滅,就證明祖師保佑順風順水,可以將棺槨中的東西全部都拿光。

但如果蠟燭萬一滅掉了,那就說明此行不順,有邪氣冤魂盤踞墓中,盜墓的人必須馬上離開,當年在傳授秦風盜墓經驗的時候,載可是千叮萬囑。

ps:ps:六千字大章,今兒一共更了九千,馬上周一了,求推薦票支持啊!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