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二十三章霉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題一轉問道:「冷兄你這幾天去哪裡了?為何現在才想起來討要那佛像呢?」 秦風知道,冷雄飛雖然當時受了騙,但他肯定很快就能回過神來,按理說應該馬上就找上門來,可是這中間卻間隔了近一個月,秦風也不知...

冷老爺子早年在江湖上廝混,一直到快建國的時候才娶妻生子,那時他差不多年已五十了,但就在兒子剛出生后,他就因為所謂的傳播封建迷信,被關入到了監獄里。

冷一眼自知當年幫人占卜算卦、尋龍點穴,泄露了不少天機,說不定劫難就會應在自己家人身上,所以他在監獄里呆了幾年出來之後,冷一眼就離開了妻兒,獨自躲到了鄉下去生活。

但凡混老了江湖的人,都會給自己留些後路,冷一眼在解放前就藏匿了一些財物,靠著那些東西,他的妻子兒子生活的倒是也不錯,在兒子二十五歲那年,年界七十的冷一眼給兒子辦了婚禮,算是了卻了一樁心愿。

但是讓冷一眼沒想到的是,就在孫子出生的第二個月,一場災難襲擊了唐市,八級以上的地震,讓整個唐市幾乎在瞬間變成了廢墟,數以十萬計的人在這場災難中喪生。

當冷一眼連夜趕到唐市兒子的家之後,發現妻兒以及兒媳婦,都沒能躲過這場大劫,唯獨剛剛出生的小孫子,在這場劫難中活了下來,卻是冷雄飛的母親,在關鍵時刻將孩子抱在了懷裡,用自己的稍衣淶乃泥板。

老年喪子,冷一眼老淚縱橫傷心不已,抱著嗷嗷待哺的小孫子回到了鄉下,好在農村人質樸善良,有幾個剛生了孩子的大嫂,輪流給冷雄飛哺育,總算是將他養活了下來。

冷一眼是老輩人,學的又是占卜玄學,在他看來,妻兒的死都是報應,冷一眼不想讓冷雄飛這個冷家的唯一獨苗再走上他的老路。所以從冷雄飛小時候起,他就沒顯露過任何領,僅靠著幾畝薄地生活。

隨著冷雄飛慢慢的張大,上了小學中學和高中,冷老爺子也在一天天變老,當冷雄飛高考落榜回到農村的時候,冷一眼已經是九十八歲的高齡了。

看到孫子居然回家務農,冷一眼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而這時國家對占卜算卦這一類江湖技藝的管制也鬆了許多。於是冷一眼就動了心思,想將自己的一身領傳給孫子,讓孫子日後有個吃飯的事。

不過冷老爺子終究是年齡太大了,而且醒悟的也太晚了,只來得及教導了孫子兩年的時間。在他一百歲的時候大限到來駕鶴西去了,扔下了冷雄飛一人。

冷雄飛是上過高中的人,在農村而言,那已經算是秀才了,不過就算如此,他也要面朝黃土背朝天的靠著種地來養活自己。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年多,年輕的冷雄飛終於無法忍受這種貧窮的生活。將土地租讓給村裡人之後,他帶了幾件簡單的衣服和行李,來到了津天市打工。

但是讓冷雄飛沒想到的是,外面的生活。遠比他想象中的更加艱難,由於性子秉直,他接連失去了幾份工作,而爺爺所教的那些技藝。似乎在城市中也完全沒有用武之地。

冷雄飛也曾經嘗試著擺了個算命攤子,但一來他實在太年輕。根就沒人找他占卜問卦,二來也被當地同行給擠兌的不輕,幹了一星期一分錢沒賺到不說,連打工賺的那點錢都陪進那身行頭裡了。

冷雄飛擺攤的那個地方,距離崇仁宮古玩街並不是很遠,他時常也會在古玩街上的轉悠,知道了一些出土物的價值,在山窮水盡之後,冷雄飛將主意打到了盜墓上。

冷一眼原就是一位出色的風水師,冷雄飛也繼承了爺爺這方面的傳承,尋找墓葬這種事,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手到擒來,從津天離開后,冷雄飛很快就在爺爺的老家保市,尋得了一處大墓。

按照冷雄飛所言,這座大墓規格非常的高,是在一處農田裡面,就他目測的結果,這座墓已經被盜過了數次,裡面是否留有東西很是難說。

從古至今干「倒斗」的,基上都是團伙行為,在團伙里往往都有一個諳熟風水的先生,一般而言,風水先生會是團伙的第二號人物,地位極高。

不過在倒斗行當里的規矩是,風水先生出手,那是只看風水不「倒斗」,他們是從來不下墓葬的,所以冷雄飛找墓雖然很順利,但盜墓的手藝,卻是有些潮。

缺少工具和人手的冷雄飛無奈之下,只能擴寬了一條前人的盜洞,下到了墓葬裡面,但是讓冷雄飛沒想到的是,墓葬下居然機關重重,而留下這個盜洞的人也沒能逃出去,早已在墓葬里化成了一堆枯骨。

冷雄飛只懂得堪輿風水尋找墓葬,但對於盜墓的技巧,就差的很多了,下到墓葬里之後,他根就不敢有別的動作,從那堆枯骨處撿了尊鎏金佛像后,就匆匆逃了出來。

冷雄飛知道盜墓是犯法的,當然不會在保市銷售贓物,於是帶著那尊鎏金佛像又回到了津天市。

對於尋找買家,冷雄飛有著自己的見解,因為按照爺爺所教的江湖經驗,那些人老成精的傢伙往往都很奸詐,即使自己這尊鎏金佛像值錢,怕是也會被他們把價格壓脹,甚至有黑吃黑的可能性。

所以冷雄飛在古玩街轉悠了好幾天之後,終於將出手的目標定在了《寶齋》這家店鋪上,原因很簡單,這家店的掌柜是個年齡比冷雄飛還要小的年輕人,而且人長得胖乎乎的,面相看上去也比較忠厚。

後面的事情秦風就已經知道了,冷雄飛到底還是嫩了點,白白擁有冷老爺子傳授的那麼豐富的江湖經驗,竟然被謝軒這個初出江湖的傢伙給蒙住了,來了次成功的黑吃黑。

這讓秦風感到好笑之餘又感覺有些可悲,老輩人的江湖,已經有些不太適宜現代社會了,坑蒙拐騙的手段也是在不斷的升級,當然,像小胖子謝軒這種無師自通就學會了黑吃黑沒節操沒下限的傢伙,那也是很奇葩的一種存在。

「秦兄弟,我是學藝不精,在你這栽了跟頭,真是丟人埃」

講訴完自己的經歷后,冷雄飛是一臉的羞愧,他直到此刻才知道,敢情謝軒根就算不得江湖中人,他這冷一眼的嫡系傳人,居然被這壞小子給矇騙住了。

「人有失手、馬有失蹄,這其實沒什麼的,謝軒是我兄弟,也算得上是江湖上的人了。」

秦風笑著開解了冷雄飛幾句,話題一轉問道:「冷兄你這幾天去哪裡了?為何現在才想起來討要那佛像呢?」

秦風知道,冷雄飛雖然當時受了騙,但他肯定很快就能回過神來,按理說應該馬上就找上門來,可是這中間卻間隔了近一個月,秦風也不知道冷雄飛為何如此,因為這麼久的時間,足夠他們將東西銷出去到了。

「唉,說起來就更丟人了……」

冷雄飛性子倒是也很豪爽,並不忌諱自己的那些事,苦笑了一聲,說道:「我那日從這古玩街走之後,身上一分錢都沒有了,只能找了個地方打了一個月的工,這才拿到工錢,不就過來了嘛……」

要說冷雄飛也挺倒霉的,他當時是真信了謝軒的話,害怕被派出所抓住之後追究他盜墓的事情,所以出了古玩街馬上就打了個的士,跑到了津天的另外一個區。

只是下了車冷雄飛才發現,支付了三十塊錢的的士費后,他的身上是分都沒有了,那會雖然回過了神,但冷雄飛可憐的連回去找后賬的路費都沒了。

無奈之下,冷雄飛只能在那附近找了個建築工地干起了小工,這個是最沒技術性的,只要身強力壯基上誰都能幹。

要說卦不算己這句話還真是很正確的,冷雄飛如果能給自己起卦的話,恐怕他寧願這個月在農村吃糠咽菜,也不會來津天闖社會的。

因為冷雄飛所乾的那個工地包工頭,是個黑心的傢伙,每天幹活只管吃飯,工錢則是每個月才給結一次,而且包工頭還會不斷的找茬,將那些小工趕走之後,剋扣他們的工錢。

冷雄飛累死累活的幹了二十多天之後,從他的工友那裡借了個路費,跑到古玩街來想從謝軒手裡討回那鎏金佛像,,可是沒成想小胖子一肚子壞水,壓根就沒想著要歸還佛像,還指使著李天遠,差點將冷雄飛給揍了一頓。

更倒霉的是,冷雄飛回到工地之後,老闆以他曠工為由,扣了他十天的工資,也就是說,冷雄飛辛辛苦苦的幹了一個月,到頭來只拿到了兩百多塊錢,憋屈的冷雄飛差點沒去跳海河。

「哥們,你這……這也忒慘了點吧?」

聽到冷雄飛的話后,就連小胖子臉上都露出了些不忍的神色,他甚至都感覺自己去黑這種倒霉運的人,簡直就是太不地道了。

「軒子,把那佛像拿出來吧,都是江湖同道,這事兒不能幹。」

看著謝軒臉上的表情,秦風強忍住了笑,倒不是說他沒有同情心,實在是冷雄飛這哥們是霉神上身,這麼多倒霉事兒都能讓他給碰到。

ps:ps:剛回到家,火車上寫的一章,挺累的,我喘口氣看看能不能再寫點

<<寶鑒>> 文字首發,歡迎讀者登錄 閱讀全文最新章節。

本文來自■文■山■婿說■網,看小說就到,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