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三十四章夜逃(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整個人摔倒在了地上。 「二叔,您沒事吧?」 何二的舉動嚇了幾個年輕人一跳,將他扶起來后,卻發現何二的小腿肚子居然和小四的手腕一樣,都是平白無故的腫了起來,像是被什麼東西擊中了一般。

「二叔,那咱們怎麼辦?三道村的事可不禁查,咱們可沒幫他們打過井1

年輕人被何二給罵的有些不知所措,他們都是沒讀過幾天學的鄉下娃子,就算跟著何二出來混社會,也一直是順風順水,哪裡見過這種場面?

「咱們辦?走,連夜走1

何二騰的坐了起來,將桌子上的花生米和一些吃食給包了起來,說道:「都給麻利的,快點將東西收好,咱們連夜走1

「現在走?二叔,這……這黑燈瞎火的,咱們怎麼走啊?」幾個年輕人聽到何二的話后,頓時面面相覷起來。

他們來平庄的時候,是租了鎮子上的一個拖拉機,就那還折騰了好幾個小時,這要是靠著雙腳往外走,什麼時候才能走到鎮上去?

「怎麼走?拿他媽的腳走路啊,還用我教你們?」

何二對著問話的小四一腳就踹了過去,現在的這些年輕人,是一點苦都不能吃,他當年跟著大伯盜墓的時候,一晚上走幾十好里的山路都是常事。

「二叔,要不然明兒一早,咱們跟著村子里去集市上的馬車走不行嗎?」小四壯著膽子又問了句。

何二搖了搖頭,說道:「少廢話,現在必須走,晚了想走都走不了。」

這平庄緊挨著大別山,距離縣城有幾十里路,如果等天亮再走的話,那雙腳豈能跑得過汽車輪子?恐怕到不了鎮子就要被警察給抓祝

「都他媽快點,不想坐大牢的話,今晚必須給我走到鎮子上去1

眼看幾個侄子還是不情不願的,何二一個個挨著拿腳踢了起來,在他的淫威之下,小四等人只能悻悻的收拾起了東西。

五六分鐘后。房門被打開了,何二走在最前頭,四人魚貫出了大炮家的院子。

走在村子里有些濕滑的石板路上,一陣狗吠聲響起,讓四人忍不住加快了腳步,沒多大會。就來到了村外的小路上。

「都走快點,磨磨蹭蹭的幹什麼?」

一直到了村子外面,何二才鬆了口氣,眼睛滴溜溜的往村口看著,嘴中罵道:「媽的,怎麼這麼邪行?我總感覺有人盯著咱們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從大炮家裡出來的時候,何二就一直心神不定,彷彿他們的舉動都被人看在眼裡一般。這讓何二愈發的急躁起來。

「二叔,不能吧?那個公安肯定喝多了,村子里的人這會都睡了,誰盯著咱們啊?」

幾個年輕人被何二說的有些發毛,他們雖然也都是下過墓的人,但越是如此,才越忌諱鬼神,何二的話讓他們感到脖子後面一陣發涼。

看著村口停著的那輛麵包車和警車。一個年輕人動了心思,開口說道:「二叔。這有兩輛車,要不,咱們把車給開走吧,小四會開1

「四兒,你行不行啊?」何二心裡動了下,這連夜走出去。累不死怕是要也丟掉半條命,偷輛車開到縣城就扔掉,倒也不是不行。

「二叔,這車好偷,撬開門兩條線一搭就能打著火……」

小四這會精神了起來。從背包里拿出了把螺絲刀,說道:「瞧好吧二叔,三分鐘我就把這車給搞定。」

「哎呦,什麼東西咬我?」

警車小四是不敢偷,湊到那輛麵包車旁剛要下手的時候,手腕忽然傳來一陣劇痛,螺絲刀脫手就飛了出去,打在汽車上發出一聲很大的響聲。

「你找死啊,不怕被村子里的人聽到?」小四的聲音嚇了何二一大跳,在村頭還住著幾戶人家的,鬧出動靜追出來,他們一個都跑不掉。

「二叔,我……我也不想啊,不知道被什麼咬了下,您……您看,都出血了。」

小四這會只感覺整個右手腕都不是自己的了,拿手電筒一照,頓時發現,手腕腫的像是個饅頭一般,絲毫都用不上力了。

「你是不是碰到什麼地方了?」看著小四的手腕,何二心裡傳出一股涼意來,這實在太詭異了,平白無故的,小四的手怎麼會傷著?

「二叔,沒啊,我剛準備去撬車,就感覺手上疼了下。」小四的這會疼的眼淚都快下來了,再也沒了偷車的心思。

「一個手還能開車嗎?」何二往四下里看了一眼,還是有些不死心,有了這輛車,他們才能更安全的逃出去。

「能,開慢點就成。」小四忍著痛點了點頭,他前幾年在家裡跟人學過修車,開車的技術還算不錯。

「那好,我來撬這門。」何二咬了咬牙,從口袋裡摸出了個刀片,向著麵包車走了過去。

「哎呦,媽的,怎麼回事?」剛走到麵包車前,何二忽然感覺小腿肚子一疼,腳下一絆,整個人摔倒在了地上。

「二叔,您沒事吧?」

何二的舉動嚇了幾個年輕人一跳,將他扶起來后,卻發現何二的小腿肚子居然和小四的手腕一樣,都是平白無故的腫了起來,像是被什麼東西擊中了一般。

「鬼,有鬼,別他媽的管這什麼車了,跟著我走1

此時何二的心中也充滿了恐懼,顧不得小腿肚子的巨疼,用手拄著洛陽鏟,一瘸一拐的往前走去,連頭都不敢回一下。

幾個年輕人更不屑說了,跟在後面連滾帶爬,生怕被什麼不幹凈的東西惦記上,惶惶然如喪家之犬,匆匆逃離了平庄。

「還想偷我的車?奶奶的,算你們跑的快……」

在何二等人的身影消失在進村小道上之後,一道人影出現在了村口,看著漆黑的夜色,秦風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早已將平庄墓葬視為己物的秦風,豈能讓這幾個盜墓賊壞了他的事兒?

如果何二今夜執意不走的話,他也要折騰的幾人疑神疑鬼,好在何二做賊心虛,沒等秦風動用別的手段,就主動離開了。

「楊所長,你說你昨兒嚇唬我家那幾個客人幹什麼?」

第二天一大早,醒過酒來的大炮就找到了唐村長家,沖著還有些迷糊的楊所長咋呼了起來,「說好了要收我山貨的,這都被你給嚇跑了,我這生意怎麼做啊?」

「什麼嚇跑了?跑就跑了唄。」

楊所長的酒還沒怎麼醒,嘴裡嘟囔了一句,不過馬上就意識到了不對,眼睛猛地睜開了,問道:「昨天那幾個人連夜跑了?」

大炮沒好氣的說道:「可不是啊,我本來給山那頭的老孫頭,今天去他家拿山菇,你這讓我賣給誰去啊?」

「還管屁的山菇啊,他們跑了這就是做賊心虛,誤事了,誤事了1

楊所長一把推開了大炮,對著聞聲趕來的唐村長說道:「老唐,昨兒那幾個人估計被何教授說准了,就是盜墓的,我得去追,你要把何教授他們給安置好啊1

看著屋裡的秦風幾人睡的正香,楊所長也顧不得親自向秦風解釋了,交代了唐村長几句后,匆匆跑到村頭髮動了車子就追了下去。

只是昨兒喝多了酒,這一覺醒來都是早上八點多了,楊所長驅車來到鎮子上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了。

問了鎮子上班車買票的,楊所長才知道,何二四人清晨六點多就跟著進縣城的車子走了,這會怕是出了保市都說不準。

楊所長掉頭又開著車子去了三道村,找了吳村長一詢問,敢情那幾個人根本就沒有提過幫他們打井的事兒,這讓楊所長懊悔不已,平白放過了個立功的機會。

不過事已至此,如果上報上去的話,自己非但無功,怕是還要背個喝酒誤事的處分,楊所長只能將這事兒悶在了心裡,卻是心情煩躁的也沒心思去管秦風那地質勘測的事情了。

「鄉村的空氣真好礙…」

和楊所長一大早就匆匆忙忙的去追人不同,秦風三人一直睡到中午才醒了過來,當然,這也是秦風有意為之的,城裡來的人嘛,總歸是要顯得嬌貴一些的。

中午在唐村長家喝了碗疙瘩湯吃了點乾糧后,秦風帶著李天遠和冷雄飛出了村子,雖然時值八月,但山間遮陽,走在村子里倒是很清涼。

「風哥,昨兒那四個傢伙,明顯就是咱們同行,你說怎麼辦啊?」

昨兒就看出一些端倪的冷雄飛,直到出了村子才有機會和秦風說起這事兒,他知道秦風一定也看出來了,否則不會故意說出那些引導楊所長的話來。

「飛子,早上大炮叔過來的時候,你還沒醒吧?」

秦風聞言笑了起來,說道:「那四個傢伙昨天連夜就逃走了,咱們看上的東西,豈能讓他們來插手?沒留下他們交給警察,我就算是顧了江湖道義了。」

俗話說同行是冤家,尤其是在盜門之中,過河踩界,這是極為忌諱的事情。

就像是勻チ松率靼福那根本就不用公安警察出面,陝省盜門的人,輕則小懲,重則怕是要斷手斷指給驅逐出去。

秦風現在雖然談不上什麼勢力範圍,前來盜墓也只是興之所至,但被他瞧上的東西,自然也不會讓別人染指的。未完待續……

ps:ps:頭暈暈的,明兒理清出頭緒開始爭取三更,大家給幾張推薦票吧!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