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二十五章合作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明勁能使未練過硬功夫的人,也能產生鐵砂掌般的威力,將一塊青磚立於桌面上,用手一揮,上半截粉碎,下半截紋絲不動。 李天遠以前雖然天生力氣不小,但絕對還達不到這種狀態,秦風又觀察了他一段...

冷雄飛心裡明白,雖然秦風和自己一樣,都是有傳承的江湖後人,但別人的檔次無疑要比自個兒高出太多寶鑒。レ&spades點レ

自己在工地搬磚的當口,人家已經開上了店面,冷雄飛相信秦風不會算計自己什麼,他連那鎏金佛像都沒拿,直接跟著秦風二人去到了他們所住的院子。

「風哥,這是誰啊?」

正在院子里玩著石鎖的李天遠,看到秦風帶了個年齡和自己等人差不多的年輕人進來,不由愣了下,將石鎖拋到腦後,反手一抓順勢放在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冷雄飛不由縮了縮腦袋,這哥們他認識,前不久還在小胖子的挑唆下捏著手指要揍自己呢。

「是位江湖道上的兄弟,遠子,把胡大哥送我的鐵觀音拿來。」秦風拍了拍冷雄飛的肩膀,示意跟在後面的謝軒將院門給關上了。

「好,風哥,我先去把水燒開寶鑒。」

李天遠答應下來之後,盯著冷雄飛看了幾眼,他總覺得這小子的眼睛好像有些熟悉,但相貌卻是自己從來沒見過的。

「秦兄弟,這裡就你們三個人住?」冷雄飛在院子里打量了一下,臉上露出了掩飾不住的羨慕。

其實嚴格說來,冷雄飛雖然通曉一些江湖上的技藝,還並不算是一個江湖人,從小在農村長大的他,還無法脫離那種普通農村人對城裡人的嚮往之心。

「還有個燒飯的阿姨……」

秦風伸頭看了一眼堂屋掛著的鐘,開口說道:「現在才二點多,她要晚點才過來,咱們先談點事情……」

「秦兄弟,什麼事兒你直說就行了。」

冷雄飛苦笑了一聲,說道:「我也沒什麼本事。就有一把子力氣,秦兄弟你要是看得上,我這百十斤就算是賣給你了……」

今ri所見到秦風的生活,讓冷雄飛很是羨慕。

更重要的是,秦風和冷雄飛年齡相差無幾,溝通起來遠比那些jian商們容易,而且秦風態度一直都很謙和,並沒有別的那些老闆盛氣凌人的模樣。

「好,冷兄爽快。那我就直說了……」

秦風眯縫起了眼睛,開門見山的說道:「冷兄,我對你之前所下的那座古墓有點興趣,我是想……咱們合作,將那座墓裡面的東西都給掏出來1

在幾個月之前。秦風就一直在琢磨盜墓的事情,不過那會他要忙著高考,沒那麼多時間去現場勘察。

盜墓並不是很多人所想的那樣,找到墓葬后挖開拿走東西了事,這其實是一件比較浩大的工程,像是墓葬位置的勘測,墓室位置的定位。裡面是有很多學問的。

以秦風的要求,不但要將墓里的東西給掏乾淨,而且要讓外面完好如初,他可不想學孫殿英那等粗人。直接拿著炸藥就上,那樣忒沒技術含量了。

如果不遇到冷雄飛,秦風原本準備這幾天就去冀魯兩省考察一番,冷雄飛的出現。帶來了一座現成的大墓,倒是可以讓秦風省卻很多功夫。

「盜墓?秦兄弟。這……這……」

聽到秦風的話后,冷雄飛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半天都沒能合攏,他怎麼都沒想到,看上去ri子過的很不錯的秦風,為何會想到去和他一樣,當個土耗子?

「沒錯,就是盜墓1

秦風打了個響指,笑道:「我們開的是古玩店,手上又沒古玩,只能去找那些先人們要了,反正我祖上估計也沒什麼帝王將相吧?」

俗話說有其師必有其徒,載最恨的就是古代的那些權貴們,將民族瑰寶埋於地下,秦風這心思是早就有之了,渾然沒將其當一回事。

「可……可是秦兄弟。」

秦風的話顯然對冷雄飛的衝擊有些大,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只知道墓在哪裡,但下面的機關很多,我沒敢往裡去,只是在盜洞邊緣的地方,撿到的那個鎏金銅佛……」

術業有專攻,冷雄飛會堪輿風水不假,一眼就看出那莊稼地下面埋藏著一座大墓,但下去取東西卻不是他的專長,如果不是有前人的盜洞,恐怕就是那件銅佛他都拿不到的。

「冷兄,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秦風擺了擺手,說道:「只要帶我去到那裡,剩下的事情都由我來做。」

搬山倒斗,雖然被世人所知是因為曹cao,但它原本就是與金點、乞丐、響馬、賊偷、倒斗、走山、領火、采水,合稱「五行三家」。

無論是走千家過百戶的飛賊土鼠,還是佔據一方,拉杆立旗的響馬流寇,甚至包括荒郊野嶺,挖墳掘墓的摸金術士,這些都算是盜門之人。

載那滿屋子的好東西,自然不是拿錢買來的,他出獄之後連盜了甘區和疆區八座大墓,由於那些地方雨水稀少,所以才能得到那些保存完好的古畫。

有載這先人在前,秦風對於墓葬里的那些門道簡直就是了如指掌。

從那尊鎏金銅佛上能看出來,冷雄飛找到的應該是座唐朝後期的墓葬,那些所謂的機關對冷雄飛是索命利器,但是對秦風而言,根本就是大道坦途。

「風哥,原來你打的是這主意啊1在一旁聽到了秦風的話,小胖子謝軒激動的一身肥肉直顫。

在這古玩街廝混了差不多快一年了,謝軒早就看別的古玩店中的物件眼紅了,原本是想著從那些盜墓中人手上收一些,沒成想秦風連這成本都省了,直接去墓里索齲

「俗話說亂世黃金、盛世古董,這平穩了幾十年,古玩熱也該興起了。」

秦風看了一眼謝軒,說道:「軒子,咱們這店不僅要開在津天,還要開進京城去,不光是古玩,以後玉石翡翠咱們都做起來1

說到這裡,秦風頓了一下,眼睛從謝軒等人身上掃過,擲地有聲的說道:「三十歲之前,我要你們都成為這行業里的一方翹楚1

「真的?」

這次卻是連李天遠都激動了起來,不過隨之就苦起了臉,說道:「風哥,我除了會打架,別的什麼都不會,以後會不會拖累你們啊?」

從金陵回來之後,李天遠這種沒心眼的人,都感覺自己似乎和秦風與謝軒的差距越來越遠了。

秦風是他們兄弟三人的核心,這一點自不用說,整個《文寶齋》就是秦風一手給盤下來的,所需的資金,也完全是秦風提供的。

而《文寶齋》重新開業之後,謝軒也顯露出了其善於交際的jian商特點,《文寶齋》之所以不盈利,和謝軒本身關係並不大。

雖然李天遠也經常去看店,但他總是感到自己和那種生活有些格格不入,這讓他心頭有些苦惱,每ri里都是在店中拚命練拳打熬身體。

「遠子,大家是兄弟,說那些幹什麼?」

秦風轉過身體,很認真的看著李天遠,說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優點,軒子是個做生意的材料,這個或許連我都比不了,不過遠子你是個天生的打家,以後需要武力解決的事情,全都指望你呢1

秦風這話並不是在寬慰李天遠,而是實實在在的心裡話,這段時間李天遠在功夫上的進步,就是讓秦風也有些驚訝。

在沒有習練載所傳內家心法的情況下,李天遠有一次和秦風搭手,居然使出了明勁,這也就是說,李天遠已經練出了丹田真氣。

這裡所謂的真氣,並沒有像道家吹噓的那麼玄乎,只是在行功運氣時所產生的一種氣感,和前些年流傳的氣功有些相似,但並沒有氣功那些所謂的治病救人的功效。

明勁,就是由真氣催發出來的一股勁力。

明勁能使未練過硬功夫的人,也能產生鐵砂掌般的威力,將一塊青磚立於桌面上,用手一揮,上半截粉碎,下半截紋絲不動。

李天遠以前雖然天生力氣不小,但絕對還達不到這種狀態,秦風又觀察了他一段時間,才確定他已經進入到了明勁的修為。

至於秦風自己,在修鍊了載那篇不同於八極拳訣的功法后,每ri勤練不綴,已經進入到了暗勁的境地。

載曾經說過,雖然現在已經不是冷兵器的時代,但是對於這個限制槍支的國家而言,練得一身功夫,無疑就是一個保命機會,在關鍵時刻說不定就能用上。

現在秦風打人,勁力裡帶著一股子有滲勁的效果。

一拳打出,外面看著好好的一點傷勢沒有,其實裡面已經傷著了,就像是西瓜一般,用手按一下皮沒破,裡面的瓤卻是全壞掉了。

在這上面,還有一種叫做化勁的境界,能直接傷人氣血,但載都沒有這種修為,似乎只是一種傳說而已。

「風哥,有您這話我就放心了,嘿嘿,練拳比做生意有意思多了。」

李天遠是個直筒子脾氣,早年或許還有個當大佬的宏偉願望,在認識秦風之後,卻是一門心思的迷上了功夫,目標極為單純,往往也就是這樣的人,才能將功夫練到極致的。

「嗯,別怕沒機會做事。」

秦風拍了拍李天遠的肩膀,說道:「這次如果要出去的話,你跟著我,留軒子在家裡面看店……」

「別啊,風哥,讓我跟你去吧,我還沒見過盜墓呢。」聽到秦風的話后,謝軒頓時苦起了臉。

ps:ps:唉,重感冒,暈了一天,不說了,人倒霉喝涼水都塞牙縫,我努力再寫一章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