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二十八章專業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壞笑,接著說道:「去了一趟我總不能空手回來吧?就從那邊借了點兒東西……」 在決定發掘冀省那座墓葬后,秦風心裡就有了想法。 他又不打算以後專業盜墓,偶爾為之的事情,似乎沒必要去搞齊師父說...

「那是氧氣罩,軍用的,也不知道那幫傢伙從哪裡搞到手的?」

秦風看了一眼李天遠手中的東西,說道:「裡面的氧氣含量,能在缺氧的情況下支撐一個小時,可惜只找到這一個……」

「嗯,這玩意有用1

聽到秦風的話后,冷雄飛點了點頭,說道:「我爺爺說過,大墓裡面往往會釋放毒氣,這東西是能用著。」

「毒氣是有,不過不是釋放的,那麼多年什麼毒氣也都流失乾淨了。」

秦風聞言笑道:「那是地下那些東西腐朽后產生的一種氣體,飛子,聽說你上過高中,這化學學的不怎麼樣啊?」

「風哥,我那高中都是玩過來的,學過的東西早就還給老師了。」

冷雄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玩著手中的洛-陽鏟,說道:「風哥,這東西可不好找,您莫非這幾天找到咱們同行了?」

就算不知道盜墓的人,只要懂得一些考古知識的,那對洛-陽鏟就不會陌生。

這東西起源於豫省,在考古工具里又名探鏟,為一半圓柱形的鐵鏟,一段有柄,可以接長的白蠟桿,使用時垂直向下戳擊地面,可深逾數十米米。

洛-陽鏟利用半圓柱形的鏟可以將地下的泥土帶出,並逐漸挖出一個直徑約十幾厘米的深井,用來探測地下土層的土質,以了解地下有無古代墓葬。

洛陽鏟據傳為豫省農村的盜墓者李鴨子,於20世紀初發明的。

923年前後,李鴨子來到他家附近一個叫孟津的地方趕集,轉了一會兒,他便蹲在路邊休息,李鴨子平日里以盜墓為生。所以他經常想的也是有關盜墓的問題。

這時,他看到離他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包子鋪,賣包子的人正準備在地上打一個小洞用來支撐棚子,他在地上打洞的工具,引起了李鴨子的興趣。

因為他看到,這個東西每往地下戳一下,就能帶起很多土,盜墓經驗豐富的李鴨子馬上意識到,這東西要比平時使用的鐵杴更容易探到古墓。

於李鴨子受到了啟發。比照著那個工具做了個紙樣,找到一個鐵匠照紙樣做了實物,第一把洛-陽鏟就這樣誕生了。

自上個世紀初以來的00多年間,神奇的「洛-陽鏟」,使得古墓葬最集中的洛-陽邙山地區十墓九空。古物大量外流,「洛陽鏟」由此惡名遠播。

但不可否認的是,「洛-陽鏟」既是盜墓工具,又是考古工具。

「洛-陽鏟」已被正式作為田野考古工作者的特備工具,在教科書上劃出圖形,介紹其使用方法,向全國推廣使用。並因此而形成了我國獨有的考古鑽探技術,也成了考古鑽探工具的象徵。

秦風包里的這把洛-陽鏟鏟夾寬僅2寸,寬成U字半圓形,雖然看似半圓。其實形狀是不圓也不扁。

冷雄飛知道,洛-陽鏟在製作工藝上更為複雜,通常製造一把小鏟需要經過制坯、燒、熱處理、成型、磨刃等近二十道工序,故而只能手工打制。

別小看這麼一把鏟子。從那底部被沙土磨的錚亮的鋒刃處就能看出來,這玩意絕對是沒少使用。說不定就是哪個盜墓團伙的看家寶貝。

「你到是有眼光,為了這玩意,我差點沒栽在那裡1

看到冷雄飛拿出的洛-陽鏟,秦風伸手又從包里拿出了幾根實心的螺紋鋼管,插入到鏟子的底部一擰,頓時接出了一個長約兩米的杆子。

「我這次出去的時間有點長,這些東西都給你們介紹下吧。」

秦風將包里剩餘的物件都拿了出來,說道:「這件是緊身皮衣,穿著它下到土裡,能減少爬行時的阻礙。

這個是工兵鍬,我從一個工程兵部隊里順來的,我估計以前操場那些摸金校尉們,後來都轉業幹了工兵,這玩意不是一般的好使。」

秦風像是在介紹百寶囊一般的從背包里往外掏著東西,最後拉出了一台小型的帶著風扇葉的機器,說道:「這個是小型的鼓風機,聽飛子說那墓葬不小,氧氣只是在進入的時候用的,搬運東西卻是有些礙事,還是要將裡面的氣體給換出來的。」

「風哥,您……您這是從哪搞來的這些東西啊?」

聽著秦風這一番介紹,謝軒等人早就看傻了眼,這……這簡直就是武裝到了牙齒,冷雄飛要是有這些裝備,恐怕也不至於只是在那墓葬邊緣處「到此一游」。

「從豫省,我本來是想去順把洛-陽鏟的,沒想到那邊的同行真是專業。」

說到這裡,秦風頓了一下,臉上露出壞笑,接著說道:「去了一趟我總不能空手回來吧?就從那邊借了點兒東西……」

在決定發掘冀省那座墓葬后,秦風心裡就有了想法。

他又不打算以後專業盜墓,偶爾為之的事情,似乎沒必要去搞齊師父說的那些裝備,那些恐怕最少還要有一個月的準備時間。

所以琢磨了半天之後,秦風向謝大志借了輛麵包車,驅車直下豫省,既然想取巧,這天下盜墓工具最多的地方,自然就是豫省地區了。

秦風路子走的很對,在來到洛-陽后,他發現靠近邙山的那些小村莊,幾乎是全民盜墓,村子里不是連襟就是兄弟,組成了一個個的盜墓團伙。

不過這些人的防範心理也很強,秦風雖然裝成收購文物的販子,但他實在太面生,用了三天的時間,才算是進入到了一個小村子里。

經過十多年的專業盜墓,村子里居然有了專門銷贓的人員。

而且秦風還發現,這些人也都成了奸商,拿出來的東西十件有九件是假的,剩下的那件也不夠文物的標準,即使被派出所抓住也說不出什麼來。

當然,秦風又不是來買古玩的,他只不過到這裡來客串一把盜門,在進入村子的第二天,秦風就摸進了六戶人家,湊齊了這套設備。

不過在「順」洛-陽鏟的時候,出現了一點小意外。

當時連摸六家秦風都沒發現洛-陽鏟,一急之下,秦風冒著夜色就上了山,他早在下午的時候,就從幾戶人家口中聽到黑話里,知道他們夜裡要幹活。

果不其然,在順著那些人留下的痕走出一里山路后,秦風聽到了盜墓的人聲,正像他想的那樣,盜墓已經進展到了實施階段,洛-陽鏟被扔到了一邊。

要說秦風也是膽大包天,守著兩個望風的人,大模大樣的將放在路邊的洛-陽鏟給取了過去。

只是讓秦風沒想到的是,這望風的人手邊,居然放著把老炮筒,如果不是他跑的快而老炮筒點火藥慢的話,估計這次秦風真的要栽在那裡了。

逃出大山的秦風連村子都沒回,直接繞過村子上了他的麵包車一路狂奔,至於那些丟了吃飯傢伙的人家會如何罵他,秦風自然是一句都聽不到的。

「風……風哥,您……您這才叫黑吃黑啊1

聽完秦風的講訴后,謝軒臉上那仰慕之情簡直就是溢於言表了,且不說一夜連盜六戶人家的專業技能,秦風簡直就是偷盜賊窩裡去了,居然還能全身而退?

不僅是謝軒,李天遠和冷雄飛的那也是一臉的景仰之情,尤其是冷雄飛,一對比秦風的手筆,他那盜墓的手段,丟人簡直就丟到爺爺頭上去了。

謝軒眼尖,發現秦風將一小包東西珍而重之的放到桌子上,不由好奇的問道:「對了,風哥,你桌子上那放的是什麼?」

「這玩意可不能胡亂鼓搗,要不然說不定能把這院子給炸沒掉。」

秦風打開了那個綠布書包,露出裡面用透明塑膠袋封好的四塊塊狀物體,說道:「這是炸藥,而且還是最新型的TNT,真不知道這些傢伙是從哪裡搞來的1

豫省盜墓的手法,算是傳承自北派,和南派盜墓傳承講究以技巧進入墓穴不同,北派往往是大刀闊斧,出了名的暴力盜墓,所以名聲一直都不怎麼好。

墓葬里多有石門,以往自然用鎚子斧頭,而到了現在,那些專業盜墓賊們也與時俱進,乾脆用起了炸藥,這玩意可要比斧頭省事多了。

「靠,炸藥?」謝軒原本想抓向那綠包的手頓在了半空,苦著臉說道:「風哥,這玩意你拿遠點,咱們這院子可是新裝修過的啊1

「瞧你那膽子……」秦風撇了撇嘴,說道:「還哭著喊著跟我們去盜墓?讓你看家就對了。」

其實當初秦風看到這包炸藥的時候,也是被嚇了一大跳。

不過想想自個兒這次只有一個人下墓,如果時間緊迫的話,說不得也要用上這東西的,於是這包炸藥也成了秦風首次客串盜門高人的戰利品了。

「行了,我先去睡一覺,有事明兒說……」

給幾人介紹完包里的東西后,秦風打了個哈欠,說道:「***被人像攆狗一樣追出了豫省,還在魯省繞了個圈子,這有二十多個小時沒合眼了1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