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三十二章同行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過來的。 來了之後才發現他的兒子這樣的平庸,很是落寞失望,早就對蘇東坡傾慕不已,今天有機會了想和公公親近一下。 蘇東坡正在沉思之中,見兒媳婦走過來,兩眼愣愣的看著她,看著兒媳婦的紛紅的...

山間的村莊十分的安溢,臨近傍晚,夕陽下起了一層薄霧,籠罩在村子的小路上,看著各家升起的炊煙,聽著雞鳴狗吠,給人一種夢幻般的感覺。

「大炮,你這老東西,家裡來客人了,還不出來?」

走了差不多三四分鐘,來到一處蓋著瓦房的院子門前,唐村長扯著嗓子就喊了起來,頓時引來院子里一陣狗叫。

「老唐,你這個扒灰的老東西,叫什麼叫?」

院子里響起一聲回罵,看起來大炮和村長的關係很不錯,要知道,扒灰這句話可不是隨便說的,被農村人聽見,那是連拚命的心思都會有的。

扒灰的意思很多人都懂,就是老公公和兒媳婦偷情,這個典故傳自蘇東坡。

相傳蘇東坡中年喪妻,一直未娶。他忙於公事和寫作一晃許多年就過去了,一人過著怪習慣,轉眼兒子就娶妻生子了。

偏偏蘇東坡一代英才,聰明絕頂,才華橫溢,而他的兒子卻庸碌無為,整天只知道吃喝玩樂。

一天,蘇東坡的兒子又出去玩樂去了,蘇東坡一人在書房裡坐著,獃獃的思考問題,這兒媳婦其實也是個才女,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通,之所以嫁到蘇家就是對蘇東坡的崇拜才嫁過來的。

來了之後才發現他的兒子這樣的平庸,很是落寞失望,早就對蘇東坡傾慕不已,今天有機會了想和公公親近一下。

蘇東坡正在沉思之中,見兒媳婦走過來,兩眼愣愣的看著她,看著兒媳婦的紛紅的臉蛋,婀娜的身姿,含情的雙眼。他突然有點忘乎所以,飄飄然起來。

就在他心猿意馬時,突然記起這是兒媳婦,頓時臉紅了起來,兒媳婦就問道:「公公為什麼臉紅?」

蘇東坡也不答話,接過茶杯。用食指快速在書桌上寫了兩句詩:「青紗帳里一琵琶,縱有陽春不敢彈」。

因為蘇東坡為人懶惰,長時間不抹桌子,所以桌面上有一層厚厚的灰,那字跡看得非常清楚。

兒媳婦看后也用手指快速在後面又續寫了兩句:「假如公公彈一曲,肥水不流外人田」。寫罷紅著臉就跑了。

蘇東坡正看得得意洋洋,他的兒子回來了,見父親看得那麼高興就問道:「父親,看得什麼?」

蘇東坡下了一跳。忙用袖子將桌子上的字跡擦掉,說:「我什麼也沒看,我在扒灰」。

後來,不知道蘇東坡到底有沒有和兒媳婦偷情,但這事還是傳開了。再後來人們就用「扒灰」來指代翁媳偷情。

唐村長的有倆兒子,都在外面打工,偏偏兩個兒媳婦長的還不錯,農村人嘴碎。有關係不錯的人,開玩笑的時候就經常這麼說他。

「看我不撕爛你這張臭嘴……」

也不知道唐村長是不是真的扒灰了。反正被裡面的大炮說的滿臉通紅,院門一打開就沖了進去,五十多歲的老頭了,那精氣神和年輕人也差不了多少。

「行了,大炮,你們倆加起來一百多了。鬧什麼鬧埃」

跟在後面的楊所長皺了皺眉頭,說道:「今晚有三個客人在你這住下,把你兒子的房間給收拾出來,搞乾淨點埃」

「哎呦,是楊所長埃老不死的,放開我,楊所長來了怎麼都不說。」

和唐村長鬧在一起的大炮身高足有一米八多,雖然兩鬢間已經有了白髮,但腰板挺的筆直,這一認真,頓時將唐村長推在了邊上。

「誰讓你那臭嘴胡咧咧的?」

唐村長沒好氣的說道:「把你藏的好東西今晚都給我拿出來,我知道你這老小子前幾天打了只穿山甲,晚上紅燒了吃,還有酒,要拿你兒子過年給的才行。」

「哎,你胡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打了穿山甲的?」

聽到唐村長的話后,大炮那張老臉頓時憋的通紅,伸出手就去捂唐村長的嘴。

穿山甲和那些野雞野豬不同,這玩意可是國家保護動物,當著派出所所長提這茬,那不是自投羅網嗎?

「行了,大炮,你也別裝,老唐說你打了,你肯定就是打了,晚上燒了吃吧。」

看到大炮的表情,楊所長心裡哪裡還會不明白?不過這種事在山區多不勝數,只要這些村民們不拿出去賣被抓現行,他往往也懶得去管。

「楊所長,這……打了只穿山甲是不錯,可是……可是今兒……」

大炮說話有些吞吐起來,看了一楊所長,接著說道:「今兒來了幾個收山貨的朋友,晚上要住在這裡,您看,要不讓這幾位今兒先住老唐家裡?」

「收山貨的?不是城裡那些飯店的吧?」

楊所長聞言臉色頓時拉了下來,這整個平庄就大炮家裡房子多又乾淨,兒子媳婦都在城裡,唐村長家倒是有房子,但衛生就要差很多。

「這是來收野生動物的?讓他們出來1基層領導,那都是屬狗的,翻臉比翻書還快,楊所長這一拉臉色,頓時把大炮給嚇了一跳。

「大炮叔,給您添麻煩了……」

隨著楊所長的話聲,屋裡跑出了個三十七八歲的中年人,手裡拿著一盒紅塔山,幾步跨到楊所長面前,忙不迭的發了一圈煙,開口說道:「警察同志,小姓何,家裡排行老二,人家都叫聲何二,就是來收點野山菇和菌類的,可不敢幹那些違法的事情埃」

「對,對,楊所長,這是我兒子介紹來的朋友,他們就是收點山貨,這……這真是不湊巧埃」

大炮也在一旁幫襯著說話,他是村裡的老獵戶了,打了一輩子的獵,那手老炮筒使得是出神入化,所以有了個大炮的外號。

直到前些年禁槍之後,大炮這才開始采點山貨草藥的拿出山去賣。當然,沒事還是會下個套抓點野豬野雞之類的東西,不過都是留著自家吃了。

楊所長擺了擺手,說道:「別說那些沒用的,叫你們的人都出來,身份證給我看下1

「是。是,你們幾個都出來,把在前面村子收的山貨也拿出來。」何二回頭叫了一聲,隨著他的喊聲,屋裡出來了三個人,手裡還都拎著個蛇皮口袋。

這三人個頭都不高,出來之後看到楊所長的那身警服,眼色不禁有些閃爍,期期艾艾的將蛇皮口袋打開來。裡面的確是些香菇之類的山貨。

何二踢了一腳身邊那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小子一腳,說道:「還不把身份證拿出來?」

三人答應了一聲,都從身上摸出了身份證,楊所長見到那些山貨,心中卻是早就信了幾分,接過身份證也沒細看就遞了回去,說道:「到山裡收東西要秉公守法,不該收的一定不能收。知道嗎?」

「對,對。」何二點頭哈腰的說道:「警察同志說的對。我們就做點小本買賣,絕對不敢幹違法的事情。」

大炮家來了客人,楊所長也不好把人往外趕,只能看向秦風,說道:「何教授,要不就到老唐家住兩天?我讓他把屋子收拾乾淨了。再用艾草一熏,保准晚上沒蚊子。」

「行,我們在哪住都一樣。」秦風點了點頭,眼神掃在何二幾人身上,心中露出了冷笑。

收山貨的?說是同行還差不多!

秦風見到何二的第一眼。就看出他的身份來了,這人遞煙的時候露出的右手,虎口處和掌心顯露出來的厚厚繭子,一看就是握鐵鍬頂出來的。

而且何二湊近之後,秦風從他身上聞出了一股濃濃的土腥子味,這種味道是長期在和泥土打交道所獨有的,就是每天洗澡,都難以消除。

那幾個後面出來的年輕人,一看就是心裡有鬼,並且在拿出山貨的時候,都是隨手往外抓的,一點都不在意損壞山菇,這些細節楊所長沒注意到,秦風卻都是看在眼裡的。

見到秦風答應了下來,楊所長心裡鬆了口氣,轉身對大炮說道:「那好吧,大炮,你把東西拾掇一下,都拿老唐家去吧,咱們晚上在那邊吃。」

「好,我收拾一下,穿山甲和野豬肉都拿去。」

大炮也是鬆了口氣,兒子專門從城裡打電話來說了,一定要招待好何二幾個人,他也怕楊所長將幾人趕走,那對兒子可是沒法交代了。

「咦,這個是什麼東西?」秦風看著大炮將掛在屋檐下的幾串風乾肉取了下來,眼睛忽然盯在了靠在門邊放著的一根長竹竿上。

這竹竿大約長兩米,靠在地上的那一頭,被一塊黑布給包裹了起來,秦風順手一提,將黑布給取了下來,臉色頓時一變。

「這……這東西不是洛陽鏟嗎?」秦風猛地回過頭來,問道:「唐村長,你們村子里以前來過地質勘測隊嗎?怎麼會有這東西在?」

「地質隊?十幾年前來過,這都哪年的事了。」

唐村長搖了搖頭,問道:「何教授,這是什麼物件啊?下面圓圓的,也不像是鐵鍬,我說大炮,你哪搞來的這東西?」

「哎,這東西是我帶來的。」

就在秦風拿起那洛陽鏟的同時,何二的面色也是大變,沒等大炮開口說話,連忙將那洛陽鏟搶在了手中,說道:「是這樣的,我經常來這邊收山貨,下面村子缺水,讓我幫忙給打個井,這東西是探地下水用的……」

此時何二恨不得在自己臉上扇幾記耳光,他原本想著在這窮山僻壤的地方,沒人能認識洛陽鏟,所以也沒怎麼在意就擺在了外面,誰知道剛來第一天,就被人給看了出來。

「不知道這位是?」何二還算鎮定,解釋了東西的用處后,用狐疑的目光看向了秦風。

「這是彭城地質大學的何教授。」楊所長出言介紹了一句,看向秦風,問道:「何教授,這東西是這麼用的嗎?」

楊所長乾的是警察,雖然整日里在農村處理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但察言觀色的本事還是有些的,剛才何二的表情也沒逃過他的眼睛。

「原來是打井的?這東西倒是也能這麼用1秦風笑著看了何二一眼,說道:「我差點以為本家是盜墓的了。」

秦風也不顧何二驟變的臉色,接著說道:「楊所長,我和你說,這玩意叫做洛陽鏟,最早是盜墓的人發明的,後來考古和地質勘測也都用到了,我那車上還帶了一把呢。」

出門遇到同行,這讓秦風十分的不爽,要是不擠兌走這幾位,他後面的事情也很難繼續下去,有楊所長在,自然要給何二上點眼藥了。

「盜墓?你們幾個人到底是來幹什麼的?」楊所長眼神一凝,看向何二的目光頓時不善起來。

保市歷史悠久,自從漢唐到明清幾朝,多有帝陵在此,盜墓行為是屢禁不絕,不過清朝帝陵並不在平庄這邊,楊所長來了幾年,還沒聽聞過他的轄區有大墓。

不過如果能破獲一起盜墓案,那對楊所長可是實實在在的政績,說不定就能調出這山溝溝,所以他也變得認真了起來。

「冤枉,真是冤枉啊1

聽到楊所長的話,何二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一圈,沖著秦風說道:「何教授,咱們都姓何,可不帶您這麼冤枉人的,我這鏟子真的是探水井用的啊1

「哎,小何,我可沒說你是盜墓的,我只是說這物件是洛陽鏟……」

秦風擺出一副學究的樣子,說道:「這東西也是我們地質隊必備的,我還能認錯?小何,你說這個我沒說錯吧?」

秦風的話讓何二簡直就是欲哭無淚,沒說自個兒是盜墓的,還咬死這東西是盜墓所用,偏偏就不提這玩意能打井,那豈不是逼著人往盜墓上去想嗎?

果然,楊所長眼中的疑色更重了,開口說道:「何二,你是在哪個村子打的井?給那戶打的,說清楚1

「哎,楊所長,下面村子缺水你也知道,二道村的吳村長讓我打的,要不,我現在就帶您去,可不興冤枉好人埃」

何二反應極快,他知道今兒要是對不上來,說不定就要栽在這裡,當下擺出一副被冤枉了的樣子,拉著楊所長就要往門外走。未完待續……

ps:ps:寫了四千字,明兒看狀態,打了四天吊水了,奶奶的,再不好胖子帶著筆記本去住院,唉,痔瘡重感真是寫手殺手啊!

呼喚聲月票和推薦票,看在胖子整天暈乎乎的還能敲出字來,大家有票投票吧!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