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二十四章賠本生意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買家,五十萬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所以在聽到冷雄飛的話后,秦風也有些驚愕,他真的沒想到,冷雄飛出來賣佛像,居然連行情都不打聽清楚,張口開了個白菜價。 說實話,冷雄飛這人挺對秦風脾性的。<...

「風哥,這東西就還給他了?」

謝軒在櫃檯下面鼓搗了好一會,將那個花了四千多塊錢買來的保險柜打開后,小心翼翼的將那尊鎏金佛像給抱了出來,放在了裡間的茶几上。

這尊銅鎏金佛像是一尊佛陀像,高不過二十公分,頭扎蓮花冠,臉龐發圓,腮發胖,高額髻,身著僧祗支,外披袈裟,寬衣下著百褶裙,垂於雙足,是典型的隋唐銅佛的造型。

不過冷雄飛顯然不會保存文物,這尊佛像原本應該是全鎏金的銅佛,但是現在風化的比較厲害,在肩膀部位的鎏金已經看不太出來了。

「秦兄弟,這……這東西,你們還收嗎?」

看著這尊自己千辛萬苦搞來的鎏金佛像,冷雄飛搓著手,也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置了。

經歷了謝軒這黑吃黑的事件后,冷雄飛對爺爺留下的那些所謂的「江湖經驗」,已經產生了嚴重的懷疑,如果再被黑一次,怕是他又要去建築工地搬磚了。

相比別的商家,秦風總還算是「同道」中人,所以冷雄飛思付了一番之後,還是決定將鎏金佛像賣給《文寶齋》。

「收1

秦風點了點頭,很乾脆的說道:「不知道冷兄弟你出個什麼價?合適我就要了1

秦風之所以將這件鎏金佛像一直留在手中沒有出售,也是有原因的,第一這佛像很容易就看出來是出土文圖,而國家對出土文物買賣的打擊力度,是非常大的。

所以秦風要先將佛像放置一段時間,再對風化的地方進行修補,將之變成一尊傳承有序的佛像之後,再想辦法出手。

還有一點就是。《文寶齋》以前經營的是文房四寶,秦風也缺乏出售古玩文物的渠道。

這些日子小胖子謝軒一直都在留意,哪些人能成為古玩交易的對象,甚至還一度跑到別人店裡聊天扯淡,就是想挖個客戶過來。

不過像那種高端的古玩客戶,各個店一向都是寶貝的很。有交易的時候大多閉門謝客,有些人甚至乾脆不在店裡交易,而是去到家裡或者茶座等地方。

「這東西上面鎏著金,又是從墓里掏出來的……」冷雄飛猶豫了一下,試探著說道:「怎麼說也能值個萬兒八千的吧?」

雖然聽爺爺說過自己解放前出入豪門大宅的風光事,但冷雄飛打小就過慣了窮日子,他身上從來就沒裝超出一千塊錢過,在他心目中,萬兒八千的就是很大一筆數字了。

「萬兒八千。冷兄,你確定?」秦風笑了笑,看向冷雄飛,說道:「咱們做生意明買明賣,你賣了就不要後悔啊1

佛教是世界上最大信徒最多的三個宗教之一,作為佛教供奉的主體佛像而言,一向都受到世界各地佛教徒們的追捧,這些佛教徒中。不乏財力雄厚的商界大佬。

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鎏金佛像就引起了國際藏家的重視。進而帶動了國內收藏熱潮的興起。

1989年11月,紐約蘇富比拍賣會上,一尊明代鎏金彌勒佛像,以21萬多美元成交,獲得了國際收藏市場的注意。

而到了九十年代后,海外各大拍賣公司。開始逐年增加鎏鎏金佛像的拍賣數量和比例。

就在去年的蘇富比拍賣會上,一件明代鎏金銅觀音以132萬港元成交,而前不久的佳士得拍賣會上,一件明代鎏金佛座像的成交價為220萬港元。

隋唐兩代的鎏金佛像,從造型和工藝上來說。比明清時的佛像稍微要差一點,但作為佛文化最發達的兩個朝代,又有其獨特的代表性。

按照秦風對現在佛像市場的了解,這尊鎏金佛像雖然稍有瑕疵,但品相還算是比較完整,要是能找到對口的買家,五十萬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所以在聽到冷雄飛的話后,秦風也有些驚愕,他真的沒想到,冷雄飛出來賣佛像,居然連行情都不打聽清楚,張口開了個白菜價。

說實話,冷雄飛這人挺對秦風脾性的。

空有一身的江湖經驗,冷雄飛卻不知道如何去運用,居然混到去建築工地當小工的境地,這也說明,冷雄飛為人比較秉直,沒有像一些江湖敗類那樣,為了金錢圖財害命、無所不用其極。

「秦兄弟,您就甭逗我了,我是真不知道價格。」

冷雄飛聞言苦笑了起來,他是會風水堪輿不假,但古玩鑒定卻是一竅不通,這尊在秦風眼中價值千金的佛像,在他看來,就是個既不能吃也不能喝的銅疙瘩而已。

最重要的一點是,冷雄飛這物件來的見不得光。

別說一萬了,就是五千冷雄飛也願意出手,在這年頭,盜墓雖然已經發展成為一種產業,但產銷一條路的盜墓團伙,還是不怎麼多見的。

秦風的這個店,在此時就顯現出其優勢了,雖然是賣文房四寶的,但接觸的都是文人雅士,裡面也不乏一些玩收藏的老闆,秦風出手這些「見不得光」的物件的渠道,自然遠非冷雄飛能比。

「秦兄弟,要不這樣吧,東西一萬塊錢你拿走,賺多少,我姓冷的都不會眼紅,要不會找后賬,你看怎麼樣?」

冷雄飛只是社會經驗不足,但不代表他這個人傻,秦風那幾句話一說出來,他頓時就知道自己出價低了,不過他沒有接觸直接客戶的渠道,自知沒有和秦風討價還價的資格。

秦風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一萬塊錢倒是可以,不過冷兄你這虧吃的可不小埃」

「風哥,一萬太貴了吧?」

聽到秦風的話后,小胖子沖著他使了個眼神,這店裡的財務都是謝軒兼任的,幾個月都沒什麼進賬,再掏出去一萬的話,那他們都要喝西北風了。

冷雄飛被謝軒給黑怕了,弱弱的說道:「要不……八千塊錢也行……」

秦風擺了擺手,說道:「一萬其實你也吃大虧了。」

「風哥,您今兒怎麼了?」

謝軒聞言翻了個白眼,他實在是想不通,原本能一分錢不花留下來的東西,風老大偏偏要給這小子送錢,這不符合秦風一向雁過拔毛的性子啊?

「軒子,你別說話。」

秦風制止了一臉疑惑的謝軒質詢的衝動,轉臉看向冷雄飛,說道:「冷兄,我有一個方案,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秦兄弟,有話你直說,都是道上中人,你就是想要這佛像,我也會拱手相送的1

誰說冷雄飛沒心眼的,他這幾句話說出來,就是怕秦風黑吃黑,先用語言擠兌住對方,讓秦風打消那種念頭。

秦風搖了搖頭,臉上露出笑意,淡淡的說道:「冷兄,你也忒小看我了,這東西雖然值個十來萬,但還沒放在我眼裡。」

這尊鎏金佛像,對隋唐時期佛文化的研究,會有很大的促進作用,要是上拍賣會的話,三五十萬的起拍價是跑不掉的,最終成交價,恐怕也要在八十萬左右。

秦風之所以開出了十多萬的價格,就是因為他無法將這東西送上拍賣會,而私下裡交易的東西,賣家們就是圖個便宜,自然不能賣出那種高價了。

「十多萬?」

秦風的話讓冷雄飛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即使大著膽子,也不過就開出了一萬的價格,沒成想這尊佛像真正的價值甚至還要超出十倍。

「沒錯,我估計應該在十五萬左右……」

秦風抬了抬手,制止了急著想要說話的謝軒,接著說道:「不過這東西要碰買家,不是一天兩天能賣出去的,說不定要在手上放一兩個月甚至一兩年……」

冷雄飛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我明白,秦兄弟,我還是剛才那句話,一萬塊錢賣給你,賺多少我不管。」

「我話還沒說完呢,冷兄,我剛才不是說有個方案嘛……」

秦風話題一轉,說道:「這件東西,冷兄你可以放在我店裡寄賣,等到賣出去之後,我拿四成的錢,算是寄賣的手續費,另外的六成,則都是冷兄你的。」

「六成,十五萬,那……那豈不就是九萬塊錢?」

聽到秦風的話后,冷雄飛有點發傻,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秦風那張年輕的面孔,這人不像是神經不好啊?為何從談到佛像以來,他就總是想著給自個兒送錢呢?

別說冷雄飛了,就是謝軒也想不通啊,他在一旁早就急的抓耳饒腮了,他給自己劃分的定義向來都是奸商,哪裡見得了秦風這般做生意的啊?

「對,就是九萬塊錢。」秦風點了點頭。

「秦兄弟,我是個直脾氣的人,你有什麼要求,都說出來吧。」

冷雄飛沉默了半晌,開門見山的將話挑明了,他從高中畢業之後,也打了好幾年的工了,知道這天上不會白白掉餡餅的。

「好,冷兄爽快,那我就直說了。」秦風一拍雙手,扭過臉對謝軒說道:「軒子,關門,今兒不做生意了,咱們回遠子里去說話。」

「哎,風哥,好1

聽到秦風這句話,謝軒頓時滿面春風,要說嘛,精明到了骨子裡的風哥,豈是那種做賠本生意的人?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ps:外面折騰幾天,渾身骨頭都鬆了,今兒兩更,明天爭取爆發,大家的推薦票和月票多支持下寶鑒啊,非戰之罪,這幾天實在是有事!

本文來自■文■山■婿說■網,看小說就到,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