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二十二章江湖切口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夠了,把你的嘴給我閉上1 秦風再也聽不下去了,原本以為這段時間謝軒長進了,沒成想還是那個愛顯擺的脾性,教了他那麼長時間,還不知道只有扮豬吃老虎的人,才能活得更加滋潤長久嗎?

從店門外進來的是個中等身材穿著普通的人,一臉的絡腮鬍子使人看不清他的年齡。

這人十分謹慎,站在門口並沒有進到店裡來,左右觀察了好一會,才抬腳跨進了門檻,眼神盯在坐在由鏤空柜子隔開的一個單間里喝茶的秦風,一句話都沒說。

「哎,我說哥們,您到底想幹嘛啊?」

看到來人,謝軒愈發的不耐煩了,往門口走了幾步,說道:「那佛像真的被派出所收走了,還罰了我五千塊錢,我都不知道找誰賠去,你還好意思來我這要?」

聽到謝軒的話,坐在裡間的秦風差點沒將口中的茶給吐出來,這小胖子的臉皮是越來越厚了,明明那鎏金佛像還在保險柜里放著,他撒起謊來一點不帶連臉紅的。

「你騙我,派出所沒從你這收東西。」那人將目光轉向謝軒,攥緊了拳頭,說道:「你要是不買,就把東西還給我,要不然……要不然……」

「要不然怎麼著啊?」謝軒撇了撇嘴,說道:「反正東西是沒有,您也沒證據拿到我這兒來了啊?我開收據給您了嗎?」

謝軒笑嘻嘻的來到那人面前,拍了拍他肩膀,說道:「哥們,看您是個實誠人,就給您透個底,東西……是不在了,您要是想不開,可以出去打聽打聽,我這店是誰罩著的……」

自從去了一趟常四爺的莊園之後,小胖子真正見識了什麼叫做江湖大佬,自覺和常翔鳳沾上了點兒關係,這腰板比平時要粗了不少,在古玩街上走起路來都是挺胸拔肚的。

「軒子,沒看出來。你挺會借勢的嗎?」

裡間的秦風聞言皺起了眉頭,連常四爺都忙不迭的想要將自己從江湖那渾水中拔出來,謝軒倒是上趕著往裡趟,這真是無知者無畏,怕是到時被人算計了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謝軒沒聽出秦風的語調不大對,還在得意洋洋的說道:「風哥。本來就是嘛,這古玩街上誰不知道咱們《文寶齋》是常四爺關照……」

「夠了,把你的嘴給我閉上1

秦風再也聽不下去了,原本以為這段時間謝軒長進了,沒成想還是那個愛顯擺的脾性,教了他那麼長時間,還不知道只有扮豬吃老虎的人,才能活得更加滋潤長久嗎?

「風哥,您?」謝軒沒想到秦風居然呵斥他。頓時愣住了,下面的話再也沒能說出來。

「咱們是正經的生意人,別搞那些沒譜的事。」

秦風從裡間走了出來,和那人打了個照面后,不由愣了下,雙手抱拳,開口說道:「上排琴是合吾中人?咱們到裡面去哨個牙淋絮叨絮叨?」

「風哥,您說的是什麼啊?」小胖子謝軒在一旁聽得莫名其妙。

「咦。還真有人會這話啊?」那人聞言眼睛亮了起來,同樣對秦風拱了拱手。說道:「都是「吃擱念的」的,我也沒想到自己會幹「倒欄頭子」的事兒,真是丟人啊1

「請……」秦風右手一引,說道:「既然是同道,萬事都好談,裡面坐1

秦風剛才所說的。都是江湖上的黑話,上排琴對應大哥的意思,「合吾」就是江湖同道的意思,「哨個牙淋」則是請裡面喝茶,這幾句話連起來的意思就是。既然這位大哥是江湖同道,那就到裡面喝個茶敘敘,看看有什麼淵源沒有。

而那人回答「吃擱念的」,也是江湖人的意思,至於倒欄頭子,則是說自個兒沒本事受騙上當,這再回頭來找,臉面都丟盡了。

像這種黑話,都是在解放前時用的,到了現代,別說會講,就連會聽的人恐怕都已經是鳳毛麟角了,秦風要是和常翔鳳說這些,他一準聽得一腦袋漿糊,能懂得聽講這些話的,都是那種真正走過江湖的老人。

面前這人雖然那張臉被絡腮鬍子擋住了,看不清到底有多大,但從聲音上聽,年齡並不是很大,那肯定就是上輩傳下來的了,因為現在的江湖,基本上沒人再會這種黑話了。

載曾經專門交代過秦風,如果遇到這種傳承有序的江湖人,一定不可以輕易做空子,平白和人結下怨仇,這也是秦風遇到的第一個會講真正江湖黑話的人,心中頗有點遇到知己的感覺,所以這才表現的異常客氣,

坐下之後,這人一抱拳,開口說道:「托個大,一看下排琴就是「杵門子硬」的人,做事情「響兒」,開著這家店肯定「掛灑火」,那個佛像,就不要難為我了。」

下排琴是稱呼秦風為兄弟的意思,「杵門子硬」指的是秦風賺錢路子應該很多,做事情叫人佩服,穿的又那麼闊氣,想必不差錢,誇了這麼多,那人最後一句話的意思,自然是想讓秦風將佛像歸還給他了。

「行了,咱們也別用這些話講了,道上的規矩你應該也知道,光棍不打九九,東西進來了,不是不能出去,但要有個章程。」

聽到那人的話後秦風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看你盤兒上的柵欄,十有八九都是假的,年齡應該也不大,說說你的來歷,如果咱們之間有淵源,這東西不必說,自然是要還給你的。」

雖然口中說著不講黑話,秦風還是冒出了幾句,當年他和載用這種江湖切口說話是說習慣了的,盤兒說的是那人臉面,柵欄則是鬍子,坐到近處之後,秦風才看出那人滿臉的鬍子居然都是假的。

「兄弟你這雙招子真亮,什麼都瞞不過你1

那人低下了頭,伸手在臉上猛地搓了起來,之間一根根發須從他臉上脫落,片刻之後,這滿臉絡腮鬍子的男人,臉上居然連一根鬍子都看不到了,嘴角的絨毛,顯示出他比秦風的年齡也大不了多少。

「咦,你……你的相貌怎麼變了?」

站在外間櫃檯處的謝軒,一直在偷偷聽著裡間的對話,當他透過木櫃鏤空處看到那人的相貌后,忍不住驚叫了起來,原本以為這人最少也是個三四十歲的大叔,沒成想他根本也就是個大孩子。

「軒子,別多話。」

秦風回頭呵斥了一句,在江湖上行走,改容換貌簡直再正常不過了,只是這人的手藝不怎麼樣,也就只能矇騙下像是謝軒這樣的人,放在秦風面前,一眼就被瞧了出來。

「在下姓秦,單名一個風字,不知道你怎麼稱呼?」

秦風對此人很好奇,且不說他懂得那麼多的江湖切口,就是這易容之術,怕也是有傳承的,否則滿大街的壞人,誰都能貼個鬍子去為非作歹而不被警察抓住了。

「我……我姓冷,叫冷雄飛,今年二十一歲,還差一個月就到二十二歲了。」

少年白皙的臉上漲得通紅一片,他剛才口氣很大的稱呼秦風為老弟,這會卻是不知道誰大誰小,生怕自己出了丑。

「那還是冷兄大,我和他都是十八歲。」秦風聞言笑了起來,這人雖然能講出滿口的江湖切口黑話,但江湖經驗卻是少的可憐,整個就一剛出道的雛兒,難怪能被謝軒給騙了。

「秦兄弟,你……你就是這家店的老闆吧?」冷雄飛雖然江湖經驗很欠缺,但人卻是十分聰明,從謝軒對秦風說話的態度上,將秦風的身份猜出了個八九不離十。

「呵呵,盤起我的道來了?」秦風笑著點了點頭,說道:「這店子也不是我一個的,軒子和我另外一個朋友都有份,混口飯吃而已。」

「你們真厲害,這麼年輕就有自己的店了……」

冷雄飛羨慕的看了一眼秦風和謝軒,沒等秦風再出口詢問,自己就說了出來,「我是冀省保市人,到津天來打工的,不過沒賺到錢,連回去的路費都沒了,這才想著賣那佛像的……」

「冷兄這是家傳的倒斗?」秦風眉毛一挑,打斷了對方的話。

「不……不,我家傳不是倒斗的傳承。」冷雄飛連連搖頭,在江湖上,倒斗指的就是盜墓,雖然也是外八門之一,但僅次於娼門和乞兒門,很是令人不齒。

看到秦風似乎不怎麼相信自個兒的話,冷雄飛急道:「我爺爺是做金點的,也干過戧盤和八岔子,從小我就跟著爺爺學風水,對墓葬有些研究,卻不是專業干這個的礙…」

經過冷雄飛的一番講訴,秦風算是聽明白了,眼前這人的爺爺,人稱冷一眼,年輕的時候是在江湖上給人算卦看相的,而且還能算奇門,懂得易理風水,解放前的那段時間,在冀魯等省名頭極大,算得上是一代宗師。

不過到了解放后,冷雄飛爺爺的這一套就都吃不開了,而且被戴上了個傳播封建迷信的帽子,投進監獄里被關了幾年,出來之後就隱居到了農村,做人十分的低調。

或許是早年泄露天機過多,就在冷一眼七十歲的時候,他那生活在唐市剛剛新婚的兒子兒媳,在那場震驚世界的大地震中喪生了,留下了一個尚在襁褓中的嬰兒,也就是現在的冷雄飛。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ps:在外地參加活動,等打眼過兩天回去一定爆發,大家多投幾張月票,別讓上面跑的太快啊!

本文來自■文■山■婿說■網,看小說就到,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